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狐族,黑狐王不但是黑狐大王,而且還是玉林澗整個狐族的狐王,面對鼠族,狐族絲毫不讓步,強硬阻止。

爲了早點找到血風,鼠族沒有在狐族哪裏耽擱多少時間,直接越過去搜索了。

鼠王雙目眯成了一條縫,淡淡道:“傳令下去,圍剿狐族。” 傳令下去,圍剿狐族!

平淡的話語,卻是激起了千層浪,這兩族這是要真的開戰了,那時這玉林澗必是生靈塗炭。

黑狐王與嘯月血狼一族那兩個的恩怨早就被玉林澗衆獸所熟知,但是很多獸都不明白鼠族爲什麼要爲嘯月血狼一族的那兩個而不惜與狐族開戰。

這其中的原因鮮爲獸知,但是在鼠族卻是獸盡皆知。

它們不光是爲了嘯月血狼一族的那兩位,其中大半是爲了洗刷已族的恥辱。

至於嘯月血狼一族,本是在知曉血夜和銀彩的事後,準備舉族討伐狐族,可是不曾想當時的狐王修爲達到了聖級,而且還莫名的與十二王族之一的虎族交好了。

虎族的插手,強硬的逼迫嘯月血狼一族捨棄了血夜和銀彩,而後那兩位便被髮配邊疆,來到了玉林澗。

如果不是虎族實在太強大,僅憑一個擁有聖級的狐族狐王還是抵擋不住嘯月血狼一族的。

這件事也成了嘯月血狼一族一輩子的敗筆,它們的恥辱……


鼠族傾巢而出,大兵壓境,直搗狐族領地。

狐族知曉鼠族舉族來犯,驚怒交加,不過那狐王卻是絲毫不懼,召集狐族聚集一起,抵禦鼠族。

狐族領地外,數十上百萬的鼠族將整個狐族的領地團團包圍,防止有任何狐族的狐狸逃離。

向前二十米距離,狐族趕來的數萬狐狸們紛紛手持利刃,抵禦鼠族進攻。

兩方都是手持利刃站立,兩方都沒有開打,不過想到一眼看不到邊的兵馬即將混戰,那場面絕對很壯觀。

只不過雙方數量,完全不成比例!

鼠族有百萬,而狐族卻只有幾萬,十萬都不到,兩方根本就不用打,站在那裏就有了一個勝負結果。

狐族,此時可以說就是鼠族的甕中之鱉!

無數鼠族戰士們紛紛讓道,一條寬闊的大道呈現,鼠王重重的踏步在道上,一步一步的走到前方。

“我都出來了,狐王也該出來一見了吧!”鼠王震聲喝道。

話音剛落,一道黑色的身影穿梭在狐族裏,幾個瞬息間便出現在了狐族戰士們的前方。

它看着鼠王,微笑道:“鼠王,好久不見,鼠族真是越來越強大了啊!”

鼠王看到前方的身影,目光瞬間冷冽,寒聲道:“是啊!好久不見,上一次是你欺我,這一次我欺你。”

狐王聞言,高仰頭顱,哈哈大笑。

鼠王先是不解的皺了皺眉宇,隨即道:“笑?有什麼可笑的?也對,再不笑笑以後就沒有機會了嘛,你繼續笑吧!”

狐王端正頭顱,目露兇光盯着鼠王,狂笑道:“我在笑你,笑你太無知了,以前我能欺你,現在,我依舊能。”


鼠王目光越發的冷冽,冷冷一笑,道:“哦?是嗎?那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再欺我?”

頓了頓又饒有興趣道:“說實話,我好期待呢。”

狐王嘴角微翹,突然身形化作幻影,強勢的施展出凌利的一招,直擊鼠王胸口。

“來的好。”

鼠王看到狐王突襲,不驚不怒,反而笑了,它還是如以前一樣只會偷襲,看來這麼久過去了,它還是沒有任何長進啊!

鼠王全身元力迸發,面對狐王,早知其是個只會偷襲的傢伙,它豈有不防之理?

面對狐王凌利的一擊,鼠王的攻擊一樣強勢凌利。

嘭!

狐王和鼠王打到了一起,不過只是一瞬間之後,兩道身形同是倒退了回去。

兩族皆上前了幾獸,攙扶兩者。

站穩身形,鼠王擺了擺手,示意攙扶它的鼠族戰士不用再扶了。

深吸了一口氣,鼠王輕笑道:“狐王,你還是沒有什麼長進啊!還是隻會用那些上不了檯面的手段。”

“你找死。”

狐王推開攙扶它的狐狸,全身元力瀰漫,又是強大的一擊施展而出,直擊鼠王。

“僅憑現在的你,想殺我?簡直是癡心妄想。”鼠王冷冷道。

元力瀰漫全身,直接打掉擊來的攻擊,鼠王徑直向狐王衝去,口中暴喝道:“狐王,我好久都沒動過手了,今天必得戰個痛快。”

“戰就戰,怕你不成。”狐王暴喝一聲,也跨步衝上前。

兩位王再一次的戰在了一起,招招皆是殺招,強大無比,雙王你來我往的,打得好不熱鬧。

砰砰砰!

元力四散,兩種光暈閃耀,異常顯眼,拳拳到肉,雙王的拳頭皆是皮開肉綻,鮮血橫流。

雙王戰鬥所過之處,無論是鼠族還是狐族,皆是紛紛退讓。

雙王戰鬥所過之處,一片狼藉,強大的攻擊對決,使得地面深裂,什麼都沒留下,基本上與廢墟無異。


雙王的修爲差不多,同在帝皇境,所以打得也旗鼓相當,鼠王一拳打在狐王胸膛上,而狐王的拳頭也是落在了鼠王的胸膛。

“噗!”

兩道身影在這一擊之後,同是口噴血霧,身體如同被丟棄的垃圾,一動不動的倒飛回去。

“族長!”

兩族皆是驚怒交加,心裏只盼族長不要有事。

瘋狂的運轉體內的元力,鼠王倒飛的身形瞬間停頓,隨即如一隻離弦利箭,飛速向狐王飛去。

元力瘋狂運轉,強大無匹的一招瞬息形成,鼠王嘴角勾勒出了一絲嗜血,眼中盡是令人發寒的兇芒。

狐王此時已是沒了再戰之力,看到鼠王居然不顧重傷,拼自己重創也要斬殺自己,不由得臉色慘變。

它急忙大吼:“守護者大人,快救我。”

守護者,它們的存在,皆是爲了守護玉林澗的安好。

玉林澗有多少個守護者,沒有一個清楚,但是有一點所有妖獸族羣都知道,那就是每一個守護者的修爲至少都是準聖級,更甚則是聖級。

聖級,那是一個難以企及的境界,神創大陸,多少人和妖獸都曾夢想達到那個等級,可惜一切都是自己的空想罷了。

狐王的聲音還未落下,一道嘆息便響了起來:“唉,本來還想再看看好戲的,不過眼下看來只有出手了。”

緊接着一道黑色的身影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了狐王身前,一掌將鼠王蓄勢已久的強勢一擊給化解,緊接着一腳將其踢飛出去。

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族長!”

鼠王被守護者偷襲,鼠族立即傳來一片的驚呼聲,數位鼠族大將沖天而起,去接重創的鼠王。

“噗!”

半空灑下一片血雨,幾位鼠族強者接住鼠王,趕緊將其帶回鼠族衆多族人保護的地方,立即就有鼠王的御用治療師上前爲鼠王治療。

接受着治療,鼠王撫着胸膛,艱難得擡起頭來,凌利如刃的目光直視那名守護者,冷冽道:“你是守護者?”

守護者現身,它現在是人型,黑袍襲身,看起來有些神祕的樣子。

“是。”那名守護者淡然迴應。

鼠王強自站起身來,擦掉嘴角的血跡,雙眼眯成了一條縫,道:“你確定要助狐族與我鼠族爲敵?”

那名守護者聞言,微遲疑片刻後道:“這…我只是負責保護狐王,其他一切我都不管。”

它本與狐族沒有任何關係,它出現在這裏是因爲它的上頭派它來執行任務的,那個任務就是保護狐王,所以它也順帶着救狐族於水火。

至於幫助狐族得罪鼠族,就算他是守護者也是有些心虛的,畢竟鼠族也是很強大的。

鼠王看着守護者,一字一句道:“狐王,我鼠族必殺之。”

聽到鼠王的話,那名守護者也怒了,我剛纔說我是來保護狐王的,鼠王卻來句狐王它必殺之,鼠王這不是看不起它這位堂堂的守護者嘛?

它自從當了守護者,還從沒有受過這種窩囊氣呢,你是鼠王又怎麼樣?我還是守護者呢!

雖然它自己是忌憚鼠族,但是隻要將此事上報守護者聯盟,區區一個鼠族,隨手就可以滅之。

它來此是受了命令的,所以只要有什麼阻礙,它是可以不顧其他,直接斬殺的。

至於斬殺以後的事情,就不用它管了,守護者聯盟自然會處理的。

那名守護者擡起頭,雙目迸射寒光,氣憤道:“今天整個狐族我還就是保定了,我就不信你能拿我怎麼樣?”

而且它知道,整個鼠族只有幾個修爲達到聖級的,所以才這樣無懼,誇下海口。

鼠王目光冷幽,寒聲道:“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別怨我。”

高舉右手,鼠王繼續道:“鼠族戰士們聽令,不顧一切代價,將鼠族給我全部斬殺。”

“殺……”

鼠族百萬兵馬齊震,殺喊之聲響破凌霄。

那名守護者淡然的臉在鼠族百萬戰士齊吼的時候就不由得微變,當看到百萬之衆的鼠族衝殺過來,臉那變得叫一個難看,即便它有準聖境修爲,此時它也想遠遁而逃了。

笑話,百萬兵馬不是說說看看而已,當真正戰鬥起來的時候,就算是鼠族戰士們站着給它殺,都能累死它。

更何況鼠族戰士們不是玩偶,它們是會動的,而且都是有實力的。

思慮了一下,它抽身退到了後方,守在狐王身邊。

一眼看不到邊盡頭,百萬之衆可想而知是如何之多,兩族距離本就不遠,一會功夫就衝殺在了一起。

這片地方,瞬間成爲了一個修羅地獄。

噗噗噗!……

血花一朵一朵的盛開,一瞬間後便凋零,瞬間開零的血花,是那樣的妖豔動人。

戰場上的戰鬥很簡單,你砍我一刀我刺你一劍,誰先挺不住就死,挺住了就繼續殺下一個,直至身死。

死亡,在戰場上很容易就如願了……

廝殺非常激烈,雙方的數量消耗都非常大,鼠族幾乎都是不要命的揮舞手中利刃瘋狂砍殺,殺一個算一個。

修爲高強的大將們每一次出手,都會帶走數個生命,鼠族狐族大將皆是如此。

數量上的消耗非常明顯,基本上每一個鼠族戰士身死的時候,都斬殺有一個狐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