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呀——聖主」

老爹正在,因為想吃13區每個星期一的免費甜甜圈,而過來幫忙的特魯的幫助下,成功查到了聖主的資料。

「聖主是作惡多端的國王,被他的臣民用魔法關了起來。

同時把他身上的力量剝奪出來分別成了12個符咒,分散到全世界的每一個地方。

後來聖主發誓,不但要重振他的王朝,他還豢養了一批惡龍用以對當時拘禁他的子民後代復仇。

並把整個亞洲夷為平地!」

老爹有氣無力的翻譯著古典說道。

「啊,老爸老媽」

小玉驚慌,她父母正是在香港,害怕他們會出現危險。

「小玉別擔心,他們一定會沒事的。」

龍叔拍了拍小玉的肩膀安慰了一下,然後又問。

「老爹,可是這跟梅林什麼關係啊,莫非梅林是封印聖主的人的後代嗎」

「不可能,梅林的魔法很不一般,不可能是封印聖主那群人的後代。」

老爹搖了搖頭,否定了成龍的猜測,又繼續說。

「聖主的王宮就在現在香港的附近,他的復仇行動,將從敲響新年鐘聲的那一刻開始!」

「新年,那這麼說來,我們沒幾天時間了」

布萊克警長擔擾的說。

「要知道,香港跟三藩市還有16小時的時差呢。」

「那就搭13區最快的交通工具去吧」

「額,我跟梅林通過了電話,他好像在香港。」

小玉突然插嘴,提起了梅林說的情況。

「梅林的法術那麼強大,應該不會有事的吧,他應該也會躲避好,等我們來的」

龍叔看似相信梅林,但顯然還是很擔心。

「哎呀——先找擊敗聖主的方法,才能去幫助梅林!

老爹順手接過特魯幫忙拿下來的一本魔法書。

「我跟你們一起去。」

老爹看似不擔心,但心裏顯然也是帶有擔憂的意思。

「讓我也去吧,可以嗎」

特魯看了看眾人,然後開口。

「很抱歉但是你得留在這」

特魯滿腦子不解,但快速開口道。

「我不願意」

老爹示意特魯靠近點,然後雙指併攏。

「啪」

「哎呀——你給我留下來照看店裏!」

「好了,我要去收拾東西了。」

說完,老爹慢吞吞的離開了。

……

未完待續。

撲街日記

中秋節到了,起飛的大佬都在吃着月餅看月亮。

而撲街們還在碼字,陪伴的只有存在想像中,但實際不存在的讀者。

(感謝佛度天下大佬的月票,以及「傑」大佬的100幣打賞,感謝各位大佬的支持) 烤肉店裏。

丫丫對着一大盤烤肉吃的滿嘴流油。

方才丫丫「psi~psi~」的意思林澤還是理解,為此林澤還特意跟丫丫解釋了一下那是要說悄悄話的意思。

免得給她造成什麼錯誤認知。

另外,林澤順帶解釋了「悄悄話」的意思。

此時還是下午四五點鐘的樣子,薇菈還不怎麼餓,點了一小塊蛋糕用勺子小口小口的吃。

蛋糕其實並不是每天都有的,但是因為林澤的原因廚師為了以防萬一,每天都會打一些鮮奶油。

林澤沒什麼心情吃東西,最後薇菈把勺子遞到他嘴邊的時候吃一點。

這時候,店門被推開,三位騎士悶着頭走了進來。

巫師沒跟他們一起,想開始先走了。

這個點飯店裏的人寥寥無幾,沉悶的三個人進來就讓到店裏近一半的情緒變成了沉悶。

林澤看了他們一眼,只當他們是身強體健餓的早,這個點過吃一頓下午茶。

三個人也注意到了林澤,納威斯眼睛一亮,帶着兩人找了個距離林澤近一點的位置坐下。

「林,我的朋友,我想我們有些話要對你說。」納威斯出聲道,拉出一張椅子示意。

林澤還沒什麼動作,丫丫聞言突然放下了烤肉,目光炯炯的盯着納威斯一副着急說話的樣子。

丫丫小嘴快速的嚼吧嚼吧兩下:「是悄悄話嗎?」

林澤捂臉。

他大概知道後續了。

納威斯愣了一下,原本已經醞釀好的情緒卡了一下。

他實在沒預料到這種情況。

丫丫見他不說話,不解的皺了皺小眉頭:「為什麼不回答丫丫?」

納威斯:「……」

我這說的是決定一城居民生死的大事,從你嘴裏說出來像是要說鬥雞的鬥了一地雞毛讓寡婦進門幫忙打掃的事。

連帶着,整的三個人的情緒都不連貫了。

沉默了一下,納威斯還是點了點頭,對着林澤說道:「林能過來一下嗎?」

林澤思慮了一下,吃掉薇菈遞過來的帶着果乾的蛋糕然後起身。

丫丫見納威斯點頭,高興的沖着林澤甜甜的一笑。

大概是孩子學會家長教的東西在運用之後向家長邀功。

林澤看着丫丫的表情,臨走時捏了捏丫丫的臉蛋……摸了一手油。

好在林澤可以讓油自己落下去,不然一會估計得抹納威斯盔甲上。

林澤坐到納威斯邊上,納威斯組織了一下語言,醞釀了一下情緒,說道:「我們剛才發現了空地周圍樹木茂盛的原因。」

林澤沒說話,納威斯接着說道:「那地方估計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人施肥,樹木迫不得已把樹冠長到了一起。」

「我們就隨手挖了一下,下面,竟然全是屍骨……」

由於林澤的表情別人看不到,所以林澤也就不用演戲,只是要多注意一下語氣。

於是林澤醞釀了一下說道:「那,你打算怎麼辦?」

「我們本來是要除了那魔獸的,但是後來,我們發現了兩個推車的殘骸。」納威斯語氣極為悲痛。

瑞德低着頭不說話,布朗一口一口惡狠狠的吃着菜。

「那些人,是被人用推車推出去的。」納威斯努力控制住音量,店裏面空曠,除了林澤六人,其他人都聽不到。

薇菈聽到這話手上的動作一頓,丫丫心虛的多啃了兩口肉。

但是客觀上來說,那些屍體烏鴉們吃掉殘魂這像是一種超度。

殘魂不比完整魂魄,即使離體異變了也只有攻擊的本能。

所以《大陸圖志》的給食魂鴉的標籤是益鳥。

順帶一提,備註是:傻啦吧唧不知道挪窩的種族,經常因為沒有吃的而餓死。

「所以呢,你們接下來要怎麼做?」林澤聲音低沉的問道。

納威斯舒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情緒:「我懷疑那就是小鎮失蹤的人口。」

林澤眼睛一亮,這是又回到正題了啊。

「你加油,需要我幫忙可以說。我每天都來這裏吃飯。」林澤思索了一下,說道。

納威斯就等著林澤這句話話,全然不知林澤這句話只是客道。

布朗和瑞德也都抬起了頭,感激的看着林澤。

林澤點了點頭回到了薇菈那桌。

薇菈看了一眼納威斯他們,又轉回來看着林澤:「你最近真的在忙活小鎮人口的事啊?」

林澤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對啊,不是跟你說了嘛。」

薇菈抿了抿嘴,有些不解。

林澤的日常作息是:

八點:和薇菈一起起床,等薇菈和丫丫吃完早飯聊會天。

九點:出門。

十一點:回來吃飯,吃完飯看着薇菈看書。薇菈受不了林澤一直盯着他看,然後兩個人就聊天。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本次任曉年侵權案件,提成暴擊獎勵可以領取,是否簽到領取】Next post: 「蘇予衡!」顧念汐踮着腳和他搶手機。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