周毅說道:“MSI在上海打,爲了適應LPL的戰隊風格,他們肯定是要進行訓練賽的,SK戰隊固然強大,他們也不是故步自封的,”

“能夠和SK這樣的世界頂級強隊較量,對我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哈哈,我要燃起來啦,”李自豪沒來由的興奮着,“SK啊,如果我打敗了SK戰隊的下路,哈哈……”

“啪,”

周毅一腳踢了過來:“大白天的做夢呢……”

“什麼嘛,我這叫自信,”李自豪不滿的呢喃着,

“你小子,你這叫自大,”

“好了,別鬧了,還是以前的原則,打SK,有限的打即可,試探爲主,我們不必暴露太多戰術性的東西,這對我們賽區的EG戰隊也不利,”

“好的,我們明白,”

林天眉頭輕輕皺着:“SK戰隊麼……”

“已經一年多了,應該不會看出來吧……”

他呢喃着,

七點還不到,林天故意打排位到了六點五十,然後說着自己還沒吃飯呢,直接去了飯堂,

回頭讓朝陽去打輔助,這讓朝陽有些懵逼啊,這是什麼情況啊這是,

“林天不打嗎,”周毅有些納悶,

喬木苦笑一聲:“這小子,不知道在打什麼鬼主意,”

“不過這樣也行,林天不上,我們不管怎麼打,也不可能泄露什麼戰術體系,”

“好吧,這把就讓朝陽上吧,”

只有餘冉有些不解,秀眉微蹙,總感覺一提到SK戰隊,林天就表現的很奇怪,

訓練賽開始,SK戰隊可以說每個點都很強悍,沒有什麼短板,其核心自然是LOL第一人,人稱大魔王的李相赫了,

因此GOD戰隊的打野也非常針對中路,

再次遇見李相赫,冷酷顯得淡然很多,

記得還是S3世界總決賽,GOD戰隊和LT戰隊代表LPL征戰世界賽,在小組賽中,GOD戰隊與SK戰隊分到一組,在第一場比賽GOD戰隊就拿下了SK,

兩支戰隊當時在小組賽中打的平風秋色,十分精彩,

那一次世界賽,冷酷也是唯一一個單殺了李相赫的中單選手,

雖然回來GOD戰隊還是戰敗於SK戰隊,但是冷酷的成績不可磨滅,

“嗨,冷酷……”李相赫用英文打着招呼,

冷酷笑了笑,同樣打聲招呼,

看起來氣氛還很不錯,孤狼,孫策,李自豪和朝陽四個人都是第一次對上這麼強大的對手,現在不說緊張是騙人的,

冷酷說道:“放輕鬆,這只是訓練賽,雖然對面是SK戰隊,我們去打野不要有壓力,放開了打就行,”

“好,”

衆人點點頭,隨即開始進入比賽,

前期就感覺到了LCK戰隊的節奏,他們往往會在前期打的異常主動,並且最大的優勢就是能夠快速的滾起雪球,

因此在前期,GOD戰隊做的非常小心,保護好每一個野區的資源,孤狼發揮了十二分的精力,而下路,在輔助不是林天的情況下,自然是抗壓的局面,

可是李自豪老是想着去和對面的ADC對拼,心中的那顆熱血一點也停不下來,

因此下路打的還算是比較激烈,但是這個激烈的背後,隱藏着殺機,

“小心,千珏出現了,”朝陽打着信號,但是已經有點來不及了,

對面的打野十分有心思,直接從藍色方下路石頭人這裏躍過來,然後開始對下路進行包抄,並且上單也在開始傳送,

瞬間四人包下,打的相當主動,

李自豪由於壓線太深,給了對面機會,在孫策也傳送下來的時候,朝陽已經率先陣亡了,李自豪苦苦掙扎,妄圖去換掉對面一個人,但是對面四個人輪流抗塔,

在輔助和打野抗不住了的時候,ADC居然親自去抗塔,

兩下之後,ADC也是殘血,但是李自豪也是被越塔強殺了,

四個人,殺了雙人路,安穩的逃走,

而落地之後的孫策的只能是試圖去攔截,但是對面的人已經跑的很遠了,

“很氣啊,”

朝陽無奈的嘆口氣,“對面的進攻還嚴密啊,”

“哎,是啊,”孫策也感覺到自己的傳送雖然也是砸第一時間給的,但是對面明顯要更快,而且十分迅速,越塔殺人,

這就跟殺人越貨一個道理,強勢的很,

餘冉,周毅和喬木三人邊看着電子大屏幕邊記錄着,尤其是餘冉,抱着她那個十分寶貴的筆記本,十分的興奮,

前期的節奏完全崩盤,朝陽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正好看到林天吃飯回來了,大喊一聲:“天哥,頂不住了啊,你上,”目標編號014 叼着牙籤的林天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上,結果朝陽做眼時再次被對面抓住,直接打崩,說什麼也不上了,

“這個真不行,”朝陽連忙擺擺手,隨即硬生生把林天拽了過來,

李自豪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我去,對面的下路真的很強悍啊,”

“不然你以爲世界第一戰隊是吃乾飯的,”餘冉沒好氣的道,隨即目光落在林天身上,“我說,你怎麼回事,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林天沉思片刻,無奈之下只好臨時上陣,

此時的局面已經有點難打了,十分鐘不到,下路一塔被破,上路一塔已經被磨掉了三分之二的血量,關鍵是打野的節奏很好,完全盤活了整個節奏,

反觀GOD戰隊這邊,就有點處處受到限制,

其中李自豪的希維爾更是落後了二十幾個補刀,這讓每場比賽一度領先對手補刀的他有點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而對面的老?則是快要起飛的節奏,九分鐘掏出了幽夢,無論單挑還是團戰都是頂尖的存在,

“實在是有點難打啊,”林天呢喃一聲,

苦笑一聲後,復活出了泉水,林天操縱着布隆來到了中路,視角切換在了對面的沙皇身上,

僅僅了是觀察了一會兒,林天就感嘆他的風格與之前真的改變了太多,

以前的大魔王一手刺客近乎無敵,到現在LCK聯賽每年兩個劫的傳說都要拿出來虐一虐,

如今版本大改,曾經許多世界頂級中單使用刺客十分強勢,但是一旦使用了團戰型,刷線型中單英雄的時候就變得畏畏縮縮,

不得不說,李相赫在這方面做的實在是很好,

無論哪種類型的英雄,都能夠信手拈來,這也是他強勢的原因,

布隆先繞道了中路藍BUFF左側插了一個眼,防止對方千珏的突進,暗道朝陽也是可憐,到現在眼石也沒有做出來,無奈之下林天只能先買了兩個真眼,不過三速鞋已經先做出來了,增加了遊走的便利,

“希維爾先去下路收線吧,現在這個時間點,千珏不會出現在下路的,”

小龍還有四分鐘刷新,對面ADC也已經轉線了,剩下的兩分鐘內是希維爾發育的最好時機,

李自豪點點頭,徑直衝向了下路,而林天已經在中路穩穩的蹲着了,

“天哥,要對中路下手嗎,”孤狼的酒桶已經被困在野區很久了,不是他不找機會,而是全場都沒有合適的機會,對方的千珏威脅實在是太大了,

林天看了看中路,“先不要動手,我們去把視野排一下,”

“好,”

酒桶和布隆兩個人還是穩健了一手,兩顆真眼加酒桶的掃描將自己家的野區清了個遍,保證了野區的安全性,

“現在纔去清野,對面的野輔有點跟不上節奏啊,”老? 這個總裁要不要 影視世界當首富 淡淡的道,心中十分不以爲然,

打野千珏同樣是如此,四分鐘的時候野區就被自己入侵了,直到現在他們纔想起來去清野,可惜還是慢了幾分鐘,因爲第一條小龍已經沒有了,

SK戰隊的中野組合已經在前期取得了巨大的優勢,這把只要不犯錯,就沒問題,

“我真不知道教練爲什麼要我們跟這種戰隊打比賽啊,”千珏打了一個哈欠,“這種隊伍的實力連我們LCK聯賽都進步了,難道說LPL聯賽已經下降到這個地步了嗎,”

其他幾名隊員都是笑而不語,李相赫的態度還是很好的,淡淡的道:“好好地,早點結束比賽,”

“沒問題,”

衆人都很放鬆,在GOD戰隊野區已經沒有視野的情況下,千珏強行進入野區進行反野,十分囂張,

“不能忍啊,”孤狼深深的呼吸一口,忍不住要上去,

“等等,”林天目不轉睛的盯着,

“可是……”

林天沒有答話,他在等待一個機會,

千珏在偷藍BUFF,而酒桶在露了一個面之後就顯得有些膽怯,插了一個眼就直接走了,

“呵呵,真的是慫,這個藍BUFF白白給我了,”

千珏想了想,“酒桶如果有點血性的話,應該去我們家的藍了,”

“放心,他拿不了,”沙皇淡淡的道,

有了他這句話,衆人都很有信心,畢竟大魔王可從來沒有讓人失望過,

沙皇去了藍BUFF那裏,準備自己獨自拿掉,

冷酷的沙皇去守護自家的藍,可是卻拼不過現在異常強勢的千珏,

而這個時候……SK戰隊衆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布隆會和酒桶一起去自己家的藍BUFF,

因爲,之前的這個輔助,幾乎是全場在下路,就是隻插插眼,沒有與打野一起走過,幾乎是隱身的,

現在,當然不會放在心上了,

當沙皇開始打藍的時候,酒桶已經趕到了這裏,而布隆則是站在一個十分隱蔽的位置,

“要動手嗎,”

“再等等,”

林天的目光十分凝重,他一刻不停的盯着這個藍BUFF,同樣也盯着沙皇,

“還是這樣麼,大魔王……”林天的嘴角微微露出一絲笑意,

這應該是一年半一來,林天再次與大魔王對決,

不過可惜的是,林天知道他,他不知道林天,

更可惜的,一年半以前,兩人是中路對決,現在,一個是中,一個是輔,

“就是現在,”林天一聲冷喝,孤狼早就準備好了,E進了藍BUFF圈裏,

對於酒桶的出現,李相赫沒有絲毫的意外,反而還覺得出來的有點晚了,

“終於出現了麼,”他淡淡的道,“憑你也想搶藍,”

笑了笑,沙皇隨即在酒桶身邊放下了一個沙兵,手中的長矛狠狠的戳向了酒桶,

沒有出魔抗裝備的酒桶脆弱的像一張紙一樣,瞬間就三分之一的血量沒有了,

而這個時候,由於沙皇的攻擊目標改變,藍BUFF沒有掉血了,但是仇恨還在沙皇身上,因此藍BUFF的血量也沒有上升,還在保持着,

孤狼想着憑藉着最後一下懲戒能夠帶走藍BUFF的,但是現在沙皇沒有打了,還剩下兩千血量的藍BUFF,自己怎麼可能秒殺的了,

他可不認爲現在他的傷害會比沙皇高,

騎虎難下,

用這個來形容最好不過了,

李相赫露出了一絲微笑,就是這樣,引誘敵人來進攻,實際上是羊入虎口,危險重重啊,

可是他不知道,他在算計,有個人,也在算計呢……

“堅持住,”林天淡淡的道,他站的這個位置,是在藍BUFF的下方,與河道挨着,而這個,SK戰隊,恰好是沒有視野的,

很奇怪,SK戰隊出現了視野的盲區,只是平常不經常犯下的錯誤,但是恰好別林天給抓住了,

於是當沙皇美滋滋的打着酒桶的時候,剩下三分之一的血量,林天一個W猛然跳了出來,

不給,此刻布隆沒有其他的動作,因爲他相信沙皇一定會有動作,

“這個布隆……”李相赫微微一愣,剛纔那個位置讓他有點聯想,

“需要幫助嗎,”此時的千珏剛剛搶走了本該屬於GOD戰隊的藍BUFF,

李相赫心中你也有傲氣,淡淡的道,“不用,”

於是他悄悄的再次放一個沙兵,準備位移過牆,隔牆收掉藍BUFF,

但是他想的有點多了,在沙皇的身子已經起飛的瞬間,布隆一個大招砸了下去……

“砰,”

“什麼,,”李相赫有點震驚,“這傢伙……居然預判到了我位移的方位,”

他微微皺眉,隨即果斷的交出閃現過牆,不給對面打出被動的機會,目標編號014 李相赫利用一個大招將酒桶和布隆兩人狠狠推開,隨即看着還有一千多滴血的藍BUFF,沙兵戳了上去,

眼看着就要收掉藍BUFF的時候,布隆開啓了盾牌,

抵消了一下沙皇致命的傷害,

“蹭,”

酒桶懲戒下了這個藍BUFF,

李相赫的藍BUFF丟掉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李相赫再看到這個布隆這一套行雲流水的操作時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尤其是布隆的進場時機,把握的實在是太好了,最致命的是剛纔在自己打藍BUFF的時候,一個視野的盲區自己居然沒有注意到,

想想自己暴露在敵人的面前,這種危險的感覺實在是令人不悅,

而且,如果剛纔站在那裏的不是輔助,是ADC或者是中單呢,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再仔細想想,這個選手僅僅用輔助就保下了本該是自己十拿九穩的藍BUFF,如果是其他的英雄的話,

“這個人……”李相赫陷入了沉思,

“怎麼了嗎,”千珏感覺到了他的異樣,“沒事,只是丟了一個藍BUFF,對整體大局並沒有什麼影響的,”

李相赫呢喃一聲:“你剛纔有沒有看到布隆是從哪裏進場的,”

千珏愣了愣,他還真的沒有注意到這個布隆是怎麼進場的,下路的雙人組合此時已經轉線了,說白了這是一個對線空檔期,這個布隆正是在這個期間抓住了一波機會,

雖然,沒有殺到沙皇,但是拿下了藍BUFF,讓冷酷再線上的壓力減少了許多,

“是視野的盲區,”

教練OBB淡淡的道,

李相赫也是點點頭,只不過這個盲區……真的很刁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