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摔的眼冒金星的雷千從地上坐起來,他卻發現伊莉斯已經被抓住了手腕。

「快放開我!哥哥,救救我!」伊莉斯無助的向雷千大喊求救,她拚命掙扎,然而卻怎麼也無法把她纖細的胳臂從斗篷男的大手裡掙脫出來。

「你們這群混蛋,給我放開她!」雷千對著兩名斗篷男發出了怒吼,並且伸出了手,想要把伊莉斯夠回來。

就在這時,突然有兩道藍色的閃光從雷千的指尖蹦出,接著直接擊中了兩名斗篷男。

抓住伊莉斯手的風能操縱者直接被雷千的電擊電暈了,他鬆開了抓住伊莉斯的手,就那樣昏倒在了地上。

而另一名斗篷男似乎因為前面風能操縱者的阻礙,沒有直接被電擊擊中,現在只是全身麻痹動彈不得而已。

伊莉斯「腳急眼快」,一腳向這個斗篷男的胯襠部踢去,這個倒霉兒蛋受到了刺激,從麻痹狀態恢復了一些,疼的立馬彎下了腰。

伊莉斯撿起地上一塊大石頭,就向這個斗篷男砸去,把他砸暈在地。

雷千看著都覺得疼!

不過好在,伊莉斯並沒有受什麼大傷!

伊莉斯的手上似乎有一些輕微的燒傷,但是伊莉斯的自愈能力使這些傷口迅速痊癒了。

對了,雷千突然想起來了。

「炸裂吧,千雷擊,啊啊啊啊啊!」雷千一邊做出自己設計的一套動作,一邊喊出了必殺技的名字,最後還不忘擺出一個釋放氣功波的姿勢。

雖然這次喊出必殺技的時機又稍微晚了一點兒,不過,算了。

「啊啊啊啊啊!」伊莉斯跑到雷千身邊,和雷千站在一排,也學著雷千的樣子,擺起了釋放氣功波的姿勢。

「呼……」雷千像氣功大師一樣,把手放在胸前,接著做出向下運氣的動作,最後長長的吁出一口氣。

「呼……」伊莉斯當然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兩個人就像是一對兒剛打完太極的兄妹。

「嗯哼,」雷千手攥拳放在嘴前清了清嗓子,他的臉稍微有點兒紅,「好了,現在我們要繼續出發去救小雨了!」

說完雷千推開了地下城堡的大門,走了進去。

「嗯哼。」伊莉斯也跟在雷千身後走進了城堡。

走進城堡之後,又是一條漫長的甬道。

甬道的兩邊有一些房間。

透過門上的小窗,雷千看到房間里都住著一些身著斗篷的人。然而這些人似乎都無精打採的坐在房間的角落裡,默默的念誦著什麼。

這些人看起來就好像是某種宗教的教徒在為了信仰誦經一樣。

也許在這個時間正是這些信徒們做禱告的時間,也正多虧如此,雷千和伊莉斯才能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走到甬道的盡頭。

甬道的盡頭是一間巨大的房間,房間的門樑上寫著「迷霧之間」四個大字。

「華山只此一條路」,看來要想繼續前進,就必須通過這個房間不可。

雷千小心翼翼的推開迷霧之間的大門,一股清爽的微風鋪面而來。

然而房間裡面卻是霧蒙蒙的一片。

房間里顯然擺放著蠟燭,然而透過霧氣只能看到模糊的一點兒亮光。

天價婚約

房間里的燭光搖曳,雷千心中湧現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走進迷霧之間,伊莉斯緊緊的抓住雷千的衣角。

開始的時候,雷千和伊莉斯還能彼此看見對方的身影,然而霧氣越來越濃,雷千明明知道伊莉斯就在身邊,卻看不到她的人影。

「哥哥,你在哪裡?」不知什麼時候,伊莉斯已經鬆開了雷千的衣角,並且和雷千走散了。

「伊莉斯,伊莉斯……」雷千發現事情不對,想要順著原路退回,然而霧氣太大,根本看不清前方一米以外的地方。

「唉,果然雷老師是個笨蛋吧,他連這麼明顯可疑的地方都敢不假思索的跑進來……」霧氣中出現了一個少女的聲音,雷千記得這個聲音是——

「就是就是,明明要保護的人就在身邊,居然還帶著她來犯險,而且這麼輕易的就被我們分開了,雷老師果然是個笨蛋。」另一名少女的聲音響起。

「別躲了,快出來,我知道你們在那裡,快把伊莉斯放了!」雷千對著四方的霧氣怒吼道。

霧氣微微散去,接著雷千就看到唐家雙胞胎唐琪娃和唐瑤娃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哈哈哈,居然說知道我們在這裡,這麼明顯的謊話想騙誰呢?」雙糰子頭少女之一的唐琪娃對著雷千哈哈的笑著。

「既然知道我們在這裡還不快過來抓我們。」另一名雙糰子頭少女唐瑤娃也笑著說道。

兩個人好似根本沒把雷千放在眼裡。

雷千像餓虎撲食一樣,向兩名少女所在的位置撲去,然而他卻撲了個空。

少女的身影只是霧氣形成的幻象。

「哈哈哈,雷老師真有意思!」這次雙胞胎少女的聲音出現在了雷千的身後。

「在那裡嗎?」雷千迅速迴轉身撲去,然而再次撲了個空。

「可惡,到底在哪裡?」雷千低聲道,並且俯下身子,警戒四周。

「在這裡哦!」「我在這呢!」「來抓我啊!」

雙胞胎的聲音從雷千的四面八方出現,接著她們的身影也隨之從四面八方湧現出來。

雷千根本沒法判斷哪個是本體,哪個是幻象。

「說起來,雷老師你不是新學會了電擊的新能力嗎,使出來讓我們看看唄。」雙胞胎對雷千進行著挑釁。

「好,今天老師就讓你們見識見識!」雷千說完了就開始擺起了姿勢。

四周的「雙胞胎」幻象都歪著頭,表現出巨大的興趣。

「啊啊啊,炸裂吧,千雷擊!」雷千大叫著,使出了自己的必殺絕技,然而——

什麼都沒有發生!

雷千的手上連個電流產生的小火花都沒有。

「啊咧咧,又使不出來了……」雷千自己也覺得很納悶兒。

「雷老師,你在耍我們玩嗎?」唐琪娃的聲音顯得有些不悅。

「啊,算了,時間差不多了。」唐瑤娃的聲音顯得有些著急。

接著四面八方的「雙胞胎」同時向雷千撲來。

雷千手忙腳亂根本不知道對付那一個才好。

就在這時,雷千隻感覺後背一麻,接著他就渾身肌肉都麻痹了,雙腿使不出力氣摔倒在地。

霧氣散去,雷千看到了拿著電擊槍站在他身後的唐琪娃。

還有被唐瑤娃綁住正在往房間中的另一扇門拖的伊莉斯。

伊莉斯的嘴裡被貼著腳步,眼睛里閃爍著淚花,伊莉斯已經嚇得哭出來了。

雷千掙扎著想要向著伊莉斯的方向爬去,他看到伊莉斯滿眼淚水對著他使勁搖搖頭。

「等著我,伊莉斯,我馬上就來救你!」 時崎狂三的位面之旅

「這個傢伙怎麼還沒暈過去啊。」拿著電擊槍的唐琪娃蹲在地上看著正在奮力爬動的雷千說道,接著唐琪娃再次舉起電擊槍,扣動扳機,向雷千身上電去。 微風拂面。

陽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服。能在午後的這個時間躺在這片草地上可謂是奢侈的享受。

8歲的雷千雖然已經在這座超能力實驗島上接受了一年的超能力開發試驗,然而他的能力只停留在了2級能力,「腦力強化」這個水平。

這在把全部能力者分為10級的超能力實驗島上來說,雷千的能力算是相當低的等級。

雷千也不在意,他覺得就這樣讓自己的腦袋變聰明起來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他不用牽扯到那些看起來就很慘烈的戰鬥中去。

雖然每周都有六天半的時間會在實驗室進行超能力的開發試驗,然而雷千還是很享受剩下的可以悠閑度過的這半天時光。

偏偏就有一個人,非要破壞雷千這難得的半天休息時間。

這個人現在就在向著雷千跑來。

「千哥,千哥,我來了,你果然又跑到這裡偷懶!」莫小雪跑到雷千面前,插著腰嘟起了小嘴。

「什麼叫做偷懶,今天下午以及晚上都是我的休息時間,明天我才會去實驗室進行開發試驗,所以從現在開始,我想做什麼都是我—的—自—由—」雷千故意拖長了聲音,對小雪質疑自己偷懶的事情表示出強烈的不滿。

7歲的莫小雪雖然比雷千小著一歲,卻是和姐姐莫小雨一起在三年前就來到了島上進行超能力的開發。只不過,到現在為止,小雪的能力開發還遲遲沒有進展。

「可是,姐姐說過,不工作的人都是在偷懶。」小雪歪著腦袋,露出疑惑的表情。

雷千實在懶得解釋。他側過身子用被對著小雪。

「喂,千哥,你別不理人家好不好。」小雪像是受了委屈一樣,但是突然她的眼睛一亮,「對了,千哥,今天晚上姐姐要做她最拿手的土豆燒肉,我也會給姐姐幫忙的。吶,千哥,是你最愛吃的土豆燒肉哦,今天晚上就來我們家吃飯好不好嘛。」

小雪一邊搖晃著雷千的肩膀,一邊對著雷千說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去還不行嗎?」雷千被小雪翻過了身子,只好無奈的擺擺手,做出屈服的手勢。

「哐啷啷。」

一個十幾歲的少年正在不遠處的草地上獨自一人踢著一個空了的易拉罐。

「太好了!」小雪顯得十分高興,她也要就勢躺倒在雷千身邊,卻被雷千擋住了。

「小孩子不要躺在草地上,容易得感冒。」雷千看似好心的說道,其實只是怕小雪繼續賴在這裡影響他休息。

「切,你自己還不是個小孩子。」小雪自言自語的咕噥道。

雷千看到小雪不再纏著自己,就閉上了眼睛準備眯一覺。

「啊,對了!」小雪突然大聲喊道,震得雷千耳朵一麻。

小雪的聲音太大了,以至於踢易拉罐的少年都停下了腳上的動作,扭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喂,喂,你是想把我耳朵震聾嗎?」雷千揉著發痛的耳朵說道,「到底是什麼事,你快說吧。」

「其實吧,」小雪故作神秘的說道,然後突然又擴大了音量,「今天我得到了大家都在尋找的那樣東西。」

雷千再一次差點兒變成聾子。就在雷千作勢想要去抓住故意在他耳邊大聲說話的小雪的時候,小雪卻靈活的跑開了。

小雪邊跑邊得意的樂開了花,最後還不忘在確定雷千追不著自己的地方,停下腳步,回頭對雷千大喊:

「今天晚上一定要到我家來,我等你,我給你看我得到的那件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