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先生,去死吧!」< 「噗呲……」 匕首刺進了師傅體內,師傅倒在地上,厲鬼朝師傅打入。 「你媽,居然還打。」我朝師傅跑去,用桃木劍朝厲鬼刺去。 「哼,不自量力。」厲鬼笑著,根本沒把我放在眼裡。 「你媽,別太猖狂。」我掏出爆破符,貼在厲鬼身上,轟的一聲,厲鬼被炸出很遠。 「實力不可小曲啊!」厲鬼撲在地上,手中居然多出了一把用鬼氣形成的黑色寶劍。 師傅拔掉身上的匕首,捂著傷口,躲到一旁,師傅把劍扔到我腳邊,「用神器。」 把桃木劍扔給師傅,我拿起軒轅劍,「厲鬼,說,為什麼要殺院長。」我的聲音冰冷寒顫的感覺。 「憑什麼告訴你?」小鬼不屑的看著我,根本就不屑於我。 「你個卑鄙小鬼,一會你想說都說不出了。」我手在劍上一劃,鮮血溢出,滴在劍上。 「哼,就憑你。」 「哼,就憑我。」我握著劍朝厲鬼跑去,劍朝它劈去。 厲鬼用鬼術制出了個防禦牆,劍砍在鬼氣上,「鬼斬!」 劍朝上一劃,劃開了鬼氣,劍砍在了厲鬼身上,厲鬼倒在地上,沒有起來,「我敗了。」厲鬼身上發著鬼氣。 「敗了,敗了就說為什麼要殺院長?」我拿劍架在它脖子上。
「殺了就是啥了,有啥好說的?」厲鬼倒在地上,看著我手中的劍。

「不說那就去死吧!」我抬起劍朝厲鬼的頭顱砍去。

「住手!」師傅喊道。


「幹啥?」我道。

「你的傷口都是被院長划的?」師傅問道。

厲鬼突然大哭,聲音嗚嗚的,「我不該死,為什麼,為什麼要殺我,開心,快樂,都消失了,有的只是仇恨。」

「仇恨,你一孩子恨什麼?放下一切,投胎去吧!」我道。

「放不下的,你有沒有仇家,能說放下就放下嗎?」

這一七八歲的孩子,居然能說出這話,我真是醉了。

「吼!」厲鬼大吼,朝我攻擊了過來,我拿劍一擋,刺穿了它的身體,「這……師傅,我是正當防禦。」

師傅搖了搖頭,我收回劍,厲鬼化為了煙霧消散,周祥走了過來,「那鬼不是前任院長的兒子嗎?」

「兒子?什麼意思?」我和師傅問道。

「以前院長有個兒子,不過一年前就已經死了。」周祥道。

「死,怎麼死的?」我問道。

「前任院長的兒子來孤兒院找她,結果被院長打了,孩子就想去遊樂園玩,真不知道院長是怎麼了,陪孤兒院的孩子,如同媽媽,而對自己的孩子,就是孤兒。」

聽周祥的話,原來院長的心都給了孤兒院,把她孩子遺忘了,由於孩子的哭鬧,一時下手錯殺了孩子。

所有家長都該多陪陪自己的兒女,我也想讓父母陪,而我的父母已經死了,親生的已經不在了。

我們結了案子,回了家,告知了警局一切,「唉,弒母啊!」我嘆息,摟著小破熊睡著了,醒來時已經是天亮,師傅做著早飯,「時間過的就是快,眼睛一閉一睜,一天過去了。」

「眼睛一閉不睜,這輩子都過去了。」師傅擺著飯菜。

「眼睛只睜不閉,老鬧心了。」我倒在沙發上,看著師傅。

師傅明白我什麼意思,是要問他鐘離的事,師傅遞給我一張紙單,「委託。」

我沒有理,「不接,你得幫我解決我和鍾離的事。」

「你接了就能解決了。」

我拿起委託單,「看你騙我的。」

師傅對我搖頭,我看了一眼委託單,「上官,委託,保護上官鍾離。」我驚訝的看著委託單,「鍾離?」

師傅點了點頭,「那這找委託的是上官,怎麼只有姓,沒名?」

「估計是不想被人知道名字!」師傅打了電話,我們接下了委託。

「鍾離為什麼還需要保護,不知鍾離如何了。」我有些著急想見到鍾離,我實在不明白,為什麼鍾離需要被人保護?而且還是她父親委託我們,我們和她父親沒見過面,這……鍾離怎麼了?我實在搞不懂。

師傅倔屁股翻著沙發下,「師傅,你找啥呀!」我朝師傅屁股上拍了一下。

「你小子欠揍啊!」師傅道。

「不是,你的造型太奇怪了,你找啥呢?」

「我小時背的書包呢?容我找找。」

「你小時的,那我能背嗎?說不定爛成啥樣了。」

「背不背是師傅的心意,你怎麼能拒絕。」

上學,我初中都沒畢業,現在我要去混高中,我輟學上這麼大的高中,估計得發不少錢。

l市重點高中,所一高校,又要重回學生時代,真是高興啊!擺脫師傅后,我就能和鍾離雙修了。

第二天,我背著書包來到了學校,一書包的書和課本,都是昨天師傅來學校給我拿的,我的劍沒拿,被著書包,讓我放不下我的符紙,還有法器……穿著高校校服,我的帥氣外表,成為了高校引人的目光。

書包是昨天晚上買的,師傅給我找了箇舊書包,我沒背,咸太丑,因此傷了師傅的心,現在躺床上還沒起來。

邁進所一高校,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走在前往教學樓的路上,我看到了一群美女,超短裙,蕾絲襪,不論胖的瘦的,全是這種打扮,純屬吸引異性眼球。

走到我要去報道的班級,來到高三一班,敲響了門,一位男音發出,「進!」

我走了進去,「老師好,我是新生,來此報道。」

講台上站著一位老頭,看起來有六十多歲了,滿臉的皺紋,對我笑了笑,教室里傳來了摻雜的聲音,我捂著耳朵,特別反感這些聲音,還有他人的目光,總覺得有這麼多的眼睛看著我,我很緊張,也特別無奈的無趣。

老師戴著個眼鏡,向上推了推,拍了拍教鞭,「咳咳,大家安靜,都安靜會。」老師道。

學生們都安靜了下來,我看向鍾離,對她微笑,鍾離沒有明白,為什麼我會出現在這裡,來這l市的重點高中,所一高校就讀。

老頭拍了拍桌子,「新同學,向大家介紹一下自己。」

我去,沒聽錯吧!還介紹啊!我清了清嗓子,「咳咳,大家好,我叫黑主,十八歲。」

我介紹完,教室里傳出了一通亂鬨哄的話語,還有嘲笑,「哈哈哈,黑主,黑豬嗎,哈哈哈……」同學們的嘲笑並沒有讓我生氣,我責是對著他們微笑,看著鍾離。

「新來的同學,你就做在那吧!」老師指了指牆角的座位。

「不,我不要靠牆,我挨著她。」我手指著鍾離,朝她走去,推開了她一旁的女生,「對不起,你做到牆角去。」

女生看了我一眼,沒敢說話,坐到了牆角的位置,我對鍾離笑著,鍾離沒有理我,看上去是有些生氣。

我坐在課堂上有十分鐘,下課後,鍾離和其她女同學結伴去廁所,我在後面跟著,鍾離直推我,「你跟著我幹什麼?」

「保護你是騎士的責任。」我向鍾離敬禮。

「拜託,不用保護,沒事的。」鍾離好像在擔心什麼?

我站在班級門口等她,幾個我們班級的男同學在我面前晃悠,我握著拳頭,忍住了撒氣,沒理他們。

鍾離回來,我立刻貼了過去,「老婆,怎麼了,我錯了,原諒我吧鍾離。」

鍾離拉開我的手,「那個……不要老婆老婆的叫,我們沒什麼關係。」

「怎麼就沒關係了,我們又沒分手,原諒我吧!」摟著鍾離,手解開了她的衣衫,露出了胸口的半片雪白,「這就是證明,你是我的。」

「一個傷口證明了什麼?」鍾離拉上衣服。

「幹什麼,居然敢動我女朋友。」一個男人的聲音傳出。

我順著目光瞅去,一位比我大的男子走出,身材魁梧,一把摟住了鍾離,「她是我女朋友,你給我老離她遠點。」

我有些蒙了,怎麼回事,鍾離給我戴綠帽子了,男子一來,我們周圍立刻被其他學生圍住,都來湊熱鬧,鍾離推開男子,顯得有些厭惡,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們,彷彿想讓我們打一架似的。

男子立刻抵拉起我,把我按在牆上,我握著拳頭,想上去給他一下,但我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

「王碩,快把黑主放了。」鍾離拉開男子的手。

男子比我高出一個頭,我說話得抬起頭,男子一臉的不爽,「流氓。」我不福氣的說道。

男子立刻把我椅在牆上,「你他媽不服來,輸的就離鍾離遠點,聽見沒。」

我一下推開男子,我的力氣較大,一下將他推倒了,王碩摔倒在地,周圍人一驚,向後退了幾步,王碩從地上站起,「媽的,你他媽找死。」

伸出拳頭朝我打了過來,我一躲,手打在了牆上,我可是和師傅學過武的,一把拽住他拳頭,向後一拉,將她踹倒在地。

王碩不服,叫來了幾個人,「兄弟們,給我k他。」

鍾離一把拉著王碩,「別打了!」

「居然拉他……」我狠狠的盯著鍾離。

「哼,小子,看在鍾離的面子上,今天繞了你。」王碩得意的笑著。

鍾離看著我,過來拉住了我的手,「黑主,你聽我解釋,我和他沒什麼的,都是他追的我。」

「追的你?」我冷冷的看著鍾離,握著拳頭,「狗男女,你他媽給我戴綠帽子,上官鍾離,你他媽給我等著。」< 我轉身要走,鍾離摟住了我,「別走,對不起,我錯了,錯了。」鍾離頭貼靠在我背上。 「撒手……」我冷冷說出。 「黑主,我根本就不喜歡他。」 「放手,我現在是委託保護你的,所以我不會離開,撒手,回去陪你的狗男友吧,」 「你小子他媽。」王碩要衝上前來。 「住手王碩,我根本就不喜歡你。」鍾離道。 王碩冷笑道:「只要我喜歡你就足夠了。」
我來到教室,鍾離也跟了進來,王碩跟在我們身後,他是我們班的,「鍾離,你喜歡我是吧?」

鍾離點了點頭,我掏出火符,「那好,那你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親我,親了,就說明你喜歡我。」

教室里的學生很多,王碩不服氣的要上前,我手一揮,「急急如律令!」我和鍾離四周被火光包圍。

「親一下這麼費勁嗎?」

鍾離低著頭,拽著我的衣角,「那個……」顯得有些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