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迅速離去。

“歡迎下次再來啊!”楚南扯着嗓子喊,然後,摸了摸鼻子,微微一笑。

“帥呆了!”

“牛逼!”

“好有氣魄哦,簡直我的男神啊!”

……

楚南轉身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衆美女都出來觀看了,唯獨不見王大力。

“葉助理,雖然說上兵伐謀,但是對付這種人渣,不動手他不識趣的。”楚南搔搔頭,憨憨地笑道。

“沒事,打就打了唄,我們只是正當防衛,是他們先動手的,大家都看見了,是吧?”葉細細有點醉眼迷離地看着楚南大聲說。

“是,該打。”

“我們都看見了。”

“正當防衛而已。”

衆美女笑着起鬨,然後又回去喝酒唱歌了,門口只剩下葉細細和楚南。

“那……葉助理,那個還要去買嗎?”

“買什麼?”

“就是……那個套套啊!”

“套你的頭啊!”葉細細嗔怪道,然後警覺地問,“你剛纔不是醉了嗎?”

“哦,那個啥,打了一架就醒了。”楚南笑笑說。

“那……我剛纔問你什麼,你還記得嗎?”葉細細試探性地問。

“還記得啊。”

“我問什麼了?”

“你說我身上有沒有帶~套套,那個東西哪有隨身帶的……”

“你找死?”

葉細細終於受不了了,嬌叱一聲,飛起一腳,力道兇猛。

楚南一笑,輕描淡寫地便將葉細細踢來的腳抓在手中。

葉細細一驚,她知道楚南的功夫很厲害,卻想不到厲害到這個程度,自己從六歲開始練功夫,已經練了整整十六年了,卻想不到在他面前如此不堪一擊。

葉細細使勁地掙扎了幾下,完全沒有作用,不敢動了,嫵媚的臉更嫵媚了。

“怎麼不掙扎了?”

“沒看見人家今晚穿着裙子嗎,再掙扎就要……走~光了。”葉細細又羞又惱說,聲音很小,不像她平時的風格。

“你快放開我!別讓姐妹們看見了。”葉細細白了一眼楚南說。

“怕什麼呢,反正我們已經醉了!”

“你再不放,我喊非禮了哦。”

葉細細想唬住楚南,但是,很遺憾,她錯了,錯得很徹底!

楚南在放開她腳的同時,右手掌輕輕從她半露的小白兔身上掠過,就如飛鳥一樣掠過天空,卻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然後才輕聲地說:“這才叫非禮!”

想不到葉細細不怒反笑:“終於有點色膽了,有進步!”

臥~槽,原來自己在她的心目一直只是一個有色心沒有色膽的傢伙!

“走,我們進去繼續喝酒,然後……”葉細細豪邁地說。

“然後呢?”楚南問,她不會來真的吧,難道今晚就要去開房? “然後你還有一個神聖的任務!”葉細細鄭重其辭地說。

去,開個房也算是神聖的任務,又不是馬上受孕。

“林總交代了,以後週一到週五的晚上都要你去接她妹妹林夢瑤,小子,你真有一手啊,剛去接一個晚上,林妹妹就看上你了!”葉細細曖昧地笑笑。


“什麼看上不看上,苦命人啊,上班後還要去接人,我建議馬上加工資,不然我還不幹呢!”楚南不以爲然地說。

“有寶馬可以開,有美女可以接,你還想加工資啊,很多人倒貼都想着幹呢。”

“寶馬而已,又不是賓利!”

“去,你真想上天了,下週吧,我申請一下,爭取配一輛車給你!”

“真的?”

楚南興奮起來了,想不到去接一下林妹妹還能配車,不過想想也正常,自己去接的是林總裁的親妹妹啊!嘿嘿

“姐偶爾騙人而已,今晚呢,你還是用我的車吧,你送完夢瑤後,再來接我,我也不行了,醉了!”

葉細細說醉就醉,走起路來馬上踉蹌起來,楚南笑笑地扶了一把,一看都已經九點半了,自己也差不多出發了。

再進了888房,只見美女們更瘋狂了,再一看王大力,早就……在地板上呼呼大睡了,這樣的酒量也想來泡妞,還想娶一個回去呢!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在假睡,正眯着眼偷偷看美女們的瘋狂呢,平時工作這些技術骨幹們,比一般職員更嚴謹,更矜持,但是一旦放開的時候比任何人都開放。

房間裏小小的舞池上真是羣芳爭豔啊,美腿攀美腿,小白兔鬥小白兔,一個比一個騷燜的樣子。

小子,你就在這兒好好享福吧,等會等着被……瓜分吧,我命苦啊,又要去接林妹妹了!嗚嗚。

來到A市一中門口的時候,林夢瑤正好蹦蹦跳跳地走出來,一臉的興奮,手裏還拿着什麼東西,仔細一看是一張安裝碟。

“走,我們去公司。”一上車林夢瑤就嬌聲說。

“去公司做什麼,你姐在那等你嗎?”楚南問。

“去公司辦公室的電腦安裝遊戲,你再教我一會,我們晚點回家。”

“啊!”

楚南大叫起來,這個林女俠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怎麼可以在公司呢,萬一被你姐發現了,我就慘了!”楚南爲難起來,“要不,我們去網吧。”

“偷偷學藝而已,怎麼可以在網吧公然學呢,我要給他們一種‘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的感覺啊。放心吧,我打電話給我姐了,她已經回家了。”

“公司還有很多人在上班呢。”

“誰敢亂嚼耳根,我讓葉姐開了誰!好了,楚哥哥,我們出發吧,時間珍貴啊。”


去,這聲楚哥哥還叫得真是動人,楚南無奈地苦笑一下,搖了搖頭,紅色的寶馬像一陣紅煙一樣,一會就趕到了雙雙滕遜集團。

“你的辦公室有電腦嗎?”進了下車後,林夢瑤問。

“我雖然隸屬於保安部,但是在公司是心理諮詢師,辦公室暫時沒有電腦。”

“什麼諮詢師?”

林夢瑤瞥了楚南一眼,公司還有這樣的職位啊,我以爲他只是一個單純的保安而已。

“首席心理諮詢師,說簡單點,就是專門陪美女們聊天的那種,嘿嘿”

林夢瑤一聽,吃吃地笑起來:“你啊,倒不如做個帝國時代教導員,也首席好了!”

去,別以爲我只會打帝國時代,我更擅長打英雄聯盟呢,可惜現在還沒有這樣的遊戲。

“我們去開發部吧,那裏到處都是電腦,並且配置老高呢,比網吧的多速度快多了。”


哪有自己什麼發言權呢,楚南只能跟着林夢瑤後面走進電梯,林夢瑤顯然是輕車熟路,馬上按了一下8樓。

8樓的一半是開發部技術骨幹的小型辦公室,另一半是是開發部的重地,包括機密級別的軟件儲藏室,晚上都有安排一個保安通宵保衛。

林夢夕口中軟件失竊的那個晚上,自然也有安排一個保安通宵保衛,後來軟件神不知鬼不覺失竊了,保安自然被開除了,除了開除他還能做什麼呢,錄像頭又沒有錄下任何影像。

“悟空子,今晚你值班嗎?”電梯門一開,楚南就看到了悟空子,他正打着十二分精神在值班呢。

“恩人,你……怎麼來了,這位是?”

“恩人?”

楚南還未回答,林夢瑤一聽倒是先叫起來,瞪大驚訝的眼睛。

“楚兄弟曾經救過我,當然是我的恩人了,怎麼了?”悟空子纔不管別人的眼光。

“這位是林總裁的妹妹!”楚南忙爲悟空子引見。

“哦,您好!”悟空子的口氣馬上變得尊敬起來,“你們準備去哪裏呢?”心裏卻在想,恩人真是厲害,連林總裁的妹妹也敢泡!

“我有笑顏姐姐辦公室的鑰匙,就去她的辦公室吧!這裏沒人上班了吧?”林夢瑤問。


“有一個開發部的女職員在那邊寫着軟件儲藏室的值班,哦,對了,剛纔……李部長還過去看望她了,還未出來呢。”悟空子認真地稟報工作。

“我們不管他們了,去安裝遊戲吧。”林夢瑤拉着楚南的手打開了笑顏的辦公室。

看得悟空子瞠目結舌,想不到是林總裁的妹妹主動的,竟然不去酒店開房,來公司裏搞,難道真是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

走進笑顏的辦公室,楚南暗暗想,看來這個笑顏跟她們關係不一般。

她提了一個建議,葉細細馬上接納了,並留自己在公司當個心理諮詢師。連林夢瑤都有她辦公室的鑰匙,難道她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軟件開發人員?

“你會安裝遊戲嗎?”楚南問。

“這個很簡單啊!按下一步,下一步,然後按安裝就好了。”林夢瑤不屑說。

“那你先安裝一下吧,我先過去那邊看看,保安部李部長在那邊呢。”楚南邊說邊走出辦公室。

“那你快點回啊!”林夢瑤叫道。

李天朝到底在那邊做什麼,只有一位女職員在值班而已,他去那麼久做什麼呢?會不會……好奇的楚南決定看個究竟,畢竟李天朝的人品不咋地,什麼齷蹉或風流的事情都幹得出來。

接近軟件儲藏室的時候,“咔”的一下,楚南聽到裏面傳出一聲一個杯子摔落在地面的聲音。

難道好戲已經開始上演了? 今晚值班的女職員會是誰呢?既然開發部宣稱自己開發成功了什麼重要的程序補丁,爲什麼只派一個女職員在這兒值班呢?

楚南帶着疑惑靠近軟件儲藏室,大門是一面加厚的鋼門,沒有密碼的話,非人力能打開。玻璃窗雖然不是很厚,但都是特別鋼化的,即使用大鐵錘也是砸不破的。

透過玻璃窗,楚南里面的燈火亮着,隱隱約約可見兩個人影,男的上~下~其~手,各司其職,女的扭扭捏捏,半推半就,好像剛剛開始。

楚南豎起耳朵靠近玻璃窗,玻璃雖然是鋼化的,但是卻沒有隔音的效果。

首先傳來李天朝溫柔無比的聲音“小紅,你就從了我吧,我是真心喜歡你的!”

啊!原來在裏面值班的是小紅,曾經性幻想歐揚揚的小紅。經過楚南的點撥後,終於認清了歐揚揚的真面目,她說要改對象了,不會改成李天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