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婉已經夠絕,跟江萬貫搞懂搞西,還弄出來了兩個娃。

而這個厲豐呢?

他可是絲毫不比他妹妹省心……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直接就把吞天魔功修出來的魔靈給弄了!

封印了!

比當年江萬貫封印幽冥尊者的時候還要邪乎!

壓得魔靈這輩子都出不來!

而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導致了厲豐的實力極其弱……

但!

就算是如此,就算是他只有闢海三階的修爲,他爲了江北的命,也上前了!

會不會死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的是,如果他不做點什麼,自己的這個外甥,絕對不會在他父王的手中活得下來!

就算是留江北一口氣在,也是被父王帶回去受盡折磨!

如此狀況綜合起來……他,悍然出手!

“舅舅!”江北眼睛都紅了,不是魔功運轉的原因,而是眼眶紅了。

多少年都沒哭過的他,在這一刻,心跳都如同停下來了一般!

而那老魔主,嘴角卻是勾起一抹陰冷的笑容。

從他看到厲豐的實力如此,便是意識到了什麼,再看到厲豐出手的靈力波動,哪還想不明白?

“死!”

只聽得老魔主一聲冷喝,那一掌,直接轟來!

目的,便是要直接崩碎這靈力罩,順勢擊殺厲豐!

而他後面的江北,也逃不了這一劫!

必死!

“吼!”

莫大的威壓傳來,厲豐忍不住仰頭怒喝,周身的靈力如同瀑布一般,向外瘋狂的涌動着。

只是,隨着那一掌接近,他的靈力……卻是如同水龍頭被緩緩擰緊一般。

一滴,都出不來了……

而此時的江北,距離那道裂縫,也不過是五十米左右的距離。

不遠,但這五十米,卻如同是生與死之間的距離,而此時的他,在經歷了剛剛的‘神魔天徵’之後,根本就無法調用任何的靈力。

此前吃掉的那些靈丹,也早就被吞天魔功的強勢運轉而抽調得乾乾淨淨!

這是吞天魔功的強勢所在,但卻……也是吞天魔功釀成的大禍!

“轟!”

那一掌到了!

輕輕的拍在了厲豐的靈力罩上!

爆炸聲頓時傳出,而本還在厲豐身後的江北,卻也是同時艱難的朝前衝去,瞬間便來到了厲豐的身後,一隻手,直接伸出!

而後……抓住了厲豐的後脖領,帶着他轉身而逃!

同時,那老魔主眼中的輕蔑之意更甚。

如同是看着螻蟻,在反抗着大象踏來的巨足一般……

靈力罩破碎了……

“吞天魔功!轉啊!轉啊!你聽不到我的話嗎!”江北在心中嘶吼着!

“狗屁系統!給老子恢復實力啊!你聽不到嗎!”

“……”

шшш⊕ TтkΛ n⊕ c o

沒人回答他,就連無所不能的小系統在這時候都像是死機了一般。

“再不給老子恢復一下,老子就涼了!誰他媽帶你走向無上的榮光!”

“五萬怒氣值……”

“主人,就這麼一次……”

終於,這一道聲音傳了出來。

“買!”

“轟!”

頓時,江北只覺得體內一道如泉水一般的靈力冒了出來!

與此同時,那老魔主的目光更是一凝!

下一刻!只見這老魔主身形瞬間前衝而去!

但江北更快!

“噗!”

“噗!”

連續兩道噴血的聲音,頓時從江北和厲豐的口中爆發了出來!

只見得,江北已經在靈力罩崩碎的那一刻,來到了厲豐的身旁,一掌轟出!

堪堪滅掉了這一掌的部分威力!

但,這一掌還是命中了江北和厲豐的胸口!

伴隨着這突然到來的衝擊力,江北再也忍不住,一口血就噴了出來……而他的身形,也是同時朝着後方的裂縫之中飛去!

那老魔主目光更是冰冷無比!照着這邊拼命的衝來!

再看。

江北的後手已經到來!

只見其雙手詭異的划動着!

周身爆發出滔天的黑色氣流!

“冥府之劫!”

這黑氣,朝着老魔主的涌動而去!

不多時,便直接擋在了那老魔主如流光般趕來的身體前方!

而這足以毀掉一個整個幽冥峯的一招,竟然……困得這老魔主不過一兩個呼吸!

便被破除。

狼夫驕寵小萌妻

主宰境的強者,根本就不是此時的江北能反抗的!

而在施展完了這一招之後,江北更是沒有絲毫的猶豫,甩出了自己的小騷騷,來到腳下,已經帶着厲豐奪命而逃!

那老魔主的目光徹底的冰冷了下來。

不過下一瞬,這冰冷的目光便轉化成了震驚!

是的,震驚!

爲什麼!

此子能跑得如此之快!


踩着小騷騷的江北,雖然帶着厲豐跑路,但是他的速度, 三顆糖,甜到殤

再加上此前江北的一招冥府之劫,也困了那老魔主一兩個呼吸,更是爲他爭取到了時間!

那裂縫就在眼前……

“噗!”

只聽得耳邊又是傳來一聲噴血的聲音。

是厲豐……

只見厲豐的胸口已經癟下去了一片。

臉色極爲蒼白,那一頭黑髮如瀑般散落下來,相貌極爲狼狽。

“舅舅! [綜武俠]美貌如我 !”

江北大喊着,眼眶泛紅……

“北兒……”厲豐喃喃的開口了一句,換來的卻是一連連劇烈的咳嗽聲。

而此時的江北,已經全然不管身後的老魔主距離他有多近了。

甚至,也不管老魔主那又一次拍來的一掌,距離他還有多遠,位置是否得當。

只能跑……

就算是又被拍了一掌,他能做的,也就只有用肉身去硬抗!

這種存在……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嗖!嗖!”

連續的破空聲傳出。

再一看,這天地間,哪還有江北和厲豐的身影!

他們已經進入了這裂縫之中!

而那老魔主再次拍出去的一掌,也到了! 約摸着十分鐘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