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寒用着陰森的語氣說道,眼睛則死死的盯着賀老六。

水刑!

聽到這兩個字,賀老六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而沈進聽到這兩個字,也嚇得差點暈了過去。

水刑,這兩個字,他們並不陌生。

很多時候,他們就是這麼折磨仇人的。

那些落在賀老六和沈進手上的人,大多數都被兩人用水刑來折磨。

水刑,是指一種使受刑者以爲自己快被溺斃的刑訊方式,受刑者會被綁成腳比頭高的姿勢,臉部被毛巾蓋住,然後把水倒在受刑者臉上。這種酷刑會使受刑者產生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覺,水刑就像是個單向閥。水不斷涌入,而毛巾又防止受刑者把水吐出來,因此只能呼一次氣。即便屏住呼吸,還是感覺空氣在被吸走,就像個吸塵器。

使用水時,一般的常人在五十秒鐘或者約一分鐘後,由於用力地掙扎,體內的血氧降低消耗的很快,此時此刻人體的條件反射使神經中樞控制受刑者張開大口用力地呼吸和吞嚥,導致大量的水被吸進胃中,肺葉及氣管和支氣管中。在胃中,肺葉及氣管和支氣管中的水,刺激受刑者在水中嘔吐及咳嗽。這時,肺葉及氣管和支氣管中的水對人體的刺激極度的難忍。受刑者會雙手亂劃,雙腳亂登。

大約二三分鐘,受刑者基本喪失了意識,但是,受刑者的中樞神經仍然在工作,中樞神經仍然在保護主人,所以,受刑者雖然喪失了意識但是肉體上的痛苦更加煎熬。從受刑者的肺葉及氣管和支氣管中,分泌出大量的粘稠的分泌液——即大量的濃鼻涕。受害人開始小便失禁,一部分人會有大便排出。然後受害人開始最後的痙攣式的掙扎—也就是人們常說的垂死掙扎,受刑者表現爲全身痙孿,雙手雙腿亂劃亂登,非常地有力,受刑者的眼睛和鼻孔及嘴巴里有時會有血液流出。

水刑能夠造成“真正的致命風險,這些風險包括溺斃、心臟病發或因肺部吸入水後造成的損害。”有專家稱,水刑會給人們帶來長期的影響,其中包括恐慌、抑鬱以及遭受創傷後的身心失調。許多專業醫療人員警告說這種刑罰可能致命。

在以前,水刑是美國FBI常用的審問犯人的手段。

凡享用“水刑”的人,大約百分之八十都會開口,或者說大約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會屈服,讓他們說什麼都會達到目的。剩下的大約百分之二十的受害人會在被活活折磨至死。

這種方法用來審問那些不開口的犯人很有用,葉寒以前在龍牙就經常這麼審問那些看上去很牛逼,堅決不開口的人,但他們往往都會受不了水刑的折磨,嚎叫着屈服。

而此時,葉寒就是準備用這種方法來折磨沈進,因爲他不開口,那麼這種辦法,最好讓他開口了。

“快去給我搞幾瓶酒過來,嗯,還有拿快布過來,捂住他的臉。”葉寒對着小強說道。

小強冷笑着點頭,準備工具去了。


而沈進,頓時掙扎起來,因爲他知道,葉寒準備要折磨的,是他,而不是賀老六。

“不,不要!”沈進大叫起來,他雖然沒試過,但他深知水刑的痛苦。

以前折磨那些得罪他的人,他用水刑將對方折磨的死去活來,沈進雖然沒有試過水刑,但他深知水刑的可怕,每次用水刑折磨人的時候,沈進都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會受到水刑的折磨。

很快,小強就拿着一塊布和幾瓶白酒走了過來,沈進看到那幾瓶白酒,沒差點暈了過去。

這可是他店裏最貴的烈酒,一瓶要好幾萬,就這麼被小強拿了過來,並且還是用來給他用水刑的。

烈酒,被倒到臉上,鼻子,嘴巴,眼睛,所承受的痛苦,不是誰都能承受的。

或者說,沒有人能 受的來。

不理會喊着救命掙扎着的沈進,小強直接將布蓋到沈進的臉上。

而葉寒則打開一瓶白酒,走到沈進的身旁,然後冷笑着看了正在瑟瑟發抖的賀老六一眼。

而賀老六被幽靈按着,想動一下都難。

因爲幽靈直接死死的抓着賀老六的肩膀,他一有什麼風吹草動,就用力一抓,讓他的骨頭彷彿要粉碎一般,劇烈的疼痛。

葉寒收回目光,然後緩緩的將酒瓶傾斜,散發着濃郁酒香的烈酒就這麼倒到了沈進的臉上。

咕嚕咕嚕。

咳咳咳咳咳!

辛辣的烈酒不停的涌進沈進的鼻子裏,讓他開始咳嗽起來。

窒息般的感覺讓他想要去呼吸空氣,但一呼吸,烈酒就涌進他的鼻子裏,而且嘴巴也是。

如果是冷水或許還不會讓沈進痛苦成這樣。

冷水一般是半分鐘或者一分鐘後纔會讓人感到難受,但這是八十度的烈酒,這種烈酒不是誰都喝的來的,這也是爲什麼這酒這麼貴的原因。

更何況,這種辛辣的烈酒涌進鼻子和眼睛裏,不是用言語能形容的。

那辛辣無比的烈酒,在進入沈進的鼻腔,再經過他的鼻腔達到喉嚨之處時,那種難以忍受的窒息感和辣椒嗆喉嚨的那種火辣感,瞬間就讓他的腦子感覺缺氧,而且痛苦無比。

“嗚…..你殺了我,你…….殺了我!”沈進不停的搖晃着腦袋,想要自己保持清醒,但他說的越多,葉寒就倒的越多。

不一會兒,沈進的眼睛便變得猩紅猙獰起來,他的嘴裏和鼻腔裏不斷的在吸入烈酒的同時也在不斷的往外吐酒水,只不過很可惜,他的嘴和鼻子都被毛巾給堵住了,想往外吐是不可能的事,只能咕嚕咕嚕的往肚子裏喝,那種火辣,嗆鼻以及令頭皮發麻的感覺,很快就讓沈進的意志開始渙散起來……

感覺到意識的潰散,沈進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推葉寒的手,直接一滾,滾到了地上。

“我告訴你,我什麼都告訴你。”沈進喘着氣說道。

此時沈進的連彷彿被火燒了一樣,火辣辣的疼痛。雙眼也紅的可怕,此時沈進幾乎已經看不清東西了,被烈酒沖刷過的眼球已經腫了起來,往外凸出,彷彿隨時都能掉出來。

此時沈進真的是死的心都有了,或許這件事情過後,他的眼睛就廢了,並且臉也會留下永久的印記。

沈進覺得自己的內臟彷彿都在燃燒一般,臉上也漸漸的失去知覺,他現在唯一想的,就是怎麼活着離開,只要能活着離開,那麼其他的事情以後再考慮。

“哈哈,如果你早點這樣,那就省去了多少麻煩,你看這酒多好啊,就這麼浪費掉了。”葉寒看了看還沒倒完的酒,很是心疼的說道。

而賀老六和沈進則咬牙切齒,這又不是他的酒,心疼個毛啊!

“好了,快告訴我,是誰指示你派人襲擊我的。”葉寒把酒瓶隨手一扔,然後笑眯眯的問道。

看到葉寒的笑容,賀老六的心抽搐了一下,然後吼道:“沈進,不能說,如果說了,你就死定了。”

他知道是誰指示沈進這麼做的,東海市長的兒子陳子明,和他搞好關係那肯定是好事,而自己這個侄子也可以衝進血竹幫的高層。

但如果將陳子明曝光出來了,那麼沈進的前途就毀了。

與公與私,賀老六都不希望沈進說出陳子明。

但此時這樣的情況,他也只能吼一聲,根本做不了什麼。

“廢話一大堆,廢了他的腿。”葉寒聽到賀老六的話,頓時皺起眉,然後對着幽靈說道。

“好嘞!”幽靈滿臉興奮的扭了扭脖子,然後一腳踢在賀老六的左腿上!

“咔嚓!”

骨折的聲音,傳進了所有人的耳朵裏。

“啊…….”

賀老六直接慘叫起來。

“咔嚓!”

又一聲骨折的聲音,讓賀老六的慘叫直接活生生的塞了回去,很快又喊了出來。

“特麼的,叫你丫的廢話那麼多。”葉寒冷哼一聲,然後看着沈進,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快說,是誰指示你的。”葉寒再次問道。

“是陳子明和歐明遠。”沈進此時可以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他已經徹底的害怕葉寒了,葉寒的所作所爲,彷彿讓他在地獄走了一回。

陳子明,歐明遠!

葉寒的眼神徹底的冷了下來,想不到這兩個人,自己不找他們的麻煩,卻先來找自己的麻煩,如果不是自己實力強悍,而且有人跟隨着,能保護好林夕瑤,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麼林夕瑤肯定會受到傷害。

“我不找你們,你們卻先來找我,那你們就做好受死的準備吧。”

葉寒眯着眼睛,殺氣緩緩的釋放出來。

“我說了,放過我!”沈進這句話幾乎是哭着喊出來的。

他此時已經是欲哭無淚了,眼球紅腫,幾乎眨一下眼睛都是鑽心的疼痛。

“好啊,那我就送你上路吧。”

葉寒說完,嘴角露出一個嗜血的微笑。

而賀老六和沈進似乎意識到了什麼,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而沈進則放聲大吼,“不……” 「哎呦呦~~看我剛剛都說了些什麼混話啊~~我怎麼可能真的對小妞你做什麼壞事兒呢?別生氣,別生氣哈~~」

紫寶一見清靈面色不善,自知如今寄人籬下立刻服軟,典型的一個受虐賤m本質,而此刻的清靈卻很有強s氣場。

「哼!」紫寶的轉變也在清靈預料之內,這傢伙吃硬不吃軟的性格早就被清靈看透了,你越是對它客氣它越是得寸進尺,你越是對它威脅逼迫,它越是服帖。

「得得得~本大爺不是鴻蒙紫氣,不是行了吧?小妞,你趕快回去給你那小情人送葯去吧,我就不耽誤你時間了,有事兒吩咐您就叫我,本大爺一定竭盡全力,為您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雖然都知道紫寶嘴上開跑車,說的話純粹拍馬屁,沒有任何可信度,可是它這一副卑躬屈膝的姿態,實在是讓人生不起氣來。結果到最後它還是沒有交代清楚它的來歷,一閃而過回去了清靈的識海,繼續裝死化晶石幫清靈精神力穩進。

對於攤上這麼個活寶般的存在,清靈也是無可奈何,揮手間收了煉丹爐鼎,呼喚回了泉泉,一人一龍隱藏了身形,向天金帝國都城,聚寶客棧返回……

………………

時間倒回一日前——昏迷了整整六天的鳳玄凰終於醒來,身體極為虛弱,巍巍峨峨的睜開了眼睛,感官里沒有收到清靈在身邊的消息。

忽然,一張黑黑的臉出現在他眼前,睜著一對幽綠的大眼睛,一看便知眼睛的主人不是人類。

「你醒了?」聚寶客棧的卧房中, 婚從天降:顧少密愛心尖妻 。激動中帶著期待,立即就轉身跑到桌邊,取了乾糧放在鳳玄凰嘴邊,「餓嗎?」

風玄輕輕搖頭,在他睜開眼睛之後,第一眼沒有看到清靈,恨失望,哪裡還有心思去吃東西?並且他現在這幅身體狀況,也不易進食才好。

昏迷中他聽到了一個聲音,如果你醒來的話,我就給你一個機會……

那聲音分明是清靈的,她真的答應給自己一個機會了嗎?

不知道昏了多久,他終於醒來,卻沒有看到清靈。那個聲音……或許是他自己的幻覺吧。


「那、你……不會死掉吧?」半妖少年的聲音再次響起,把風玄神遊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風玄定神,目光在半妖少年的臉上掃過,再次輕輕搖頭,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身邊怎麼會多出一個不認識的人,可是卻沒有太大意外。清醒后不多時,他就感覺到了在這個房間里還有一個氣息存在,那氣息的主人應該是清靈的龍靈劍劍靈。

「那個人、讓我在這裡照顧你,她、會回來的。」出於妖類的直覺,半妖少年隱隱猜到風玄的想法,看他前一刻迷離的眼神,應該是在想身邊的人吧。他告訴鳳玄凰,那個女人的下落,不為別的,只為讓他安心。

毀滅世界的小怪獸 ,風玄才微微點頭。

剛剛醒來,五臟六腑移位,此時他還沒有起身的力氣。

抬眼望向房間的牆壁,上面幾乎貼滿了隔絕氣息的符咒,把他的妖力只控制在房間內不外泄出去。這一切都是清靈做的。

鳳玄凰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控制體內的妖力修復自己的身體,奈何傷勢太重,不是短時間就能控制的。

半妖少年見狀,也知道剛剛醒來的病人還需要休息,靜靜的守在一邊,默不作聲。

……

半日之後,鳳玄凰和半妖少年待的房間外,一陣響動驚起了兩人。似乎外面有人想要進房間一看,卻被清靈在內貼的符咒擋住,房門無法打開。

事態一出,不多時,房間外的人越來越多,客棧中的門忽然打不開,房間內的客官也好幾天不見人影,聚寶客棧中的管事兒上了心,甚至已經招呼人在外拆門。

說起來聚寶客棧也是全國數一數二的大客棧,雖然客棧的房門結實,可也抵不過有人在外有意的拆。即使房間內貼滿了符咒,在外面用力的情況下,沒過多久就聽『轟——』的一聲,雙排房門左右倒地,門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