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活不過來,我要風掣馬上帶我去顧媚身邊!我會親手幫他報仇。”楊大錘的情緒突然平靜了下來。

真的要他動手的這一刻,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內心究竟有多麼的害怕,他害怕文仲真的會在這一刀之後就再也醒不來了!

這種害怕真的是發自心底的那種恐懼感覺!

他想要文仲活下去,可是刺向文仲心臟的這一刀卻必須是他去做,讓別人做他不放心,因爲這一刀必須穩準狠,刀起刀落,必須是電光火石的一瞬間。

必須在朋致遠對文仲進行“修復”的剎那將刀子拔出來!

無論是任何一個人出現問題,文仲都不可能活下去,即便是所有人都完美的配合了,文仲能夠活下來的可能性也不超過百分之五十吧……畢竟他不是王聰那種具有恐怖能力的男人。

“呼……”楊大錘做了幾個深呼吸,再次認真的看向了朋致遠,這次他說話的聲音就客氣多了:“朋博士,剛纔我的情緒有些失控,對不起了。”

“沒關係,我能理解,如果換做是我,我想……或許我也會崩潰的。”朋致遠搖搖頭道:“我一點都不會怪你的。”

楊大錘艱難的露出一個微笑:“那……你準備好了沒有?”

“準備好了。”朋致遠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把自己所有的精神注意力都放在了文仲的身上!

楊大錘雖然不是什麼教徒,也沒有什麼對神對菩薩的信仰,但是這個時候他還是把天上的各路神仙都求了個遍兒,最後甚至還畫了一個十字架,把西方的上帝也請求了一下,雖然他畫十字架的方向都是錯誤的。

終於楊大錘手中的寒光在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刺入文仲的心口,緊跟着就拔了出來,眼看着那血即將噴涌而出的時候,被楊大錘刺穿的傷口卻轉眼間被修復了!

文仲整個人都像是做了一個噩夢的孩子,猛然驚醒!

整個身體都彈射而起來!

當他看到面前楊大錘手中拿着那血的匕首時,馬上就明白了自己經歷了什麼,因爲很清楚自己剛纔陷入了顧媚的幻境,因爲那裏面的生活實在是太美好了,美好的他都不願意相信現在的現實了。

見到文仲這條小命保了下來,朋致遠重重的舒了一口氣,如果文仲死掉的話,他肯定是會非常自責的,作爲修復者的他永遠都逃不掉這個責任的!

陳博士也鬆了一口氣,這也算是一個最好的結果了。

醒來的文仲幾乎完全沒有什麼力氣,剛纔的他消耗實在是太大了,然而這個時候,撒天雪把手輕輕放在了文仲的肩膀上,文仲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一陣能量傳入了自己的體內。

這時候他才恍然大悟的看着撒天雪,他已經猜出了撒天雪的身份了。


“如果你想對她下手,那我可就要警告你了。”陳博士微微一笑:“她已經加入了我們的陣營,如果你傷害她的話,我保證你會死在下一秒鐘,即便是楊局長也不會活太久,那些傢伙即便是放棄繼續進攻共德拉,也會回來找你們麻煩的。”

文仲沒有說話,眼神裏的殺氣也淡了許多。

“博士,你想多了。”楊大錘此刻的心情已經大好,雖然之前他的確說過要除掉撒天雪的話,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他的確不能動手,因爲他很清楚,陳博士說的這些話都是真的,絕非玩笑。

“那我讓風掣來接你回去。”陳博士淡淡道。

楊大錘馬上就通知了一隊隊長,讓一隊隊長告訴風掣回來接文仲回去繼續參加戰鬥。

所以,風掣馬上一個瞬移回到了基地車內,拍了拍文仲的肩膀道:“可以啊,你這條命夠大的!”

“帶我去顧媚身邊!”文仲冷冷道。

風掣卻苦笑一聲:“這個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現在顧媚身邊都是人,我帶你進去了,即便是你能殺了顧媚,我和你也未必能夠全身而退!我可沒有那麼大的心臟!”

說完這話,風掣就把文仲帶回了共德拉的基地內。

雖然他沒有把人帶到顧媚的身邊,但是他的出現也足夠讓顧媚震驚了!顧媚不敢相信中了自己幻術的人居然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就毫髮無損的站在她的面前!

然而文仲的身體只有文仲自己知道,他心口窩的傷雖然被朋致遠修復了,但是該有的疼痛還是存在的,但是他這種鐵骨錚錚的漢子是不會表現出來的,文仲沒有那麼矯情。 “可以啊你,命大的很。”王聰見到文仲那麼快就回來,也大致能猜得出他經歷了什麼:“能活下來那就好好戰鬥吧。”

文仲點了點頭:“那個女人交給我……她給我的,我一定要加倍奉還。”

“那個女人恐怕還是不要你去對付了,如果你再一次中幻術,同樣的招數可能就沒辦法拯救你了。”王聰笑了笑:“所以那個女人還是交給我吧,我相信你對付其他人能更有效率,所以,別怪我搶了你的獵物。”

文仲沒有再說什麼,畢竟王聰是現場指揮官,所以無論王聰說什麼他都會聽他的安排。

這時候共德拉的氣勢已經幾乎淪落深淵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站在文仲身後的二隊長卻突然在文仲背後狠狠的給了文仲一刀!這一刀直接刺穿了文仲的後腰!

文仲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二隊長已經一個騰空魚躍消失在了人羣中。

如此詭異的一幕雖然震驚了衆人,但是所有人也都緊跟着意識到,那個人根本就不是二隊長!二隊長也沒有那麼敏捷的身手,沒有那麼高的彈跳,身體也不會如此輕盈!

是初夏!一定是初夏已經出現了,她先在混亂中解決了二隊長,然後利用二隊長的容貌接近了他們,初夏做出了非常正確的判斷,文仲是這些人中對付他們共德拉的戰士最有經驗的一個人。

所以要殺一定要先殺了文仲!

這一刀讓文仲直接跪在了地上,文仲恐怕是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自己這次回來居然什麼都沒有做就被廢掉了!這一刀實在是太深了,傷人太重,文仲的腰椎都被匕首給刺斷了,這種疼痛是什麼滋味一般人是體會不到的。

王聰現在是有火都沒有地方發泄,初夏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而且她又可以隨時隨地的易容,這讓王聰連一個攻擊目標都找不到!心裏肯定窩火啊!

風掣也真叫一個無奈的,纔剛剛把文仲給帶回來,又不得不把文仲再次帶回基地車內。

基地車裏的人也完全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受傷的文仲這次可就沒有繼續戰鬥的能力了,哪怕是朋致遠第一時間給他修復了受傷的後腰脊椎,但是修復只是修復,和王聰那種治癒是完全不同的。

文仲該承受的痛苦還是要承受的,之前心口窩的那種疼痛他可以承受,那並不影響他繼續戰鬥,但是後腰的這個傷痛已經完全影響了他的戰鬥力,他此刻連站着都成問題了。

”你就好好在這裏歇着吧!那邊有我們呢!”風掣見文仲咬牙切齒的想要堅持站起來,便安慰他道:“你放心,你受的這些傷,我們肯定的加倍奉還給共德拉。”

“我要跟你一起回去!”撒天雪一把拉住了風掣。

風掣愣了一下:“你跟着添什麼亂啊!你跟着回去之後馬上就會變成靶心!共德拉所有的殺傷都會集中在你身上的,你回去簡直就是找死!”

“我不怕,我回去之後可以讓越澤帶我隱身,這樣我就能隨時隨地給與你們能量的輸入!”撒天雪道:“我不是添亂,我是要幫你們的!”

“誰堅持不住了,我會帶他回來的,你就留在這裏,這裏比任何地方都安全。”風掣道:“文仲這麼好的身手都沒有辦法預防背後的黑手,你更是不可能!”

風掣肯定不會答應撒天雪的,一把推開撒天雪的手之後,風掣再次瞬移返回共德拉的基地。

此刻共德拉的基地內已經再次展開了混戰,王聰似乎是要把所有的怒氣都發泄出來!和他正面有過交手的人基本上都廢了!他的速度和力量完全都是壓倒性的。

秦淮八豔也都開始敗退了,因爲她們的能量消耗都太大了,沒有能量補充讓她們完全沒有繼續堅持下去的底氣。在這種情況下,任何人都會扛不住的。

風掣找了一圈都沒有看到越澤身影,剛纔他拒絕了撒天雪的要求之後,又突然覺得撒天雪的請求其實是對他們非常有利的。

但是他必須保證帶撒天雪回來的那一刻就不能讓任何一個共德拉的人發現,若不然沒等找到越澤幫撒天雪隱匿,撒天雪就有可能遭到初夏的毒手了。

所以風掣就想了,是不是可以把越澤帶回基地車,在隱身的情況下把撒天雪帶回來,然後越澤就只負責保證撒天雪的隱身,撒天雪就可以不斷給所有人輸入能量了。

但風掣放眼整個人羣,都沒有看到越澤的身影,相信這小子再次把自己隱藏起來了。

越澤的確是把自己隱藏起來了,他把自己隱藏起來的目的很簡單,他只是想要親手解決了筱清風!因爲這個混蛋想過要弄死他,這個仇越澤必須要報。

現在初夏都出現了,說明筱清風肯定也已經出現了,越澤知道留給自己的機會不多了,筱清風這個混蛋如果不讓他自己親手解決的話,他肯定會覺得缺少點什麼。

即便是最後他們勝利了,他也會覺得沒有那麼的完美。

越澤不想有遺憾,所以他才發誓無論如何也要找到筱清風,親手解決掉那個混蛋。

功夫不負有心人,越澤終於發現了筱清風的身影,筱清風雖然和初夏一起來到現場,但初夏加入戰鬥之後,筱清風卻並沒有着急現身,筱清風也很清楚,如果他被越澤發現的話,越澤肯定是要找他麻煩的。


對付一個隱身人可沒那麼簡單,筱清風不想讓自己時刻都處於危險之中,所以他一直都躲在一個相對於比較隱蔽的地方,找準時機之後,他就返回了裏面的一個房間裏。

反正這種情況下多他一個人戰鬥也不會對勝敗產生任何的影響。

若不是因爲尊主發飆,讓他們全部都出來參與戰鬥他才懶得出來了,就尊主現在這種狀況,如果他不乖乖聽話出來作戰,恐怕尊主馬上就能讓他死於無形之中。

筱清風終於找到一個可以讓自己消停點的地方,他永遠都不會猜到,就在他進來這個消停的房間時,越澤也跟在他身後走了進來。

砰——!

房門關閉的這一刻,筱清風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他對初夏有信心,他相信初夏一定可以憑藉一己之力逆轉現在被動的局面的,因爲初夏雖然平日裏是個不喜歡動腦子的人,但是在戰鬥中卻是一個頭腦清晰的人,她非常清楚如何扼殺對方主要掌控局面的人物。

比如說這種時候,初夏首先想要解決的必然是撒天雪這個叛徒。

沒有了撒天雪的能量輸入,對方很快就會堅持不住的,畢竟共德拉有人多的優勢。

可是現在撒天雪似乎並沒有在現場,因爲對方的陣營之中有一個可以瞬移的人物,這個可以瞬移的傢伙能夠短時間內將沒有能量的人帶走,去安全的地方進行能量輸入。

也就是說,這個時候只要扼殺住這一點,就能夠切斷撒天雪和現場這些戰鬥人員之間的聯繫。

那個時候撒天雪還想要幫他們的話,勢必就會出現在初夏的攻擊範圍內!初夏很清楚現在自己需要做什麼,所以初夏現在的目標就是風掣!

而且她也已經鎖定了風掣,當風掣再次出現的時候,初夏就把目標鎖定了,而能夠讓初夏更輕鬆接近風掣的身份自然是他身邊熟悉的人。

最好的易容目標她也已經選定了!因爲身材個子比較矮小的夜鶯陷入苦戰之後,幾乎很難被人察覺她的位置。

所以初夏一個轉身的功夫就成了夜鶯,連續攻擊了兩個自己人之後,“夜鶯”纔出現在了風掣的身邊。

“你找誰呢?”僞裝成了夜鶯的初夏問道。

風掣完全沒有多疑:“我找越澤!我需要他跟我回去,隱身把撒天雪給帶回來,這樣就能夠更方便我們的人進行能量輸入,共德拉的人太多了,我們的人能量消耗太迅速了。”

初夏聽到這裏,腦子裏一下就有了新的想法!她決定不殺風掣了,雖然現在她只要手起刀落,風掣就人頭落地。

現在越澤不在,如果她僞裝成越澤的話呢?讓這個瞬移的傢伙把她帶去他們後方安全的指揮中心呢?

那地方恐怕不只是死一個對他們影響巨大的撒天雪了,或許那地方還有更重要的人物,初夏心中非常明白擒賊先擒王的道理,如果真的能夠抓住機會進入敵後進行一次突擊,整個局勢就會徹底的扳倒,甚至是說讓對方以後都沒有繼續和他們抗衡的能力了!

想到這裏,初夏毫不猶豫的放棄了風掣,她身影再次消失在人羣中,轉眼之間,“越澤”就出現在了風掣的身邊。

風掣都被“越澤”嚇了一大跳:“你剛纔去哪了, 我怎麼沒找到你啊!”

“我可不敢輕易現身,這裏太亂了,我能自保自然隱身自保。”僞裝成越澤的初夏也很自然,她畢竟對越澤有一定的瞭解。

風掣馬上就把想帶越澤回去接撒天雪的意思說了一下。

“越澤”自然不會反對風掣的這個好建議,馬上就同意了:“好啊!我們現在就去!”

但是就在風掣準備帶他離開的時候,一道電擊突然將“越澤”給擊飛出去!

蜜糖的額頭上全都是冷汗,因爲她很清楚,如果自己出手再晚一小步,風掣就可能把這個假冒的“越澤”給帶去後面的安全基地車內!

風掣看到蜜糖對越澤出手就徹底愣住了,蜜糖卻大叫一聲讓他躲遠一些!

瞭解蜜糖的人都知道,她是一個極其聰明的女孩,所以她的判斷一定不會有錯的!這個越澤是假冒的,是初夏僞裝的!

沒等蜜糖再次出手,初夏就躲進了人羣,她完全沒有想到蜜糖的攻擊力有那麼恐怖,她被蜜糖的電擊傷到了,而且還是相對來說比較嚴重的傷勢。

“那個人不是越澤!”蜜糖大叫一聲:“剛纔越澤給我說過他要去找一個人,他即便是和我們說話也是會讓自己處於隱身狀態的!不會刻意的現身出來!那個人一定是初夏,一定是她想要利用你帶她去找撒天雪!”

風掣聞言瞬間就驚出了滿身的冷汗,如果蜜糖出手晚那麼一秒,他就會把初夏給帶回基地車了!

到時候別說是撒天雪性命不保,陳博士,楊大錘,朋致遠……他們每一個人恐怕都逃不掉吧?要知道初夏可是曾經那個讓天底下所有有頭有臉的人聽到都會驚出一身冷汗的“赤道”呀!

“千萬不要輕易相信你身邊的任何人!”冰冰也提醒風掣道:“尤其是你!不要輕易帶任何人回基地車!” 風掣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迅速移動到蜜糖的身後,現在他能相信的人不多了,剛纔對初夏出手的蜜糖是他可以百分之百確定的自己人,他只有跟她在一起纔有安全感。

“蜜糖,我要想辦法找到越澤!”風掣道:“這小子現在能跑去哪裏?”

“估計是報私仇去了。”蜜糖道:“在越澤回來之前,你絕對不能帶任何一個人回基地車!初夏的行動太詭異了,我們甚至捕捉不到她的身影,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是她!”

風掣一想到這裏渾身就覺得不自在,這個變形女還真的是讓人一點辦法都沒有。

越澤根本不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現在只有一個目標,那就是筱清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