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現在還不清楚這個劇本有什麼魔術儀式上的邏輯存在

因此路明非遇到的六號珍妮特依舊心思非常單純,沒有被不斷輪迴往複的惡意積累弄得癲狂,她的上一個讓娜應該剛剛徹底被龍化詛咒侵蝕,失去了行動能力。

得益於輪迴才剛開始沒多久,因此過程還沒變得複雜話,如此理清楚倒是非常簡單。

在這個輪迴的過程中,普雷拉蒂所做的事情有什麼?

路明非想了想:「編劇本?雖然現在還不清楚這個劇本有什麼魔術儀式上的邏輯存在。」

然後,四個路明非一齊陷入了思索。

四核運算,思考普雷拉蒂還做了什麼——

——【難度:25】——

——【路明非的『靈感』:1d100=36】——

路明非猛地一拍手,伴隨著靈感如火花般閃爍,他想起來了。

在路明非擔心珍妮特身上的令咒的問題而詢問普雷拉蒂的時候,普雷拉蒂有過奇怪的舉動。

路明非以為普雷拉蒂是召喚英靈,但普雷拉蒂卻根本不知道令咒的事情,而是說自己的目的是……召喚天使!

在這個神秘的輪迴儀式中,路明非的身份是『天使』。

新增的線索讓路明非為之以振。

看了看列出來的普雷拉蒂的行動表,在這其中能夠進入下一階段思考的問題,果然就是這個「普雷拉蒂為什麼要召喚天使」了!

普雷拉蒂是鍊金術師,是魔術師,這樣的他不可能做無用功,這件事本身肯定是有目的的!

這個目的,或許就是普雷拉蒂行動邏輯(「為什麼這麼做?」)的一環,只要弄清楚其中一環,全圖的真相或許也能推理出來!

思考吧,思考吧,思考吧!

還有沒有什麼線索?有沒有什麼能解釋這個的線索?

路子航面無表情,路明非與路多克陷入了沉思。

但路香卻猛地張大了眼睛,他似乎想到了什麼:「我們……不是短篇的主角,是長篇的主角!」

路明非有些獃滯:「怎麼又開始謎語人了? 權寵天下:絕色醫妃世無雙」

路多克卻一拍桌子,他想到了:「能夠當線索的呃東西,不應該是我們進入特異點裡之後發生的事情,在此之前也有線索!不是短篇,是長篇!」

路明非立刻開始回想。

在進入特異點之前,有發生什麼與特異點裡的事情,能扯上聯繫的事件嗎?

——當然有!

那就是蘇恩曦的補習課!

蘇恩曦補習的內容有什麼?對了,是聖女貞德,她介紹了許多關於聖女貞德的事情,包括她的成就、歷史地位、如何被污衊,又在什麼時候平反。

蘇恩曦還提到過,聖女貞德正式被稱呼為聖女貞德,是因為在1920年被教宗本篤十五世追封為聖人,正式的聖女貞德的名號,是在1920年才被確認的……

「也就是說,所謂的聖女啊、聖人啊,這種名號都是教會冊封的名譽頭銜……等一下。」

路明非撓了撓頭。

「這麼一說的話,這個時代的真假聖女有如何談起?按照教會的邏輯,貞德沒被冊封所以不是聖女,那些現在反轉成魔女的傢伙才是算有官方認證的聖女吧?」

「但客觀來看,貞德才是貞德聖女。」路香說。

「為什麼。」路明非自言自語的問。

路多克立刻做出了回答:「很簡單!因為貞德聽到了神諭,因為貞德……在這個棟雷米,遇到了天使!這件事讓她無論有沒有被承認,甚至哪怕她自己不怎麼認為,她也是真正的聖女!」

所有路明非再度一齊捂住了腦袋。

他們覺得很接近了,一切都很接近了,對於搞清楚普雷拉蒂想要做什麼這件事情,真的已經很接近了!

蛋殼上好似布滿了裂痕,就差一點裡面蘊藏的真相,就會破殼而出。

——【難度:1d50+50=88】——

——【路明非的『靈感』:1d100=88】——

「——想起來了!」

除了面無表情的路子航,所有路明非一起捶桌站了起來!

「正常人的邏輯無法套在魔術師身上,但魔術師的邏輯卻非常單純!遠沒有正常人複雜,所以我們現在應該模擬的,是魔術師的思維迴路!」

說做就做,在思維殿堂里,新的路明非再度出現,那就是——路瑪麗!

模擬奧爾加瑪麗,模擬那個施展了諸多魔術,在路明非最熟悉的人里,看起來最想是魔術師的少女。

路瑪麗立刻給出了線索。

那就是——

「還記得雅典娜當初的所作所為么?」

「當初,雅典娜為了保護迦勒底,臨場編織了一個用來對抗人理之火的《普羅米修斯秘笈》,為了讓這個儀式的成立,雅典娜做了什麼?」

「那就是……湊齊『素材』,從而證明自己手裡的黏土板是蘊含著普羅米修斯力量的《普羅米修斯秘笈》!」

路明非們恍然大悟。

「普雷拉蒂的行動也是在湊素材!她讓珍妮特召喚出天使,是為了從神秘學的角度上……再現『貞德在棟雷米遇到了天使於是成為了客觀的聖女』這個事實!」

與雅典娜當初的行為做對照。

也就是說——

「普雷拉蒂,想要證明珍妮特在魔術構成的概念上,就是聖女貞德!」

串聯起來。

線索們開始串聯起來了。

路明非重新睜開眼睛,看著手裡的《忒修斯之船》,想到了裡面那個關於b先生是不是a先生,在與a先生關係親近程度不同的人看來,會有不同答案的問題。

之所以會有不同的答案,是因為不同的人思維迴路不一樣。

就如同普通人與魔術師的思維迴路不一樣一般。

然後,線索開始鏈接。

——在確認了聖女貞德死亡之後,普雷拉蒂後續的行動內容是什麼

答:復活貞德

對!

復活貞德!

這才是一切的起源,甚至後面的嫉妒魔女,都是被普雷拉蒂捲入這個計劃里來的素材罷了!

那麼問題來了,正常的普通人想要復活貞德,會做什麼事情?

正常人的思維邏輯,應該是找到起死回生的秘鑰,尋找起死回生的秘術,又或者下冥府去撈靈魂什麼的。

但普雷拉蒂是正常人么?

魔術師是正常人么?

以《忒修斯之船》為參考。

魔術師們不會考慮復活a先生。

魔術師們會費盡心思的去證明b先生是a先生!

證明的方法,自然也就是從魔術儀式的角度!

普雷拉蒂,在試圖證明『贗作』的貞德,是『真正』的貞德!併發自內心的認為,只要完成了證明,那麼贗作的貞德就是被複活的真正的貞德!

一切全都豁然開朗!

為什麼用如此內詭異的輪迴儀式,可以證明貞德的贗作『珍妮特』是貞德?

這重要嗎?

不重要!

直接無視就可以了!

因為路明非是差生!路明非完全搞不懂魔術師們「怎麼做(howdunit)」的,所以他只需要知道對方「為什麼做(whydunit)」!

對!

就如同《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故事裡的主人公菜月昴一般。

那個故事裡的菜月昴,作為一個神秘學文化水平不過過關,根本無法理解使用各種神秘力量的存在為什麼能做到各種匪夷所思事情的人,他通關故事中輪迴的方法,不是調查那些「怎麼做(howdunit)」的,而是在不斷的死亡輪迴中,調查清楚案件中的關鍵角色「為什麼做(whydunit)」。

現在全部都理清楚了。

路明非興奮的將自己不追求事件的過程,而是追求事件發生的邏輯角度,所的出來的推理結果,告訴了妲麗安。

妲麗安似乎對路明非稍微有些刮目相看了。

「不錯嘛,差生,雖然我看你剛剛不斷切回語自言自語的模樣很噁心,但你的確答對了,順帶一提,普雷拉蒂從我這得到的知識,就是『召喚天使的方法』……唔,雖然基礎其實是英靈召喚術,不過修改修改,與英靈中跟天使有聯繫的英靈連接,其實結果都差不多——

——不過,差生,讓我問你最後,也是你邁出下一步的最後一個關鍵問題吧。」

妲麗安嘴角浮現微笑。

「被放逐的外神、魔王普雷拉蒂,她拯救世界的方法,是什麼?」

普雷拉蒂拯救世界的方法?

這個問題要反過來思考。

導致這個特異點成型的異變是什麼?

答案自然是魔女們的出現。

即使歷史沒有被扭曲,普雷拉蒂也會嘗試復活貞德,因此普雷拉蒂復活貞德的行動並非異變,而是『正確的歷史』。

也就是說,普雷拉蒂想要拯救世界,就必須修復這個特異點,想要修復這個特異點,就必須處理這個法蘭西特異點裡的變異。

想要處理這個法蘭西特異點裡的變異,那就必須解決魔女們的問題。

普雷拉蒂如何處理魔女?

她又對魔女們做了什麼?

這就要聯繫到魔女被魔王抓來當復活貞德的素材的時候,到底在魔王『復活』貞德的儀式里,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他緩緩說道,「我的牽掛,是王院長你。」Next post: 而權曦卻只是看着顧琰和顯示屏中不斷跳動的數據,像是全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裏一般的自言自語道:「他可真的了不起,你知道嗎,那天,他一個人的失控,癱瘓了整整大半個研究所的配置啊,厲害,真的是厲害。」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