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龍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終於殺進來了!」

陳天龍二人正說着話,一道激動的聲音響起。

一個渾身浴血的年輕男人,興奮地攥著鑰匙,大踏步邁到了門的這一面。

看到這年輕男人,陳天龍微微眯眼。

陳天龍擁有過目不忘的能力,之前在清柔莊園的時候,他見過此人,此人就站在清柔夫人身後。

以清柔夫人的身份,貼身保護她的人,最起碼也得擁有圓滿八重天的境界實力。

此人只有巔峰境界,卻能夠站在清柔夫人身後待客,可見在清柔莊園擁有不俗的地位。

「天驕大小姐,咱們又見面了?」

年輕人邁過門檻兒之後,便將目光投向了陳天龍二人。

他瀟灑抹去濺到臉上的血水,淡淡一笑,道:「之前邀請你吃飯,被你拒絕了。今天咱們這麼有幸共同闖入了第三關,不知這件事情結束,晚上有沒有幸和天驕大小姐共進晚餐呢?」

第五天嬌瞥了年輕男人一眼,譏諷道:「聽說紅芪殿主已經和內地聖殿聯繫了,要說你和聖殿長老之女的媒。怎麼,是這媒沒說成,還是你李大少爺天性風流,見到女人便走不動道呢?」

「哈哈。」

年輕男人倒也沒有因為第五天嬌拆穿他婚約一事而惱怒,依舊面帶微笑,道:「紅芪殿主是我義父,清柔夫人是我義母,他們操心我的終生大事是在所難免的事情。但他們也明確說了,我若真有喜歡的人,他們絕不會讓我成為聯姻的犧牲品。而且,天驕小姐,我想在這天堂島上,能配得上你的人絕不算多吧?現在已經是新時代了,我們給彼此一個機會又何妨?」

「嘖嘖,確實。聖殿天堂島分殿殿主、清柔莊園清柔夫人之義子,二十三歲的巔峰強者,一手天狼劍耍得爐火純青,顏值、能力、背景,在天堂島都是頂尖的,的確配得上我,只可惜……」

第五天嬌忽然拍了拍陳天龍的肩膀,唇角勾起一抹弧度,道:「只可惜,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李大少爺,想搶女人,那得先贏了我男人不是么?」

「……」

第五天嬌忽然將矛盾指向了自己,陳天龍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兒。

怎麼着,自己長得就那麼像擋箭牌嗎?

之前墨雪拉她當擋箭牌,如今第五天嬌也拉他當擋箭牌……

不過看第五天嬌那玩味戲謔的表情,陳天龍也明白,第五天嬌恐怕不僅僅是想要拿他當擋箭牌而已,還想瞧瞧他究竟有多大能耐。

李少傑的戰力在同境界武者中絕對是沒得說的,陳天龍擊敗那些普通的巔峰武者不算什麼本事,擊敗這種有絕技精妙武學傍身的天才,才算強大。

而且以李少傑的身份背景,陳天龍想要擺脫李少傑帶來的麻煩,就不僅僅需要能夠戰勝巔峰武者的戰力而已……

第五天嬌這是給陳天龍出測題呢!

「這傢伙?他不是你的馬夫嗎?」

聽到第五天嬌的話后,李少傑瞥了陳天龍一眼,臉上卻露出譏諷輕蔑的神色。

「區區一個馬夫,也入得了你天驕大小姐的法眼?」

李少傑冷笑道:「而且,雖說他在清柔莊園的時候曾經擊敗過杜開安,但那個廢物,可不配跟我比。一個小小的馬夫嘛,就更不配跟我比了。」

「是么?」

既然已經被當成擋箭牌了,陳天龍也沒去解釋。

他淡淡地瞧了李少傑一眼,唇角勾起一抹弧度,淡淡地吐了兩個字出來,但卻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而就是這種雲淡風輕滿來不屑的回應,遠比大聲羞辱李少傑一番,更讓李少傑惱怒。

「小子……」

只是還不等李少傑沖着陳天龍說些什麼,門便再次被推開了。

這一次,進來的是一個斷了胳膊的女人。

她面色慘白無血色,渾身都是血,整個人搖搖欲墜,顯然為了得到這枚鑰匙,邁進這扇門,她付出了半條命的代價。

「咔!」

女人剛邁進來沒幾秒鐘,又有一個人闖了進來。

…… 「會不會是錢?」俾麥斯雙眼放光。

「錯了,是你的命」邁克思突然從腰間掏出手槍,一槍打中俾麥斯的額頭,血花四濺。

俾麥斯瞪大雙眼,怎麼也想不到,結局竟會是這樣!自己表演得那麼認真,話說得那麼誠懇,對方卻絲毫不願搶救下自己。

看到軟下去的屍體,邁克思搖搖頭,而後朝審訊室揮了下手:「來人,將他的屍體拉到明靈頓莊園大門前拋下。」

「明白」兩名預備騎士走進審訊室,將俾麥斯的屍體從柱子上解下,抬了出去。

一小時后,明靈頓莊園大門前的街道上傳來噠噠的馬蹄聲,一位預備騎士騎着高頭大馬,後邊馱著具屍體,快速沖向明靈頓莊園。

門外的守衛們捏緊長槍,立馬戒嚴起來,雙眼緊盯街道深處。當來人離大門不足五十米時,領頭的一名守衛大喊道:「停下,這裏是諾蘭家族領地!」

這位預備騎士勒緊韁繩,令馬停止跑動,再轉個身,而後手一扯將俾麥斯的屍體拋下,馬鞭一揮,揚長而去,讓一干守衛有點懵逼!

待這名預備騎士離得遠了后,領頭的守衛迅速上前查看前況。

他將屍體翻過來,看到人樣,雙眼不禁瞪大,連忙朝後方喊道:「你們看好這具屍體,我去給主人彙報。」

他神色慌張地向莊園內跑去,家族的間諜死了啊,還被神殿騎士棄屍在門口,這是否意味着神殿又有同家族開戰的打算呢?

沒過多久,他跑到諾明蘭的住宅,向守衛通報了自己的來意。

守衛得知相應情況后,便給他放行。

來到諾明蘭的卧室前,聽着房內兩個男人滿是激情的聲音,這位守衛不禁升起雞皮疙瘩,硬著頭皮喊道:「主人,秋卡有急事稟報。」

房內的聲音頓時消失,秋卡所在的廊道安靜異常,他神色有些緊張,細密的汗水順着額頭緩緩流下。

沒過多久,門開了,一身女裝的諾明蘭捏著嗓子道:「秋隊長,不知有何事稟報。」

秋卡吞了吞口水,好在前些日子得知族長是個**萌妹,不然到現在他還得被矇騙,所謂美女都是假象。

他抬起頭,看向帶着面紗的諾明蘭,道:「俾麥斯被神殿幹掉了,屍體被拋在大門口。」

「將屍體抬到外頭,我看看」諾明蘭的眉頭皺緊,空氣彷彿都變得冷了幾分,

「遵命」秋卡轉身離去。

十來分鐘后,站在住宅外,諾明蘭看到了俾麥斯的屍體,目光愈發寒冷,拳頭攥得緊緊的。

俾麥斯可是位精英間諜,潛伏在分殿有四年了,對家族忠心耿耿,這次居然栽了!而且還被拋屍在家族門口,奧菲洛這是在向自己示威啊!

「主人,屍體我們怎麼處理?」秋卡問道。

諾明蘭面帶沉痛之色,惋惜道:「諜海之路太兇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早知今日,當初我就應該將他從神殿調回來了。唉,他對家族有功,厚葬吧。」

「明白。」

「去吧」諾明蘭朝秋卡等一眾守衛揮了揮手,轉身走進住宅內。

回到客廳,諾明蘭坐在椅子上,目光中充斥着怒火,奧菲洛再一次騎在了自己的頭上,簡直不能忍!

「主人,喝杯熱水吧」本傑明端著杯熱水,遞到諾明蘭身前。

諾明蘭突然一把將水杯拍翻,低吼道:「氣死我了,奧菲洛那個畜生!」

「奧菲洛他又做什麼了?」本傑明小聲問道。

「他槍殺了俾麥斯,還將屍體丟在大門口,好大的威風啊」諾明蘭憤恨道。

「俾麥斯,家族的精英間諜,奧菲洛這畜生一如繼往的囂張!主人,我們得想辦法治治他,殺殺這畜生的氣焰。」

諾明蘭點點頭,冷笑連連,道:「必須的,前些日子我們不是得知那批支援物資的事嘛。經我調查那批物資走水路運輸,由天啟號拖運,現在剛進入綠灘河谷的範圍。以明托爾到那的行程,也是時候動手了。」

本傑明來了興緻,道:「那批物資有五萬多金幣,上千干槍支,我們要是將之劫了,奧菲洛怕不是要氣得跳腳。」

「沒準要氣得吐血,這可是他用來振興分殿的物資,一旦沒了,所謂振興就是個笑話。相當於我將他的振興計劃攔腰斬斷,到時候我看他拿什麼跟我斗!」

「主人英明啊,此舉相當於斷掉了分殿發展的命脈。等過段時間,我們就可以伺機幹掉奧菲洛和焱心,妙哉!」

「這天不會太久的。」

「那主人準備派何人去劫物資?」

「這次就不用我們的人了,免得引起奧菲洛懷疑,又寫信到第五殿哭鼻子」諾明蘭諷刺道。

「那您的意思是?」

「這件事我會跟德斯拉大人彙報,而且我不僅僅打算劫物資,還要幹掉一名光輝騎士!」

「?」本傑明瞪大雙眼,劫物資的動作已經夠大了,還要趁機滅掉一名光輝騎士,步子會不會邁得太大!

諾明蘭摸了摸本傑明的臉頰,解釋道:「你要明白,奧菲洛逮住了秋卡,肯定從他身上榨取到了相應的情報,知道支援物資一事遭到了泄漏。以他的智商,不難算到我會打這批物資的主意。

那麼作為分殿主,肯定是要去保護那批物資。不是他去,就是焱心去,還要帶上一定數量人馬。因為天啟號上就100人,不可能擋得住我的進攻。

只要他倆任何一人去了,就別想能活着回來!我會跟德斯拉大人發出請求,派出得力幹將埋伏在金鷹嶺這條必經之路,等對方返程時,將之一網打盡。」

「妙,妙,當真是妙啊,從明托爾城到綠灘峽谷看似有多條路線,但不論走哪條,一定要從金鷹嶺這條峽谷通過。如果德斯拉大派人埋伏在那,嘿嘿,神殿人馬必死無疑」本傑明笑道。

突然,他靈機一動,問道:「主人,我們何不做得直接點,直接埋伏在金鷹嶺,等神殿人馬去支援天啟號的路上,直接將之滅掉,不用等返程時!」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想到,不是超凡者的阿娃,對我超凡儀式貢獻度竟然還不少,這是什麼原因?」

「不對等交易?」

「還是雙方皆十分滿意的緣故?」

行走在夢境之地的寧修遠,思緒暗流不止,半晌,他搖了搖頭。

數據樣本太少,不想了。

等到獲取大量數據,交易審判官的超凡儀式本質,自然一目了然。

倒是之前一直糾結的落腳之地選擇問題,有了結果。

——他決定就在這座城市執行超凡儀式。

他現在所處的地方名叫愛格伯特,乃是風暴雨神所統治的阿茲特克帝國北部最大島嶼及港口城市。

因為地處帝國邊緣之故,這裏也成了帝國對外貿易港口之一,經濟十分繁榮。

「人口流動極大,貿易之風盛行,這倒是十分適合我執行交易審判官的超凡儀式。也罷,與其挑挑揀揀,不如騎驢找馬,若情況有變,腳底抹油便是。」

在沉思中,寧修遠來到疑似愛格伯特黑市的地方。

這裏位於夢境城市邊緣,由數道呈「井」字形構造的巷子構成,交通四通八達,不時可以看到一些人進進出出。

寧修遠遁去身形,隱於暗中觀察起進出行人。

半晌,又覺得不放心,乾脆遁入一間民宅中,低聲念起白色蠕蟲禱詞。

然後藉助白色蠕蟲的舊日視野,觀察起黑市。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畢竟原主的記憶里這王婆子可不是省油的燈,傻子阿來腦子雖然不靈,但是卻有一股子蠻力,這王婆子一家之所以能混出個樣子來,也多虧了傻子阿來幫他們把那些壞人給嚇跑了。Next post: 掛斷電話后,正在高速路段,凌珏轉過腦袋看向墨離,「常青藤大學?你確定是普通大學?」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