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這是許家的人?

看着不太像,因爲他有種熟悉感。

是一個女人,長相很漂亮,只是被捆成鐵鏈球,影響了美感,而且她嘴上被鹿沾了膠布,說不出話來。

仔細打量,這是一個美女,短髮至脖子,膚色雪白,眉目清秀,只是此刻,那眼睛正在狠狠的瞪着他。

秦陽猛然想起來。

這不是房東麼?!死鹿怎麼把她給抓起來了!

當時租房的時候,他看過房東的照片,是個美女,所以有些印象。

也難怪剛纔有種熟悉感!

他背後有冷汗滲出,但立刻裝出一副很驚訝的表情。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我家地下室!而且爲什麼要把自己捆起來?”秦陽當機立斷,義正言辭。

被捆着的房東美目瞪大,似乎沒想到秦陽會說出這種話來。

但她很快就想起來,她是被偷襲的,偷襲那人很強,一擊就讓他倒地,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在這裏了。

“你爲什麼不說話!”秦陽大聲問道,屬於明知故問,洗脫嫌疑。

“嗚~嗚~”美女房東悶哼。

秦陽裝着剛醒悟的樣子,匆忙上前,一把撕掉房東嘴上的膠帶,並且解開她身上的鐵鏈。

鐵鏈解開,美女房東揉着胳膊,並且開始繞着秦陽轉圈,一臉狐疑和戒備。

秦陽心中暗自嘀咕,可別看出什麼來。

“你不是覺醒者,也沒能力將我打暈帶來。”她轉了許久,終於說出這麼一句話。

秦陽鬆氣,這鍋本來就不是他的,道:“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你怎麼會在我家?”

房東沉默,緩緩道:“我被偷襲,那傢伙實力很強,將我打暈帶來這地方。”

秦陽放心了,他嫌疑已經洗脫。

“那你是誰?”秦陽明知故問。


總裁嬌妻抓捕計畫 ,似乎想起來本來的目的,開口道:“我是這房子的主人,你是秦陽?租客?”

“是我。”秦陽回答,並且請房東走出了地下室。

“我來提醒你,濟城的郊區最近有大危險,你得儘快撤離,免得喪命,當然,房租還沒到期,走不走是你的權利。”房東邊走邊道。

“多謝,我再收拾幾天,然後就撤離。”秦陽道。

房東秀眉輕皺,開口道:“你還是儘早撤離,這邊太危險了,我纔剛來就被偷襲了。”

“等我找到偷襲我的傢伙是誰,一定要他好看!”她帶着脾氣道。

“就是,太可惡了,這個偷襲的傢伙一點都不懂憐香惜玉!”秦陽厚臉皮道。

一路上的交談,秦陽都裝的很像,憤憤不平,演技登峯造極。

最後,來到了客廳。

“你這裏有食物嗎?”美女房東問,帶着點不好意思。

她被捆了一天,確實餓極了。

秦陽微微一愣,隨即反應過來:“稍等,我去幫你做一些吃的。“

“不用了,我吃這些就好。”房東指着桌上的祕製小漢堡道。

秦陽心裏一慌,這漢堡他準備過一會兒就扔掉的,卻被房東盯上了。

一想到房東吃了這東西,會發生什麼他都不敢想。

“別……”秦陽想要提醒。

但美女房東已經拿起了一個漢堡。

“什麼?“房東微微差異。

“沒什麼。”秦陽下意識道。

說完就心裏一慌,坑鹿坑習慣了,這完全是下意識的行爲,他想要阻止,但美女房東已經動口了。

她吃東西的動作很優雅,輕輕了咬了一口漢堡,動作很溫柔。

隨後,她愣住了。

秦陽默默看着她,看着她的臉色從驚訝到懷疑,到死憋。

美女房東的素養很高,所以她沒有發出乾嘔的聲音,但是漢堡,卻卡在嘴裏咽不下去。

“你沒事吧……”秦陽心虛的問道。

美女房東不理他,快步走向廁所。

聽到廁所的聲音,秦陽也是心慌,這該死的祕製小漢堡,太害人了。

不一會兒,美女房東出來了,美目瞪着秦陽,不說話。

秦陽很尷尬,這事能怪我嗎?明明是你自己要吃的。

“你叫什麼名字?”秦陽尷尬道,緩解氣氛。

“沐詩欣。”美女房東開口,並不給秦陽好臉色。

“要不,我去幫你做點吃的?”秦陽問,想用美食來賠罪。

“不用了,我回營地吃。”沐詩欣冷聲,她絲毫不敢吃秦陽做的東西了,剛纔的漢堡,簡直顛覆了她的味蕾。

說着,她站起來,徑直往外走去。

“不多留一會兒嗎?”秦陽有些遺憾道。

沐詩欣臉色一僵,她雙手擺了一個複雜的手印,一個白亮的空洞直接出現,像是門一樣。

她頭也不回,直接踏入門消失了。

看的秦陽發愣,這是異能嗎?看起來是穿梭用的,倒是挺方便。惟一的缺陷可能是那個複雜手印,不然也不會被鹿打暈。

想到了鹿,秦陽就鬱悶,讓它警惕許家的人,居然把房東給綁了!

還想不想住房子了?

念及確實是他讓鹿警惕可疑的人,給鹿留下了反駁的理由,所以他並沒有去找鹿理論。

鬱鬱不樂的返回房間休息,第二天修煉完,秦陽早早就出了門。

他腳步全開,飛速趕往濟城。

最後,他在距離君行酒店不遠的地方,一家咖啡店,觀察許家的情況。

許家的一次次的暗算,一次次偷襲,都是衝着他的命來的,他必然記仇。

這次發現了許家的蹤跡,無論如何,秦陽都要等待一波機會,不管是暗殺也好,偷襲也罷,反正要往死裏整許天和許曼青。

一杯咖啡下肚,時間到了半上午,秦陽看到,君行酒店一大衆黑衣人出來,擁護者一個女人,上了車。

他眼神一凝,許曼青!

君行酒店門口,許曼青在衆多保鏢的擁護下坐上了車,然後車輛轟鳴,載着她駛向遠處。

許曼青面色陰沉,顯然是遇到了什麼難事,這和她一直以來的氣質不符合,不是那麼自信滿滿。

原因是,她在聯繫許家大姐,表示要付出代價請御空神王出動後,對方提出的代價太大了!

竟然是本次祕境收穫的百分之八十!

這很難接受,但是爲了一次性滅掉秦陽,她答應了。

她有預感,不盡快滅掉秦陽,會有大的麻煩。這是她常年位居高位自帶的直覺。

所以,現在許曼青要前往祕境,實地估計一下祕境的大小,計算自己最後的得失。

車輛啓動,很快走出了街道。

秦陽起身結賬,跟着出去,他速度很快,就算是車輛的速度,他也能跟上。

一路尾隨,直接到了郊區。

秦陽速度徹底放開,從另一個方向,藉助一路的掩體,快速趕到所有車輛最前方。

他一路上觀察,已經確定了,一共五輛車,許曼青在中間的一輛。

每個車上都有覺醒者,如果想要一次性解決許曼青,直接從中間偷襲是最好的選擇。

車輛從他面前經過。

秦陽帶上惡鬼面具,直接暴起。

轟!

地面一個巨大的坑洞出現,那是秦陽踏地而出造成。

速度極快,宛如子彈,使用火焰燃燒強化了速度,他要一擊成功。

同一時間,許曼青心頭堵慌,本能的提醒周圍人戒備。

秦陽轟殺而出,全力一擊,直接瞄準坐在後座的許曼青,從車窗內,他已經看到了許曼青驚慌的表情。

“轟!”

巨大的響動,汽車直接掀翻出去,在地上滾動幾圈。但這聲音,卻是秦陽打在一具盾牌上造成的。

一堵圓盾,雖然裂紋密佈,但它確實擋住了秦陽的一擊。

這也就導致了,雖然汽車被二人對抗的餘波掀翻出去,但秦陽並未直接攻擊到許曼青。

這圓盾的主人,眼神陰翳,面色沉穩。他是坐在副駕駛的保鏢,也是一名覺醒者,能力便是這圓盾。

“咳咳!”

一陣咳嗽傳來,那被掀翻的車輛中,一人護着許曼青,打碎了車門,直接出來。

許曼青除了咳嗽幾聲,毫髮無傷! 許曼青沒有覺醒資質,所以她出行,定然會帶着衆多覺醒者保鏢以防萬一。

他從車中出來後,只是站在一邊,盯着襲擊他的秦陽,其餘車輛內的衆多保鏢一同出來,圍住秦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