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人正是珠海人民銀行的副行長蕭蔡,信貸科長諸葛瑜,還有就是那位VIP主管婁挺。

說來很奇怪,珠海人民銀行除了總行長是男的外,其他幾個關鍵的位置基本上是女人,典型的陰盛陽衰,那個諸葛瑜也是女的,與蕭蔡年紀相仿,而且還是一個性格直爽的東北人。

柯小鷗從人行辦好事情後,和蕭蔡並不是第一次見面,而這幾天她都會帶客人前來香江消費,基本上是吃好晚飯後就會把人帶去夜會,而且在柯小鷗第一次安排了韓冰招待她們時,後來的幾天都是找的韓冰。

而每一次都着諸葛瑜和婁挺,可想而知,這幾人是蕭蔡的班底。

幾次接觸下來,蕭蔡和諸葛瑜都很欣賞柯小鷗的博學以外,也很佩服她的潔身自好,無論她們如何勸說以及激將,對方依舊是滴酒不沾,每每總以果汁或是白開水爲敬,連茶也不沾。

跟着幾個女人出來HP婁挺總是表現的格外殷勤,當客人招喚小姐時,他卻每每拒絕了,估計想着是要給這些美女們留下個好印象。

蕭蔡和諸葛瑜在容貌上算不上是美女,但絕逼是氣質型的美女,職場精英麗人擁有的絕不可能只是那虛浮的外表,而是超高的IQ和心智。

女人們在一起了,聊的話題可就多了去了,當蕭蔡和諸葛瑜旁敲側擊的打聽小鷗老公的時候,柯小鷗很大方的告訴她倆:“我老公很帥的,只不過最近有點忙,等他過來後我介紹你們認識,希望你倆不要看呆了”

小鷗每天都會進空間觀察一下司馬明柏築基的進度,她自己築基時入定了差不多一週,那時候的空間比現實也就是近一年,司馬明柏要多久才能醒過來自己也沒有數,她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其實在蕭蔡和諸葛瑜的認知裏,這麼年輕漂亮,又有錢的女人,她的老公不會是一個大叔級別的男人吧,因爲要說這些錢是柯小鷗自己賺來的打死她們也不會相信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嫁了一個有錢的相公。

“蕭姐,瑜姐,挺哥,今天我不能陪你們三個吃飯了,我一會還有一個應酬需要過去轉轉.¨”感覺到晾得時候差不多了,柯小鷗提出了暫時先告退一下。

蕭蔡有些好奇,心想這丫頭不是說不喜歡應酬的嘛,今個咋和自己說這些,於是略帶着疑問說道:“什麼人啊,還需要你出馬”

小鷗衝着隔壁呶了呶嘴唉了一口氣說道:“這不,前些時候答應我們老總的,陪工行那個年科長吃頓飯”

同行是冤家,工行的年科長,一聽到諸葛瑜耳朵裏就炸了窩·小鷗和蕭蔡說過的事,對方可沒有告訴諸葛瑜。

“是不是那個年黑子,小鷗你可千萬別去,那是一個大色狼”諸葛瑜在說這話的時候氣是非常的粗,好象與年某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柯小鷗故意逗着她笑道:“瑜姐,你咋知道的,難不成你吃過他的虧”

諸葛瑜就象被摸了屁股的老虎一樣跳起來說道:“就憑他也想吃老孃的豆腐,那小樣還不夠老孃一根手指碾的呢”

“那你咋知道他是色狼”

“同行嘛,需要知己知彼方好競爭,這丫的利用手中那點權限可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女人,小鷗妹妹,你可別去啊,你長得這樣漂亮,到時候他肯定會想盡辦法”諸葛瑜越說聲音越小,看着柯小鷗眼神中娛膩的神情時方纔反應過來自己被小丫頭戲耍了,忙才住了嘴狠狠的瞪了一眼對方。

蕭蔡和婁挺剛纔看着諸葛瑜着急的樣子也沒有出言相勸,現在見對方真相了,也都哈哈大笑起來。

“好哇,你們幾人聯合起來耍我,小鷗不喝酒,你們倆人總得罰幾杯吧”

看着桌面上的擺放着的酒水,柯小鷗想起了自己空間中還儲藏着好些十幾年以上的紅酒,嘴也沒有把門的說道:“改天我請你們喝我珍藏的好酒.¨”

諸葛瑜當下接道:“白的還是紅的.”

小鷗笑道:“隨你挑,包你喝夠爲止”

“真的,你家在哪裏,定個日子,我們一定準時到¨”蕭蔡笑答道,一邊的婁挺也忙點頭應道。RS 她突然想起來,在這個世界上,若是連盛子墨都不管她的話,她竟真的連一個可以信任的人都沒有了。

之前她還可以相信孫士翔,可現在……

“我沒有在管你。”盛子墨繼續開着車,“我只是在做我想做的事而已,更何況,除了你,我找不出第二個可以陪我過除夕,陪我吃年夜飯的人。”

程小曦驚訝的轉頭看他,心底不由的升起一股暖流,瞬間將她包圍。

他說的話,是真的嗎?

可之前,他對自己不是這種態度,怎麼會……

“你不用這麼看着我,我不是什麼聖人,也不會做那種犧牲自己,成全大我的人。”盛子墨笑着繼續開車。

程小曦不由也跟着笑了。

只不過,那笑容卻像曇花一現般,迅速的消失了。

“謝謝你,盛子墨。”她道出心底的感激,卻也只說了這麼幾個字而已。

如果說她今天遇到的事情,像天踏下來般那麼恐懼和殘酷的話,那麼現在,有他陪在自己身邊,黑暗的天空似是有了光明照耀過來般,她不再覺得那麼恐慌和孤獨了。

從此,她的心不再那麼緊,也不再那麼憋悶了。

回到戴維斯,看着那熟悉的環境,程小曦原本緊繃的身體才漸漸的放鬆了下來。

盛子墨脫下外套,爲她倒了一杯溫水,“喝點水,暖和一下。”

“謝謝!”程小曦接過水杯,目光落在客廳中央的沙發上,這個時候她才想起,在自己離開之前,盛子墨還處在那起殺人縱火案的糾紛裏,於是不由關心的問道,“呃……,後來,徐律師他們來過電話嗎?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盛子墨沒想到她現在還想着那件事,不由欣慰的笑了,“你總算想起我的事了。”

“對不起,我……”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盛子墨重重的呼出一口氣,面色嚴肅的看向對方,“如果我當時能發現你的異常,或許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是我的錯。”程小曦心裏搖頭,“我當時…”

“是我給了你錯誤引導。”盛子墨認真的看着她,心裏自責不已,“如果當時,我沒告訴你,那起縱火案跟你有關的話,或許你就不會上孫士翔的當,被他騙出去了。”

盛子墨不想再提那件事,可是卻也不想再讓程小曦活在那種陰霾裏。

於是,他決定,好好跟她談談。

程小曦聽到這裏,心像再次被撕裂般疼了起來。

可她知道,自己再去回憶那些事情已毫無意義,不過讓她不明白的是,盛子墨此舉到底是什麼意思?

難道那起火,真的跟他有關?

雖然她不相信,也知道盛子墨不可能害死自己的爸爸和奶奶,更沒那樣的理由和動機,但他爲什麼會這麼說呢?

程小曦疑惑的看着他,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你的意思是,那起火真的……”

“此火非彼火。”盛子墨目光幽深的看着她,原本打算不讓她知道的,現在看來,他若再隱瞞下去,會成了程小曦的一塊心病,也擔心日後再被其它有心之有利用,於是只得說出了實情,“還記得你父親葬禮那天嗎?郭起超帶人去搗亂。”

程小曦眼睛突然瞪大,目光驚訝的看着他,“是你?”

“是!”盛子墨點頭,有些無奈的笑了笑,“我當時也是看不過,所以便派人去教訓了他一下,誰知道,那件事竟會……”他擡頭看她,目光裏充滿了愧疚,“差點兒害了你。”

“不,今天的事情跟你無關,是我自己!”程小曦搖頭,她知道自己當時太過衝動,所以才會沒有注意到孫士翔的閃爍其詞。

不過,直到現在她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於是猛然擡頭,看向盛子墨,“事實上,是我害了你!如果不是因爲我,你怎麼可能得罪郭起超,怎麼會讓警察找上門來?!我……”

“郭起超並不知道實情。”盛子墨很篤定的看着她,“所以,肯定不是他報的警,而且他也不敢……”

“爲什麼?”程小曦不解。

“郭起超的那輛車是偷渡過來的,所以他不敢聲張,而且當時我讓人銷燬了所有證據,所以他對那件事無從查起,更不可能查到我身上來。”

“那會是誰?”程小曦更加疑惑了。

此刻,盛子墨的清白更勝於自己受到的那些委屈,所以她的全部思緒都集中到了那個幕後黑手上,完全忘了,她之前所經歷的那些恐怖事蹟,整個人也變的清透伶俐了很多。

“這個你就不用操心了。”盛子墨笑笑,目光再次變的溫柔了起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會是誰,很快就會有結果了。”

程小曦點頭,畢竟盛子墨的名氣和能力在這兒,她也確實幫不上什麼忙。

不過,因爲自己害的他落了個殺人縱火的罪名,她心裏實在過意不去,“對不起,都是因爲我……”

“傻瓜!說什麼對不起?!”盛子墨寵溺的看着她,然後走到她的身邊,溫柔的道,“去洗個澡,等你出來我們吃年夜飯。”

“年夜飯?”程小曦擡頭,他們不是已經取消年夜飯的行程了嗎?

怎麼會……

“我叫了外賣。”盛子墨看出了她的疑惑,於是解釋着,“飯,我們還是要吃的。”

“哦……”程小曦點頭,心卻不由再次沉了下去。

事情有了着落之後,她的大腦停滯了高速運轉,此刻,那恐懼的瞬間又準備來襲擊她的思緒。

爲了讓它不再掌控自己的情緒,程小曦迅速的搖了搖頭,然後轉身向浴室走了去。

關上浴室的門,她想都沒想,便直接打開了花灑,穿着衣服走了過去。

當溫熱的水從頭而下,直擊她那緊繃的頭頂時,她瞬間感覺整個腦袋要炸開了般,疼了起來。

不過,只是那麼一剎那的瞬間,伴隨着水流越來越多,身體也漸漸變的溫熱,頭裏的那種疼也漸漸緩解了下來。

這個時候,她再回憶起當時的每一個瞬間,每一個細節,便不再感覺那麼恐怖了。 封啓澤一路揹着謝千凝,回到古韻鎮的小街道上,路上的人覺得新鮮,都忍不住的瞄了一眼,一些外地來的遊客紛紛的竊竊私語,尤其是年輕的女孩子txt下載。

“那男人還真是夠帥的,比電視裏的明白還要好看。”

“是啊,不過他揹着的女人好像不怎麼樣啊?”

“什麼好像,明明就不怎麼樣嘛?不過還真是讓人羨慕,如果他背的是我,那該多好。”

“那你去叫他背一下啊?”

“你少來了,我才沒那麼機車。”

一個男人揹着一個女人其實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不過帥哥背女人,還真是少見。

這時,路邊傳來了叫賣的聲音:“餛飩,好吃的餛飩。”

餛飩。

“放我下來,我要吃餛飩。”謝千凝聽到‘餛飩’,突然的喊了一聲,沒等對方把她放下,她已經急着想從上面跳下來了。

封啓澤想了想,於是把她放下,視線轉移到旁邊賣餛飩的小鋪子上,記憶突然飛到了小時候。

記得很小的時候,每天上學路過餛飩鋪子,都會直咽口水。然而當時他的條件,連一碗餛飩都吃不起,所以他只能幹看着。

只要一想起媽媽的艱難,他就非常痛恨封家榮,封家榮除了在媽媽的身體裏播種,給了他這個生命,其餘的什麼都沒做過,甚至爲了金錢名利,將他們母子逼到絕境。

這樣的爸爸,他寧願不要。

謝千凝不知道封啓澤在想什麼,跑到餛飩鋪子裏,找了個位置坐下,直接大聲的叫:“老闆,來兩碗餛飩txt下載。”那然也會。

“好咧。”老闆回話之後,就開始煮餛飩。

謝千凝這會才發現封啓澤還站在外面,於是叫了他一聲:“喂,過來坐啊,你不吃嗎?”

封啓澤從悲傷的世界中驚醒,露出一個苦笑,然後走過去,坐在她身邊,淡然的回答到:“吃。”

小時候想吃餛飩吃不着,長大之後因爲有太多的事,他沒有心思吃,現在,他非要好好的吃一次不可。

“小的時候,爸爸媽媽經常帶我來這裏吃餛飩,我可喜歡吃了,有時候還吃兩碗呢?”謝千凝也想起了過往,臉上滿是幸福的笑容,可是沒多久,笑容沒了,有的只是哀傷。

這只是小時候的幸福,所有的一切,都在她十六歲的時候改變了,從此她的世界裏只有爸爸,沒有媽媽。然而在她十八歲的時候,爸爸走了,就只剩下他一個。

想到媽媽背叛爸爸,她心裏就恨,到現在她還不願意去相信媽媽是一個貪圖錢財的人。

可是不相信有什麼辦法,事實就是如此。

封啓澤看到了她的表情變化,低沉的問:“怎麼了,剛纔還高高興興的,現在怎麼愁眉苦臉了呢?”

“沒什麼,只是想起了一些不開心的事而已。”她擠出笑容,不讓自己再愁眉苦臉的。sxkt。

這時,老闆端了餛飩上來,高呼道:“兩位,你們的餛飩好了,請慢用。”

“謝謝?”謝千凝道謝完之後,立刻拿起筷子,不顧滾燙,死都要吃一口。

“哇,好燙。”

他無奈的搖搖頭,寵溺的勸着她:“你慢點吃,不夠可以再要,那麼急幹什麼?”

“不是夠不夠的問題,我就是想回顧一下小時候吃餛飩的樣子。給你一個,嚐嚐,這裏的餛飩是古韻鎮裏最好的一家,吃吃看。”她夾了一個餛飩,送到他嘴邊,親自喂他吃。

封啓澤看到她這個舉動,有點呆愣,傻傻的看着她,心裏尤爲的激動。

這個舉動,只有情侶之間才會有,她這樣做,難道是承認他是她男朋友了嗎?

不管是不是,總之他喜歡。

謝千凝夾着餛飩半天,看到他沒吃,於是不悅的說道:“喂,我親自喂你吃,你該不會怎麼不賞臉吧?”

“賞臉賞臉,還求之不得呢?”他立刻張嘴把餛飩給吃了,餛飩的味道還沒在舌尖上化開,他心裏就已經感覺到了甜味。

有怎麼一個人,陪你開開心心的走完一生,和你一起享受美好的生活,是最幸福的事。

如果時間可以靜止在這一秒,那該多好。

“小猴,你小時候也是在這裏長大的,應該也吃過這裏的餛飩吧,這餛飩的味道和你小時候吃過的味道,一不一樣?”謝千凝笑眯眯的問,只是想和他分享快樂,並沒有別的意思。

這個問題,讓封啓澤整張臉都沉了下來,滿是哀傷。

她察覺到了異樣,諾諾的問:“我是不是說錯話了?”

“如果我說,小的時候,我一碗混沌都沒吃過,你信嗎?”他擡起頭,苦笑的問。

“我——”

一碗餛飩根本就不需要什麼錢,如果說沒吃過,她還真的不相信。

可是想到他小時候的狀況,她忍不住相信了,他連一日三餐都很難解決,更何況是吃別的小吃。

到現在她還是不明白,爲什麼他們家的狀況會怎麼差?

“小猴,小的時候,你們家怎麼了?”謝千凝忍不住低聲的問,想弄個明白。

“我爸爸爲了保住自己的名利地位,拋棄了我媽媽,甚至還要斷她的活路,讓我們生活在刀刃上。當時媽媽懷着我,拼死才逃到了古韻鎮,長期營養不良的她,在生下我之後,身體一直不好。爲了養活我,她不顧自己的身體狀況,在外面找活幹,可又不敢過多的露面,生怕行蹤暴露,引來爸爸的人,所以我們的狀況才會那麼差。”封啓澤雖然是輕描淡訴自己悲涼的過往,但是看得出來,他說每一句,心裏都會痛得幾分。

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父親,能狠毒到這個地步呢?

她想問,但是她又不忍問,因爲不忍看到他如此的痛苦。

也罷,反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何必去揭人家的傷疤呢?

“小猴,我們吃餛飩吧,再來一個。”謝千凝故意笑得非常燦爛,夾了一個餛飩,送到他嘴邊。

他能感覺得到她的用心良苦,於是把所有不開心的事拋到一旁,和她開開心心的吃餛飩。

吃完她夾來的餛飩,他也夾了一個,送到她嘴邊。

“來,我也喂你吃一個。”

“好。”她張開嘴巴,毫不猶豫的把餛飩給吃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這個餛飩的味道跟抹了蜜似的,非常甜口。

原來談戀愛是那麼的甜蜜,難怪那麼多情侶喜歡約會,因爲約會就有很多甜蜜的事。

回想她和溫少華十年的戀情,半點甜蜜的回憶都沒有,清清淡淡的,就跟一碗清水一樣,雖然純淨,但是毫無味道。

不過這碗清水如今已經渾濁,她也該倒掉了。

封啓澤看到她在沉思,於是就問了問:“在想什麼呢,想得那麼入迷?”

“我在想,談戀愛是什麼樣的感覺?”謝千凝沒有隱瞞,將心底的話全部都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