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想看一眼,最後還是忍住了。

四周烏漆嘛黑的,也沒有任何出口,可是沒有汪鷹的身影。

王浩想了想,喊了一聲。

“汪鷹?小鷹鷹?狗漢奸?傻籃子?”

還是沒有人迴應。

王浩搓了搓胳膊,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死人王浩見過無數,但是這種古墓王浩還是第一次來。心裏面有點兒沒底。

左顧右盼,按照自己的一些常識,這裏應該暗藏機關,打開之後就能出去了。

找了半天。

最後王浩發現了一點端倪。

就看到旁邊的銅雀燈上面冒着煙。

走上前去,發現燈芯還在冒着青煙。心裏面一琢磨,十有八九是汪鷹點燃的。

王浩掏出打火機給重新點燃了。

火苗緩緩冒了出來,整個墓室之中逐漸有了光芒。

王浩趁這個時候,再去看四周。

前妻撩人:總裁求重婚

發現有罐子是被挪動過。

王浩心裏面嘀咕,難不成機關在罐子這裏。

懷揣着希望,王浩走上前去,用腳挪了一下罐子。

誰知道剛一碰罐子,那個罐子就啪啦一聲跌倒在地,直接摔碎了。

王浩一時間嚇得菊花兒差點提到了嗓子眼兒。

罐子裏面的東西滾了出來,黑不溜秋的。

王浩用手機燈光看了過去,看清楚之後,王浩差點炸毛了。

竟然是小孩子,但是已經死了很久了,就像是醃製的一樣,王浩一陣不寒而慄。


不由得看向了其他的罐子,汗毛倒豎。

這邊正心驚的時候。

忽然。

王浩身後亮光大盛,整個墓室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一股寒意從身後撲壓而來,王浩連忙回頭。

看清楚之後,王浩頭髮都立了起來。 銅雀燈頭頂冒着火光,但是這個時候。

火苗蔓延而下,跌落在地面之上,地面之上有一個一指寬的地縫,地縫正好把躺着女屍的石臺子圍繞在正中間,火苗順着地縫轉了一圈。

石臺子之上的女人不知何時坐了起來,空洞洞的眼眶盯着王浩。

王浩整個汗毛倒立,手腕上面的長刀瞬間到了手中。

盯着女屍。

咯噠噠的機簧聲忽然傳來

王浩就看到,女屍的一隻胳膊竟然擡了起來,指着王浩這邊。

整個墓室之中,雖然有火苗,但是比之前更加的陰冷了。

王浩手提長刀,整個人菊花兒顫抖。

“女施主,我真是無意冒犯。”

王浩慫不拉幾的開口道。

但是女屍還是剛纔的那個模樣兒。

王浩穩定心神,目光順着女屍的手指方向看了過去。

最後發展,女屍正指着距離王浩不遠處的梳妝檯。

王浩猶豫半天,最終還是走向了梳妝檯。

然後就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銅鏡之中,反射着火光,但是火光反射到了對面的牆壁上。

乍一看,就像是對面的牆壁之上有一個長方形的門。

王浩想了想,朝着銅鏡之中的門走了過去。

路過木牀的時候,王浩整個人愣了一下。

就看到牀上竟然還躺着一道身影。

還是一具屍體。

竟然是男人的屍體,不過王浩看了一遍,屍體竟然穿着近現代的衣服。


處於好奇心,王浩用刀挑開了被褥,就看到屍體穿着羊皮襖,軍靴,腰間還掛着一把槍。

駁殼槍。

看樣子差不多還是民國的,甚至是民國往後的。

屍體保存的並不是很好,皮膚潰爛,身上好多的肉都是爛的,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撕咬過。

王浩搓了搓胳膊,朝着對面牆壁走了過去。

在牆壁上面看了半天,最終還真的發現牆壁之上有一個長方形的縫兒。

王浩推了一下,並沒有推開。

回過頭看向女屍。

王浩咧嘴一笑,“女菩薩,您就幫人幫到底,給我把門打開吧。”

誰知道話音剛落,女屍就躺下了。

火焰也瞬間熄滅了,嚇得王浩差點咬到了舌頭。

轟隆。

一聲巨石摩擦地面的聲音傳出。

王浩一轉頭,就看到了旁邊竟然打開了一道門。

去二次元拯救世界 女菩薩真好人啊。”

王浩差點感動哭了。

朝着門裏面走了進去。

誰知道剛一進去。腳底下的正方形石頭磚就往下沉陷而去。

王浩一個激靈,就要往後跳回去的時候。

後背重重的撞到了牆壁上,剛纔的門竟然關上了。

王浩汗毛倒豎,後背緊緊的貼着牆壁。

警惕的看着四周。

發現是一條長長的通道。

左右都通,王浩用刀在地面上摁了一下,發現就剛纔的那塊磚會動,剩下的都沒問題。

雖然這樣,王浩還是警惕性不減。

用手機手電筒看着兩邊。

最終在地面上的灰塵之上看到了腳印。

應該是剛纔那個汪鷹的。

王浩想了想,如果汪鷹朝着這邊去了,那就證明,這邊目前來說還算安全。應該可以走。

做了個深呼吸,王浩按照汪鷹的腳印往前走。

走了十幾米之後,面前豁然開朗。

是一個巨大的洞穴。

看樣子是天然的洞穴,後來又被人工開挖過。

正中間,有一個巨大的石碑。

石碑之下,是一頭巨大的長蟲。但是又有點不像是長蟲。

又有點像是蜈蚣,通體漆黑,纏繞着石碑。

王浩走了過去,用刀輕輕敲了敲大長蟲,發出鐺鐺鐺的聲音。

擡頭看向了上方的石碑,石碑上方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和之前墓室裏面的文字如出一轍,但是王浩還是一個字兒都不認識。

王浩想了想,用手機拍了下來。

繞到了另外一邊,這一次總算是看懂了。

石碑的另外一面,刻的不是文字,而是一幅畫。

畫上面,一個女人雙手捧着一個盒子,神色悲傷。

身後跪着密密麻麻的人,看樣子更像是一種古老的儀式。

王浩盯着看了半天,最後又轉頭看向了不遠處的牆壁之上。

是一面巨大的牆壁。

王浩盯着看了半天,上面都有圖案,但是都被打亂了,牆壁被分割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方塊。

就像是一個拼圖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