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更多的是想和村上村正在一起之類的。

沒錯,在上學的這段時間裡秋元真夏也稍微的明白了自己對於村上村正的感情是什麼。

是喜歡。

一開始秋元真夏也覺得自己不可能喜歡村上村正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看似肯定的結論變得越來越容易動搖了。

最後不喜歡村上村正的結論被推翻了,起義軍是喜歡,最後佔據了秋元真夏的全部。

想要更加的靠近他,這個想法是每一個談戀愛的女生都有的想法。

秋元真夏正如名字一樣,現在踏入了熱戀的夏天,雖然現在還只是單方面的愛戀。

「村上桑,這段時間還請你多指教了。」

「沒事,畢竟你也是我的員工嘛。」

「村上老師!」

齋藤飛鳥急沖沖的跑進來了,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秋元真夏然後就來村上村正面前說:「村上老師,說好的今天要一起出去玩呢。」

「啊?不是明天嗎。」

村上村正沒有記錯,是約定的明天早上但齋藤飛鳥肯定等不了了。

所以就有利用村上村正對自己的寵愛來行騙這件事,稍微的來一兩次就可以啦。

「所以,村上老師是騙我的嗎……」

哭唧唧的齋藤飛鳥很討人憐愛的,村上村正看著秋元真夏說:「不好意思,明天再和你說後面的一些事情。」

說完就摸著齋藤飛鳥的小腦袋離開了。

「村上桑……我也可以一起去的……」

這句話是等村上村正已經走了之後才說的,秋元真夏覺得自己要稍微有些耐心才行。

可是誰也不知道秋元真夏的戀愛到底是怎麼樣的,可能是一帆風順也可能是崎嶇的小路。

只是秋元真夏僅僅希望和村上村正在一起就行了。

戀愛總是會讓人變得有些卑微,這也是村上村正喜歡一個人的原因之一。

帶著別人那份沉重的愛意活下去,很痛苦的。

帶著齋藤飛鳥出來玩肯定是依著齋藤飛鳥的想法,村上村正只是在旁邊好好的陪著就行了。

「村上老師!我們去遊樂園吧。」

十三歲的小姑娘還不懂什麼叫喜歡,只知道自己什麼都想要。

齋藤飛鳥作為家裡的小公主,自然是收到寵愛一直到現在,但在外面卻是一直被欺負著沒人幫助。

只有村上村正這麼一個和自己完全沒有關係的人願意幫自己,齋藤飛鳥對於橋本奈奈未更多的是一種尊敬或者是尋求安慰。

十三歲的齋藤飛鳥很清楚的知道誰對自己抱有善意誰對自己抱有惡意,一直都是惡意對於善意的齋藤飛鳥……

很久沒有見到村上村正這樣的人了……所以才會顯得很貪心,想要一把抓住好讓自己獨自享受這人間最後的凈土。

稍微長大一些就會知道這是對別人的喜歡,但十三歲什麼都還不知道的齋藤飛鳥不管這些。

「村上老師!我要這個!」

「嗯,好。」

從某種方面來說兩人現在的關係有點像是兄妹,畢竟兩人之間相差了差不多七歲。

「明天的約定雖然今天兌現了,但明天也出來玩吧。」

「誒?!真的可以嗎,村上老師。」

齋藤飛鳥是帶著開心又有些擔心村上村正會不會因為自己騙了他而生氣,但既然都是村上老師了,怎麼會生氣呢。

看著怯生生的齋藤飛鳥,村上村正不由得感覺自己是不是要更加註意一下自己唯一的學生。

畢竟在外面除了自己好像也沒有人幫她說話了,都叫了一聲老師那自然要做到身為老師的責任。 幽冥世界之內,白起立足於酆都山上,一縷神光在其周身流轉,散發著無盡的大道偉力,彷彿一念之間便能重塑天地河山。這種恢宏偉力讓白起都忍不住道心波瀾。

證就大羅之後,白起才能能夠明白,大羅與大羅之下的區別究竟有多大,差距簡直不可以道理計。而且證就大羅之後,只要不自己作死,幾乎很難隕落。

更不用說,他被敖臻冊封為酆都大帝,執掌七十二重幽冥權柄,擁有七十二方小千世界加持,一身道行之強,遠非普通的大羅真數可比。

此時,白起意氣風發,一時間感覺天地間天高地闊,任其馳騁!就在這時,卻見幽冥世界上空,一縷氤氳紫氣降下,化為一尊身著星宿龍袍的至尊帝皇,正是敖臻。

「白起,恭喜你,證道大羅真數,一步踏足不朽領域!」敖臻笑著恭賀道。

白起看著這突兀出現的身影,頓時心頭一驚,急忙道:「多蒙陛下精心栽培,否則臣豈能有今日,更是談不上證就大羅,大恩不言謝,請陛下受臣一拜!」

白起心念電閃之間,便要朝著敖臻拜下,卻被一股無形力量輕輕托起。這股力量看似輕柔,卻讓白起一身恢宏得大羅偉力無法施展開來。

「不必妄自菲薄,能夠證就大羅,依靠的是你自身,而非朕!但你還是太取險,證就大羅豈是尋常,若是你氣數不錯,這番成就大羅的還不知道是誰?」敖臻肯定白起的底蘊,又對著其敲打一番。

「臣確實有些魯莽了,若非陛下賜予幽冥本源權柄加持,又讓臣調動天地本源之力,臣此番恐怕真的隕落了!」白起聞言,有些后怕的說道。

「甚好,以後當要注意!大羅即是修行之路的巔峰,同樣是超脫之旅的起始。如今,你證道大羅,勉強配的上酆都帝君的稱號。以後還要更加努力,爭取更近一步!」敖臻目光幽深,緩緩說道。

話音未落,敖臻的身影便化作一道流光破空離去。在敖臻離去之後,白起緩緩收回目光,他面容不變,依然是從容淡然,只是心頭輕鬆了口氣!

證道大羅之後,白起對敖臻體內那浩瀚如天地般的力量感悟的更加透徹。未曾突破之前,只覺敖臻神力如淵,無法捉摸。可證就大羅之後,他方才卻更覺自身渺小,站在對方面前,仍然生出滄海一粟之感。

不過想想大羅三數的差別,白起瞭然的點了點頭。大羅散數能夠使用自身的大道之力,偉力之強遠非大羅之下的修士能夠媲美的。

而大羅真數收束諸天他們真靈烙印,集無數他我智慧道行於一身,法力堪稱無窮無盡。對於大道的掌控更強不說,更是真靈唯一,窺探到真實力量的存在,只有達到這一步才能算是真正的大羅強者。

至於大羅金數,白起聽敖臻講道時說過,斬斷三生,從命運長河中截取過去、現在、未來的烙印化作命運神玉,然後將之融入真靈之中,形成大羅真印,並藉助大羅真印之力,完全執掌大道。

收束諸天他我之時,白起對於命運長河的偉力了解幾分。即便他如今已經證道大羅,也不敢到命運長河深處多呆,否則同樣會被命運長河侵蝕,最終導致身死道消。

命運長河立足尚且如此困難,更不要說從命運長河中截斷三生,這是何等偉力!越想,白起對敖臻的實力越感到心驚,你絕對是遠超他想象的強大。

在白起暗暗思索的時候,天庭諸神魔境強者全部前來恭賀:「恭喜帝君證道大羅,從此清凈逍遙,自在無劫!」

本來白起在天庭中的地位就不低,在第一梯隊中都堪稱頂尖。要知道,天庭神魔境強者數十萬,可被冊封為帝君的只有白起一人。而且白起執掌的可是七十二重幽冥這樣的輪迴重地,可見他在敖臻心目中的地位。

此時,白起證道大羅,他的地位自然更加穩固,成為乾元界當之無愧的二把手,真正的坐穩了酆都帝君的寶座。哪怕是天後蔣夢婷,也要遜色白起一籌。

收到眾人的恭賀后,白起當即效仿敖臻,證道之後設立大羅宴,邀請天庭諸神,並且展露大羅之妙。

白起將要開講大羅玄妙的消息傳來后,所有神魔境的強者頓時進入幽冥界酆都山之中。隨著諸多神魔前往幽冥,整個天地剎那間平靜下來。對於那些神魔來說,大羅奧妙方才是他們矢志不渝的動力所在。

隨著白起證道大羅,乾元界中有白起鎮壓,幾乎不會有什麼危險。於是,敖臻便打算前往始源道界修行,也只有始源道界才有足夠的資源供他更進一步。

此時,敖臻正在緩緩脫離乾元界,他遇到了一些小麻煩。乾元界乃是敖臻開闢而來,與敖臻的羈絆太深,根本無法分割。始源道界對敖臻並不排斥,但乾元界十分排斥。

只見始源道界本源之內,無比恢弘劫數正在孕育,無盡的威壓朝著乾元界壓迫而來。還沒等敖臻反應過來,那無數劫數從蒼穹深處飛射而出,直接封鎖了敖臻體內的乾元界。

一道道天罰雷霆從天而降,直接穿越重重虛空,直接劈在龍珠之上。龍族之上,三千龍紋符籙閃爍,直接將劈來的天罰之雷吞噬煉化。

隨著一道道天罰雷霆被敖臻煉化,頓時激怒虛空中的天罰雷霆,無盡的七彩劫雲浮現而出。而在劫雲深處,一隻巨大的七彩神眸自然睜開,這隻眼眸冰冷無情,沒有任何的情緒,直接看向龍珠,將整個乾元界牢牢鎖定。

一種冰冷的意志降臨,一種毀滅的意志在流轉。沒有任何一方完整的世界,能夠容納另一方世界,除非這方化為它的一部分,否則兩方世界相爭,最終只會留下一方世界。

轟轟轟!在劫雲中,赫然可以看到,一道道大道天柱接連不斷的浮現,每一道都凝練如實質,散發出古老的氣機,絲毫不比乾元大道遜色。

三千大道天柱交織,浩瀚的威壓席捲八方。一眼看去,彷彿是面對真正的大道海洋般,無盡的大道法則交織在虛空,充斥在蒼穹深處。

這一幕,讓敖臻的眼神一凝,三千大道輾壓,根本就不準備給他活路啊!不過,危險與機遇並存,在這恐怖的危機下,敖臻感覺到乾元界的大道在不斷完善,腦海中生出無數感悟,彷彿陷入到一種不可思議的頓悟中。

一方本源道界的三千大道本源法則何其恢弘,三千大道天柱衍化而成的大道海洋雖然危機重重,但是參悟起來卻是比原先不知道要輕鬆多少倍。

這是一次莫大的危機,同樣也是一個莫大的機緣。若是能夠汲取始源道界的大道法則精華,那也對於乾元界而言,好處之大簡直無法估量。

當然,想到得到這份好處,首先要能夠承受這份反噬。只見虛空中的天劫已經積蓄完畢,虛空中三千大道天柱顯現,一條閃爍著黃金光芒的巨大天柱如潮水般衝天而起,化為浩瀚天柱,霸道的朝著乾元界撞擊過去。

這一撞就是天崩地裂,無盡鋒銳之氣如潮水般席捲而來,彷彿是天地間最鋒利的神兵,能斬斷虛空,崩碎蒼穹,毀滅天地萬物。

這是金之大道的氣息,金之大道乃是三千先天大道之一,雖然是最基礎的大道,但是同樣也是殺伐最強大道之一。世間一切鋒銳似乎都凝聚在上面,散發著無堅不摧的意蘊。

若是仔細感應,彷彿能在上面看到無數神兵利器一般。恐怖的鋒芒破滅虛空,顯得十分可謂可怖。金之大道法則道韻在不斷流轉,這是金之大道能夠達到的極致。

不過,金之大道僅僅只是開始而已,水之大道、木之大道、火之大道、土之大道等等大道天柱一齊輾壓而來,那種威勢讓敖臻都感到兢兢戰戰,一股死亡的感覺籠罩在敖臻的心頭。

一方道界的底蘊何等恐怖,別說敖臻區區一個七星大羅,就算是八星混元也得跪。所幸如今只是部分本源匯聚而成,否則,敖臻就只能乖乖等死,然後憑藉著乾元大道在億萬后悄然復生。

面對如此危局,敖臻的心中反而更加冷靜幾分。天罰如今的威力看似無比強大,可是卻有一線生機。若是他能夠躲過此劫,那麼乾元界的底蘊將會增強千百倍。

想到這裡,敖臻直接將龍珠吐出,然後化作一方巨大的世界,將整個天罰給吞噬一空。吞噬之後,敖臻的身影便化作一道流光沒入混沌之中,絲毫不敢停留。

等到敖臻離開不久,始源道界頓時一陣顫抖,無盡的雷霆瀰漫在蒼穹之上,似乎隨時有可能轟擊下來。一道七彩的神眸不斷閃爍,正在不斷地搜索敖臻的信息。

然而,它終究失望了,一圈掃視下來,根本就沒有發現敖臻的身影。無奈之下,神眸消失在天地間,再也看不到絲毫的領養。可那恐怖的威勢,自然讓整個始源道界都震顫不已,無數強者從閉關中走出,直接拉開了天地大劫的序幕。

而敖臻,此時躲在混沌的某處角落,幫助乾元界鎮壓天罰之力。若非乾元界擁有九件先天靈寶鎮壓,空間堅韌無比,這才勉強抗住了始源道界的天罰衝擊。

轟隆隆,大道與大道不斷碰撞,迸發出得無數法則道韻,衍化出一片大道海洋,更有無數大道法則呈現而出,恐怖到不可思議。當然這些大道天柱是無根之源,基本很難對乾元界造成巨大危害。

九件先天靈寶在敖臻的催動下,綻放出無比恢宏的神光,將那些大道天柱全部粉碎。那些粉碎的大道碎片,很快就被同源的大道天柱煉化吸收。

隨著這些大道碎片的吸收,乾元界的三千虛幻大道開始朝著實質蛻變。雖然只是蛻變了一絲絲,但散發的威壓卻不可同時而語,增強了三成左右。

敖臻能夠感覺到,整個乾元界的空間堅韌度又增強了數分,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而且,敖臻發現,乾元界變得更加圓滿了幾分,隱隱有晉陞大千世界的趨勢。

這時,敖臻方才明白,想要將乾元界晉陞為頂級的大千世界,那麼三千大道天柱必要都要化虛為實不可。不過,想要將三千虛幻大道天柱全部凝練為實質,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機緣才行。

敖臻想了想,若是想要進入始源世界,必須要將乾元界封閉,不能流露出絲毫氣息。否則,又會引起始源道界的反撲,到時候,想要輕鬆脫身可不容易。

敖臻仔細思索一番,便決定採用秘法周天星斗封天碑,將乾元界徹底封印,不會留下一絲一毫的破綻。

果然,隨著乾元界被封印,敖臻進入始源道界后,沒有受到天地針對。不過,乾元界被封印,讓敖臻的戰力銳減,僅僅只能算勉強擠入大羅金數的門檻。

剛剛進去始源道界,敖臻便發現眼前正在進行一場大戰。一尊白骨戰魔手托一尊白骨塔正在追殺一道嬌媚的身影。那道身影渾身閃爍著七彩霞光,在背後伸展出一對金色的羽翼。

不過,這金色羽翼中,卻有著七彩霞光在流轉,交織在一起,顯得異常的神異,似乎在金色中蘊含著七彩之色,絢麗奪目,一種尊貴之氣自然而然的透露而出,那是鳳凰的氣息。

「小娘子,乖乖臣服本座,回去后,你就是本座的夫人,否則,今天你休想逃脫出去。區區一尊剛剛晉陞的大帝,還不是本座的對手。」白骨戰魔發出怪異的呵斥聲,聲音中帶著一絲調侃與邪意。

顯然,那個白骨戰魔是看上那隻鳳凰,想要將她擒拿過去。當壓寨夫人的節奏。不過,那鳳凰女本身就有著讓無數男子為之瘋狂的氣質與容貌。

「不可能,百鳥朝鳳劍!」鳳凰女嬌喝一聲,一劍斬出。

7017k 看到這個禍患終於除去,在場之人的心中無不鬆了一口氣。

喬靖柔提筆再度欺身而上,這次的目標卻已經換了人,直指龜背上的程皓軒。

程皓軒並未驚慌,他身邊的黑衣女子扔掉了手中的弩箭,從腰間拔出兩柄細長的短刺,這武器的造型柳若歡頗為熟悉。

仔細一想,正是之前迷蹤陣遇到的黑衣女子,她們所持的武器,只是後來被白谷蘭一劍一傘,輕鬆破解。

這位黑衣女子的武學造詣明顯更高,可仍是抵不過來者氣勢洶洶。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宋陌澤一驚轉身抬頭望去,只見洛臨淵正坐在院牆上靜靜地仰望夜空。Next post: 「阿勁,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