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婷歪着嘴看了看自己,然後說道:“我覺得挺正常的呀!”

我有些無語,過了一會才說道:“我剛剛想起了纔來北京那陣的單純時光,突然情緒有些低落。”

沒辦法註定我是一個藏不住感情的人,方婷也有些猶豫着說道:“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被無情的現實給打擊了。”

“去你大爺的。”我不想和她說話了,有這麼聊天的嗎。

“行了吧!別裝了,我介紹一部電影給你看,看完後你一定很放鬆。”方婷說完就拿起遙控器點開了電視。

“什麼電影能放鬆心情?”我疑惑的看着她的動作。

我原本以爲又會是什麼喜劇片或者無厘頭的愛情片,結果她點開了恐怖片然後點開了一部叫《人皮客棧》的驚悚電影。

“你就是用這種方式來放鬆心情的?”我有點納悶,我很少看這種類型的片子,不是害怕而是覺得電影裏的那些被殺害的人真的挺慘的,原諒我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

“對呀,你們喜歡看喜劇片來放鬆心情,我就喜歡看恐怖片來放鬆心情,怎麼樣?要不試試我的招數。”她的手指已經停在了播放鍵上面。

“看吧看吧!”我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

方婷就去關掉了房間裏的燈,然後點開播放,只露出電視裏那微弱的光亮,特意爲這種片子營造一種恐怖的氣氛。

我以前聽說有一種很古老的追女孩子的方法,就是看恐怖片,能有多恐怖就多恐怖,反正將女孩子嚇到投懷送抱便達到目的。

我今天的運氣似乎非常好,既然碰到一個自投羅網的,而這個自投羅網的恰恰是我不想自投羅網的。

但是片子一開頭一個小女孩的尖叫便讓我覺得內心很強大的方婷揪住了我的衣服,似乎指甲蓋都已經陷到我的肉裏去了。

“喂,姑娘,雖然我買的起一件衣服,但你也不用這麼糟蹋吧!就爲一部恐怖片,我犧牲大了。”

“噓……”方婷把食指放在嘴前示意我不要說話。


我回頭看了看她,然後發現她竟然一直閉着眼睛,我突然有些好奇的問道:“喂,你這是看恐怖片還是聽恐怖片?”

“因爲我害怕呀!”方婷說完擡起頭睜開眼睛看着我。

“害怕還看?我真是搞不懂你們這些女生……”我妙語連珠的說了一大段我心裏的感概。

方婷再次把食指放在嘴前對我小聲說道:“不要說話了,好好看電影。”

那我就不說了簡直浪費我的口水,我開始正式投入到電影中,這是一部美國的恐怖片,講述的是兩個美國旅行者揹包穿越歐洲大陸,最後死在斯洛伐克一間拷問室中的故事。


整個故事處於一種壓抑的環境,最爲重要的是它是根據真實改編。

看恐怖片最恐怖的就是投入,你越投入你就越覺得害怕,甚至感覺自己就是劇中的主角,並且你是上帝視角,你知道自己處在一種高度危險下卻也無可奈何。

就好比現實生活,你明明知道自己每天都處在一種人情世故人心複雜的社會當中,可你還是要拼了命的讓自己活下來,人生就是一場電影,真的,有時是喜劇片,有時是愛情片,有時是動作片,但更多的時候是恐怖片。

我的思緒差不多已經完全投入到這步影片中,這是一部拍的很不錯的恐怖片,我的思緒也隨着整個劇情而起伏不定。

正當我看見劇中男主角背後出現一隻血淋淋的手時,我的面前也突然出現一隻白晃晃的手,我的第一反應就是和劇中男主角一樣發出殺豬般的尖叫。

我帶着驚魂未定的情緒將頭瞥向方婷,她卻一臉壞笑的看着我,好像等的就是這一刻似的。

我想對她發火,沒想到她先開口道:“膽子這麼小啊?我還沒看見過有哪男孩子被嚇成你這樣的呢。”

我一句話也沒有說,我的心中一種驚恐、無奈、哭笑不得等多種複雜的情緒,我一時間只有愣愣地看着方婷,也不想發火,也不想說話。

方婷見我不說話於是貼近我的臉,用手在我面前晃了晃,說道:“你沒事吧,不會嚇傻了吧?”

我還是沒有說話,不是因爲我真有那麼慫,雖然剛纔那一下的確把我嚇到了,但是我現在根本就沒想那事,而是我之前不好的心情在這一刻得到了釋放。

方婷真的有一點慌了,一臉緊張和關切地說道:“對不起,都怪我不好,對不起……”

看着方婷這就像小女生承認錯誤的樣子我一下子沒繃住就笑了出來,

方婷聽見我的笑聲後緊張的表情得以放鬆,負氣似的舉起手就往我胸口處捶打了過來。

我順手就抓住了她的手,黑暗中再次陷入一種沉靜,安靜的環境下我很清楚的聽見自己和方婷的心跳聲,雖然對面電視上還播放着很詭異的背景音樂,但此時此刻我真的一點恐怖的感覺也沒有了。

或許這一刻我是忘記了方婷的身份,從而把她當作我的女朋友,如果真是那樣我會奮不顧身的親上去。

可是現實卻讓我放下手去打開了客廳的燈,對方婷說道:“我去睡覺了,明天還要上班。”

我還沒得到方婷的回答便走進自己的臥室關上了門,一頭倒在牀上我的心跳聲依舊蔓延着全身,或許剛纔那一剎那讓我感覺到了久違的幸福感,可是現實卻又如此無情,我真的對方婷沒有任何感覺,哪怕是普通朋友關係,我僅能把她當作我的室友。 第二天的太陽依舊升起,雖然陽光如此的耀眼但在這大冬天裏依然沒有任何溫暖可言。

又是新的一天的開始,今天是我在樂克工作的第五天,都說樂克壓力大但是放鬆項目也多,但我到目前爲止沒感覺有多大壓力也沒發現有哪些娛樂項目。或許部門不同,整個樂克集團幾十個部門上下幾千員工,誰顧及得了誰呀。

今天公司在我們市場部的辦公廳裏出現了一羣平時沒有看見過的人,這羣人看樣子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成功人士。

夏雪和吳磊也在他們其中,我走進辦公大廳向我們部門的那些個小美女好奇的打聽道;“今天這是什麼情況?”

她們都搖了搖頭,異口同聲的說道:“還不是很清楚,估計是公司新產品活動的問題吧!”

“活動?什麼活動?”難道真有娛樂項目,我有些好奇了。

“不是Y.L成功上市一個月了嗎,前些日子就聽說公司會對Y.L的成功上市舉辦一個大型慈善活動,估計是在討論這個問題吧!”那些個小美女的消息還真靈通,我怎麼就沒聽說過。

“那怎麼輪到我們市場部舉辦?應該是公關部吧!”據我瞭解應該是這樣,但是樂克我就不清楚了。

“我們也不清楚,好像是米總的決定吧!”那些個小美女同時點頭。

“米總?”我暗自說道,然後問:“是米藍?”

“是的。”她們又一同答道,好像她們就跟一條心似的。

“那這麼說米藍也會出席本次活動?”我現在想的不是什麼活動,而是米藍的真人,我倒要看看這個女神級別的女人真人究竟長成什麼樣子。

“應該會吧,這麼重要的活動,再說米藍馬上就要升公司總經理了,她要是不出現在活動現場就說不下去了。”我還是第一次在公司聽見米藍的消息,聽這些個小美女的語氣好像她們也很少看見似的。

我點了點頭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沉靜在一個人的思緒中,過了好半天夏雪走到我的位置前對我說道:“來一下我辦公室。”

這是夏雪升職後第一次找我說話,我自然不會認爲她端起了項目經理的架子,我更寧願相信她升職後變得更忙了。

這也是我第一次進她的辦公室,簡單的格調不簡單的是她的辦公桌除了放電腦的地方都被一堆A4紙堆得滿滿的了。

“什麼事?夏經理。”我想,我該習慣這樣稱呼她。

夏雪把一個文件夾放在她的辦公桌上,然後對我說道:“先看看吧!”

看完後我有些疑惑的問道:“這是?”

“公司把這次慈善晚會的宣傳活動交給了我。”夏雪一臉認真的說道。

“嗯,然後呢?” 軍婚劫:前夫不安分

“廣告部那邊我已經和他們洽談過了,我還想找幾個有舞臺經驗的女生對這次活動做一個面向大衆的宣傳。”夏雪繼續說着她的想法,我更是聽得有些雲裏霧裏。

“嗯,然後呢?”我還是不明白夏雪究竟想表達什麼。

“你就負責幫我找幾個青春靚麗並且有舞臺經驗的女生,公司給的報酬是每個人五千塊,你能找到嗎?”夏雪說完擡起眼神注視着我,似乎在等我的答案。

“這……有舞臺經驗的我去哪找呀!”我一點不含糊的說道,叫一個做銷售的去完成一個選角任務,就好比叫一個賣豬肉的去主持婚禮。

“你只有三天時間,記住一定是要有舞臺經驗的女生。”好像夏雪早已經安排好了一切,她始終是這樣總是安排好一切再讓別人照着她的意思去做,說白了我們在她面前都是一羣跑腿的。

“三天時間?”我的情緒一下子有些消極。

“對呀!公司只給我五天宣傳時間,所以……”

“我盡力吧!”我在心裏衡量了半天才說道。


“盡力可不行,這可是公司下達的死命令,這關乎到這次慈善活動是否能夠舉辦成功,這也是我們公司第一次舉辦這樣的活動,有着里程碑式的意義。”夏雪的語氣沒有一丁點商量的餘地。

“能行嗎?”沉思良久夏雪再一次用詢問的口氣問我。

稍許權衡之後我點點頭道:“可以。”

“嗯,那現在就去吧!”夏雪說完又轉過頭開始了她的工作,其實我更希望從她嘴裏聽到鼓勵我的話,可是沒有。

回到辦公大廳那些個小美女早已經等候我多時,一看我從夏雪辦公室出來便迎上前問道:“是不是關於Y.L的活動?”

我有些消極地點點頭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那些個小美女還在我旁邊嘰嘰喳喳的說些什麼,可我現在完全聽不進去,腦袋裏想的是三天時間我從哪去找有舞臺經歷的女生,在我所有認識的女生當中只有青春靚麗沒有舞臺經驗,這看似簡單的任務還真難住我了。

當一個人面對自己無法掌控的局面時,自然就會產生一種煩躁甚至想逃避的感覺,現在的我就是這樣。雖然夏雪給我的這個任務看似簡單,可是兩天時間我去哪找有舞臺經驗的女生,這不是爲難我還是什麼。


可是我會選擇放棄嗎,如果放棄我不就真成了夏雪眼中不思進取的人了嗎,並且她也會因此而瞧不起我,以後的以後很多工作便不會交給我做,所以這一次我不會放棄儘管夏雪一直把我當成她的伙伕,可是我認爲所有的付出終有一天會有回報。

打着這樣的心思我開始把更多的時間投入到尋找美眉的這條不歸路上,我這可是光明正大的尋找美眉。幾乎把自己所有能想到的人都聯繫了一個遍,結果還是沒有人認識哪怕一個有這方面經歷的女生。

其實我認爲這種工作大可以交給廣告部的人去負責,這和我們市場部八杆子都打不到邊。

晚上回到家我再沒有時間去玩遊戲,而是把更多的心思花在了尋找美眉上,其實只要一想到美女我立馬就又一起了一百二十分的精神,@美女”這個鮮明的詞語,誰不愛呀。

一想到美女我就有了足夠的動力,只要合對了夏雪的胃口又滿足了我,何樂而不爲呢,男人嘛要的無非就是兩樣,事業和美女。而這一仗就關乎到我的事業和家庭,我絕對要提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

所以,就此決定,肚子餓了,先找點東西來吃,然後泡杯咖啡再看看電影。

實話說我還真不喜歡喝咖啡,因爲我只喜歡喝白開水,尤其當別人聊到上流社會聊的東西時,是我最痛苦的時候。我從心底認爲自己是一個俗人,我也不指望我具備什麼個性,安慰一下自己大俗也許就是大雅,最重要的是自己快活舒服就行了,整那麼多閒得蛋疼的事幹嘛呀! 這幾日我算是進入到一種緊張到忘我的工作和生活當中,緊張到我自己已經感覺不到疲倦的地步,直到王胖子找到我才讓我回到了原本的世界當中。

爲了尋找美眉我幾乎找遍了我整個朋友圈的人,可憐的是我所認識的人他們都沒有這方面人才,美女倒是有一大堆。

王胖子來找我的目的就在於他也看見我在朋友圈發表的“尋找美眉”的說說,王胖子來找我要麼是好事要麼就是壞事,我不知道這次會是好事還是壞事。

“小李子,這可是肥差呀!找到人了嗎?帶我去幫你物色物色唄。”直到聽見胖子那猥瑣的聲音後我就開始後悔了。

“你不是有你的小女朋友了嗎?做人專一一點行嗎?”我還記得上次在酒吧裏那個小太妹,後來他還說他真的愛上那個小太妹了,結果現在這種情況很顯然,這貨又別有用心了。

“別提了,都是往事了,咱們得向前看,懂嗎?”他好像還教育起我來了。

“那不好意思,我還沒找到,不能如你所願了。”我說的是實話,雖然即使我就算找到了也會這麼說,但是兩天過去了我真的一點頭緒也沒有。

“我給你找吧,就上次我朋友圈那個叫小甜甜的,人家可是大院壩子裏出來的姑娘。”我就知道我這麼說也打不消這小子的念頭。

“呵呵,”我冷笑兩聲拒絕道:“還是算了吧!就你手機上那些貨色我太瞭解了。”

“嘿,怎麼了?我手機裏的可全都是極品,要啥有啥。”這小子還和我得意起來了。

“對對對,什麼36c 34d的還有什麼貓啊狗的應有竟有,如果在給你一張營運證估計你就可以開一動物園了。”我依舊抱着打消他念頭的幻想。

“嘿,動物園又怎麼了,你還沒有呢……”

我沒等他繼續說完就掛斷了電話,這孫子就這樣,你越和他瞎扯他就越會和你瞎折騰,倒不如爽快點。

這兩天時間我都沒有去公司,夏雪說了我這兩天的工作就是幫她尋找能歌善舞的美少女。實在沒辦法了我只好找到本地某不知名的經紀公司,他們倒是爽快,直接給我弄來了一大波青春靚麗的美少女至於舞臺經驗她們說有,實際上有沒有我就不知道了。無論怎麼說也算是活動在三線甚至四線五六七八線以外的明星了,(好像有點侮辱這兩個字)但不管了,畢竟人家是專業的。

在這一點上我還得感謝這家經紀公司幫我解開了燃眉之急,因爲即使這些美少女沒什麼舞臺經驗,光是這張臉也足夠讓觀衆轉移注意力了,倒不是有多漂亮,而是這羣美少女懂得如何拴住觀衆的眼神,就好比我。

夏雪也無需在這上面加上什麼創意了,因爲根本就不需要創意,也不用去指望弄一些什麼有藝術性的表演會更加吸引眼球,用一句很現實的話來說:“美女纔是王道。”

如果真要有創意的話,也只是在美女的形式上加以創新,這一點這些美少女都有。你只要放眼看去,各種選美活動以及各種號稱不是選美的選美活動在我們這片中華大地上此起彼伏,如果你有心統計一下一年的數據,我保證一定會讓你長大嘴巴的結果。由此見得在我們這塊幅員遼闊、物產豐富的中華大地上,美女的資源也有極大的儲備量。

所以順便鼓勵一下所有和我一樣的單身王老五,我們不需要悲哀,因爲我們充滿着希望。

我也不知道胖子從哪得到的消息,知道我今天會有一大波美女圍着,天還沒亮就在我家樓下候着了。

胖子這人唯一的優點就是臉皮厚,厚到他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和一個完全陌生的異性熟悉起來,雖然大多數時候並非真心,但就他這情商我不得不誇一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