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喬治能夠明白她的苦心,她之所以做的絕,是不希望他受傷……

嗡……嗡……

手機忽然響起,慕卿看都沒看就接了起來。

話筒中傳來蘇若言興奮的聲音:「卿卿,照片已經能夠確定是合成的了,只是你那裡有沒有原版照片?不然不好證明啊。」

「原版照片?」慕卿腦中頓時靈光一閃,她就說怎麼看著某些照片感覺那麼熟悉,原來是因為那都是真的照片!

放下手機,慕卿連忙開始翻找書櫃,尋找著所有在醫院的照片。

相冊有很多,慕卿不停地翻著,蘇若言也不急著掛電話,很快慕卿就找到了原版照片:「我找到了!」

「太好了,等下你用郵箱發給我,我這邊幫你發布聲明,然後讓我哥給你清除負面。」

慕卿忽然輕笑出聲:「蘇若言你現在說話越來月有深度了,你最近怎麼樣啊?事情解決了嗎?」

「不用擔心我,我早就沒事了,家裡面人找不到我的,放心吧。」蘇若言看著屏幕上喬治的照片,眼底深處閃過一抹複雜。

掛斷電話后,蘇若言默默地嘆了口氣,她知道喬治喜歡慕卿,可是她最近卻總不受控制的去想喬治……

「在想些什麼?」身後忽然傳來一道沙啞的聲音。


蘇若言連忙收起失落的情緒,轉頭看向男人:「你怎麼起來了?不是說讓你躺床上休息嗎?」

「躺了這麼久的時間,也該下來走走了。」男人有些無奈的看著蘇若言,自從蘇若言來了這裡,他就不得不躺在床上休養,晚上也不好找人過來消遣,每天過得都無比漫長。

但是蘇若言當初過來時哭得像個淚人,他自小與蘇若言親近,也捨不得趕蘇若言離開,只能默默地忍著。

「那你快點坐下,真好奇那麼大的火災,你是怎麼活下來的。」蘇若言伸手將身旁的位置墊上厚厚的墊子,招呼男人坐下。

見到蘇若言細心的舉動,蘇展辰不禁有些感動:「我命大,從地下通道跑出來了,其他的人誰也沒有出來。」

想到那件事,蘇展辰周身便充斥著地獄的氣息,他絕對不會放過燒了他場子的那個人!

「對了,你朋友的事情怎麼樣了?」收起身上森冷的氣息,蘇展辰詢問道。

蘇若言這才想起慕卿的事情,連忙打開慕卿的郵件,將照片放到他面前:「原版照片我已經要來了,之後要怎麼做?」

「我來就好。」蘇展辰看都沒看照片,直接打開另一台電腦,輸入賬號秘密登陸貼吧。

看著令人眼花繚亂的操作,蘇若言不禁佩服起蘇展辰來:「你這個手速是怎麼練的?我每次光是看都感覺暈。」

斗羅大陸執著于心 習慣了就會快起來了,你現在如果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蘇展辰雖然說著話,但是手下的動作絲毫沒有影響,令蘇若言更加佩服。

聽到這話,蘇若言連忙搖了搖頭:「不行,我可學不來這個東西,我還是安心的當個旁觀者吧。」

「現在用你的電腦發帖,將原照片發出去,全部寫上正面消息。」蘇展辰說著隱藏起了蘇若言電腦的ID,同時將地址連接許多地方。

蘇若言很快將貼子發了出去,他也同時按下回車鍵,網上很多貼子瞬間消失,蘇若言的貼子也被刷出萬點關注,直接盯上頭條。

「繼續發,換各種小號發,照片不變,名稱和文章換了,我去評論。」蘇展辰說著,立刻在各個貼吧下面各種灌水評論,速度快到蘇若言還沒看清貼吧名字,他已經換了下一個。

蘇若言被他的動作閃花了眼,連忙甩甩頭,開始專心發帖子。

果然大神的風姿是正常人欣賞不來的……

很快將網路中全部的熱度引向正軌,蘇若言終於鬆了口氣,伸手幫男子捏了捏肩膀:「還是需要專業人士出馬,看看這個速度。」

「少拍馬屁,如果不是因為你只有這一個朋友,我才不會幫你。」蘇展辰邪妄一笑,用食指抵在蘇若言的額頭上,推開蘇若言諂媚的笑臉。

想他蘇展辰怎麼也算是S市有頭有臉的人物,怎麼到了蘇若言這個妹妹面前就是硬氣不起來呢?

不過想起S市,蘇展辰便覺得身後的燒傷隱隱作痛,真想知道那個男人到底是誰,等他傷好以後,絕對不會放過那個人!

蘇若言轉頭看了眼電腦上的情況,確定沒有什麼異常情況才徹底放心。

此時的風嫣然已經得到了最新消息,得知封時奕和慕卿兩人已經分開,雀躍不已。

沒想到雕蟲小技,就能離間兩人,她開心的找出最新款的裙子,化個精緻的淡妝,高貴優雅地來到封氏,徑直走進封時奕的辦公室。

封時奕此刻正坐在辦公桌前,單手支撐著額頭,聽到聲音抬起頭,看到是風嫣然,眼底迅速滑過一抹不耐:「你來幹什麼?」

「時奕哥,我只是擔心你,所以才過來看看。」風嫣然眼中滿是擔憂,站在門口小心翼翼地觀察著封時奕的情況。 江帆就在眾人的羨慕和嫉妒中吃著午餐,胃口十分好,吃了五碗飯,直打飽嗝。原來女人多也是還有好處的嘛!

第二天下午的時候,江帆剛到醫院疑難雜科室門口立刻就聽到市委羅書記病故的消息。

「羅書記病故了!聽說臨死的時候,頭髮和牙齒都掉光了,還脫皮,死得可慘了!」一位護士道。

「可不是,他昨天出院后,不知怎麼搞的,今天中午又轉到了醫院來,院長到處找江主任,就是找不到。」另一名護士道。

江帆從早上開始就關著手機,人也沒有到醫院來,就是故意躲著錢院長的。

總裁的千金嬌妻 :「江主任,錢院長來了很多次,一直在找您,他讓您來了後到院長辦公室去。」

「好的,我知道了。」江帆進了辦公室,換上了白大褂,然後就到院長辦公室去。

院長辦公室里,錢院長在來回地徘徊,他手裡夾著根香煙,不停地抽著。當他看到江帆的時候,立刻停下徘徊,很不高興道:「江主任,你今天怎麼搞的,我打你電話關機,你人也不到醫院來,這是怎麼回事?」

「哦,錢院長不好意思,我手機出了點故障,加上人有點不舒服,所以來晚了。」江帆笑道。

「你知道嗎?市委羅書記病故了!是在我們醫院病故的,你說該怎麼辦!」錢院長狠狠地抽了口煙,露出焦急之色。

「這不關醫院的事啊,雖然他是市委書記,但他得了不治之症,病死在醫院是很正常的事。」江帆道。

「事情不是你想得那麼簡單,關鍵羅書記是隆興集團的人,死在我們醫院了,我這個當院長的怎麼逃脫了職責!」錢院長憂慮道。

「哦,幸虧我不是院長,錢院長沒有什麼事,那我走了!」江帆立刻朝門外走去。

「你,你,被你害死了!」錢院長跺腳道,但他又拿江帆沒辦法。

第三天早上,江帆來到東海市人民醫院時,接到秘書小李的通知到醫院會議室開會。江帆到達醫院會議室時,裡面坐滿了人,當他看到主席台上的程建時,不禁愣了下。

程建是京城南城區的公安局長,怎麼到了東海市來了?還有原來的東海市市高市長也來了。江帆還發現原來的趙院長竟然也坐到了主席台上,他旁邊的錢院長一臉灰色,十分沮喪的樣子,看來今天又好戲了!

秘書小李說話了,「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新來的市委書記程建給我講話!」

下面立刻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程建緩緩站了起來,雙手舉起示意大家停止鼓掌。

「今天醫院領導班子有變動,而且變動很大!我從京城調到東海市來的第一天就收到了舉報錢院長的匿名信,信中列舉了錢院長任職期間的貪污受賄竟然達到三百多萬元!」程建停止說話,喝了口茶。

坐在程建身後的錢院長臉如死灰色,雙眼露出驚慌之色,放在桌子上的手哆嗦起來。

「三百多萬元了!就是我這個市委書記工作一輩子也賺不到這麼多錢!而你們錢院長只用短短了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就賺到了!真是生財有道啊!」程建臉上出現了憤怒之色,手掌拍打這桌子。

台下立刻一片嘩然,「不會吧,錢院長久貪污了三百多萬!」

「真沒想到,這傢伙這麼貪,膽子也太大了吧!上任不到一個月時間就搞了這麼多錢,真是混蛋!」

「我靠!這狗日的真夠壞的,上次我申請醫院購買新設備,他說醫院沒錢,原來都被他貪污了!」

「不僅如此!錢院長還金屋藏嬌,在外面養了幾個小蜜!每個小蜜都有一套房子,生活極端腐化啊!」程建又一次憤怒地拍打桌子,震得桌子上的茶杯發出響聲。

「不會吧,他還養了幾個小蜜,看他的身子骨能行嗎?」下面有開始議論起來。

「怎麼不行,他只要吃幾包西班牙蒼蠅粉,就行了!」

「這傢伙真夠色的,家裡的老婆還滿足不了他嗎?還要到外面養幾個小蜜!」

「哎呀,你是不知道,錢院長老婆難看死了,比柳河東還要難看,他能有性趣嗎?」

「說得也是,他不出打點野食補充下行嗎?」

下面議論的人很多,說什麼的都有,程建擺了下手示意大家停止議論,下面立刻安靜下來,再看錢院長的臉色灰到了極點,頭幾乎要碰到桌子了。

「還有更氣人的事!你們錢院長不僅在外面風流倜儻,在醫院裡也沒閑著,經常騷擾醫生護士,就連秘書小李也受到他的騷擾!」程建又拍了下桌子。

「我靠,這傢伙真他媽的不是人,兔子還不吃窩邊草,這傢伙飢不擇食啊!連秘書小李這種貨色都不放過啊!」

「是啊,上次我一個人值班的時候,他就調戲我,還摸我屁股!」

「小詹,你沒有被他佔便宜吧,沒有,幸虧那天我來了那個,他摸了一手血!」

「呵呵,怪不得這傢伙倒霉呢,原來摸了一手血啊!」

下面兩個護士小聲地說著。

站在主席台上的秘書小李臉上緋紅,她有點不好意思,程建喝了口茶繼續道:「現在我宣布東海市人民醫院的人事變動如下:原東海市人民醫院院長錢忠誠就地免職,由原東海市人民醫院院長趙海生接任,錢忠誠移交公安機關查辦。」

下面立刻傳來,「活該,這傢伙肯定要那牢底坐穿!」

緊接著程建有宣布了其他的一些人事變動,比如原東海市市長高品冠官復原職,但他的兒子高挺降級為派出所所長。其中江帆職位也有變動,不僅是疑難雜症科主任,而且被任為東海市人民醫院的副院長一職。

在接下來就是由張海生院長講話,趙院長又是滔滔不絕地講了一通,最後眾人聽得昏昏沉沉的時候才結束。

會議散后,江帆和程建兩人再次見面,「江院長,沒想到我們能在東海市見面,真是緣分啊!」

「可不是,恭喜你高升啊!」江帆笑道。

「哪裡,上次要不是你協助破了靜妙庵的大案,我也不會調到東海市任市委書記,你是我的貴人啊!」程建笑道。 聞言,封時奕劍眉緊蹙,煩躁的並不想多和風嫣然說什麼:「我沒事,你走吧,我還有事情要忙。」

「時奕哥,你何必為了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難過呢?」風嫣然下意識上前幾步,伸手握住封時奕的手。

封時奕厭惡地掙脫開風嫣然的手:「風嫣然,這句話不是你應該說的,我和慕卿的事情,也不是你應該管的……」

「我知道了……」風嫣然咬咬唇,不敢再多說。

心裡卻不甘輸給慕卿,她明明哪裡都比慕卿強,憑什麼慕卿就能夠得到封時奕的喜歡?!

她與封時奕認識的時候,慕卿還不知道在哪裡玩泥巴,現在憑什麼突然奪走她的未婚夫?!

「出去吧。」

一句話直接將風嫣然打入地獄,來時的一切盤算,都落空了……

真是沒想到,封時奕的心中竟然這麼在意慕卿……

風嫣然悲戚地看著封時奕:「我知道了……是我來的不是時候……其實,我只是替你不值得,你那麼喜歡卿卿姐,她卻和喬先生鬧出這樣的事情……」

眼角餘光注意到風嫣然的眼底,閃爍著滿滿的精明,封時奕側皺緊眉頭:「背後說人壞話這種事,不符合你的教養吧……」

風嫣然頓時被刺痛,臉色驟然僵住。

「時奕哥哥,我只是……」

看著在他面前耍心機的風嫣然,封時奕眼底滿是嘲諷:「以後不要在我面前耍伎倆。」

說罷,封時奕不再看風嫣然變得扭曲的面容:「宋文,送客!」

風嫣然不甘地看著封時奕,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宋文已經來到她面前,巧妙地擋住封時奕,做了個請的動作。

想要避開宋文上前是不可能的,風嫣然只能狠狠地瞪了宋文一眼,氣惱地轉身離開。

「以後我要是再看到風嫣然出現在封氏,保安部就該換一批人了。」

耳邊傳來封時奕的聲音,宋文頓時領悟了封時奕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