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仔上前,拉起鎧甲的懸臂,只聽機器潤滑的機械聲響起,一整條金屬手臂便被他拆卸下來,拿在手裏,舉到衆人面前。

“怎麼樣!是不是很輕? “狂仔將機械手臂放在大陽手裏。

大陽好奇的掂量一下, “日,比一顆大白菜還輕不少!“

衆人鬨笑。

狂仔跟着笑了幾聲,卻露出了前門牙那個被江辰砸掉的黑窟窿,當即尷尬的捂住嘴巴。

“作爲新兵,這些事屬於你們的,只要這鎧甲你們能使用的駕輕就熟,外面那些狗日的毒蟲在你們面前完全就是廢物,別看它輕,子彈都打不穿,你們穿在裏面完全可以無視撕咬,直接把那幫毒蟲送去地獄!“ 狂仔說完,對呼叫器說了幾句英文,之後,之後門口響起噠噠噠的高跟鞋聲。

衆人側目望去,見竟是之前那個漂亮豐滿的洋醫生,手裏拿着一個平板電腦以及一套測量設備,打着哈欠踱步而來。

“這才幾點呀狂哥!人家睡不夠可沒有那麼多力氣工作!可不像你們這些壯碩的小夥子呀!”max媚骨的嗓音挑戰着每一個男人的聽覺神經,而白衣後面呼之欲出的那一對兒“玉兔”,幾乎讓每一個熱血男兒心氣兒沸騰。

狂仔似乎對這麼一個奔放的洋女人使不出半點兒脾氣,壓低聲音笑道,“睡覺? 豪門蜜戀:甜寵萌妻100天 ?”

士兵們登時笑成一團。

Max對他挑逗的話語顯然習以爲常,伸出玉也似的手撫摸着狂仔肌肉緊繃的胸口,含笑道,“你們這些臭男人,對我來說,只是一坨爛肉!”

Max順手將帶着吸盤的儀器連在狂仔胸口。

“心跳130,你今天恐怕不適合穿戴機甲哦!”max盯着平板電腦上的數據說道,而且你現在有嚴重的炎症,怎麼回事?欸?你的門牙去哪兒了?

Max問出了士兵們一致的疑問,他們早就發現這個鐵面壯漢門牙少了一顆。

只有江辰微微尷尬的低下頭。

狂仔一把打開max的手,不悅道,“怎麼外國娘們兒嘴也這麼絮叨,看來嘮嘮叨叨是世界娘們兒的通病,好啦, 我的事不用你管,我今天不會穿戴戰甲,今天是基礎訓練,教會學員在機甲中奔跑跳躍,揮拳就可以了!”

Max吃了閉門羹,聳聳肩膀,便按照次序爲士兵們測量生命體徵,一系列的檢查結束之後,便扭動着讓士兵們心癢的豐滿臀部,銷魂離去。

訓練項目非常艱苦,但是熱身就是負重五公里,好在這些人都是百裏挑一的精壯人物,這點兒運動量難不倒他們,之後就是蹲起,障礙跑,甚至還有高臺落地的翻滾訓練,總體來說與當兵時的訓練項目無二。

一個上午很快過去,士兵們各個滿頭大汗,粗氣連喘。

狂仔站在一個皮膚破黑的壯漢面前,笑道,“同樣的項目,數你喘的厲害,你知道原因麼?”

這人看來曾經也是個當兵的,很知道規矩,立刻挺胸擡頭,高聲道,“不知道!長官!”

狂仔也是吼道,“答案是欠練!趴下,40俯臥撐!”

壯漢二話不說,伏在地上呼哧呼哧。

狂仔滿意的看着服從命令的傢伙,高聲道,“你們以後要面臨的都是有生命危險的事,這點兒訓練就喘粗氣,戰鬥時必死無疑,我告訴你們,機甲的控制可沒你們想象的那麼容易,如果體能不合格,趁早滾蛋!”

他言語雖厲害,可大多數人對他仍然是心生敬畏,畢竟,“平時多流汗,戰鬥少流血”的道理所有人都是知道的。

中用餐僅十五分鐘,而且是站着吃。

下午便是自由搏擊的訓練。

每個戰士的手腳都被榜上了幾公斤的沙袋,據說在機甲中揮舞拳頭就是這種感覺,如果不經歷這樣的訓練,就是穿戴好了機甲,揮舞出的拳頭也屁點兒力量都沒有。

“快!快!出拳力量重一些!你他媽繡花呢!你!就是你!你這樣出拳是自殺!”狂仔的呼喝聲伴隨着戰士們劇烈的喘息聲,訓練場面空前火熱,江辰在衆人中也是揮汗如雨,這種訓練對他來說是很新鮮的,但是這纔是男人該有的訓練,他練得很是認真。

不過對於江辰而言,這種程度的負重根本不算什麼,在衆目睽睽之下,江辰一計重拳,砰地一聲,面前的沙袋竟然被擊穿了,沙子從洞中落下,這一幕被狂仔看到,登時傻眼了。


“這小子真是深不可測, 昨天他肯定沒有用盡全力,不然我怎麼可能活下來!”

與狂仔一樣目瞪口呆的還有剛剛進來的max,她推着一個車子,上面擺着十幾個玻璃瓶,裏面是透明的液體,想來應該是生理鹽水之類的東西,這種程度的訓練,如果不及時補充鹽分,人很容易昏倒。

Max像個歡呼的喜鵲,拉着江辰的胳膊就不鬆開了,驚喜道,“哇,好帥啊,好帥啊,帥哥,後天的“機甲拳賽”你去參加吧,贏了的話我們可以有一夜的時間彼此認識哦!”

“彼此認識”四個字,max故意加重了口氣,她的意思令戰士們無不羨慕江辰。

“拳賽?什麼拳賽?”江辰疑惑道。

“就是穿着機甲對打的項目呀,你這麼厲害,一定沒問題的!”

Max說話時手舞足蹈,胸前那令人噴血的大傢伙頂在江辰胳膊上,故意的蹭來蹭去。

“max!他只是個新兵!到現在爲止還沒上過機甲,你怎麼能讓他去參加拳賽呢!”

“有什麼不可以,都是成年人,大家都有需求的,其他帥哥們,你們要好好訓練呀, 在訓練中只要贏了對手,就能獲得選擇一個美女陪同過夜的機會!”

Max的話令衆人興奮不已,瘋狂的打擊着沙袋,就跟磕了藥似的,一個個兒的特別來勁。

大陽努力轟擊這沙袋,怒道,“老子都多久沒碰過女人了!誰敢當我,我打死他!”

江辰興趣泛泛的搖搖頭,狂仔示意江辰可以休息一會兒,他叫人重新換一個沙袋過來。

Max踮起腳尖,湊到江辰耳邊,“呀呀,看來你對我不感興趣呀, 不過我告訴你哦,如果你贏了你的對手,也可以選擇跟你要找的人見面哦!”

在江辰驚喜的神色中,max一扭一扭的離開了訓練場。

“這個女人雖然看上去奔放些,心地卻一點兒不壞!”狂仔舉着一個沙袋慢慢走來,重新掛在架子上。

江辰嗯了一聲,“那,隊長!我可以報名參加她說的拳賽麼?”

狂仔盯着他道,“參賽的人都是正經的機甲戰士,他們經過訓練,每個都是鋼筋鐵骨!你可想好!不要爲了一時泄慾……繼續訓練吧”

江辰點點頭,默不作聲, 繼續打起了沙袋。

臨近晚飯時間,狂仔才下令讓衆人休息片刻,說是給大家一個認識彼此的交流時間。

所有人虛脫的倒在地上,良久纔開始狂仔所謂的交流。

江辰不願跟這些陌生的人說話,獨自坐到一邊, 開始考慮max說的那個拳賽。

洪壽主動坐過來,輕聲道,“纔來這裏,我看,萬事低調一些爲妙!”

洪壽是聰明人,他猜到了江辰的心思。

“謝洪大哥提醒,可你覺得我勝算不高?”江辰輕聲笑了笑,道。

“嘿嘿,如果是單打獨鬥,誰也不是你的對手,可剛纔那洋妞兒說的是機甲對敵!你有勝算?”

江辰略微一沉吟,眼神中燃起熊熊烈火。“沒有勝算,可我沒別的選擇!”

只有張靈靈知道程菲被黑衣人抓去了哪裏,如果要離開,就必須帶上她,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個可以找到張靈靈的機會,他怎麼可能輕易的錯過。

不出所料,機甲雖然是合成材料,本身不重,可是人進到裏面的確是束手腳,笨重非常。

機甲本身的高度大約在兩米,人在其中控制,沒有訓練,站穩都非常困難,更不要說走起來。

大陽跟洪壽先後從江辰身前倒下,江辰的臉照在玻璃罩後面,臉上表情痛苦,顯然,這東西並不好控制。

狂仔則在外面,用揚聲器喊道,“蠢貨們,重心後傾!你們的動作就是這機甲的動作,你們現在的樣子就像跳醜陋的鋼管舞!我給你們三分鐘的時間穩定機甲,之後就開始跑步訓練!”

衆人一片唏噓,他話音未落,又有五六人摔倒在地。

機械摩擦聲此起彼伏,看着機甲玻璃罩後面的面孔。就連max也掩着朱脣,忍俊不禁。

“摔倒的時候都給我護住臉!那罩子是這機甲唯一的弱點,現在的材料還沒有高度透明還能保證硬度的東西,所以只有靠你們像保護自己的腦袋一樣,當然了,如果這罩子毀了,你們的腦袋也就完了!”

飛了九牛二虎之力, 鮮婚厚愛,老婆別走 ,平衡非常難控制,一走絕對摔倒,而且是正宗的狗吃屎的姿勢,跑步就更不必說了。

等到戰士們互相攙扶着站穩時,狂仔慢悠悠的說道,“明白了吧!別把自己想的太牛逼,沒經過訓練你們狗屁都不是!”

大陽罵了句,“操,這東西壓根兒不是人穿的,這麼笨重,還不如開車呢!怎麼會有傻瓜研究這東西!”

大陽說出了所有戰士的心聲。

狂仔卻並沒有發脾氣,而是笑了笑,“你錯了,機甲是我們最強的武器,是地球最高的智慧結晶,你們之所以控制不了,是因爲……”

狂仔賣了個關子,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願聞其詳的樣子。

“開關沒有開!”

“噗……”大陽又一次摔了個狗吃屎。

等到狂仔教給衆人如何開啓機甲之後,所有人無不感嘆“高科技”的魅力! 大陽一躍而起,幾乎超越了三層樓的高度,落地時立刻向前翻滾,成功避免創傷,他興奮的高聲呼號,“真是寶貝,真是寶貝啊,我現在真是身輕如燕!”

洪壽揮舞出拳,直拳如電,勾拳力道千鈞,他很滿意笑起來,並衝江辰點了點頭。

江辰做了些活動的動作,發覺這身鎧甲穿在身上當真薄如蟬翼,比普通的衣服還要輕上不少,行走起來健步如飛,每一個機械關節都及其潤滑,全然沒有束縛和阻礙的感覺。

“感覺如何啊,我的超級戰士們!”狂仔抱着胳膊,滿意的大量着機甲裏的衆人。

“完美!”

“太棒了!”

“怎麼不早點兒拿出來!”

看來這機甲口碑爆表,狂仔開着衆人漫無目的適應了一會兒之後,高聲道,“好!集合!”

一聲鳴叫,所有機甲嘩啦啦站成一排。

“想必你們已經見識到了機甲的威力,他能非常大限度的提升你們的力量以及速度,而且這只是最初級的機甲,更高等一些可以搭載超級武器,比如激光刀,比如粒子炮!”

“但是!作爲新兵的你們,是用不着那些東西的,你們對機甲的使用還需要大量的鍛鍊才能掌握併發揮出它真正的威力,否則,這超級武器對你們來說不過是汽車或者坦克,但是很明顯,這些寶貝的價值絕對不僅如此!”

“這個機械之所以不會阻礙你們的運動,是因爲他內在的電腦是能感應到你們腦電波的思維,你們想跳,他會帶動你們做出相應的動作,因而,你們在機甲中完全可以超越自己的極限,想多快就有多快,明白了吧!”

“明白!長官!”所有戰士對訓練躍躍欲試。

後面的訓練任務分爲了三個層次,第一還是常規的體育訓練,依然是跑步,舉重之類的常規訓練,但只會耗費一個小時,這僅僅是熱身運動。

經過熱身,戰士們纔可以進入機甲中,而他們經過體育訓練,身體的細胞被運動激活,大腦也非常靈敏,這是訓練的最佳時期。

而第三階段,也是江辰最最期待的, 就是實際作戰訓練!

在這一階段,所有的新兵終於可以穿着機甲離開這個密閉的環境,江辰十分想知道他處在什麼樣的地方,外出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江辰對每天兩個小時的基礎訓練興趣泛泛,便對狂仔申請,他希望每天能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與洪壽切磋武藝,一半是商議,一半是威脅,狂仔對江辰又是尊敬,又是畏懼,況且他的身體素質遠超常人,自然沒有反駁的必要。

接下來的日子,江辰每天都能從洪壽那裏學到十分好用的武術招式,其實憑他的力量,對付普通人只要一拳就能放倒,完全不用考慮花哨的東西,但是經歷過超能力世界的他深切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如果不能讓自己變得越來越強,總有一天會保護不了自己和重要的人。

失去是他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 因而,他學的非常認真,三天便將洪壽家24式洪家拳術掌握精通了。

洪壽是個見過場面的人物,看相識人,他甚至江辰絕對不是普通人,因而用不着拜師那些繁文縟節的東西,江辰對洪壽也是信任尤佳,兩人年齡差了將近一倍,但人生在世更看重的是修爲,江辰的本事和見地,配得上一聲“江老弟”

這天訓練即將結束的時候,狂仔帶領一行十五人,來到新兵營開大會。

數百號機甲站在球場大小的地方頗爲壯觀,而江辰他們是新兵,站在最遠的角落裏。

“那些機甲跟咱們的不一樣啊!怎麼會那麼帥氣!“

“你看他右胳膊上那個炮筒子,得有碗口大吧!”

新兵們對老兵的機甲裝備羨慕不已。

江辰懷揣心事,躍起打量一番,發現各個隊伍排列成的四方陣,大約橫排有30個,縱排有40個,保守估計這個機甲不對有1200人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