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如此!”之前陷入奇異修煉狀態下的昊天突然睜開雙眼,兩道金色神光從中暴射而出,如同兩盞巨大的探照燈,無量光華照耀整個天庭365周天星辰。

頓時365周天星辰再次發生動盪,無數能量法則似是受到什麼牽引,匯聚在一起,向着昊天滾滾涌來,最終匯入昊天的身體之中。

一道元神從昊天的體內衝滾而起,直衝起萬丈之高,最終散入365周天星辰之中。隨後,昊天元神深呼吸,整個365周天星辰的能量都隨之起伏波動,與昊天元神之呼吸頻率達成同步。自此,昊天將自身氣運與天庭的氣運結合在一起,證得混元大羅散仙道果。須知天庭乃是洪荒天地間的氣運所在,昊天氣運和天庭氣運相連接,整個天地間氣運所加,以後修行一路高歌猛進,暢順至極。

周天星辰盡在掌控,天庭皆在掌中,舉手投足便能調動整個365周天星辰的法則能量。三十三重天界的周天星斗之光發出萬道光明,突然集成一道彩虹,飛落昊天頭頂,在其慶雲之上掀起滔天駭浪,須臾,昊天遍體生光,其光無形無色,卻是清香四溢,照耀諸天,洞徹幽冥,普天同慶,龍吟鳳鳴,天降祥瑞。 腦後閃現一輪玄黃金輪,乃是功德金輪,獎勵昊天坐鎮天庭,統領三界,帝宰諸天,掌管萬物,天地有序,庇佑億萬生靈之大功德。

昊天氣息如淵如海,深不可測,靜止不動時穩如泰山,手握鎮天印璽,瑞氣滾滾,毫光萬千,日月失色,仁瑞之氣、福壽之氣、祥和之氣、安定之氣紛紛滲出,圍繞鎮天印璽盤旋,紫氣華貴,上衝雲霄,顧盼之間,威嚴頓顯。

“難道這就是證道混元的感覺嗎?”

昊天渾身輕飄飄的,直欲飄飄欲仙,不染塵埃,神念通透,澄淨似琉璃,不垢不淨,瞬息之間能夠遍察諸天一舉一動,眼眸之中星辰幻滅、滄海桑田,似乎也就是那麼一瞬間的事情。

這一刻,天地不再廣大,日月不再浩大,汪洋不再深遠,盡在一掌之內,昊天現在才真正覺得自己就是天地主宰,萬靈之主,三界至尊,號令一出,莫敢不從。

三清女媧西方二聖人皆大爲驚訝,想不到昊天竟然在這個時候憑藉鎮護天庭之功晉升到了亞聖之境,證得混元大羅散仙道果。

可以這麼說,除去高高在上的鴻鈞道祖,如今昊天的實力,僅排在六個聖人之後。和鎮元子、平心娘娘並排,已經遠遠甩開冥河鯤鵬等人,一舉躍居頂級高手。

依照洪荒中常識的修爲境界劃分,準聖之上便是聖人。其實不然,在準聖與聖人之間,還存在着一個極其玄妙的境界,這便是亞聖,也稱混元大羅散仙。

這個境界介乎於準聖巔峯與聖人之間,在這個境界的修道之人已經如聖人也就是混元大羅金仙那般接觸到了萬劫不磨的永生奧妙,但因爲沒有大道之機鴻蒙紫氣,沒有鴻蒙紫氣中所蘊含的大道信息爲基礎,無法完全解讀領悟出大道之奧祕元神寄託虛空,成就混元大道。只能退而求其次,將自身元神與大氣運相融相連,氣運在則元神不滅,以另外一種方式將元神融入到天道體系之中。

採取這種方式成就的道果便是混元大羅散仙道果,也就是亞聖。至人因爲沒有大道之機鴻蒙紫氣爲根基和媒介,無法將元神寄託於整個宇宙虛空,對天道的奧祕理解要大大遜色於聖人,所能調動的天道之力也遠遠少於聖人。故此境界要比聖人低上一層,當真鬥法起來也遠不是聖人的對手。

但亞聖畢竟也是融入了天道,成就的雖然不是正宗的混元道果,卻也得到一部分混元奧妙,能夠調動與自身氣運密切相連的那一部分天道之力,這就使得亞聖雖然不是聖人的對手,但對付那些未能身融天道的修道之人卻是無往不利,即便是準聖巔峯的強者對上至人也只是螳臂擋車,必然會落得個失敗的下場。並且亞聖已經融入天道,只能被封印,不會被殺死。

昊天直到現在,才放下心來,自己的小命終於能暫時得到保證。

三清彼此看了一眼,都看到對方眼中的 忌憚之意。隱約中,他們發現昊天已漸漸擺脫了自己的掌控,這讓三清不安起來。 道祖鴻鈞高坐蒲團之上,面無表情道:“二則如今打劫將起,千年後當有封神之戰,爾等宜早做準備!”說完,拿出一榜一鞭道:“此爲天書封神榜與打神鞭,待得替天封神之人出現後,此榜與此鞭自便歸於那人手中。昊天,這封神榜與打神鞭暫交由你保存。”

“是!”

昊天大喜,恭敬的從鴻鈞的手中接過了封神榜與打神鞭,將其揣在了懷中。

“敢問老師,這封神是怎麼一回事?”元始天尊問道。

“巫妖量劫之後,天庭人手不足,而千年以後又恰逢神仙殺劫,凡是三教之內,皆在劫中。然天道之下留有一線生機,立下封神榜,凡是三教之中在若在此劫之中身隕,可將一絲真靈寄託在榜上,將來大劫結束之後可封爲周天正神,爲天庭所役!”鴻鈞道。

“敢問老師,三教又是那幾教?”接引問道。

“老子門下人教、原始所立的闡教,以及通天的截教,西方門下也在其中!”鴻鈞回答道。

本來三清西方二聖都還抱有一絲僥倖心理,希望自己所立之教不在劫中,畢竟,多年以來衆聖培養出來點門人不易,誰願意白白送給天庭奴役呢!如今一聽鴻鈞之言,臉色俱是一白。

“敢問老師,那些未在三教之內的修士又該如何?”女媧擔心的問道。

“未入三教之數,不幸遭劫者,或身化灰灰形神俱滅,或重墮輪迴,一切單憑各自的機緣!”鴻鈞道。

“那麼上榜之人是否以後永爲天庭所役?”原始天尊問道。

鴻鈞聽了,道:“何時神仙殺劫再起,上次上榜之人自可脫劫!”

通天教主又問道:“敢問老師,此次封神所需多少,何人有該上榜?”

鴻鈞只面無表情道:“聖人以下,視根行而定,根行深者,成仙入神;根行淺薄,灰飛湮滅。具體人選你等自議,但需滿足周天正神總共三百六十五位。”

“敢問老師,此次代天封神之人又是何人?”原始天尊將心中最關心的問題提了出來。


“替天封神之人身具飛熊之相,具體是誰,到時你等自然知曉!你們還是早些簽押吧!”說完,鴻鈞掃了衆人一眼,隱身不見。

鴻鈞消失後,當下裏衆聖就在紫宵宮商議起誰人入選事宜了。六大聖人中,共立四教,女媧聖人沒有立教,孤家寡人一個,自不要管他誰人上榜,因此最爲輕鬆。“這封神一事乃是三教之事,再說了我也未曾立教,那麼這商籤封神榜一事我也就不參合了!”

說完,女媧道了聲告辭,就起身出了紫霄宮,只留下其他五聖相商。

太上老君雖立人教,但如今也只有玄都一名真正的弟子,總不能上榜斷了人教道統,因此,太上老君也不甚擔心。

原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門下弟子頗多,特別是那通天教主,自從當年巫妖大戰之後,通天教主本着有教無類的思想,收留了不少的妖族爲徒。如今的截教早已經是萬仙來朝。可是,這門下弟子那個上榜都是從自己的身上割肉一樣,他們也只是低頭不語。

昊天睜開了眼,踏步來到諸聖面前,沉聲道:“諸位道兄請了,封神榜、打神鞭歸屬已定,輪到諸位簽押封神榜了。” 說昊天呆在一旁閉目打坐,不理諸聖如何簽押封神榜!

“哼!”諸聖怒哼着,臉色無比陰沉中,沉聲道:“封神量劫將至,簽押封神榜刻不容緩,諸位道兄誰先簽啊!”

“這!”諸聖面面相覷,一時也說不出話來,一個個臭着一張臉,目中光芒閃爍,不知道算計着什麼?

如今情況明朗,封神量劫乃是天數使然,不籤封神榜,誰也不能離開紫霄宮,無論心中再怎麼對昊天恨之入骨,也是沒有任何辦法。此時,唯有先簽押封神榜,讓自己教派損失最輕爲好!

“我佛教身處西方,如今門下弟子卻是寥寥,卻是萬萬不能斷了道統。不過封神量劫將至,我西方教自然義不容辭,待我先簽。” 突然,接引‘呵呵’一笑,看向衆人,面色疾苦的道。

說着,接過老子手中封神榜,手上運轉法力,在榜上寫下數十個名字,便坐回來,閉目不言。

“道兄真乃慈悲也!”準提道人立即出聲附和道,他也知道籤榜勢在必行,躲也躲不過,因此很快反應過來接引的想法,贊同道。

“嗯!”衆人看去時,只見接引道人在封神榜上籤押數十個名字,全是什麼珈藍、比丘、羅漢等西方教不入流的弟子,雖然諸聖心中不滿,但也說不出什麼來。 原來西方之地因爲靈氣祖脈破損,這些年來更是貧瘠淒涼,再加上人口本就稀少,更何談傑出修真之士,因此準提和接引兩人雖然終日辛苦奔波,但門下弟子也就幾人而已,總不能要人家把僅有的幾位弟子寫上吧!

“咦!”元始天尊眼珠一轉,也是踏步上前,在榜上籤下數十個名字,繼而沉聲道:“我闡教確有些根形薄者,可以上榜封神,歸入神道,然我門下弟子具是根形深厚,道德高隆,不該上榜封神,倒是通天師弟門下弟子衆多,良莠不齊,合該上榜。”

“什麼,你?”通天頓時臉色大怒,瞪着元始天尊說不出話來,衆人再向封神榜看去時,更是臉色一黑,心底大罵:“無恥之尤!”

原來,元始天尊卻是比接引更過分,西方是確實沒有弟子,但好歹接引也是寫了幾位,資質不錯的羅漢上去,可元始天尊則是不管其他,將崑崙山中一干靈獸、坐騎、雜役們統統寫上,勉強湊出了數十位,而闡教門下弟子卻一個沒寫。

通天不善言辭,怒視着元始‘你’了半天,也是說不出所以然來,只好接過封神榜,思忱着,大袖一揮間‘刷刷刷’寫下八十幾名截教外門中品行、資質不好的弟子,便不再說話。

衆人一時沉默下來, 老子也大袖一揮,看一眼衆人,沉聲道:“人教門下散修甚多,貧道也寫幾個吧!”刷刷把一些散修寫了上去。不過封神榜還是很多人沒寫。

此次大劫是仙道大劫,老子再度看向元始天尊和通天,沉聲道:“二位師弟,如今封神榜名額還差許多,卻該由你二人填滿!”

“這”元始天尊和通天臉色難看不已,的確上榜三百六十五位正神,如今雖有一百多,卻無疑還差許多。

這可如何是好?

“通天師弟,你門下俱是卵化溼生之輩,道行淺薄,就由他們來上榜吧!”原始天尊道。

通天教主一聽原始天尊的話,怒火立馬就上來了。“哼!原始,我觀你門下個個福緣淺薄,因果深厚,還是他們上榜的好。”

“通天,你好生不知好歹,讓你門下上榜,乃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爲他們謀得一線生機。要不然,就憑他們,哪有資格上榜啊!”原始天尊也沒好氣的道。

“好啊,既然我門下沒有資格上榜,那麼就由你門下來填滿這三百六十五位周天正神之數吧!”通天教主笑道。

原始天尊沒有想到,通天教主居然抓住自己的言語來反駁自己,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個時候,老子實在看不下去了,開口道:“既然大家商議不出個什麼,這封神榜還是不要簽了,日後就讓門下弟子各憑機緣去爭取吧!”

原始天尊和通天教主聽聞了老子此言俱是一驚,就連一旁的接引也沒有想到老子居然敢不尊鴻鈞旨意簽押封神榜,露出一絲驚異之色來。至於昊天嗎?這一切他早就知道了,自然不會有太多的驚訝,可爲了不讓其他幾聖看出來,他還是以懷疑的口氣問道:“老子道兄,這樣做是不是有違鴻鈞老師的旨意,恐怕會惹得老師不喜吧?”

老子搖了搖頭道:“鴻鈞老師即已合道,那就只是掌管天道大勢。只要最終能湊齊封神所需之數,其他的老師是不會歸罪的!”

聽了老子這話,通天教主和原始天尊也彷彿恍然大悟了一樣。隨即兩人一齊道:“善,就依大師兄的意見吧!”

正在這個時候,鴻鈞卻又再次出現了。 重生之千金升職記 ,立馬又行禮參拜了起來。

面無表情的鴻鈞冷漠的問:“你等商議如何啦?可是簽押了封神榜!”

“啓稟老師!”老子頓時上前,恭敬道:“封神榜簽押一百餘人,其餘名額可否空下,讓諸教弟子自行爭取,各憑手段?”

鴻鈞也沒有理會幾人,掃了一眼封神榜道:“爾等身爲聖人,當體諒天心,既然你們不願自己的弟子上那天庭任職,那便算了。我化身合道,就是爲了補全天道。所立天庭,也是爲了天道秩序。而今天庭無威,不能號令三界,至使天道秩序混亂。而人間教派紛爭,天地不得清靜,皆是天道秩序混亂所至。我讓你等派門下弟子入天庭,就是要你等自行彌補天道秩序,沒想到你等執意於教派之爭,視天道秩序爲無物。豈不知,天地不仁,以聖人爲芻狗。就怕你等所爲,在天道之下也只是一聲空而已。”

衆聖聽了鴻鈞之言,默不出聲。

頓了頓,鴻均又道:“既然你們執意如此,我也不好說什麼。日後誰人上榜封神,誰人遭劫隕落就看他們的機緣了,你們可不要後悔!”

三清齊齊朝鴻鈞一拜,道:“老師放心,我等自然不會!”

“但願如此吧!”鴻鈞道。

“敢問老師,這次大劫何時結束?”接引上前問道。

“封神榜上人數一滿,大劫自然結束!”鴻鈞道。

“你等身爲天道下的聖人也該爲天道想想,莫要再做出那不尊天數之事。我爲天道,只管天道大勢,只管這神位齊全,完成這一量劫。你等可莫要使得這一量劫演化爲無量量劫。”

“老師全且放心,我等自然不敢!”衆聖齊聲答道。

“那你們就都各自散了吧!”說完,鴻鈞又消失不見了。

通天教主對原始冷哼一聲,也沒有再說什麼,就徑直出了紫霄宮。老子見此,面一寒。

見通天如此,在看看臉色鐵青的原始天尊,昊天心想怪不得日後通天教主會被其他幾聖聯手打敗,如此失禮,卻是不該啊!

當下,準提和接引向老子和原始天尊稽首道:“即使如此,我們也告辭了!”

“善!”老子點了點頭道。

於是,準提和接引也離開了紫霄宮。 昊天很快便回到天庭,在羣臣恭敬迎候中踏入凌霄寶殿,這個象徵三界至高權力,天下至尊的所在。

”見過帝君!“羣臣恭敬的叩拜!

隨着當上天帝,領悟皇氣日久,昊天身上威勢越加內斂而深邃起來。他由原來身份卑微的童子,成爲同聖人平起平坐的存在,其中艱辛和努力不足爲外人道也!

昊天,乃繼妖族帝俊之後,又一代梟雄是也! 青冊 ,帝俊逆天數失敗,而昊天卻卻沒有敗,仍舊在這條帝王路上摸索前行。

"免禮!”

昊天望着恭列兩旁的羣臣,沉聲道:“此次去往紫霄宮,鴻鈞道祖有言,繼巫妖之後,封神量劫將起,三界之內,準聖以下強者俱在劫中,衆仙若是量劫中隕落,可上榜封神,位列仙班,供我天庭驅使!”

“什麼?竟有這等好事兒?”

“若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隕落的越多越好!”


“此乃我天庭大興之兆!”

“—-”

羣臣聽了如此驚世消息,都是忍不住心中震駭,紛紛驚叫出聲道,一個個直是興奮不已,臉色狂喜。天庭越強,他們便越有保障,便會得到更多的權勢、資源。

“嗯!”昊天見到羣臣如此興奮的模樣,不由心中也是一喜,繼而又吩咐道:“封神量劫雖然因爲諸教弟子身犯殺劫,與我天庭無關,但量劫之中是最好的歷練,我天界衆仙若想下界渡劫,可自行前去,但需謹記,一旦下界便入了劫中,錯非度過量劫,否則難以脫身,其中利弊,衆卿自行思量!”

“嗯!”聽到昊天如此一說,羣臣頓時從興奮中清醒過來,低頭沉思起來,昊天說的不錯,此次封神量劫,若衆仙呆在天界自然沒事兒,但若下界渡劫,卻有可能借量劫突破,如此機會他們也不想放棄,各種得失確是需要好生思量。昊天暗自觀察羣臣臉色,見到已有不少人目光閃爍,顯然已經心動,不由暗笑,心頭吼叫:“讓量劫來得更猛烈些吧!”

“啓稟帝君,臣願下界渡劫,懇請帝君恩准!”陡然,真武踏步而出,語帶恭敬的請求道。經過這些歲月的苦修、積累,他早已達到了金仙初期巔峯的極致,若是下界渡劫,說不定有什麼機緣能讓自己突破!

“啓稟帝君,臣,願往!”

“臣,願往!”

“—”

在昊天的注目下,有一部分臣子出列下定決心深入封神劫中,渡劫!而大多數則是,神情閃爍,目中掙扎不已,一時還不能下定決心。

“嗯!”昊天點點頭,表示贊同,臉露微笑的道:“既如此,你們可回去準備一番,待量劫起兮,時機到時,自可下界應劫,退朝吧!”

“是,臣等奉命!”羣臣紛紛叩拜而下,大叫中恭敬的退出凌霄寶殿。

崑崙山,玉虛宮,乃闡教聖地,此時大殿之內,闡教一干弟子齊聚一堂,小心翼翼偷偷望着道臺之上,闡教教主,原始天尊。見到原始臉色不是很好看,衆弟子不由把目光看向廣成子。

“嗯!”廣成子見了,不免臉色微變,卻只好硬着頭皮踏出,問道:“敢問老師召集弟子前來,所謂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