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師傅來到升仙門,一路上清靈雖然驚訝與這裡的建築,但是卻極力忍住,表情不漏分毫。靈成子是個好師傅,親自為徒弟安排了休息之處,帶著清靈見過升仙門的眾位長老,又詢問了清靈這段時間在仙界的精力。

當聽說自己的徒孫靈冰襲乃是清靈夫君之時,靈成子驚訝不小,再聽說自己徒弟的夫君差一點被別人搶了去時,又立即拍桌子叫喊,定要為清靈討回公道。

不出半個時辰的交談,清靈已經對自己這個師傅基本上了解,靈成子是個極為護短的人,自己能夠擁有這樣一位師傅也是幸運。

「師傅,我飛升前來還有兩件事情要做,一是找到我的靈獸夥伴泉泉,還有十萬大山的魔獸飛升,在仙界恐怕是凶多吉少,想請師傅照顧一二。」


在靈成子面前,清靈也沒有什麼不好說的,這是師傅。

「照顧你朋友倒是沒有問題,只是你的靈獸來頭不小,恐怕現在龍族那邊要熱鬧了,想要找回帶走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靈成子略有所指,泉泉的來歷只有他清楚,可是他吧泉泉弄到凡間養在寒潭結界內的。

「這%」

「放心好了,等龍族那邊的事情一過,不等你去找,那條小龍會找上你的,就等著好了。如今到了仙界,你就好好修鍊,在升仙門的全力栽培之下,不出千年又是一位大羅金仙誕生,到時候,我們可是要和始仙門好好的算算賬!」

千年!大羅金仙!

靈成子打算用千年的時間將清靈培養成仙界有一位大羅金仙,這千年的時光對於清靈來說漫長,而對於其他仙人來說卻不算什麼。

難道自己要待在仙界年前不能回去?千年之後自家門派還在嗎?父母姐姐還在嗎?同伴們還在嗎?以父母的資質想要飛升成仙何其困難,也就是說自己有可能永遠都見不到父親和親媽了……

如果可以,她想要把家人都接上仙界來,一家人和和睦睦的生活在一起,再也不分開,可是這樣的幻情幾乎不可能實現。

………………………………………… 靈成子看出了清靈的心思,倒是不在意這些,「徒弟,你要是想把家人接上來也不是難事,仙界有一種丹藥叫做仙丹,那可是真正的服用便可成仙的丹藥,你是一位煉藥師,等實力到達一定程度,這樣的仙丹也不是不可煉,而我升仙門剛好有這樣的藥方存在。」

靈成子一席話,讓清靈心頭一把火重新燃起,還有希望,等著自己創造這個希望。

「謝謝師傅,我會努力的。」如今清靈和升仙門已經緊緊的綁在一起,想要大成自己的願望,就要有所付出。

靈成子輕輕的撫摸著清靈的腦袋,「你我師徒還客氣什麼?」說著目光忽然向外看去,不由感嘆,「凡間還真是人才濟濟,這不,又有人飛升仙界了。」

會是誰?!

清靈忽然就想到了鳳玄凰,如今在凡間快要飛升的除了妖族十二妖王和海族龍族幾人,就剩下鳳玄凰了。而十萬大山的魔獸們因為吧力量給了自己一部分,所以飛升還早,若是鳳玄凰飛升仙界之後,他是會直接飛升到靈獸鳳凰一脈那邊,還是其他地方?自己和他還會再見面嗎?

清靈的每一個表情都瞞不過靈冰襲的眼睛,他眼神黯淡,看的出清靈對鳳玄凰是真的動情了,而她為自己飛升而來又是真真切切,感情有時候就是這樣不能控制,在自己離開妻主身邊的時候,她和鳳玄凰之間也發生過很多事情吧,靈冰襲忽然覺得心中嫉妒,嫉妒鳳玄凰和清靈在一起的日子。

若是換成他的話,或許這樣的事實也不會發生。

私心驅使,不到最後一秒,在清靈承認感情之前,靈冰襲是不會主動挑明這一切,或許,只是一個小小的可能性,清靈和鳳玄凰是不可能的。

「徒弟,待為師選個黃道吉日,我們就行拜師大禮,我靈成子收徒一定要辦的風風光光的。」

這時,清靈才體會到一個從來沒有收過徒弟的老頭對自己這個唯一的徒弟是怎樣的寶貝。這個師傅,她認了,打從心裡的認,他對自己好,自己也會全心全力為升仙門做出一份貢獻。

「是!師傅,全憑師傅做主。」

「哈哈哈~~~我的好徒弟啊!」靈成子異常高興,大手一揮,取出書籍三冊,丹藥兩顆,交到清靈手上,「這些你可要收好,這三部書乃是仙藥識別,丹藥配方,以及仙法學習的寶書,至於那兩顆仙丹是為師好不容易弄來給你提升修為的,半年服用一顆,保你實力飛速精進。」

仙丹固然是好,只是在仙界過於珍貴,同凡間一樣,能夠臉蛋的仙人少之又少,整個升仙門才只有一位,而且煉製的丹藥也不是每人都可以用,仙界仙丹的寶貴之處相比於凡間更是誇張的珍貴了幾倍!

而清靈這個煉藥師也註定要在仙界有一番作為,就算她實力不濟,可憑藉煉丹的手段可拉攏一幫勢力為自己做事,這也是靈成子看重她的其中一個原因。

「多謝師傅,師傅放心,我一定好好學習。」

煉製仙丹,刻不容緩。

……

凡間,各方大陸今日來喜事多多,先是海族龍殿下先後飛升,兩位,再來妖族十二妖王飛升期為,接著鳳玄凰也相繼飛升,東方大陸的十大門派掌門也有兩人飛升。

凡間迎來了從古至今都沒有發生過的飛升狂潮,短短几日,竟然有十數位高手飛升。

凡間,進入了年輕一代的蛻變,老一代的大成期高手紛紛選擇退隱,或許在無人知曉的地方參悟希望飛升仙界,而年輕一代之中人才輩出,也撐住了老一代打下的江山,讓人欣喜。

其中幾個名字傳遍了各方大陸所有修真者的耳中,緣峰赤、劍天、雲戴戴、唐嫣、清瑩。都成為了炙手可熱的奇才,而還有一些名字也同樣響亮,比如遊走在殺手界巔峰的殘天、殘地、殘人,和他們的老大,一位神秘人,幽穎……

……

仙界,龍族,化龍池中,一條巴掌長的小龍被困在化龍池內不得飛出,從它到龍族的天龍河時就被發現,在十幾條龍的前後抓捕之後終於被束縛,丟進這化龍池內幾日,也不見一人來看它。

小金龍泉泉欲哭無淚,它這是犯了什麼錯?怎麼剛一來龍族就要被抓呢?化龍池中,一池金色池水可以洗滌龍體,多少龍族夢寐以求的待遇在泉泉這裡卻理解成了體罰。

………………………………………… 仙獸一族鳳凰一脈,鳳天陽的回歸乃是眾望所歸,身為一代鳳皇之子的他在鳳凰一脈中地位頗高,不同於龍王龍天宇如今的地位。

鳳玄凰過早的飛升是鳳天陽沒有想到的,凡間的妖族還靠他來管理,可是他卻因為一個女人而放手下界的一切,毅然而然的來到仙界。

鳳凰殿上,老鳳皇高高在坐,接納了鳳天陽父子二人,道出多年前將鳳凰一脈驅逐下界的緣由,當初仙界仙人練手剿滅仙獸,仙獸種族已經做好的最後的打算來保存血脈,這才將分支安置在凡間。

後來因為仙界仙人之中也出現了分歧,才免了仙獸滅亡一途,經過數萬年對我發展,仙獸一族的實力和地位已經堅定不可動搖,仙人們才沒有對仙獸再次打壓。

「天陽,玄凰,既然你們平安回來了,那就好好在仙界修鍊吧,如今你們的修為在仙界還太弱,千萬不要擅自離開鳳凰殿……」

「是!」

鳳天陽坦言答應,可是鳳玄凰卻做不到,他之所以飛升仙界就是為了尋找清靈,怎麼可以被困在這鳳凰殿中?

沒有在鳳凰殿上拒絕鳳皇的安排,可鳳玄凰已經打定了主意,隨後便離開鳳凰殿。那邊還有對他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

凡間再無管制,幾個月時間裡便有十幾人飛升仙界,在茫茫人海中他們多數不被仙界始仙門的勢力找到,可一旦被找到,那等待著他們的只有兩個結果,一是加入始仙門,再來就是被永久鎮壓。

仙界風起雲湧,一場關乎於凡間修真者飛升成仙的保護站在小規模混戰中展開。

升仙城內近日熱鬧非凡,因為升仙門的大長老要收徒弟的消息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傳遍了仙界大半地域,就算是和升仙門對立的始仙門那邊也出於禮儀派來了使者前來恭賀,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靈成子的這個徒弟怎樣。

升仙門內,清靈獨屬的煉丹房中,經過月余時間,她對仙藥的煉製也掌握了不少,這次煉丹她沒有閉關,而是讓靈冰襲待在這煉丹房中修鍊,有了仙藥葯香的熏陶,使得靈冰襲修鍊之時好處多多。

一個月時間倒也比平常精進不少。

門外腳步聲緩緩走近,「清靈姑娘,時間已經差不多了,大長老讓我來提醒您不要耽誤了拜師儀式。」

「知道了。我馬上就出去。」這場拜師儀式清靈也是清楚,師傅靈成子在一個月前就說過一定要選個黃道吉日好好操辦,沒想到一等就是一個月,足不出戶的清靈也不知道外面準備的怎麼樣了。在她看來只是個拜師儀式而已,簡簡單單就行了,可是靈成子的勞師動眾絕對是要她失望了。

升仙門內張燈結綵,紅綢鋪滿,到處都是鮮紅一片,來著賓客眾多,熱鬧非凡,知情者知道是升仙門的大長老收徒,而不知情的恐怕會認為這裡是誰要成親呢。

走出煉丹房的清靈和靈冰襲也是這樣認為,片刻詫異之後,立即結伴跟對引路仙人身後向著靈成子那邊走去。

清靈暗中嘀咕,師傅這是想要自己出大風頭啊,如此高調行事,完全不是自己的作風。

走出來了才發現外面人更多,陸陸續續的走進升仙門內永不止息,前來的仙人們紛紛帶著禮物,靈成子收徒也算是大事,能夠和升仙門結交的機會自然不會有仙人願意錯過。

穿梭在人流中,清靈和靈冰襲實力不濟,也不會被太多人注意,清靈四處張望,忽然在人群中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不知什麼時候凡間聖地的長老們也飛升仙界了,有幾張熟面孔清靈還是記得的。

除此之外,還有兩人倒是吸引了清靈不少的目光,沒想到幾月前對她和靈冰襲多方欺辱的孟語沫也來了,而她身邊的還有一人,准墨,她的表哥。

沒想到自己拜師,他們也會來,這不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嗎?

「哈哈哈哈~~~感謝大家不遠千里趕來老夫收徒的大事,老夫能在這個年紀收到一位稱心合意的徒弟還真是幸事。」

靈成子的聲音震響全場,隨即目光在眾人之間一一掃過,終於尋到了清靈的身影。

「來來來,清靈,過來讓大家見一見。」靈成子目光所到之處,數千隻眼睛也紛紛掃來,目光如炬,火辣辣的帶著羨慕、嫉妒各種情緒,讓清靈渾身難受,可無奈還是向著靈成子走過去。好在身邊還有靈冰襲跟隨,也算是讓她覺得踏實一點。

………………………………………… 在眾多目光的注視之下,也有幾人看到清靈而驚訝,從前凡間聖地的長老們自然也是沒有想到小小一個清靈竟然在飛升之後如此風光。而孟語沫和准墨也自然沒有料到,靈成子的徒弟竟然是這個女人!

想到之前對清靈步步緊逼,張狂無比,孟語沫就是一身冷汗,她雖然是城主的女兒,可是城主女兒太多了,而這位升仙門大長老至今可就這一為徒弟啊!

「表妹,不要怕,清靈姑娘不是那種是非不分的人。」准墨的話像是給了孟語沫一個主心骨,讓她漸漸的淡淡下來。

清靈走到一身喜**衣的靈成子面前,不禁嘴角抽搐,師傅都一大把年紀了,還穿紅,恐怕他是最想在這場拜師儀式上高調的人,可惜冥冥之中,自己已經搶盡了所有注意力。

抱拳、拱手、彎腰,一聲「師傅!」

靈成子高興的哈哈大笑,有多久都沒有這也開心過了。

「好好好,從今以後你就是我靈成子的徒弟,不管是誰,只要敢欺負你,就是跟為師作對!」

靈成子是一個護短的人,在這一句話中表現的淋淋盡致,清靈也樂得看到這樣的一幕,心中使壞的朝孟語沫的方向看了一眼,嚇得孟語沫一陣哆嗦。

升仙門的迎賓酒席早已擺好,來自仙界四面八方的仙人們紛紛入席,仙樂響起,一片歡樂景象。忽然間,天邊飄來了一片雲,被火焰染紅的雲,來勢洶湧,立即引起了升仙門內一眾高手們的注意。

靈成子一陣怒氣,一眼便看產了來者何人,「在老夫的收徒晏上,小小鳳凰竟然造次!」說罷便要動手。

清靈一聽鳳凰二字,心都要提起來了,見到師傅抬手動作,飛一般的跑過去抱住了靈成子的手臂,「師傅不要!」

她定眼看去,空中哪裡紅雲,分明是一隻渾身被火焰圍繞的火鳳凰!

那是靈冰襲嗎?在仙界鳳凰卻不止兩隻。

眾目睽睽之下,鳳凰就這樣飛入了升仙門中,腰身一變成為妖嬈俊男,一身紅衣,臉上說不出的傷心之色,目光只在清靈一人身上。

沒有人搞得清這一狀況是怎麼回事,卻明智的選擇默不作聲,冷眼旁觀。

鳳玄凰真的飛升上仙界了,而且是在這個時候和自己相遇,兩人的對視讓靈成子不耐,今天可是他收徒的好日子,容不得任何人搗亂,他朝鳳玄凰冷冷看去,「你不在鳳凰殿待著,來我升仙門作甚?!」

鳳玄凰的心思只在清靈一人身上,哪裡還聽得到別人問話,他答非所問,看著清靈,這裡張燈結綵的一幕不難猜測,「小清靈,你是真的決定嫁給靈冰襲了嗎?」他苦笑,心好痛。丟下了一切遠赴這裡,沒想到看到的卻是自己心愛的女人將要嫁作他人婦的一幕……

清靈知道他是誤會了,可是若是自己當眾解釋,那對身邊的靈冰襲也是一種傷害,可是不解釋,鳳玄凰也會傷心。

「我……」

「哈哈哈~靈冰襲你贏了!可是我卻沒有輸!」鳳玄凰的表情變得異常,說不出的古怪,他深深的看了清靈一眼,當做眾仙的面,大聲宣布,「小清靈,我對自己說過,如果你選擇的不是我!我會把你搶走也要你在我身邊!」

這樣張狂的語言竟然是在清靈的師傅面前說出,剛剛還說過誰都不能欺負自己的徒弟,忽然就有人敢說出這樣的話,讓靈成子顏面何存?!

「大膽!」靈成子二話不說的就要動手,目標直指鳳玄凰而去,清靈來不及阻攔,眼看著師傅一掌將鳳玄凰隔空拍了出去!

實力相差太大,鳳玄凰根本就不是靈成子的對手,好在靈成子也知道這隻鳳凰恐怕是自己徒弟認識的人,動手有了點分寸,不至於一掌拍死前來惹事的人。

「鳳玄凰!」

在他飛出去的一刻,清靈也是立即飛身而去,她分明看到了空中灑下的一連串金紅色血珠,鳳玄凰受傷了!被自己的師傅打傷了!師傅實力之高,他的出手讓清靈心驚,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不要有事……不要死……

淚水灑下,除了靈冰襲之外沒有人看到,在清靈撲向鳳玄凰的那一刻,靈冰襲便認清了一切,她喜歡鳳玄凰,已經到了深愛的程度,只是她自己不知而已,而自己呢?也是愛吧,可是對於這樣的愛又該何去何從?

……………………………………………… 升仙門外,一道人影倒飛出去,重重的落在寬敞的街道上,靈冰襲身體無力的半伏在地上,身下青石地板被震得龜裂,足以看出他所承受的壓力有多大。清靈飛身而來,心疼的落在鳳玄凰身邊,『刷——』人形忽然變為鳳體,他受傷的程度再也支持不了身體的化形了。

這一局面讓清靈想到從前在凡間之時他為了保護自己而被混沌真仙打傷時的狀況,也如此的不能支撐人形,他已經傷到了這樣的程度!

「鳳玄凰,你不能有事!」眼淚一滴滴的滴在鳳凰的翎毛上,轉眼間便被翎毛之上的熱lang給蒸發,她指尖顫顫巍巍的想要扶起鳳凰,可是鳳凰體型太大,不是她能夠做到的。


鳳凰的嘴角緩緩溢出金紅色的鮮血,微微睜開眼睛,一對紅寶石般的瞳孔帶著無力之色,靈成子那凌空的一掌到底還是太重,鳳玄凰根本就承受不了這一擊!

慌忙間,清靈忽然想到了自己這段時間煉製的仙藥,雖然只是初級仙藥,其中剛好有一顆是用來療傷的,她趕緊取出,喂進鳳玄凰的口中,鳳體忽然被淡淡的光芒所包裹,離他最近,清靈清楚的感覺到鳳玄凰的生命力一點一點的增強,傷勢開始漸漸好轉。

不愧是仙丹!竟然有如此奇效,被淚水沖花的臉上終於露出狂喜的笑容,卻喜極而泣,眼淚更是洶湧了。

升仙門外,街道上的行人眾多,忽然掉下的人影和追隨而來的少女自然是引起了諸多仙人的注意。靈成子也是隨機趕到,當他來到清靈身邊的時候看到的便是仙丹喂如鳳凰口中的時候,連他都不敢相信,在這麼短的時間裡,清靈就已經煉製出仙丹來了!

「徒弟,為師出手好像太重了……」


看的出,清靈懷中的鳳凰對於她來說至關重要,而自己一掌沒有分寸的打傷對方,這剛剛拜師要是徒弟要是對師傅怨恨,這可怎麼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