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別想轉移話題!」

李知恩皺了皺小鼻子,想當然地認為徐然是不想答應自己,才借口說有事情。

「大後天,也就是30號的時候,因為個人有點私事,所以需要請假一下,而且下周也會是我暑期在Loen最後工作周了。」

暑假接近尾聲,九月開始徐然也要繼續在首爾大學的學業,提前做好準備也是必要的。

「這麼快嗎?」

聽到徐然說自己要離開的事情,李知恩也沒心思耍小性子,她早就知道徐然很快就要繼續念書去了,但聽到確切日期真正面對這個事實,她還是覺得難以接受。

就算徐然答應了自己以後抽空還是會去Loen,但相處的時間少了很多,李知恩還是捨不得。

一個月的時間,竟然這麼快啊…

和徐然一個月來相處的點滴劃過腦海,除了第一次見面和今天的衝突,都是很普通的事情,但李知恩卻第一次覺得這些日常的小事很讓人留戀。

「可是為什麼30號要請假呢?」

李知恩不解道,徐然離開在即,她當然要抓住所有能夠在一起的時間好好利用。

「因為是自己的生日,所以…」

徐然自己並沒有什麼過生日的慾望,過去幾年以來一直如此,但今年卻不一樣,因為有了想要一起過生日的人。

彩英不在家,子瑜過來也就方便了很多吧?這是徐然心裡打的小算盤。

「這個月30號是你生日嗎?」李知恩睜大眼睛。

一旁的劉仁娜表情古怪道:「我說徐然xi,剛剛才提到知恩對周圍人很好送禮送的多,結果你這個月底就生日了?你這麼一說,再加上今天出手相助,知恩想不送個好禮物都不行了哎。」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徐然也察覺自己說的話好像確實有點暗示意味,不過他是今天來之前就是打算告訴李知恩這件事的。

徐然從來沒想過從李知恩這裡拿到什麼生日禮物,也並不覺得自己的生日和李知恩有什麼關係。

要不是想藉機做點什麼,他自己也不太想過這個生日,畢竟往事湧上心頭會把思緒淹沒。

「怒那千萬不要準備什麼,我真的受不起。」以防萬一,徐然趕忙打預防針。

「哼,你是覺得和我疏遠到連個禮物都不願意收嗎?」李知恩不滿道。

「不是,只是不想隨隨便便收別人的東西。」

一直以來徐然都是這樣,不太能坦然接受別人的好意,反而更會當成是一種負擔。

就好比那份他已經負擔了很多年的回憶。

「那可由不得你了。」李知恩小腦袋一昂,這麼好的讓徐然惦記自己的機會她可不會白白錯過。

該送點什麼呢?

李知恩又陷入了深深的糾結,和送給其他人禮物是的爽快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

既要有意義能讓對方銘記,又要別出心裁合徐然的心意,還真是有點難度呢…

————————————-

「承完吶,在幹嘛呢,不是你說的要逛街嗎,怎麼自己一個人落在後面呢,別玩手機啦,快跟上來!」

裴珠泫習慣性地向旁邊伸手,卻挽了個空氣,回頭望去,卻見孫承完腳步緩慢,低著頭又在用手機不知道幹什麼。

「內,馬上,歐尼你們先看看。」

孫承完答應了一聲,卻還沒有急著趕上前,而是苦惱地看著手機屏幕。

Redvelvet剛剛參加完在日本舉辦的A-nation演唱會,昨天才從東京返回首爾,今天一天短暫的休息過後,明天紅貝貝又要參加雪球演唱會。

行程依舊忙碌,但孫承完很慶幸,後天組合併沒有事項,她可以空出自己的時間。

後天對孫承完來說是個很重要的日子——準確的說,是一個對孫承完很重要的人的紀念日。

本來孫承完想著,經過密集行程的大家在今天這個難得的空閑日會軒仔在宿舍休息,所以她準備出門的時候也沒遮遮掩掩,大方說自己是要出去光逛街買東西。

孫承完還是錯估了成員們的熱情,以及對自己的喜愛。

裴珠泫第一個舉手要一起出去,接著有了大姐的帶動,其他成員也緊隨其後。

孫承完本來是一個人想要偷偷溜出來選禮物的,結果現在卻發展成了女團集體逛街活動,這讓孫承完很無奈。

成員們都在場,要是買點什麼很像是給男生用的東西,自己可要怎麼解釋嘛!

再聯想到這段時間自己的行為已經引起大家的留心了,孫承完就覺得禮物選購行動的困難度再次直線上升。

但現在更讓孫承完頭疼的還是屏幕上徐然發過來的訊息。

「解釋一下吧,那筆錢是怎麼回事?」

徐然其實也很納悶,昨天從Loen回家經過信箱,徐然只是想清理一下裡面的東西,本來不覺得會有什麼有用的信件,畢竟這麼久以來也就松鼠熊之前給他寫過信。

但出乎徐然意料的是,還真的有一封收件人是自己的信,打開一看徐然就更吃驚了,因為裡面竟然是一百萬韓元。

「什麼錢啊,我怎麼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呢,哈哈哈,對了,你晚飯吃的什麼呀?」孫承完企圖裝傻。

「你轉移話題的技術還能再爛一點嗎?下午三點吃什麼晚飯啊」

徐然很無語地吐槽道。

「除了你還有誰會給我寄信啊,知道地址的都沒幾個人,還有,那個藍色信封一看就是你好吧,你要是再否認的話,我也沒辦法,只能找警察處理了,突然多了一筆錢可是讓人很難心安的事情。」

「別別別,好了啦,我承認,是我給你寄的錢。」孫承完見狀也只好老實承認。

雖然現在孫承完是當紅女團的成員,但掙錢也還沒到輕鬆的地步,要是這一百萬打了水漂,她還是很心疼的,存錢買房的事情至今都沒有著落呢。

更重要的是,孫承完害怕徐然會因為這件事對自己有看法,剛剛徐然的口氣已經清楚表明了他的態度。

果然是松鼠熊啊,和自己預料的一模一樣。

看到松鼠熊承認,徐然鬆了口氣,至少不是什麼詭異的事情。

不過,現在的女孩都這麼有錢嗎?

知恩怒那自然不必說,彩英平時也是不缺錢的架勢,現在怎麼連松鼠熊都給自己主動寄錢了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周毅把房門打開,一看是楚瀾整個人都怔住了,「你怎麼來了?」

「楚瀾?你來這做什麼?」姚敏更是震驚。

楚瀾闖入房間,一隻腳抵住房門不讓關上,「我來看看你們哪,姚阿姨,你和周毅的事我早就知道了,你肚子里懷的孩子也是他的,對吧?」

姚敏抵死不認,「你胡說什麼?我和周毅在這談正事,你太沒教養了,居然闖入我們房間!」

周毅目露凶光,「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楚瀾笑了笑,「我的目的很簡單,我幫你們瞞下這件事,但是,姚阿姨,你必須讓我爸給我御景集團十個點的股權,我只要十個點!其他的都給你和楚御。」

姚敏稍微鬆了口氣,有要求就好,「我憑什麼給你?御景集團是我兒子的,跟你無關!」

喬安夏拉住了楚風,讓他站在門外聽就好,楚風這才明白這兩個丫頭的意圖,房間里傳出的是楚瀾和姚敏的聲音,他本想進去好好看看,下一秒聽到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周毅說道,「我和夫人在談業務上的事,我們行得端走得正,不會被你威脅,就算是讓董事長過來,他也不能怎麼樣。」

楚瀾一聲冷笑,「周毅,沒有證據我不可能跑過來找你們,你和姚敏經常在這裡私會,上次是我爸出差的時候,我沒說錯吧?你和姚敏先後進了這間房,在裡面待了三個多小時姚敏才出來,可憐我爸爸還真的以為你在跟朋友逛街,轉了二十萬給你,可惜,卻被你用來養小白臉了。」

「你、你怎麼知道!」情急之下,姚敏脫口而出。

為了不引起他們的恐慌,楚瀾沒踩住門縫了,只留了一條縫,門沒關緊,外面能聽到聲音。

「我知道的遠不止這些,這幾個月你跟周毅經常在一起,我忘了告訴你,你前些天流產的孩子是周毅的,我早就做過親子鑒定了,胎兒跟周毅才是父子關係,而跟我爸爸毫無關聯,我爸是被你騙了,周毅,你前幾天去過御景酒店跟採購部王部長見面,還記得嗎?我就是用你喝過水的杯子去做鑒定的,姚敏本來也沒打算要那孩子,趁著被我推了一把自己再用力撞在茶几上然後摔到了地上,我說的沒錯吧?」

姚敏臉色煞白,「你血口噴人!」

楚瀾語氣冷了下來,「是不是血口噴人你自己心裡清楚,姚敏,虧我爸對你那麼好,你居然背叛他!我真懷疑,楚御到底是誰的兒子!你和我爸勾、搭在一起的時候,你跟周毅還沒分手,不是嗎?後來,周毅去了國外,你嫁給了我爸,如果我沒猜錯,周毅去國外留學的錢是你資助的吧?後來,周毅跟你分手了,估計也是為了讓你更好的從我爸這騙錢吧?周毅離婚後,你們又搞到了一起,還是說,周毅沒離婚你們就一直搞在一起的?周毅,你開工廠的錢姚敏沒少給吧?」

周毅目光凶光,「我可以告你誹謗!」

「好啊,你最好是打電話報警,正好我把所有證據都交出去,也包括你們兩個的通話記錄!別忘了,喬安夏是我最好的閨蜜,她人脈關係硬的很!沒什麼查不到。」

姚敏有點害怕,「你真的只想要十個點股權?」

楚瀾一聲冷笑,「我如果想要,我可以直接找我爸爸,又怎麼會來找你?」

姚敏慌了,「什麼意思?你在訛我?」

「不是訛你,只不過要讓你原形畢露而已。」楚瀾打開門,「爸,你都聽到了吧,你寵了十來年的女人,早就背叛了你。」

「楚風?」姚敏嚇的面色煞白,「你、你怎麼來了?我明白了,都是楚瀾,是楚瀾策劃的,她要害我,她一直都看我不順眼,她一直都想害我,阿風,你別信她,她想挑撥離間……」 第七十八章小江被抓

藥材基地建好后,劉黎明便和藍月小江來到了省城購買新的生產線。

省城距離青龍鎮五百多公里,到達省城天色已晚,他們便入駐了一家酒店。

小江自己一個房間,劉黎明自然和藍月住在了一塊,坐了一天大巴車,都已經精疲力盡,準備洗洗睡覺。

藍月在洗澡間洗澡,劉黎明剛打開電視,沒看一會兒,徒然房間里的內線電話響起。

劉黎明感覺有點怪異,但還是接通了電話,電話傳傳出一聲曖昧的聲音:「先生,需要服務嗎?」

劉黎明看了一下洗澡間,唇角微勾,麻溜拒絕道:「你好,我不需要任何服務。」

他在電視里見過,像這樣的大酒店裡都有這種特殊服務,今天總算見識了,原來這都是真的。

正在劉黎明想的時候,對方以為劉黎明在猶豫,繼續甜聲說道:「哥哥,我的技巧很好的,會讓你滿意的,保證讓你神魂掉到,難忘今宵。如果你喜歡的話,我這就來找你,一定會讓你飛上天!」

劉黎明暗暗擦了一把冷汗,清了清嗓子,說道:「不需用,我這裡有老婆陪!」

話音剛落,電話那頭的女人就已經掛斷電話。

這時,藍月推開浴室的門,走了出來,問道:「黎明,這麼晚了,誰找你幹嘛?」

劉黎明嘴角肆意上揚,盯著藍月奧妙的身體,笑了笑,「人家問我需要服務嗎?」

藍月瞬間傻了,徐徐走到穿邊,「什麼服務啊?」

劉黎明淫賤的笑了笑,拉著藍月的手戲虐道:「來,我好好給你說說什麼服務。」

「啊!」

還不能藍月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被摁在了床上……

劉黎明剛要進行下一步動作,門外又傳來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藍月喘著粗氣喝道:「起來,你這個死鬼趕快去開門。」

劉黎明聳了聳肩,罵道:「媽的,在家不讓人安生,住個酒店也不讓老子安生!」

藍月將自己的身體裹住,說道:「去吧!去吧!」

因為在酒店,劉黎明起身後,沒有直接開門,透過門上的貓眼看了一下,門外站著一個濃妝艷抹,穿著露骨的性感女人。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嗡嗡!Next post: 樓上的人一聽說要吃火鍋,全都轟隆隆地跑了下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