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她的心裡還是很委屈,她進宮之前就知道自己的性格在皇宮是待不下去的,如今的種種,便是最好的例證。但木已成舟,自己只能慢慢嘗試改變自己的性格了。

而自己的最大的問題,就是說話不經大腦,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是這樣也一進宮就得罪了那麼多人。如今自己唯有少說話,抑或說話前多想想應不應該說,會有什麼結果。

王妃的丫鬟看馨寧一直盯著歐陽沐雪,對自己說的話根本沒任何回應,就臆斷馨寧是在猜測王妃的病情。

「其實王妃確實有點不正常,特別是在別人的刺激下,她會做出傷害自己和別人的事情。請姑娘你相信我們王妃不是故意打你的,還望不要把今日的事情告訴別人,好嗎?」

馨寧想想這歐陽沐雪也甚是可憐,應該是由於王府其他女人排擠,才變成現在這樣的瘋癲樣子吧。

「好吧,我保證不會告訴任何人,還請你好好照顧王妃。不要讓她再傷害其他人了,要不然大家都會知道王妃的病情的。」

王妃的丫鬟很感激馨寧,誠心地說出來皇宮的目的:「其實王妃瘋了這件事情,除了我們王府的人知道外,還有宮裡的雲貴妃娘娘知曉的。她與我們王妃是表姐妹,今日我們便是來此與她聊天的。不料中途得知王爺在東宮,所以王妃就來了此地。」

馨寧覺得王妃突然那樣對待自己,事出蹊蹺,於是詢問著:「那當時王妃來到東宮的心情怎麼樣呢?會不會很煩燥呢?

「當時王妃還挺高興的,她興奮地拉著我的手一路唱著歌來到了東宮。因為我中途與一個相熟的宮女聊天,沒太注意她。後面我才發現王妃不見了,我著急地到處尋找。原來她正在你房間里,這才知道王妃瘋病發作了。」

「那應該就是王妃在失蹤的這個時間裡,遇到某個人或者某件事,而促使她發病的?」馨寧與丫鬟分析著。

王妃的丫鬟與馨寧很談得來,兩人聊了很多事情,慢慢地馨寧才知道她們王府里還有四位夫人,個個都比歐陽沐雪厲害。歐陽沐雪不愛與人爭鬥,任由那些小妾騎在自己的頭上,作威作福。而她的女兒最終也死得不明不白,所以最後她就瘋了,嘴裡老是念叨著要打死那些搶王爺的壞女人,還有殺她女兒的真兇。

馨寧聽后更加可憐歐陽沐雪的遭遇了,她就是因為太軟弱,沒有半點心機,才有如此悲慘的下場。而自己雖只是個宮女,也不免遭到別的女人的排擠,如果自己再那麼傻,就沒有機會擺脫如今的困境了。

現在自己在宮中已經樹敵太多,也因為些誤會,讓別的宮女,或是主子對自己偏見很深。她想自己必須得收斂心性了,成熟一點,不能再繼續得罪任何人了。

馨寧想到父親曾經說過:「大丈夫能屈能伸!」

她想自己是個小女子,何不服軟呢。如今身在古代,根本不可能有公平存在,完全是主子的話至上。

丫鬟卜語霜看了一眼還在那安靜待著的歐陽沐雪,湊到了馨寧的耳旁,輕聲地說著:「我告訴你一個秘密,這個不能讓王妃知道的,要不然不得了啦。我聽府上的人說我們王爺在皇宮裡,好像又看上了一個女人,而且還是個三等宮女呢。所以王府的另外四個夫人,這一陣子燥動不安,悄悄地在向皇宮打聽那個宮女是誰呢。如果被她們知道了,那個宮女肯定會出意外的。」

那個宮女,不會說的是自己吧?馨寧回想著與廷王相處的片段,似乎是很曖昧哦,而且自己好像也有點喜歡他。

那些女人太恐怖了,自己一定要與廷王保持距離。不就是個普通的大叔嘛,自己也不至於非得給他做小妾,這樣太不值啦。她看著歐陽沐雪那瘋樣,猛地搖了搖頭,暗示自己絕對不能捲入這場爭鬥中。

身邊的卜語霜詫異地看著馨寧,不知她為何有這種反應,難道是害怕王府里有那四個毒辣的女人?

於是她隨口一說:「只要你不是王爺喜歡的那個宮女,就沒有必要害怕咱們府上的那四個難對付的夫人。」

說者無意,聽著有心了。馨寧趕緊搖頭,慌亂地說著:「我怎麼可能入王爺的眼呢?」幸虧卜語霜不太在意,要不然馨寧就露陷了。

此時,門外響起了腳步聲,馨寧越來越緊張了。萬一是廷王來了,還為自己親自送葯,那不是讓王妃和她的丫鬟知道了她與王爺的過度親密嗎。

這歐陽沐雪可是極度緊張王爺的,自己這樣以來,又得挨一頓毒打了,真是要多悲催有多悲催。

馨寧還地祈求王爺不要來,可是偏偏就是不如她的意願,廷王笑哈哈地過來了。他並沒有注意其他人的存在,直接說著:「馨寧,你的身體有沒有好點啊……有沒有想……」

廷王的話還沒說完,歐陽沐雪就貼到了他身邊,倒把他嚇了一跳。

歐陽沐雪依偎在廷王的懷裡撒嬌,溫柔地說:「王爺,你怎麼才來呀?沐雪等你好久了,我們一起去看我們的女兒吧。她生病了,你是不是拿葯給她吃呢?」

廷王輕輕地把歐陽沐雪放開,對她輕聲細語地說:「沐雪,這個葯很燙的,你離我遠點哦,燙傷你,本王又得傷心了。」

歐陽沐雪點點頭,離廷王遠了點,指著馨寧說道:「王爺,我剛才把咱們的女兒當成那些賤女人了,狠狠地打了她一頓,但我不是故意的。要不是語霜阻止我,可能女兒就被我打死了,我真的對不起王爺和女兒啊。」她一說完,就嘩嘩地哭了起來。

馨寧差點沒笑出聲,想不到王妃竟然把自己當成她和王爺的女兒。不過,如果他們女兒沒死的話,可能是與自己年齡相仿的。

她倒出乎意料地配合著說:「娘,我知道你肯定是受到什麼刺激了,要不然不會亂打女兒的。女兒知道你最疼愛我了,我也愛你和父親的!」

王妃高興地來到馨寧的床邊,熱情地擁抱著馨寧,這一抱讓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母愛。雖然之前歐陽沐雪有打過自己,可是這一刻,所有的怨氣都煙消雲散,她對王妃只有感激。

現在詫異地是廷王和卜語霜了,究竟以後廷王與馨寧是何種關係呢,敬請期待!

!! 王妃高興地來到馨寧的床邊,熱情地擁抱著馨寧,這一抱讓她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母愛。雖然之前歐陽沐雪有打過自己,可是這一刻,所有的怨氣都煙消雲散,她對王妃只有感激。

廷王和卜語霜兩人都看傻眼了,王妃錯認女兒就算了,馨寧居然還如此配合她。

「娘,以後你要乖乖聽卜阿姨的話,不要到處亂跑,知道嗎?」馨寧看著歐陽沐雪順從的樣子,就感覺很溫馨。

她繼續面帶笑容說著:「女兒現在身體還不舒服,要好好休息,娘先回王府吧。等女兒病好了,一定會去看你的!」

歐陽沐雪像個天真的孩子,點著頭,溫柔地對馨寧說:「女兒,想不到你離開娘親沒多久,一下就長大了,長得還這般美麗動人,為娘的差點沒認出你來呢。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啊,娘還在王府等著你呢。來,我們來拉勾勾,一百年都不變!」

馨寧答應了單純的王妃,兩個人的小手指緊密地拉在了一起,還蓋了個章。爾後,兩人又抱在了一起,依依不捨地。

廷王看著這個場面彷彿歐陽沐雪和馨寧真是母女倆,內心就有了幾分感動,想想女兒要是真的還活著,該有多好哇。

歐陽沐雪離開前,還與馨寧手拉著手,不肯與她分開。最後,還是卜語霜硬拉著她走出了房間,她不時地回頭觀望馨寧。

廷王這才坐在馨寧的床邊,欲像昨日一般親自喂葯給馨寧,而她卻搖頭,「王爺,奴婢並非真是你的女兒,還是奴婢自己來吃藥吧!這讓外人看見了,又得誤會奴婢與王爺的關係了。其實奴婢是覺得王爺像個和藹的大叔,並沒有其他想法。」

廷王木訥地看著馨寧接過了自己手中的碗,回想著她這些話,似乎與自己生疏了許多,難道是因為沐雪的出現而改變了態度?

「馨寧,你究竟是怎麼了?是不是本王的王妃與你說了些什麼?」

馨寧選擇默不作聲,而是安靜地一勺一勺地喝著那碗葯。葯確實很苦很苦,可再怎麼也苦不過自己心底的內疚。

她差點傷害了一個無辜的女人,卷進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中。她決定遠離廷王,踏踏實實地做自己的宮女。只要能活著回現代,她也是能忍受被人奴役的。

廷王並不清楚馨寧的想法,也只好在一旁等著馨寧的回答。而馨寧只顧著吃藥,並沒有打算再做任何解釋。

很快地,馨寧喝完了葯,對廷王說了聲謝謝,就躺下了。

「王爺,謝謝你這麼天對奴婢的照顧。奴婢的身體現在很疲勞,要休息了,還請王爺先回去!」

廷王此時氣從心來:「韓馨寧,你到底是怎麼了?你以前從來不會自稱自己是奴婢的,如今你已經重複好幾遍了。你給本王起床,不許鬧這樣!」

馨寧恭敬地坐起來:「遵命!王爺,請問有什麼需要吩咐奴婢的?」

廷王更加不高興了,故意裝作生氣:「韓馨寧,你不要奴婢長奴婢短的,給我恢復你的本性。本王最喜歡你的真實,不做假的表情。」

「那樣真實表現的我,其實是最傻的!王爺喜歡那樣又能如何呢,其他女人會容不下我的。」馨寧不願意再做以前那個天真的自己了,說得直接就是愚蠢嘛,才處處遭人算計和欺騙。

廷王想不到馨寧才一夜不見,就有如此的領悟。確實如果要在宮中混下去,就得聰明起來,可自己為何就是比較喜歡那個笨笨的她呢?

一個人要改變肯定要經歷些事情,廷王著急地詢問她:「剛才王妃突然發瘋,是不是把你的腦袋打破了,你才會如此與我疏遠呢?」

廷王欲摸馨寧的頭,可馨寧躲開了,如今既然決定了,就不能再讓他對自己抱有幻想了。

「王爺,還請自重!請不要怪王妃,她只是受了刺激,才會打馨寧,其實她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還請王爺多照顧和關心她,千萬不要讓你府上的另外四個女人欺負她了。」

廷王頓時全都明白了,「你都知道了我府上的事情了?」

馨寧點頭:「王爺既然已經有如此多的女人了,又何必把時間浪費在我一個小宮女身上了。你好好應付你王府的女人吧,奴婢會在宮中安守本份,不需要王爺的關注。」

馨寧已經說得這麼明白,廷王不可能再糾纏下去了,其實他深知後宮的女人,他是不能動的。

「你可以不再理會本王,但是王妃真把你當成女兒了,那你還能不能多容忍下她?」

「可以!」馨寧冷漠地說著,沒有再望廷王一眼。

他想不到韓馨寧這丫頭一絕情起來,半點不含糊,自己也識趣地走了。

……

馨寧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如何也睡不著了。她思考著以後的路該怎麼走下去,現在待在東宮,雖然很舒服,但如此以來便會讓其他人對自己有看法,定不是長久之計。

她左思右想,覺得還是離開這裡,回到秀女殿會比較好。哪怕再讓自己住鬼屋、爛房子又如何,只要自己問心無愧,還怕什麼厲鬼來找自己嗎?

可她在這裡只與趙雲清比較熟點,沒有辦法了,只能再找他幫忙了。她回想著自己昨天那般對他,不知道他還會不會願意把自己送回秀女殿呢?

一想到趙雲清,馨寧的心中始終還是有個疙瘩,很害怕再次看到他。雖然自己已經被太監看光了一次,可如今他可是個實實在在的男人,又被他摸了、親了,如何能輕易地抹掉這些記憶呢?

正在馨寧猶豫之際,趙雲清悄悄地走到了門口,敲了敲門。他不敢直視馨寧,而端來一些吃的糕點,默默地放在地上,準備離開。

「別走!」馨寧好不容易冒出這兩個字。

趙雲清一聽這兩個字立即精神抖擻,腰板都豎起來了,趕緊停住了腳步。

他朝馨寧的方向望了一眼,但又不敢看得太久,又不好意思地低頭了。

「馨寧,你有什麼事情要我幫忙嗎?」

「有!就是……」馨寧總感覺與他說話有怪怪的感覺,她乾脆不再看著他,脫口說出:「我想離開東宮,而回到秀女殿,麻煩趙侍衛幫我安排。我現在身子還很虛弱,又不認識回去的路,還望派人送我回去。」

趙雲清聽她聽了這麼多話,立馬答應了,然後開心地端起糕點,來到了馨寧的床邊。

「馨寧,你放心,我一定儘快安排的。你現在餓了嗎?要不然,你先吃點東西,填飽了肚子再說。」

馨寧此時的肚子也確是餓了,全身都沒力氣的,她也管不了尷不尷尬了,欲從趙雲清的手上接過了糕點。

她沒看著趙雲清,所以不小心摸到了他的手,她匆忙地抽開了自己的手,反而弄得糕點掉落了下來。

馨寧欲伸手去接,不慎自己的身子要掉落下床,還好趙雲清抱住了她。

她沒想到這樣的事情又發生在自己的身上,究竟上天是什麼意思呢,非得把他倆拉扯在一起。馨寧在他的懷裡,突然沒那麼掙扎了,她回憶到了第一次被趙雲清接住的感覺,當時自己還似乎還稱他為王子。

馨寧臉蛋微紅,仔細看著趙雲清的臉,似乎沒那麼可惡。她趕緊搖了搖頭,自己怎麼可以這樣作踐自己了,一定要與任何男人保持距離。如果想找個好男人,回現代豈不是有一大把?

馨寧出了趙雲清的懷抱,故意裝出冷漠的表情,說道:「之前在水底下那些事情,我就當沒事發生了,還希望你不要跟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情。」

趙雲清答應了,他當然不會讓自己喜歡的女人蒙上任何污點。

「水底下我對你做過的那些事情,都不是出於我本意的。全是為了能夠救你,才發生了那些誤會的。我知道你可能不會原諒我,但是我還是要把這些告訴你。」

現在馨寧也能聽他的解釋了,心情也不再激動,其實回想起來,他確實只是為了救自己而已。如果他顧及禮教,反而會害了自己。看來自己又誤會她了,當時被羞辱沖昏了頭腦,才說出了傷害他的話。

「對不起!」馨寧只能擠出這三個字,太多的道歉的話,她也不會說了。

趙雲清愣了半天,好不容易才反應過來。他萬萬沒想到馨寧今天的態度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不但原諒了他,還跟自己道歉。他頓時喜笑顏開,想想之前難過的日子,也值了。

「你笑什麼笑,還不快去安排我回秀女殿?」馨寧頭一次用撒嬌的話氣向他說著。

趙雲清甜到了心裡,正準備飛奔了出去,突然想到什麼,又折了回來。

「秀女殿那裡的人,好像不太友善,你還想回去嗎?」

馨寧心裡偷笑,這趙雲清有時候還可愛的嘛,不似那麼可惡。自己的心情也真容易變,昨天還想殺了他,今天就不抗拒他了。

「我不回那裡,能去哪裡?」

趙雲清斬釘截鐵地說:「你可以繼續留在東宮呀?」

此時,一個人威嚴地說著:「韓馨寧馬上回秀女殿,不得有誤!」

究竟發生了什麼呢?

!! 話說馨寧甩掉了王爺,重新認識了趙雲清,兩人談話越來越入佳境。沒想到此時,殺出個程咬金,讓馨寧趕快回秀女殿。


他倆都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眼望到門外,原來竟是都事大人由曼雲出現了。


馨寧很困惑,這母老虎怎麼突然出現了,還讓自己速回那裡,難道是發生了什麼大事嗎?或者是因為自己逃脫,被小主們發現了,要她把自己帶回去處罰。

趙雲清禮貌地與由曼雲打招呼,而由曼雲似乎不給她面子,橫衝直撞地來到馨寧的床邊:「秀女殿的人都以為你淹死在池塘里了,鬧翻了天。原來你在東宮和這男人**,你是不是做得太過份了點。」

馨寧本能地想馬上頂嘴,「你……我沒有……」,她最終還是抑制自己衝動想罵人的**,想了想昨日在池塘邊發生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