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輕輕撫摸着她的秀髮,心中涌起一股溫馨,但想起以後景田可能…卻又是淡淡的憂傷襲來。擁抱對於情侶之間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景田是個很容易害羞的女子,她即使心存愛慕之心,也不會主動去擁抱,唯一的解釋是,她心裏也着急了,覺得再不擁抱,再不抓緊時間以後可能就沒有機會了。災難之氣潛伏在她內體,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她雖然很努力的去淡化這件事情,但事實如影隨形,多多少少會影響現在的情緒。阿牛想到這,心裏已經喘不過氣來。“景田,我們出去走走吧!”

“你有時間嗎!”景田在阿牛懷裏蹭了蹭,像只小羊羔。

“有”阿牛點了點。“景田,你想去哪裏就去哪裏!”

“真的嗎!”景田抱着阿牛,仰起頭看着他。“去我家好不好!”

阿牛低頭看她,此時,他們的目光相隔如此之近,阿牛願意一輩子都這樣。“去你家!?”

“母親說過好幾次,想看看你,我覺得可以!”景田淡淡含笑,柔情似水。“阿牛,你願意去嗎!”

“這個啊…”阿牛做出爲難的樣子,其實心中早已決定,順着景田的意識。

景田將阿牛抱緊了些。“阿牛,就隨了我母親的願吧,就算是幫幫我,她心裏也很難受。”

“傻瓜!”阿牛用手親暱的颳了一下她的瑤鼻。“我說過,你想去哪裏,我們就去哪裏!”

“好,我打個電話給母親,告訴她,我們要回家。”

景田開車將阿牛帶到了家附近,然後一路步行。

景田住的地方很大,比俏老婆唐研那還要大,別墅一棟連接一棟,景田說,她的叔叔嬸嬸,堂弟堂妹都住在這裏。

景田帶着阿牛到處逛,他們來到一個小池塘,景田伸出芊芊玉手指了指。“阿牛,你知道嗎!小時候,我有一回掉進了這個水塘!”

“啊!”阿牛饒有興趣的問道。“還有這種事,你很小時候很頑皮嗎!”

“當然啦!”景田嫣然一笑。“那時池塘還很大,比現在大多了,而且還很深,裏面有好多魚,我和姐姐,妹妹們想下去抓魚,可是,我沒有站穩,一下子摔去了!”景田帶着回憶的神色。“爸爸媽媽嚇壞了,第二天就請人把這池塘改小,填淺了,不再養魚,只種上了些觀賞性的荷花。”

景田帶着阿牛又來到一片竹林,她拾起一枚竹葉,放在嘴脣上吹響,聲音不是很好聽。“我表姐很會吹的,小時候,我經常纏着她教我吹,她一開始很高興,可是在教了很多遍後,見我還沒有學會,就不教我了,不單不教我,還罵我笨,真是氣死我了。”

“呵呵!”阿牛笑了笑。“碰到一個不開竅的學生確實是一件頭疼的事情。”

“是啊,現在想想,挺好笑的。”景田沒介意。“阿牛,看到那座假山了沒有!”阿牛順着景田指得方向望去,只見一座嶙峋的山峯矗立在草木之間,玲瓏有致,不單此處有山峯,湖裏,花間,均有,坐落有序。

“有一次爸爸媽媽罵了我,我就躲在裏面不出來,躲着躲着竟然睡着了,爸爸媽媽找不到我差點都報警了,呵呵。”景田輕輕的笑了笑。“後來,我捱了一頓打,媽媽邊打我邊哭,從此以後我再也不敢這樣做了。”

“景田!”阿牛實在是忍不住了。“這裏是不是有你很多美好的回憶!”


“嗯!我從小就在這裏長大!”景田點了點頭。“真捨不得離開這裏啊!”

景田一直將着自己小時候的事情講給阿牛聽,是想讓阿牛多瞭解一下她的去過嗎!多留下一些回憶給阿牛嗎!

景田,阿牛心裏默默的喊着她的名字,是不是災難之氣越來越頻繁,讓你覺得害怕了!不要怕,有我在!我會用我這條賤命保護你的。

“景田!你要是哪一天要離開這裏,那一定是嫁給我!”阿牛很隨和的笑了笑。

“嫁給你!”景田咬了一下自己性感的嘴脣。“我還沒有想好呢!”

“都把我帶家裏來了,還沒想好!”阿牛以開玩笑的口吻說着。“誰信啊!”

“就是沒想好!”景田微微額首,帶點小性子看着阿牛。

“好,沒想好!”阿牛心裏暖暖的。

“走,去我家,媽媽等着我們呢!”

“都說醜媳婦羞見公婆,我這怎麼反過來了呢!”阿牛調侃着。

“呵呵!只是見面而已,都什麼年代了,阿牛你想多了!”景田笑着說道。

倪春萍準備了一些小點心,見到阿牛後,很熱情的招呼着,她談吐得體,爲人隨和,阿牛一開始有點緊張,但三言兩語之後,這種緊張感就消失了。倪春萍暗地裏觀察着阿牛,雖然這並非一次很正式的接觸,不代表什麼私定終身之類的大事,但女兒的朋友,做媽媽的肯定會細心留意,阿牛給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帥氣,阿牛的帥不是那種帶着幼稚,小白臉的帥,而是帶着男子漢氣息沉穩的帥,融入到骨子裏的帥,阿牛說話中規中矩,不卑不亢,深得倪春萍歡心。

“女兒,你去拿點新鮮的水果出來!”倪春萍對着景田說道。

“好,我這就去!”景田很開心。

阿牛和倪春萍目送着景田離開後,相互望了望。“伯母,您不是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真是個心細的孩子!”倪春萍平靜的點了點頭。“阿牛,其實是我執意讓小景帶你過來的,我有件事情一直想跟你說,又不知道合不合適!”

“伯母,您說!”阿牛很客氣的回答。

“阿牛啊!”倪春萍的語氣變得惆悵起來。“小景的病你已經知道了是不是!?”

阿牛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倪春萍心事重重。“小景的病無藥可醫,我們都希望她能開心一點。說句實話,小景性格溫和內向,朋友很少,從小到大還沒有喜歡過男孩子,你在這個時候出現,我和小景的父親都很高興。”談起這事,倪春萍的情緒越來越低落。“阿牛,我希望你能在這段時間多陪一陪小景,讓她好好談一場戀愛,這樣,也能少一些遺憾。”

“伯母,我知道!”

“阿牛,我的意識是,你可以主動一點,試着去牽小景的手,去擁抱她,親吻她,甚至,你們如果願意的話,可以馬上結婚,讓小景穿上婚紗,做回真正的女人!” 阿牛有點驚訝的看着倪春萍。他沒有說話,沉默着。

“阿牛,你是不是覺得很奇怪,一個做母親的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我自己也不敢相信,但是我實在沒有辦法了。”倪春萍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小景的病發作越來越頻繁了,已經沒有多少時間,我不想讓她留下什麼遺憾!”

“伯母,我能理解!”阿牛有些難過。“但是,我不能刻意的這樣去做!”阿牛回絕了。“這樣對我和景田都不好。”

倪春萍這個做母親的太苦了,以至於病急亂投醫。

“伯母,您放心吧!景田不會有事的!”阿牛很認真的說道。

“不會有事!?”倪春萍重複了一句。“這可能嗎!”

“對,不會有事!”阿牛鄭重的點了點頭。“景田的病雖然無藥可醫,但也並非毫無希望,只要在災難之氣爆發的時候有人能替她擋下一切,那她定可以安然無恙,爲了景田,我會去做的。”

“你…”倪春萍聽到擋災的事情從阿牛嘴裏說出來時,她震驚了,因爲這件事只有她和老景知道,連景田都不知道,阿牛他…他是怎麼知道的。

“你真的願意這樣去做!你可能會…”倪春萍激動的說道。

“我很清楚後果會是什麼!”阿牛堅定的回答:“我覺得值得。人生在世總要不計後果的去做一些事情的。”

真的是你!倪春萍心裏萬分激動,那個住持口中的人真的是阿牛。阿牛的這番話讓她看到了一線希望。“阿牛,如果你真的能救下小景,那小景必定成爲你的妻子,除非是你不喜歡她。”

“伯母,您言重了!”阿牛很平靜。“只要景田開心就好,我沒有想那麼多!”

“對,只要小景開心就好!”倪春萍說着,抹去了眼角處的一滴眼淚。

這時,景田拿着一盤子水果回來了。“你們在談什麼!”她笑吟吟的問了一句。

“只是聊一些平常的事情!”阿牛笑着迴應。

“女兒,你和阿牛慢慢聊!”倪春萍起身離開。

“媽,媽”景田叫了兩句,倪春萍稍微點點頭後還是離開了。“奇了怪了,媽好像有點不對勁!”景田有點疑惑,看着阿牛。“你們到底聊什麼了!?”

“沒聊什麼啊!”阿牛很平和的笑了笑。“咱媽哪裏不正常了,很正常啊!”

“你…”景田對咱媽這個詞很感冒。“吃水果,堵住你的嘴巴!”

盤子裏有蛇果,葡萄,香蕉,草莓等等,種類很多,但都只要那麼兩三個。阿牛每樣都嚐了點鮮,就是沒有吃香蕉,因爲他知道自己剝香蕉皮的動作有多麼的猥瑣,怕景田看到嫌棄,所以還是算了。

“阿牛,我有東西送給你!”景田說着,一副害羞的樣子。

阿牛不禁納悶了。景田要送什麼東西給自己呢,還讓她害羞了起來,總不可能像俏老婆唐研那樣送件內衣吧。阿牛一想到這個,就覺得景田送自己內衣內褲最合適了。

“阿牛,你跟我來!”景田拉住阿牛的手,帶他來到自己的閨房,然後輕輕關上門。

女孩子的閨房一般不會讓男子隨便進入,閨房就好像是她們的內心一樣。阿牛很高興,因爲這表示景田已經對他很有好感了,很放心了。這是阿牛第二次進入女孩子的閨房。第一次是俏老婆唐研的,結果跟她摟着睡了一覺,那這次呢,能不能也摟着景田睡一覺啊,阿牛倒真會聯想。

景田從抽屜裏拿出了一個鑲嵌着金邊的木盒子,頓時淡淡的木香味傳來,阿牛敢打賭,這個木盒一定是用極其名貴的木材打造而成,所以纔會散發出這種怡人的香味。

景田小心翼翼的從裏面掏出了一塊玉佩,玉佩晶瑩通透,細膩暖人。“阿牛,送給你!”

“景田,太貴重了,我不能要。”阿牛一看就知道,這塊玉佩絕對價值連城,他有點爲難了。

“阿牛,你怎麼啦!”景田怯怯的望着他,一副傷心的樣子,看得阿牛都有點心疼了。“爲什麼不能要!”

“好吧,景田,我收下了!”阿牛接過玉佩。“可是,我不知道該送你什麼!”

“你上次不是送我香水了嗎!”景田笑了笑。“就當做是我的回禮好了!”

那香水怎麼能和名玉相比呢!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阿牛拿起玉佩仔細的看了看,上面刻畫着一個龍的圖案。“景田,這玉佩好像是一對的吧!”玉佩代表着吉祥如意,有龍必有鳳。

“嗯!”景田的臉一下子刷得通紅。“我也有一塊!合起來是一對!”

哦,阿牛全明白了,景田送自己玉佩有着特殊的含義,難怪景田見自己不肯接時會很難過,她還以爲自己要拒接她的心意呢。

“娶你做老婆真好!”阿牛隨即將玉佩掛在脖子。“果然是好玉,胸前似乎有彎清泉,很冰爽。”

“這是夏天,到了冬天,就會像暖泉一樣溫心!”景田輕輕的笑了起來。“喜歡嗎!”

“當然喜歡!”阿牛點了點頭。“景田,你怎麼會有這麼有意義的東西!”

“奶奶給我的!”景田露出了傷感的神色。“奶奶很久以前就去世了,離開前她說很遺憾沒能看到我長大,結婚,相夫教子,她給了我兩樣東西,一件是這對龍鳳玉佩,奶奶的意識是在我遇到…”景田有點難以啓齒,但想想阿牛已經知道,說出來也無妨。她皓齒輕咬紅脣。“在我遇到中意人的時候送給他。結果,我遇到了你,阿牛,這對玉佩本來就是奶奶留給你和我的。”景田害羞得看了看阿牛,見他沒有取笑自己,於是繼續說道:“還有一件是一對白玉梳,奶奶說,人生在世不能沒有朋友,她要我在遇到好朋友時送給她。奶奶既希望我能遇到無話不談的朋友也希望我能遇到像玉佩一樣美好無瑕的愛情。”

阿牛點了點頭。這是長輩的一番心意。聽完景田的話後,阿牛心裏暖暖的,他輕輕抱住了她。“景田,我喜歡你!其實我很早的時候就想跟你說了,但怕影響你,今天我可以大膽的說出來了,我喜歡你,你會成爲我妻子嗎!”

“阿牛,如果我可以,我會的!”景田心中甜蜜之時又涌起了一股失落。

阿牛輕輕撫摸着她的秀髮,愛惜之極,他們抱了很久,之後,相對一笑,鬆開了。 “阿牛,我們出去吧!”

“是啊,等下讓伯母誤會我們在幹嘛了不太好!”阿牛調侃着。

景田用粉拳輕捶了阿牛一下。

馬上就要離開,阿牛環顧了一下她的閨房,很簡單,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樣擺滿了洋娃娃,大枕頭之類。房間裏也沒有一樣東西是粉紅色的,景田和其他女孩子不一樣。阿牛被一張梳妝檯給吸引了,梳妝檯樣式古樸,刻有菊花,牡丹,梅花等百花爭豔圖,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阿牛走過去,仔細觀看,用手親親撫摸,梳妝檯打磨得很好,很光滑,摸上去相當舒服。“景田,你所使用的物件都經歷過時間的沉澱,難怪你身上有一種古典之美。”

“有嗎!”景田笑意漣漣。“不單是我,家族中同輩女孩都使用這樣的梳妝檯。”

“那她們沒有你這麼有天分!”

阿牛突然很想看景田長髮及腰,靜靜坐在梳妝檯前梳理青絲的樣子,於是說道:“景田,你能不能坐下來梳理一下頭髮!”

“爲什麼?”景田好奇的問道。

“我覺得你那樣子一定是很美的!”

“你這樣說,我反倒有壓力了!”景田害羞起來。

“就像平常一樣!”阿牛露出了一副期待的神情。“把我當成是空氣好了。”

“我盡力!”景田以一個很優雅的姿勢坐下來,將秀髮全部縷到肩膀的一側,對着阿牛輕盈一笑。“我要開始了。”她從抽屜裏拿出白玉梳。“會好看嗎!”

阿牛點了點。女子的美麗不僅僅表現在她的容貌有多麼秀麗,胸部有多麼酥軟,身材有多麼勻稱,屁股有多麼豐滿,而在於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是否都透着一種美感。景田青絲輕垂,像傾瀉而下的月光,她動作嫺熟流暢,極爲認真的梳理。此時她給阿牛的感覺像是一位少女從悠悠碧水中渡船而來。又像是在清晨,在清脆的笛聲中,一位少女揹着揹簍於晨霧中慢慢走來。這是一種以靜爲美的畫面。阿牛看得極爲入神。

“阿牛,看夠了嗎!”景田輕輕的問道。在看到阿牛帶着癡迷的目光凝望着自己時,她含羞低頭。阿牛沒有回答,而她也繼續慢慢梳理着。

……

“好了,我有點累了!”景田嬌嗔道:“不給你看了。”

阿牛笑了笑。“太美了,景田,我覺的你這個時候是最好看的。”

“我不信!”景田心裏甜蜜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