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有些心虛的看了蘇柔一眼,道:“那個什麼,你們聊吧,我好累啊,要去休息了。”

“不許走!”蘇柔狐疑的看着李白,道:“給我解釋一下,她們說的是什麼意思?”

wWW ✿ttКan ✿℃o

“咳咳,那什麼,我這麼做,也只是想要證明,你們三個在我心中的地位是一樣的,只有同樣的一束花才能表達出這個意思啊。”李白有些尷尬的摸摸頭,道:“真的,我說的都是真的。”

“那好啊。”趙雯呵呵一笑,對李白道:“今晚記得到我房間裏來哦,我們可是說好了,今晚給你當老師,給你好好補習補習的。”說到補習兩個字的時候,趙雯還特意加重了語氣。

蘇柔和陸傾城聞言,哪裏還不知道趙雯話裏的意思,蘇柔轉頭一臉幽怨之色的看着李白,道:“你原來喜歡這個調調,我是不是應該將高中的校服裙帶來?”

李白腦補了一番蘇柔穿着校服裙和自己做那種事情時那不可描述的畫面,頓時熱血沸騰起來,好像,還蠻刺激的呀。

陸傾城淡定的看了李白一眼,道:“雯姐畢竟年紀大了,比較飢渴,我不急的。”

趙雯聞言頓時一臉黑線的瞪了陸傾城一眼,什麼叫我年紀大了?什麼叫我比較飢渴?話說,如果不在意不着急的話,幹嘛將手中的杯子裏的水凍成冰塊?

眼看着一場戰鬥即將爆發,一個電話救了李白一命。

“那個什麼,晚上李無名要帶我去參加一個宴會,你們就不用等我了。”李白打了個哈哈,道:“我先走了啊。”

看到李白狼狽而逃的身影,蘇柔皺着鼻子哼了一聲,然後轉頭看着穿着一身職業裝束的趙雯,問道:“雯姐,小白他,很喜歡這個調調嗎?”

趙雯想了想,如實道:“這個我不知道你們是什麼情況,但是如果我穿着制服的話,那傢伙每次都很激動啊,用力都比平時大,而且很瘋狂。”

趙雯這毫不遮掩的話說得蘇柔面紅耳赤,捂着臉回了自己的房間,看來來報道時將那套高中的校服裙帶來是正確的選擇啊。

至於陸傾城,彷彿什麼都沒有聽到一樣,低頭默默玩着手機,如果有人看她的手機屏幕的話,就會發現她正在某寶上搜索着什麼東西,看那樣子,好像是空姐制服?

……

李無名早早就開車在樓下等着李白,當李白上車之後,他笑着對李白道:“是不是覺得我打擾了你和弟妹們的聚會?”

“不不不,我得謝謝你。”李白的頭搖晃的像是撥浪鼓一樣,李無名的電話來的真是太及時了,不然他非得被那三個激動的女人給撕碎了不可。

李無名有些奇怪的看了李白一眼,不過也沒有多問,啓動車子,直奔京城會所。

將車子停在停車場裏,李無名和李白兩人朝着會所大門走去,一路上碰到不少西裝革履或是穿着晚禮服的人,像李白和李無名這樣一身休閒裝的人,幾乎是看不到。

走到門口,李無名直接出示了一張黑卡,看到李無名手中的黑卡,迎賓小姐頓時恭敬的彎下了腰,態度要比迎接其他人時恭敬太多了。

“幫我把你們經理叫來。”李無名吩咐一聲,便帶着李白坐在了大廳一角的沙發上。

不多時,京城會所的大堂經理,一個穿着黑色旗袍的美少婦緩緩而來,笑着對李無名道:“李大公子什麼時候來的?也不早早通知我來迎接,是不是不喜歡人家了?”

面對美少婦那幽怨的目光,李無名笑着在對方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指了指李白,道:“去拿張鑽石卡過來,這位是李白,我的親弟弟。”

張瓊驚訝的看了李白一眼,她還是第一次知道李無名還有一個親弟弟,她點點頭,然後朝着前臺走去。

李白看着李無名頗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他一直都以爲地榜上那些排名靠前的人都應該是武癡纔對,哪裏想到排名第三的李無名卻像是一個情場老手一樣,處處留情啊。

“這會所有我們李家的股份,所以我的是黑卡,但是黑卡只能有一張,我只能給你辦一張鑽石卡了。”李無名笑着解釋道,“如果你喜歡黑卡,我的給你。”

“這倒是不必了,我無所謂的。”李白笑笑,黑卡和鑽石卡對他而言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兩人正說話時,忽然看到一道有些矮胖的身影快步跑了過來。

“哎呀呀,這不是李大公子嗎?我說今天出門有喜鵲叫呢,原來是因爲能夠碰到李大公子啊,真是我的榮幸啊。”張遠胖胖的身子恭敬的站在李無名的身旁,微微躬腰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滑稽,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如果放在外面,跺跺腳,京城二代圈子都要抖一抖。

張遠說完這番話,有對自己身旁已經傻眼的女人道:“快過來見過李大公子。”說着他又看向李白,道:“這位是?”

“這是我弟弟,李二公子。”李無名笑呵呵的說道:“這位是張遠,京城張氏地產公司的張董的公子,張遠。”

“原來是李二公子,真是失敬了。”張遠聽到李無名的介紹之後,連忙又對李白笑道:“李二公子一表人才,我老張就差遠了。”

李白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這一幕,倒不是因爲張遠,而是因爲張遠的女伴居然就是他們今天在機場遇到的那個美女。

張美美也傻眼了,她沒想到自己剛剛傍上的京城圈子的頂級公子哥居然在自己今天碰到的那兩個“試駕員”的面前如此卑躬屈膝,此時她哪裏還不知道,自己今天下午大概是被騙了。

李無名甚至都沒有多看張美美一眼,此時大堂經理張瓊已經過來,將一張鑽石卡恭敬的遞給了李白,李白輕聲道謝,便起身對李無名道:“走吧。”

李無名點點頭,同樣起身,拍了拍大張瓊黑絲旗袍下的屁股,然後朝着一旁的電梯走去。

張遠有些羨慕的看着李無名和李白走進電梯之後,才悄聲對張美美道:“你知道嗎?如果換成別人拍了這個女人的屁股,晚上就得被拉出去沉海!”

張美美聞言心中更是後悔萬分,早知道如此,她今天的態度要是好一點的話,說不定就能夠傍上這兩個人其中一個了,真是太可惜了。

……

“今天是東方家小公主東方雪的十八歲生日,東方家特意舉辦了這場晚宴,聽說這位東方大小姐長得十分漂亮,你應該會喜歡。”李無名輕聲給李白介紹着今晚的晚宴,卻沒提起什麼需要注意的事情。

李白一臉黑線的看着李無名,道:“你看我的樣子,像是那種看到美女就會喜歡的人嗎?”

李無名撇撇嘴,道:“我的弟妹們可是一個比一個漂亮,說你不喜歡美女,我是一萬個不信的。”


李白鬱悶的要吐血,因爲他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李無名的話。

電梯在十九樓停了下來,兩人並肩走出電梯,電梯門口就有東方家安排好的侍者,看到李無名出現,便恭敬的說道:“歡迎李大公子。”

“還有李二公子。”李無名笑笑,對侍者道:“記住了。”

侍者詫異的看了李白一眼,道:“是的,我記住了,同樣歡迎李二公子。”

李白笑着對李無名道:“你一直跟碰到的每一個人這麼介紹我,累不累?我可是還沒有認祖歸宗呢。”

“呵呵。”李無名笑笑,道:“放心吧,接下來我就不介紹了,畢竟以你李白的名聲,在這裏大部分人都是認得你的,更何況,你以爲你是李家二公子的這件事情,還是祕密嗎?”

李白走進大廳便和李無名分開了,隨意端了一杯飲料坐在了角落裏,隨意的打量着大廳裏的人影,有不少人他都認得,是四大世家的人。

“你總是喜歡坐在角落裏?”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道:“我該叫你李白,還是李二公子?”

李白看着來人,道:“謝寧,我好像也沒有叫過你謝大小姐吧,一見面就這麼**味十足,真的好嗎?”

謝寧沒好氣的瞪了李白一眼,道:“你可瞞得我好苦啊。”她看到很久未見的李白是非常開心的,但是一想到李白的身份的變化,就有些難以接受。

龍騰看中的人,最後卻成了隱世家族的嫡系二公子,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玩笑啊。

李白呵呵一笑,道:“說實話,我以前還真不知道。”如果他早知道自己的身份的話,那也就不會有云山之巔的事情發生了。

“反正我提醒你,這件事情讓龍騰損失很大,不少人都對你怨氣很深呢。”謝寧幽幽的說道,隨意的坐在了李白的身旁,道:“你要小心了。” “你死定了!”呂明冷笑着看着李白,道:“你敢打完顏家的人,大鬧東方家的晚宴,已經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你了!”

李白毫不在意的擺擺手,道:“究竟是誰惹事在先,大家都看的很清楚,你還有什麼招數,就趕快用出來吧。”

“混蛋!”

被李白打翻在地的完顏峯此時終於站了起來,他目光陰冷的盯着李白,道:“你很不錯,已經很久沒有人敢打我了?”

啪!

李白隨意一揮手,十米之外的完顏峯的臉上忽然傳來一陣驚響,他的臉幾乎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腫了起來。

“打就打了,你要如何?”李白神色淡漠的看着完顏峯,道:“不要說你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傢伙,就算是完顏雄在我面前,我也不見得就會退縮!”

孃的,這個B不裝白不裝,反正出了事有李家頂着,話說回來,還沒有認祖歸宗的李二公子,也是李二公子吧?

不遠處,東方毅聽到李白的話,臉頰狠狠抽動了一下,他對着身旁的李無名豎起了大拇指,道:“你弟弟厲害啊,這樣的話,也真敢說!”

李無名不以爲意,反而是有些驚喜,他低聲一笑,道:“十八歲的先天后期境界的強者,如果這樣的話都不敢說,那還是在家族裏養老吧。”

“十八歲的先天后期境界!”東方毅聞言頓時瞪大了眼睛,他一開始還以爲李白敢這麼囂張是因爲李二公子的身份,現在看來,人家是有囂張的實力和資本啊,十八歲就修煉到了先天后期境界,比完顏雄還要早整整一年。

“而且,家族中的資源,他一點都沒有用,純粹靠自己的天賦修煉上來的。”李無名十分自豪,又有些感慨,自己的這個弟弟,想必要不了多久,就可以超越自己了吧。

這下東方毅也反應過來了,靠自己的天賦修煉上來的先天后期境界的古武者,還只有十八歲,最近出現在古武界裏的天才,好像只有一個吧。

能夠來參加這場宴會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一點古武界的事情,尤其是四大家族的人,他們早就認出了李白,在聽到李白說出不懼完顏雄的話的時候,都是嘴角狠狠抽動了一下,這個李白,以前就已經夠狂的了,現在認祖歸宗之後,好像比起以前更加狂傲了,不過十八歲的先天后期境界的古武者啊,真的是有狂傲的資本。

“你很好!”完顏雄憤怒的盯着李白,眼睛裏的仇恨幾乎要化作實質,他冷笑一聲,道:“你不知道吧,雄哥他就在樓上休息,我真想看看你見到雄哥之後,還有沒有膽量說出這種話來!”

完顏雄在會所裏!

這是一個極其驚人的消息!

聽到完顏峯說出完顏雄就在附近的話,李白微微皺眉,他倒不是怕了,而是沒想到只是簡單的參加一個晚宴而已,居然惹出這麼多的事情來。感受着懷中佳人身上愈發熾熱的氣息,李白暗暗咬牙,媽的,差點就忍不住了!

無奈,李白只能拍了拍洛青衣的圓潤而充滿彈性的翹臀,然後起身將已經癱軟如泥一般的洛青衣放在沙發上,然後轉身看向完顏峯,道:“我在這裏等他。”

轟!

整個宴會大廳都沸騰了,這個人究竟什麼來頭,居然如此囂張,膽敢說出這樣的話,他難道還真的敢和完顏雄對抗不成!

“好,很好,你很好!”完顏峯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朝着外面走去,看那樣子,顯然是去找完顏雄去了。

“你瘋了?”謝寧看到這裏,終於是忍不住了,“你幹嘛一定要現在挑釁完顏雄?據說他已經是半步宗師了!”

“只要不是宗師,我就不怕。”李白衝着謝寧笑笑,準備轉身繼續抱着洛青衣坐下,沒想到卻被謝寧拉了一把,道:“你坐我這裏!”

開玩笑,你還抱不夠了是不是!謝寧恨恨的瞪了李白一眼,站起身來,將自己的座位讓給了李白。

呂明看到這一幕哪裏還不知道自己被謝寧給忽悠了,看他們兩個人的樣子分明是認識的,之前卻跟自己說不認識,這簡直就是在坑他啊。

李白坐下之後便閉上了眼睛,意識沉入系統之中,上次在李家完成了一個系統任務之後,又得到了一些成就點數,現在他的成就點數已經足夠支持他再來幾次倍數抽獎了。

【成就係統】

宿主:李白。

等級:高級。

成就點數:一百零六點。

技能欄:九陽童子功(第七層初期)、凌波微步(圓滿境界)、金剛不壞神功(第七層初期)、暴劍術(圓滿)、小李飛刀(圓滿)、獨孤九劍(圓滿)。

能力欄:鋼琴大師能力、神醫能力、籃球之神能力、賭神能力(殘缺)。

武器欄:憤怒之劍、傲慢之劍、好色之劍。

當前傲慢值:百分之七十。

當前憤怒值:百分之二十。

當前好色值:百分之百。

李白看着自己的系統面板微微有些錯愕,自己的傲慢值達到百分之七十還是可以理解的, 畢竟之前自己說了一些比較飄的話,但是這個滿分的好色值是個什麼鬼啊!

難道剛纔自己忍不住誘惑對洛青衣動手動腳的,就算給自己增加了百分之百的好色值?這樣的決定未免也太草率了吧!系統大兄弟,麻煩你給個解釋好不好。

然而這個時候系統是懶得搭理李白的,李白撇撇嘴,道:“系統,開始倍數抽獎,五十點。”

叮咚!

一個青銅箱子從抽獎版塊裏掉落了出來,看着眼前的青銅箱子,李白大喜,他已經很久沒有抽獎見到青銅箱子啊了,頗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裏面究竟是什麼。

“恭喜宿主獲得【金剛不壞神功】圓滿境界晉級丹。”

《金剛不壞神功》神功圓滿境界晉級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