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中騰直接回了一句打錯了,立馬把電話給掛斷了!

轉頭的時候,整個會議室的人都在盯着他瞧,尤其是最上位的韓耀天,這會兒看着他的臉色實在不怎麼好看。

「你怎麼回事,不知道現在是工作時間嗎?!」

「人家打錯電話,又不是我的錯!」

韓中騰直接把手機關機,拉開椅子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綳著臉再度打開電腦,開始自己的發言。

等他講完,他才發現,自己的電腦桌面上已經被自動保存了一份視頻文件。

他看着那份多出來的東西,陰著臉點擊刪除,卻不管怎麼拉到垃圾簍都刪除不了!

那份文件就那樣礙眼的以圖片的形式保存在桌面,尤其這個圖片還是梁欣怡光着上半身的圖片!

就這麼大喇喇的紋絲不動的被入侵的黑客釘在了他的電腦桌面上,這對來說,簡直就是紅果果的羞辱和打臉!

他雖然不知道是誰幹的,卻也明白梁欣怡那個蠢貨又惹事了!

可這一次,他卻不想幫忙了,誰知道會不會又沾染上什麼病毒,他可不像為了洩慾把自己的命都賠進去!

——————

陳麗雪接到電話去警察局保釋梁欣怡的時候,實在是被氣得不行!

婚宴上的事情都還沒解決,如今又鬧出么蛾子來,一連串的事情讓她覺得這個女兒也太不省心了!

她好不容易才嫁進蘇家,總給她整出那麼多事,蘇家會直接把賬算到她這個當媽的頭上來!

她放棄了梁衛民那邊的後路,原本以為跟着她這個聰明的女兒,以後就能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可這生活就在眼前了,偏偏就像驢腦門懸著的那根胡蘿蔔一樣,怎麼都吃不到咬不到!

回到公寓,陳麗雪聽完梁欣怡的哭訴今天發生的事情,心都涼了!

費盡心思賠上自己才換來的京大讀書的名額,如今卻因為這種事情斷送了,別說梁欣怡不甘心,陳麗雪也不甘心!

沒有大學文憑,在這個年代裏就只能去做最低等最骯髒的工作!

每個輕鬆有面子的工作都需要大學文憑,沒有文憑的人就如同黑戶一般,永遠都生活在京都社會的最底層!

他們好不容易才從沐陽鎮出來,一心做着往上爬的美夢,可如今她最有希望的女兒卻落得了如今的下場,陳麗雪好不甘心!

「媽,你去求宗平叔叔幫幫我吧!我要繼續讀大學,我不能就這麼毀了!雲曦還在那裏耀武揚威,我要是不能讀大學了,以後就甭想贏過她了!」

「你宗平叔叔早就說過了不干涉我們母女的事情,也不會幫忙的!蘇家的事情你忘了,他們沒找你算賬就不錯了!你還想讓他出手幫忙,要是他們知道這事,恐怕會更嫌棄我們!」

。蕭靖川高價拍下這顆原鑽,是要送給誰?

辛未從國內閨蜜那裏打探來的消息很模糊,畢竟,那是蕭家的私隱。

林韻知曉的,也就只是皮毛,但不知為何,她心裏就是隱隱有個猜測,這顆鑽石,它的新主人,很有可能,是許菀。

林韻的手指無意識的攥緊了。

……

《陷入熱戀:蕭先生輕輕親》第136章該有多喜歡 15、雅克神父

路明非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主要問題倒不是出在他聽不懂邪惡鍊金術師普雷拉蒂的解說,而是恰恰相反——路明非對自己居然聽懂了這件事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類似的長篇大論文化課的時候,達芬奇沒少敲打路明非的腦闊,說他聽着聽着又打瞌睡睡著了。

但這次同樣是新的神秘學知識點,但關於『惡龍現象』的原理他居然不可思議的聽懂了。

總覺得哪裏不太對勁。

但又說不清楚。

至於珍妮特的身份來歷,以及她為什麼也被村民們排斥,普雷拉蒂的解釋倒也很簡單。

「因為她長得也跟貞德很像啊,曾經備受吹捧的聖女淪為魔女之後,與她有點關係的人會被跟着排擠迫害不是很正常的么?」

解釋很簡單,說了跟沒說似的。

「她是我跟吉爾斯到處討伐教會與可能關押貞德的貴族據點時發現,然後再帶回來交個雅克跟伊莎貝拉撫養的孩子——倒不如說,要不是因為她與貞德長得很像,我們才不會把她帶回來呢。」

路明非:「……」

乍聽之下似乎有道理,但路明非就是覺得不對勁——怎麼聖女貞德死了一個月之後,冒出來了這麼個相似或者冒牌貨的貞德了?

不知道還以為是量產的。

路明非就算繼續追問珍妮特的問題,也都被普雷拉蒂打馬虎眼糊弄了過去,明擺着一副不想說的態度。

然後普雷拉蒂又擱那繼續誘惑路明非了……好像也不能說是『誘惑』,路明非總覺得自己要是躺下來睡一覺休息的話,這貨肯定不管三下五除二直接將自己強上了。

雖然普雷拉蒂的確很可愛,但路某人堅定的選擇拒絕。

見無法把路明非『強』了,普雷拉蒂便又催促他快點去討伐嫉妒魔女,將棟雷米從噩夢中解放出來。

路明非看了眼病房裏躺在床上,全部加起來都不知道能不能湊齊一具完整身體的患者們……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普雷拉蒂說,這裏雖然是噩夢的幻境,但伴隨着惡龍現象越發嚴重,龍化詛咒繼續擴張下去的話,沒人知道後果如何。

路明非雖然不相信普雷拉蒂,但現在這狀況下,他……至少也得親眼去看看那個嫉妒魔女,然後再做判斷對吧?

路某人現在覺得自己超勇的,不僅僅是頂着對魔力ex的英靈兵,還有整整十四次的召喚小魔鬼開掛的機會!

已經沒什麼好害怕的了,開始行動吧!

路明非暫時與魔王普雷拉蒂達成了合作,接受了『討伐嫉妒魔女』的委託,作為定金的一部分,普雷拉蒂將一套教會用來對抗魔物的獵人裝備送給了路明非。

魔獸皮質的外套看着就很拉風很酷炫,唯一的問題是這套裝備原本是女性用打的,所以路明非換上的時候打了些補丁,看上去有點寬鬆。

武器也是工房裏的隨路明非挑,普雷拉蒂表示這裏的裝備都是煉金武器,同時經過了教會了祝福洗禮,秘銀的子彈與刀刃里都浸泡過『聖血(葡萄酒)』,能夠對吸血種造成強效的真實傷害。

路明非已經懶得吐槽這越聽越現實吸血鬼的所謂龍化詛咒了。

或許,就跟貞德是百年戰爭孕育的『惡龍』一樣,在神秘學上吸血鬼跟惡龍之間也有某種獨特的聯繫吧?

路明非總覺得自己要是追問,普雷拉蒂就又要數落他不學無術,然後開啟新一輪讓人聽着頭大的文化課,所以就沒細問了。

武器方面……路明非倒是看到了不少在這個時代足以稱得上是黑科技的玩意。

比如能夠從鋸肉刀變形成戰斧的煉金武器,還有看上去是長棍,但頂端能夠如電鋸般旋轉切割敵人的不知道怎麼稱呼的玩意。

甚至還有類似加特林的東西。

按照普雷拉蒂的說法,這些都是這個時代聖堂教會,專門針對死徒研發的殺傷武器。

死徒?吸血種?龍化病?惡龍?

普雷拉蒂嘴裏不停蹦躂出來的專屬名詞聽的路明非這個門外漢頭大。

「聖堂教會,掌握核心科技!」

路明非感慨了聲,然後挑了把大號的獵槍,以及一把形狀看上去有點類似武士刀的長刀。

到最後他也沒挑選那些花里胡哨的玩意。

不過在出發之前,普雷拉蒂倒是幫他排了個坑——或許該說是路明非運氣好吧?當路明非詢問珍妮特身上的令咒效果如何的時候,普雷拉蒂困惑的撓了撓頭。

「令咒?那是什麼東西?你說珍妮特胸口上那個?那個只是與作為天使的你達成了契約的標誌而已啊。」

路明非:「……」

仔細想想,令咒與冬木市的英靈召喚系統,都是由魔神巴巴托斯譜系的間桐(馬奇里)家族研發的,間桐家正式參與到這個系統的開發里來,是文藝復興時期——也就是距今近百年後的1500年之後的事情了。

1431年的普雷拉蒂的確不大可能憑空變出來這麼個東西。

不過說到令咒的話,路明非自己手上倒是還有三道——冬木戰用完之後,回到迦勒底里第一時間就補充了——雖然無法聯繫上自己的從者楚子航,但路明非隱約覺得,這令咒除了可以用來給自己補充魔力之外,或許還能強行將楚子航拽過來。

不過現在沒有更多的補充手段,所以也不能急着亂用掉了。

普雷拉蒂繼續催促路明非出發。

路明非沒理會這個時不時就跟蒼蠅似的搓手的傢伙,不管她如何用那好看的皮囊賣弄紫姿色,路明非通通無視。

路明非打算熟悉熟悉新入手的武器,順便在普雷拉蒂的診所里轉轉,看看有沒有別的什麼奇怪的東西……比如隱藏起來的邪惡實驗室之類的。

路明非還是不放心普雷拉蒂。

但不管他怎麼找怎麼轉悠,到處亂摸亂觸碰,也還是什麼可疑的地方都找不到,路明非看看自己數據版面上的【幸運a+】,如果這數據沒出錯的話,那就是普雷拉蒂這裏真的沒問題?

倒是普雷拉蒂見自己色誘不了路明非,轉而開始向他安利起了珍妮特,普雷拉蒂表示珍妮特跟小時候的貞德幾乎一摸一樣,四捨五入也算是個聖女了,還是得到了天使認證的,你難道不感性趣么?

「她還是個孩子啊!」

路明非看着跟老鴇似的普雷拉蒂老妖婆目瞪口呆。

然後二話不說又將這屑女人揍了一頓。

路明非各種倒騰,就是找不到能證明普雷拉蒂有問題的線索,無奈之下便打算就這樣出發,去見見那位嫉妒的魔女了。

結果小可愛珍妮特這時候連蹦帶跳的拋了出來,她手上捧著個還沒做完的玫瑰花花環,湊到路明非身邊讓他低下頭,然後小女孩就拿着花環往路明非頭上比劃着大小。

「這是什麼?」路明非問。

「是謝禮,伊莎貝拉媽媽說過,受到了幫助就要回禮,阿福你救了我,所以我也要給你回禮。」

然後,珍妮特戀戀不捨的將沒做完的花環放下,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

然後珍妮特拍了拍自己的臉蛋,一副給自己加油鼓勁的模樣。

「好!我也準備好了,我們出發吧!明天回來做完就送給阿福!」

「……誰說要帶你去了?」路明非哭笑不得。

看着女孩手上被玫瑰藤蔓的刺扎出來的各種紅點,路明非莫名覺得有些心疼——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見此狀況,突然想到了小時候在嬸嬸家時,嬸嬸讓他收拾地上的盤子碎片,讓他自己被扎破了手的悲催畫面。

那餐盤明明是路鳴澤打碎的,結果還讓他定了鍋。

「我要去的地方有危險,你……」

「不,她也要去。」

路明非話還沒說完,就被普雷拉蒂打斷了。

「沒有與貞德長相一模一樣的珍妮特,嫉妒魔女可不會現身,再說了」

普雷拉蒂用調侃的語氣說道。

「你這麼不放心我,將她單個留在我身邊真的好么?」

路明非無言以對。

這氛圍怎麼莫名的像是父母關係不好的一家三口……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沈風拿出棒棒糖作為交換,蘇可檸也覺得他一直這樣也不太好,掏出一包紙巾,倒上點水,抬起手幫他擦臉。Next post: 呂珍九此刻也知道了,李七旭不是給他甩臉色,而且太沉迷於劇本當中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