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援朝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以前的都是先進入設計階段,施工圖做好之後,他們再按圖施工。

如果使用圓管立柱,人字形角鋼屋架,彩鋼板屋面,鋼管按3600元/T計算,這成本可以控制在60元以內,再加上外牆和地面,如果獨立圈舍不包含在其中,每平方米不會超過100元。

駱援朝眼珠子轉了轉,他問道:「獨立圈舍不包含在其中吧,我們負責安裝漏糞板,每平方米報價140元,這很合理吧。」

漏糞板的概念也是小明無意中透露給他的,上次出差路過一個養殖場,隔著幾里地都能聞到臭氣熏天,小明就隨口說了若干年後的制度和一些處理方式,駱援朝就暗暗記了下來。

劉飛聽到這個報價,以為自己聽岔了,不敢相信地睜大了眼睛。

前面有人給他報過130的報價,他都嫌貴,這才跑到華盛來碰碰運氣,沒想到比最低報價還高了10元,但安裝漏糞板,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就這玩意兒,需要一平方米多出10元的造價?他就不信會全圈舍安放,真當他養豬的是冤大頭嗎?

他氣憤地準備提包走人。

駱援朝趕緊拉住這位財神爺,他不解地問道:「這是怎麼了?安心坐下吧,不要著急。我給你說啊,這個價格是我給你的最優惠價了。」

劉飛將頭往邊上一甩,冷笑道:「一個漏糞板,你居然要多加10元,還說不拿我當冤大頭!」

駱援朝嘿嘿地笑出了聲,有些鄙夷地望了一眼眼前的大佬,他怕是不知道什麼是漏糞板吧!

「漏糞板是養殖場中應該用到的,有利於圈舍的乾燥,減少細菌滋生。全圈舍範圍內滿鋪,不僅如此,它下面還會多一層防滲墊層。不僅如此,我們還可能會用到自動沖洗設備。」

劉飛遲疑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可太方便了,現在的養殖場中氣味簡直不要太酸爽,每天都要依靠大量的人工進行清理,關鍵還清理不完全。

作為養殖大佬,農民企業家,也是深受其害,奈何他沒有任何辦法。

他心中有些激動,不確定地問道:「這麼說你們也能徹底解決掉這個罪源?」

駱援朝聽小明說起過,後世會有一種專門的設備來處理這種味道,現階段應該是沒有的。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將劉飛的美好備受打入了黑暗的深淵:「目前的技術並不能徹底消除這種味道,不過公司會盡最大可能去幫你實現的。」

劉飛聽他這麼說,咬了咬牙,篤定道:「說吧,需要增加多少經費?」

駱援朝老神在在地搖了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看著劉飛。

良久,他苦口婆心地說道:「劉總啊,這不是錢的問題,是現在的科技水平達不到這個要求。我們可以通過化糞池和厭氧生物技術來降低它的影響。」

劉飛眯起眼睛耐心聽他繼續講下去,他就不信駱援朝不露出狐狸尾巴。

果然,他聽駱援朝繼續說道:「這些將在後續基礎設施建設中完善,所以,價格會高那麼一丟丟!」

他對他們這種報價策略太清楚了,欲擒故縱,避重就輕,最後就是為了讓他多掏錢。

他恥笑道:「行了,別演了。不就是為了加錢嘛,說吧,到底要加多少?」

駱援朝被他的氣勢所折服,由衷地勸道:「這真心不是單純的價錢問題,我們需要與這方面的專家接洽,找出一種可行的處理辦法出來。具體要加多少錢,目前我也不敢說!」

劉飛是真被氣到了,你不曉得你說個球,我養豬大佬是被你拿來尋開心的?

「好,我就信你一回,趕緊的。合同準備好,簽了合同后感覺給我動起來,就按你說的辦!第一期三萬平方米的圈舍,一千平方米的綜合用房。一百畝土地上,包含圍牆、綠化、硬化,給排水,化糞池,除臭措施等等!一個要求,明年元旦必須完工。」

駱援朝趕緊將劉飛帶到了小明的辦公室,準備同他一道簽訂這份合同。 58、暴食之魔王

當路明非連忙感到尖叫的阿露塔身邊時,看到的是讓他哭笑不得的一幕。

並沒出現什麼危機狀況,有的僅僅是阿露塔抱著腦袋,蹲在手足無措一臉茫然的溫蒂面前的一幕。

「…….發生什麼了?」路明非一邊說一邊左顧右盼。

沒看到什麼奇怪的事情啊。

結果阿露塔這時候抬起頭,眼角含淚,抬手就是一記黑炎在跟過來的普雷拉蒂腳下炸開了花。

普雷拉蒂自然是隨手用幻術免去了傷害。

然後就講阿露塔淚眼婆娑的說:「都怪她!我之前就想將禮物送給溫蒂的,但因為她之前突然闖入,搞得我忘了!」

阿露塔這麼一說,路明非才想起來,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為了完成數據搜集的委託,必須要讓那個手鐲給溫蒂戴上,之前阿露塔跟溫蒂物理交心的時候,感覺的確是有那個氣氛了,但好死不死的,普雷拉蒂彷彿掐准了時間,剛好在那個時候闖了過來,說些什麼「反正英靈死了都能再召喚」的風涼話。

因為只是支線任務,路明非也沒太在意,委託人達芬奇那邊也在忙著別的工作,於是因為人手緊缺,所有人都忘了這回事。

於是就有了阿露塔拿著手鐲,淚眼婆娑的瘋狂火力輸出轟炸普雷拉蒂,普雷拉蒂不斷的用幻術將爆炸與黑炎全部變成無害的曇花的一幕。

這場鬧劇最後還是以沒搞清楚的幕後情況的問題,主動跑到阿露塔身邊收下了禮物,戴上了手鐲,汗顏的給與了回禮作為收尾。

溫蒂的回禮是自己一邊的髮帶。

原本的雙馬尾因此散開了一邊,阿露塔雖然嘴上說著「我的禮物比你的珍貴多了!」,但臉上的喜悅卻根本藏不住。

笨拙的龍魔女想要給自己繫上,但卻怎麼都不成功,雖然實際年齡更小,但看上去更年長的她也不適合那種女孩風格的髮型,還是伊麗莎白無語的來到阿露塔身邊,幫她用緞帶系了個蝴蝶結,梳起了左側的頭髮。

伊麗莎白順手也幫溫蒂從雙馬尾,改成了右邊的側馬尾髮型。

兩個女孩手挽著手,彼此露出了溫暖的笑容。

莫扎特也即興彈奏了曲溫和的旋律。

除了達芬奇的委託,沒能順利的完成之外,沒有人受傷害的世界完成了……吧?

路明非仔細想了想,心說這數據搜集工作也不是必須要立刻完成的,過段時間——等這次外出調查的任務結束了,回來之後再抽空搜集一次數據也可以啊。

達芬奇對此也沒說些什麼。

出發前夜。

路明非私底下聯繫了達芬奇,將普雷拉蒂這次拒絕跟著出門的情況說了說。

雖然小魔鬼很早的時候就說過了,從立場上來看,普雷拉蒂這個邪惡的鍊金術師與迦勒底是一邊的,普雷拉蒂自己也說過類似的話,但路明非還是難以徹底信任她。

原本四處拱火的她居然不出這次任務怎麼想怎麼奇怪。

達芬奇在聽完之外,反而陷入了沉默。

數秒之後,通訊頻道那頭的達芬奇扶著額頭,長嘆了口氣。

「事到如今我才反應過來……路明非你之前明明一直稱呼普雷拉蒂為什麼『魔王』啊、『魔王候補』的,我還以為你都知道,結果你劇情不清楚這個普雷拉蒂身份的秘密啊?」

「魔王候補那是小魔鬼告訴我的,他現在人又找不到……等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普雷拉蒂的『魔王』難道不是形容詞,而是名詞?」

「……我反而想吐槽你為何這個時候才意識到,明明是特別有名的魔王啊,再說了,目前出場的七個魔女里,就暴食魔女沒有影子,你難道真忘了這事了么……」

——暴食

這個大罪的由來極其複雜,甚至可以說複雜程度僅次於傲慢之罪路西菲爾,因此在許多版本的十字教神話中,人們在將傲慢之罪稱呼為『地獄魔王(撒旦)』的同時,也會將暴食之罪稱呼為『地獄宰相』。

最初的暴食之王,正是腓尼基人的神王『巴爾』——也叫『巴力』、『巴力西卜』、『巴耶力』等等,與希臘神話中的神王宙斯也有著聯繫。

實際上就是後世被稱呼為『蒼蠅王』的那個存在。

甚至,在這個名字最初被與大罪聯繫上時,名字是叫『貝魯賽巴布(beelzebul)』,在希伯來語里的意思是『高館之王』。

但因為這個名字很容易讓人誤會,有些在流傳過程中,會將她與著名的魔術王所羅門混為一談,於是在流傳的過程中被污名化,後世才有了『蒼蠅王·別西卜(beelzebub)』的說法。

然而,實際上,不管是本人以蒼蠅的模樣現界,又或者是將蒼蠅作為使魔——這些都沒有出現在任何可靠的典籍準確記錄。

只從這裡看的話,暴食魔王別西卜似乎又是一個被十字教迫害的墮落神王——但在後來的《失樂園》的記錄中,又將別西卜描述成了『路西菲爾墮天之前的地獄最強者』,他原本也是一名熾天使,墮天之後成為了『鬼王』、『地獄最強的魔鬼』,又在路西菲爾墮天之後,選擇臣服於他,作為地獄宰相輔佐著路西菲爾。

羅曼這時候突然插嘴道:「《數碼寶貝3馴獸師之王》里的墮天地獄獸,發音其實就是別西卜獸的意思,翻譯成中文的時候選擇了這樣的意譯,實際上是非常漂亮的做法,因為那部動畫的劇情後期了,別西卜獸也的確有展現『天使』之姿的展開。」

羅曼這麼一舉例,路明非頓時覺得自己『沒用的知識增加了』。

達芬奇倒是不在意兩個宅男交流,知識自己又補充道:「比起根本無法確認是否存在過的路西菲爾,巴爾是的確存在過於地中海的古老神王。

而普雷拉蒂之所以被魔術界認為是1431年這段時間最危險、甚至完全不在意善惡觀念的魔術師們,也稱呼其為『邪惡的鍊金術師』……

並不是因為普雷拉蒂做了多麼邪惡的事情,而是因為普雷拉蒂被認為是別西卜的化身,是非常罕見的,堂而皇之的行走於地面上的魔鬼之王,而吸引了這位魔鬼之王的靈魂,就是這個時代法蘭西的大元帥——藍鬍子、吉爾·德·雷斯。」

路明非算是聽明白了。

也就是說,無論如何,普雷拉蒂都與暴食魔王有些千絲萬縷的關係,甚至從路鳴澤的暗示里可以猜想,或許她真的就是被人類記錄為『別西卜』的存在的本尊。

歷史會在傳承過程中扭曲,但肯定會有作為原型的角色。

但普雷拉蒂在此之前,卻一直沒有提這件事……

「不過,我還是認為她對你沒有惡意。」

達芬奇突然又補充道。

「還記得么?普雷拉蒂稱呼你為『我的魔王』,而別西卜的身份是輔佐路西菲爾的地獄宰相,所以我推測,或許……那個與你交易,自稱路鳴澤的魔鬼,就是歷史上被人們目擊,然後在流傳過程中被誤解為『路西法』的路西菲爾本尊。」

只是到了這一步的話,想要繼續推測下去就很困難了。

暴食魔女?

別忘了,現在現界的魔女都並非是魔王,而是反轉之後的天使,暴食對應的美德是節制,節制的天使則是——加百列。

傳說

神以右手施展奇迹,救贖世人

神以左手降下制裁,粉碎邪惡

在聖喬治大受歡迎,連帶著勇氣天使米迦勒地位上升之前,非常長的一段時間裡,神之力加百列才是公認的最強天使,是『領導天使的天使』,唯一官方正式認證的『天使長』。

順帶一提,加百列不知為何總是被認為是四大天使長中唯一的女性這點,雖然很久以前就有說法了,但直到近現代才被藝術家們廣泛認可。

暴食魔女為何一直不見蹤影?

達芬奇猜測,她或許早就出現過了,但因為神之左手加百列『粉碎邪惡』的特殊性質,難以被反轉的她可能因此導致無比虛弱,要麼是早就被消滅了,要麼就是加百列選擇了粉碎即將成為邪惡的自己——自裁了。

達芬奇覺得後者可能性更高。

所以魔女雷達上才一直沒有暴食魔女的能量痕迹。

但這也因此成為了一種漏洞,暴食天使沒有,但是暴食魔王的化身,可是堂而皇之的行走在這個時代歷史的表層上的。

「能夠構建超級魔術的自然不止有聖王,普雷拉蒂也有這個能力,她不是說自己正在研發秘密武器么?應該跟這個有關係吧,同樣作為魔術師我倒是能理解她為什麼不想出門冒險,只想縮在工房裡趕快將研究完成。」

「說了半天,達芬奇你原來也是站支持普雷拉蒂沒有壞心思的那邊的啊?」路明非有些無語。

「不,我不是說她是個好人,而是立場上她跟我們——跟『你』是一邊的。」達芬奇的話若有所指。

路明非也不好說些什麼……那就稍微期待一下,普雷拉蒂準備出來的『秘密武器』會是什麼吧。

——當晚

雖然減少了治癒魔法的使用,沒有再強行透支自己的身體,但溫蒂還是一直忙碌到了深夜。

英靈化后的身體有個好處,那就是靈體化的身體,永遠不會覺得生物層面上的疲憊。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烏丸狛強行忍耐,最終,在合眼前將藥劑都推入體內,往後一栽,躺在了床上。Next post: 這次她跟着葉曉來國外不過是刷刷知名度和逼格而已,完事了還得回國內混。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