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牛胖嘟嘟的身軀如同一個彈跳的皮球,從遠處來到徐真身前。

徐真一臉淡然,輕聲道:”麻煩?什麼麻煩?對於他們而言,我才是麻煩。”

“天聖靈域、星符靈域聯手了。此刻正在搖光峰下準備強攻。”

聞言。

徐真輕笑出聲。

“來的正好,我正打算找他們呢!”

黃小牛一聽,有些無語。

“大哥,你有沒有聽懂?這可是歷年來第一第二的靈域,他們聯手,我們還怎麼搞?”

“盤他。”

徐真大手一揮,將秦觀三道分身聚靈,隨後再度以現在的狀態,重新凝練了三道分身。

“小牛,你只管看着就行。”

分身聚靈,如此對徐真而言,最大的收穫便是獲取到幾近千萬的壽元。

再次消耗八百萬壽元,徐真將戰神九脈經徹底修鍊大成。

九條經脈提供了九界之力。

徐真此刻,十九界之力隱藏於身體之中。

他只感覺天變得小了,彷彿伸手就能抓下。

這一次,徐真沒有重新凝練分身。畢竟分身的十一界之力,在這場大賽之中已經無敵。

若是將全盛之力徹底展現,估計要引起王室的特別注意了。

三道分身各自回歸三路,徐真則是直接與黃小牛直奔搖光峰下。

此刻葉無道帶領的天聖靈域的強者,以及御雙雙帶領的星符靈域的強者,全部匯聚與搖光峰下的一片谷地之中。

見徐真出現,葉無道瞬間便察覺到了徐真的強大要遠勝之前在朝天台上。

“諸位大駕光臨,徐某有失遠迎,還請見諒啊!”

葉無道踏前一步。

“徐真,廢話我們都不要說了。既然我來了,那你絕北靈域的路也就走到頭了。”

強者的自負。

葉無道的確很強。

但是在此刻的徐真眼中,已經無法成為阻礙。

他若是願意,甚至可以像之前滅殺秦北靈域的眾人一樣,將眼前之人全部轟殺於當場。

但是,徐天的生化魔兵不知道什麼時候,便會降臨王都。

如天聖靈域這樣戰力強大的隊伍,還不能全部死在自己手裏。這樣一來的話,他也不好向軒轅朝聖交代。

“小牛大哥,你也回上路,估計等會打起來,這些隊伍肯定要分路上山。”

黃小牛嗯了一聲,直接朝着上路葉康等人所在掠去。

葉無道見狀,冷笑一聲,吩咐眾人:”徐真交給我,你們分三路,將所有絕北靈域的人全部擊殺。”

御雙雙沒有說話,只是臨行前在葉無道的身上加了一道輔助靈府,提升了葉無道的全身屬性。

“御姑娘是擔心葉某不是徐真的對手?”

“公子多慮了!此符籙只是雙雙一番心意,小心些總是好的。”

突然。

搖光峰中嘩啦啦一片喧嘩。

“徐真,我們來了。”

徐真回頭一看,正是剛剛離去又回來的黃小牛。

“你們怎麼下來了?”

“反正都是要開打,那山路實在地方太小,施展不開。”

隨着上路三支隊伍的出現,中路、下路的隊伍都是出現在徐真身旁。

“黃道友說的不錯,既然躲不開一場大戰,那就在此跟他們來個了斷。”

第九滄溟、丹師聖殿眾人均是匯聚在此地,一副摩拳擦掌的模樣。

畢竟見識到了徐真分身的厲害,他的心中那是底氣十足。

葉康剛一出現,一眼就看見了星符靈域的御雙雙,頓時眼前一亮。

“這個妹子就交給我了。”

徐真的三道分身站在人潮之後,時刻準備動手。雙方之間,相距不過百米,大戰一觸即發。

葉無道看着這一幕,冷笑更甚。

對方的總體戰力在他眼中實在是不堪一擊。

但是身為強者,葉無道有着自己的原則。他不會恃強凌弱,以多勝少。

“徐真,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關於你,我也算是有所耳聞。如果你能勝我,那我天聖靈域立即棄權,如何?”

“你要跟我玩單挑?”

葉無道點頭。

“你要明白,你我雙方的戰力差距不是一星半點。與我對戰,是你唯一有可能獲勝的機會。”

聞言,徐真露出一副勉強的模樣。

“既然你這麼說了,我也就勉為其難,答應你的挑戰。”

眾人不屑一笑,對於徐真的無知,他們似乎已經看見徐真不久后跪地求饒的模樣。

葉無道開口,無論是天聖靈域還是星符靈域之人都沒有意見。

而在朝天廣場上,此刻卻如同炸鍋一樣。

葉無道竟然要與徐真一對一。

於是,千機門立即開設了二人對戰,究竟誰勝誰負的盤口。

“長老,我們押誰?”

“廢話!當然是押葉無道,他可是成名天生領域許久的天驕。那徐真固然強大,在我看來還不是葉無道的對手!”

葉無道的名,就是保障。

雖然沒有徐真的賠率高,但是他穩啊!

一番喧嘩的下注之後。

突然有人大喊:「快看,開始了。」

影像石清晰無比地直播著七星山脈中的戰鬥。

在葉無道的身上縈繞着五種特殊屬性,他的靈壓是徐真見過的年輕一輩中最為強大的。

「我葉無道一般不出手,但是一旦出手,便不會留下活口。」

「正好!我這個人同樣不喜歡留下麻煩。」

葉無道一腳踏地,大地頓時不受其力,咔咔咔裂出一道裂縫,這裂縫一形成,立即如同銀蛇一樣,蔓延向徐真腳下。

「葉無道,試探的手段就不熬嘗試了!你儘管出手。因為這一次,很可能是你最後一次出手。」

嗡嗡嗡

縈繞在葉無道身上的力量頓時壓向徐真,九級大戰皇,對於道韻法相都已經修鍊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在小宇宙的燃燒增幅之下,葉無道也是幾近千萬龍力的強大之人。

搖光峰下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這個力量的強大,均是目露崇拜的看着葉無道。

「徐真,我以戰道入道,對於近身之戰,未逢敵手。」

葉無道說罷,為了讓徐真明白,在這七靈域之中,他葉無道的強大。瞬間閃身到徐真面前,一拳直奔徐真的面門,速度之快,雷霆不及。

在眾人的眼中,此刻的徐真,彷彿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但是下一刻,眾人就驚訝的發現。

並非是徐真沒有反應過來,而是葉無道的攻擊對於徐真而言,根本沒有防禦的必要。

一根食指。

眾目睽睽之下,徐真僅用一根食指就將葉無道的全力一拳抵擋下來。

葉無道瞳孔一縮,身形一轉,如同蠍尾橫掃,一腳踢向徐真的腰腹。

嘭地一聲。

徐真的身軀如同大山,巋然不動。

「用點力,我還行。」

徐真此言一出,葉無道只感覺受到奇恥大辱。他現在的狀態已經是最盛時期,甚至剛才御雙雙更是在他的身上添加了增幅符籙。

然而此刻,面對徐真,自己的攻擊竟然毫無作用。

牙關一咬。

啪。

葉無道雙手猛然一拍,周身靈氣洪流一般傾瀉而出。

「戰道——風雷呼吸。」

一呼為風,一吸成雷。

隨着風雷之聲,在其頭頂三尺,一尊風雷法相凝聚而出。

但是,還未等葉無道展露崢嶸。

徐真大手一拍,驚人的力量從天而降。葉無道在這一刻只覺得頭頂的天塌了一樣,那種厚重壓抑的壓力,讓他無法抵禦。

嘭。

法相直接崩碎。

葉無道哇啦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身軀更是狼狽倒飛,重重地砸在地上。

御雙雙美眸之中儘是不可置信,掃了滾落在地的葉無道一眼,白皙玉手當即拋出百張符籙,將葉無道籠罩其中。

頓時,生機之力,增幅之力,各種加持匯聚於葉無道的身上。

徐真望着御雙雙的舉動,抿了抿嘴:「這老娘們看來和葉無道有一腿啊!」

「徐真!」

葉無道的傷勢頓時在符籙的造化之力下恢復如初,甚至力量也是再次得到提升,九級大戰皇,力量踏足十界。莫說是這聿南年輕一輩之中,就是放眼各大宗門強者,能夠戰勝現在的葉無道者,不超十指之數。

。 。。。。。。

還在叫喊的公山雞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樣,突然間就禁聲了,然後慢慢的倒了下去。

身後的幾隻母雞也發現了公山雞的情況,大部分都往後跑去,躲進了雞窩,還有一隻慌不擇路的往李方他們的方向跑了過來,老獵叔眼疾手快的撲了上去一把抓住了它。

「可以啊,你這箭射的不錯啊,什麼時候練的?」六叔公看見中間的公山雞對着李方說道。

「之前在海島上自己做了一把竹箭用來捕獵,後來回來了就找了射箭館專門練習了一下。」

和六叔公解釋完以後,李方這才看向吉吉手中的手機,滿屏的彈幕都是打的「666」,不過其中也夾雜了一起不同的聲音。

「山雞不是保護動物嗎,主播這樣射殺好嗎?」

「有沒有保護局的同志啊,這裏有人射殺保護動物。」

「樓上的是傻子吧,這是七彩山雞,在我們浙省這邊多的是人工養殖的,吃的人不要太多。」

見到有人出來帶節奏,李方趕緊給出了解釋:「我剛才射到的是七彩山雞,這種山雞分佈在中國境內的有19個亞種,遍佈於中國各地。雖然有的山雞屬於保護動物,但是七彩山雞在我們這邊還真算不上什麼。就我知道的,我們縣裏就有兩個七彩山雞的養殖場,裏面人工養殖了大量的七彩山雞,來供應市場。所以在我們這邊,在山上抓它們,並沒有觸犯法律法規,請大家放心。」

老獵叔把李方射中的公山雞也給撿了回來,對着大家說道:「看來今天晚上是不用愁了,有雞湯喝了!」

「不過經過這麼一出,今天想要在這邊看見白鷳的可能性就比較小了,叔,再往前走走嗎?」

「前面的那個雞窩子,之前讓野豬給霍霍了,現在已經沒有山雞在哪裏了,去了也沒用,要不明天早上再來碰碰運氣吧!」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諾。」Next post: 同時隔著一片火海,葉臨天看到了一道人影,那人穿著黑色的便衣,帶著黑色的面具。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