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早自習,隨便的吃了早飯,釋彌夜扯着佳沫兒和潘錦繡就開始從後‘操’場細細的搜尋起來。

“小夜,這後‘操’場密密麻麻的修了這麼多房子,哪有那麼容易找到啊!”找了不到二十分鐘,潘錦繡就受不了。

“那有什麼辦法?”釋彌夜嘆了口氣,“我也只能一點一點的去探查整個後‘操’場的每一寸地方的地下,所以我必須選對視角一點一點的走過來看而已——就算是我的眼睛再厲害,也不能看到自己背後的東西吧!”

佳沫兒看了看手機:“釋彌夜,快點吧,待會要上課了!”

釋彌夜又搜尋了一排房子,可是還是沒有結果,眼看還有五分鐘就要上課了,三人也只好回到了教室。

剛剛走到教室‘門’口,就撞上了趙世川。

“趙老師好!”潘錦繡打了招呼,剛要進教室,釋彌夜卻又被叫住了。

“釋彌夜啊,上次中期考試你都缺考,下個月就要期末考試了……你看着辦吧!”

看着辦?釋彌夜嘴角‘抽’了‘抽’——她倒是完全忘記了還有這碼子事了。最近事情太多,什麼考試之類的,早就被她拋到了腦後了。

“趙老師,我知道了!”釋彌夜無奈的跟着進了教室,也放棄了利用上課的時間從教學區附近開始搜索的念頭。

只是第四節歷史課,釋彌夜看到一邊咳嗽一邊進教室的陳琛,眉頭又皺了起來。

這怨煞之氣的影響力未免也太大了點!今天早上可是見着唐海桐也在打噴嚏的!想到這裏,釋彌夜扭頭一看,果然看到唐海桐正一臉病懨懨的攤在椅子上。

課下了課,釋彌夜趕緊叫住了陳琛,把這清平中學的怨煞之氣的事情告訴了陳琛。

“難怪我昨晚一直覺得冷!”陳琛又咳嗽了一聲,“白魅怎麼說。”

“白魅叫我別管。”釋彌夜也有些無奈,“我倒是不想管來着,可是這樣下去我們非得都感冒了不可!”

陳琛皺了皺眉:“別管?我總覺得這清平中學有什麼蹊蹺。”

“陳老師你以前有沒有到過這清平中學?不知道這清平中學到底是什麼時候才變成這樣的。”

“五年前我來清平中學聽過課。”陳琛仔細想了想,“那個時候是‘春’天,但是絕對不會有這種冷意。”

“這麼說這事情一定就是發生在這五年之內了。”釋彌夜‘精’神一振,“查一查這五年有沒有什麼失蹤之類的案子,說不定就能調查出來。”

“一定有人死在了清平中學嗎?”潘錦繡拽着釋彌夜的袖子。

“當然是,而且應該還死得非常的慘,否則這怨氣不可能這麼大吧!可是要找到屍體,好睏難!”

陳琛一怔:“找屍體?找什麼屍體?”

“當然是引起這怨氣的屍體啊!”潘錦繡說得理所當然,“不找到屍體,怎麼能解決這‘陰’冷的感覺?”

“如果沒有屍體呢?”陳琛一攤手,“如果屍體被兇手分屍了呢?”

潘錦繡立刻傻眼了。

釋彌夜沉‘吟’了一下:“陳老師說得沒錯,雖然後‘操’場比別的地方要冷的多,可是屍體不一定在後‘操’場……或許只是案發現場在後‘操’場?”

“這個就不知道了!”陳琛聳聳肩,“釋彌夜,你還是打電話去詢問一下桐明縣近五年來有沒有什麼失蹤案吧!”

釋彌夜剛掏出電話,潘錦繡就可憐巴巴的捂着肚子:“可是,我們能先去吃午飯不?”

陳琛拍了拍潘錦繡的肩:“走吧!先吃了午飯,午休的時候我到你們宿舍,到時候再慢慢問好了。”

“對了,狐翛翛回來了嗎?”走去簡易食堂的路上,釋彌夜倒是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

“一直沒見到。”陳琛也有些憂慮,“從校慶那天之後,我就一直沒見到她。不知道她到底去哪裏了。”

“你放心好了,狐翛翛畢竟是有着三四百歲的小妖‘精’,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啊?妖‘精’?”潘錦繡眼睛都亮了,“真的有妖‘精’嗎?”

釋彌夜一愣,立刻用眼神詢問佳沫兒——難道你還沒有告訴她白魅的事情?

佳沫兒聳聳肩:“我纔剛講到丁盛的事情那裏呢!”

釋彌夜點了點頭,又有些憂慮的看向了甲乙高中的方向——狐翛翛,到底到哪裏去了?甲乙高中那麼大的動靜,就算她當時跑出去了,可是之後怎麼也會來尋找陳琛的吧!以她的本事,不可能找不到陳琛。就算找不到陳琛,還有龍錚這麼大一個“風向標”呢!

四人吃過中午飯,立刻就回到了臨時宿舍。陳琛一見307號裏面有多的鋪蓋被褥,立刻就決定晚上就睡在這裏。

在‘牀’鋪上坐了一圈,釋彌夜立刻就給宋宸雲打了個電話。

“喂?”宋宸雲那邊很吵,看起來甲乙高中應該還在施工。

“宋警官現在徹底成了包工頭了吧!”釋彌夜打趣了一句,才又說起了正事,“宋警官,我想麻煩你查一下,最近五年,桐明縣沒有告破的失蹤案件。”

宋宸雲一怔:“你又捲進什麼麻煩事了?你等等,我找個比較安靜的地方。”

聽着手機裏嘈雜的聲音漸漸的小了,釋彌夜才又開口:“我們現在在清平中學,這個地方那個有些詭異,所以纔想要你查查。”

“是覺得會有什麼人死在清平中學了嗎?”宋宸雲皺了皺眉,“釋彌夜同學,你不是能看到鬼嗎?”

“不是鬼。如果是鬼,我早就揪起來問了。”釋彌夜有些無奈,“不是每個人死了之後都能變成鬼的!”

宋宸雲沉‘吟’了一下:“我現在還是‘挺’忙的,你打葉局長的電話,他會幫你查吧!你在白原市不是幫了他們很多嗎?”

釋彌夜一怔:“葉局長也有權限查那些?”

“葉局長是白原市市公安局的局長。”宋宸雲啼笑皆非,“他當然有權限去查這些。”

“是這樣啊!那謝謝你,我掛了!”

聽着電話裏傳來的“嘟嘟”的忙音,宋宸雲把到了嘴邊的“你自己要注意安全”給嚥了下去,無奈的收好電話,又往施工地走去。

釋彌夜掛了宋宸雲的電話,立刻就給葉局長打了過去。

“小夜啊?怎麼突然給我打電話了?”

“葉局長,我就是想要問問,你能幫我調出桐明縣最近五年內沒有告破的失蹤事件嗎?”

葉局長也是一愣:“小夜,你突然要調查這個幹什麼?”

“我現在人在清平中學,這裏有點詭異,所以想要查查到底是什麼情況。”

“那好,你等等!”

不一會,葉局長就調出了資料。讓釋彌夜失望的是,桐明縣最近五年雖然那的確是有幾起失蹤案件,但是都已經告破,失蹤的人不是已經被找回來了,就是已經確認了遇害死亡的了。

“既然沒有就算了。”釋彌夜嘆了口氣,“我再用別的途徑吧!葉局長,麻煩你了。”

“沒事。”見釋彌夜想要掛電話,葉局長想了想,趕緊又開口,“小夜啊,如果失蹤的人是大家都不在意或者有人刻意的隱瞞了的話,公安局裏未必就會有備案。”

“的確!”陳琛也點了點頭。

“我知道,葉局長,真的謝謝你了!”

等掛了電話,釋彌夜的眉頭又皺了起來:“葉局長說得的確是沒錯,但是整個桐明縣這麼大,我們怎麼找?難道挨家挨戶的問嗎?”

“這個肯定是行不通的!” 上門醫仙 陳琛苦笑了一聲,“整個桐明縣這麼多大!”

“不管怎麼說,我覺得還是現在清平中學裏面找屍體。”佳沫兒嘆了口氣,“現在也沒辦法啊!只能用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了!”

釋彌夜嘆了口氣:“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後‘操’場畢竟人太多,房子也太多,我還是先從校‘門’口開始慢慢的找吧!”

шωш●ttκΛ n●C○

潘錦繡一臉的疑‘惑’:“可是小夜,你們不是說後‘操’場比較冷嗎?”

“是這樣沒錯,可能人是死在後‘操’場的,但是屍體不一定在啊!”釋彌夜耐心的解釋道,“而且不是也說了嗎?如果屍體是處於被分屍的狀態呢?”

潘錦繡不由得嚥了咽口水:“那小夜,你要怎麼找?”

“當然是趁着課間慢慢找。”釋彌夜苦笑了一聲,“你們睡午覺吧,我先找會。”

潘錦繡立刻自告奮勇:“我陪你去找!”

釋彌夜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就在這裏看就可以了。”

潘錦繡吐了吐舌頭:“我忘記了。”

清平中學已經算得上是很破敗了,特別是校‘門’口那一片,雜草叢生,讓釋彌夜找起來也比較困難。整整一箇中午,她也才把校‘門’口附近的籃球場搜尋了一遍。

大概因爲中午沒有睡的關係,下午釋彌夜的睏意那是一陣一陣的襲來,上物理課的時候還未被無力老頭用粉筆砸過兩次。

下午的課程一結束,釋彌夜立刻強打起‘精’神,又開始搜尋起籃球場後面的實驗樓。

“小夜,你不去吃飯嗎?”

“你們去吧,我沒什麼胃口!”釋彌夜打了個呵欠,本來她昨晚就沒有睡好。 佳沫兒的沒一皺:“釋彌夜,你這個樣子,不要緊吧!”

“沒關係,你們去好了!我局的還是早點找到屍體比較好。 *79小說&”釋彌夜‘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繼續看了下去。

等到晚自習的時候,釋彌夜是徹底扛不住。她幾乎是強制自己睜着眼睛,然後傻呆呆的看着在講臺講解着作文的趙世川。

趙世川被釋彌夜那發直的目光看得都有些‘毛’骨悚然了:“釋彌夜,你有什麼問題嗎?”

“沒有問題,趙老師您繼續。”釋彌夜睜着眼睛,一臉木然的繼續盯着他。

白魅輕輕的嗤笑了一聲,帶了點鄙夷在語氣裏面。

下了晚自習,釋彌夜幾乎是飄‘蕩’着回到了宿舍。剛進307號,就看到陳琛已經把四個鋪蓋都鋪好了。

“釋彌夜,我看你今天的狀態很不好,快點睡吧!”陳琛脫了鞋,坐在最外面的一個鋪蓋上。

釋彌夜點了點頭,正要隨便選一個睡下,那字裏卻突然閃過了昨晚見到了的那個黑影。她立刻站了起來:“陳老師,我睡最外面。”

“怎麼了?外面裏面不是一樣嗎?”

“我就要睡外面。”釋彌夜很堅持。

陳琛略微有些詫異,但是她知道釋彌夜從來都不是任‘性’的人,所以略一思忖,邊也開口了:“潘錦繡,你睡最裏面,佳沫兒你挨着潘錦繡睡。”

“怎麼了?”潘錦繡有些緊張。

“沒什麼。”釋彌夜微微一笑,“我只是比較喜歡睡在外面。”

釋彌夜是真困了,她上了‘牀’,頭一沾枕頭就睡着了。

她好像做夢了。釋彌夜自己都明白,她肯定是做夢了。因爲她不可能在冰天雪地裏穿着一條短袖長裙行走的。

寒風呼呼的刮,夾着雪粒,打在釋彌夜的臉上生疼。釋彌夜一邊打着哆嗦,一遍努力的往前走着。

她並不知道自己做這個夢跟清平中學的怨煞之氣有沒有關係,但是她知道,自己會做這樣的夢,一定是因爲太冷了。她哆嗦着往山頂走着,眼前一片白茫茫。她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想要爬到山頂上去,可是她就是穿着這樣單薄的衣服,一步一步的往山上走着。

只是越走,釋彌夜越覺得不對勁。

在她的眼前,開始出現一片紅‘色’的霧氣。說是霧氣也並不恰當。這片紅‘色’更像是雪,紅‘色’的雪堆積在地面,而後被狂風捲起,纔在她眼前形成了這樣的一片霧氣。

釋彌夜低下頭一看,果然,腳下的雪已經不知不覺的從純白變成了血紅,天上也還在紛紛揚揚的下着紅‘色’的雪,一眼看過去,整個世界都是血紅的。

一陣寒風颳來,釋彌夜打了個哆嗦,猛地睜開了眼睛。只是立刻,她就狠狠的吸了一口涼氣。

那個灰影!它又出現了!

釋彌夜正想要爬起來,可是一陣頭暈目眩之後,她又重重的砸回了‘牀’上。

那個灰影一閃,又消失了。

釋彌夜咬了咬牙,勉強的坐了起來。‘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腦袋,看了一眼外面昏黑的天空,釋彌夜又發起呆來。

釋彌夜感冒了。

早上陳琛一醒過來就發現了。釋彌夜盤‘腿’坐在‘牀’鋪上,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鼻子下面還掛着兩管鼻涕。

“醒了?那我去打水!”釋彌夜哆哆嗦嗦的鬆開了被子,陳琛才發現她身上穿着厚厚的羽絨服。

她眉頭皺了皺:“釋彌夜,昨晚發生了什麼事?你不是困得很嗎?怎麼那麼早就起來了?”

釋彌夜苦笑了一聲:“要說有事,還真沒什麼事,只是冷而已……我去打水,陳老師你叫她們起‘牀’吧。”

等釋彌夜打好水回來,三人也都收拾妥當了。釋彌夜吸了吸鼻涕:“快洗臉吧!陳老師你早上的時候拖住趙老師……我想補個覺。”

陳琛的眉頭皺得更緊了:“釋彌夜,你到底爲什麼這麼早就醒了?”

“做了個噩夢而已!也沒有什麼……”

“噩夢?”佳沫兒一詫,“你忘記上次丁瑤讓你做夢的事情了?還有孫安琪……”

“孫安琪那事情不是她做得。至於丁瑤的那個,是幻覺而已,昨晚那個的確是夢,因爲太冷了所以做的夢而已。”釋彌夜安慰的拍了拍佳沫兒的肩,“沒什麼事情,我後來就因爲太冷了沒有睡着而已。”

佳沫兒將信將疑,潘錦繡就直接敲了釋彌夜一下:“太冷了你就鑽到我的被窩裏來嘛!我的被窩裏暖得熱乎乎的……要不今晚你跟我睡一個鋪好了!”

“不。”釋彌夜立刻拒絕了,她輕輕的咳了一聲,“今晚我還是睡外面。”

陳琛若有所思:“隨你吧!我就睡在你旁邊,有什麼事情的話,立刻就叫我。”

“我知道了。”釋彌夜點了點頭,“我灌熱水袋,你們先洗臉吧!”

捧着熱水袋哆哆嗦嗦的去了教室,坐在白魅的身邊,釋彌夜總算是安心的睡了一個小時——陳琛果然把趙世川拖住了,整整一節早自習,趙世川都沒有出現。

釋彌夜又搜尋了一天,把清平中學搜尋了三分之一了,可是還是沒有發現屍體或者是屍塊。她雖然不能看到地面以下太深,但是一般來說,要埋屍的話,也不可能挖得太深。

等到了晚上上晚自習的時候,釋彌夜又變成了那種呆滯,直勾勾的盯着趙世川。

趙世川實在是被她看得有些‘毛’骨悚然,渾身都不自在:“釋彌夜同學,你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沒有。”釋彌夜的目光更直勾勾了,“趙老師,我好得很。”

趙世川倒是覺得釋彌夜的狀態很不好,不過釋彌夜自己都說了沒事,他也沒辦法,只得儘量的忽視釋彌夜的視線——雖然真的很滲人。

下了晚自習,釋彌夜又一步三晃的回了307號,照舊的一沾枕頭就睡着了。雖然前兩天晚上都出現了那個灰影,但是釋彌夜也沒有發現這灰影要做什麼對她們不利的事情。最主要的是這灰影既然不是鬼,那也就不能做出什麼。縱然如此,釋彌夜還是堅持睡在了最外面。

釋彌夜又做夢了。不過這次她沒有夢到雪山,而是冰川。這次穿得更少了,一個小背心和一條超短‘褲’,腳上是一雙夾趾拖鞋,就那麼全身發着抖的走在冰川上。

釋彌夜左右看了看,這是一大塊漂浮在藍‘色’的大海上的冰川,腳底板踩在厚實的冰塊上,硬得有些咯腳,寒風從四面八方吹來,讓她忍不住縮成了一團。

就好像昨天晚上她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爬到上雪山上一樣。她就這麼不受控制一般茫然的在冰川上走着,讓凌厲的寒風颳在她‘裸’‘露’的胳膊和大‘腿’上。

只是釋彌夜越走越覺得不對。這冰川明明是越來越高越來越陡,可是釋彌夜低下頭,卻越來越清晰的看到了冰川下面的海水。

黑‘色’的……不!血紅‘色’的海水!釋彌夜仔細一分辨,這分明就是漂浮在一片血海的冰川!剛剛那蔚藍的漂亮的‘色’澤已經完全被這血紅‘色’所取代,讓釋彌夜覺得整個世界都氳紅了。釋彌夜又走了兩步,腳下的冰川卻突然咔嚓一聲,整個都分崩離析。她還沒來得及驚呼一聲,整個人就掉進血紅的海里。

冷,刺骨的冷!血紅而冰冷的海水從她的鼻子、嘴巴里灌了進來,讓她一陣窒息。

釋彌夜猛地撲騰了一下,醒了。

只是一醒過來,釋彌夜就知道自己爲什麼會覺得呼吸困難了。

因爲感冒了所以一直都流着鼻涕,此刻這鼻涕都凍住了!釋彌夜趕緊坐起來,狠狠的擤了一下鼻子。

在她坐起來的瞬間,每天晚上都會出現的那個灰影,倏的,又消失了。

釋彌夜也沒有管它,只是從夜晝裏‘摸’出了餐巾紙擦了擦鼻子。她正準備躺下去繼續睡,腦子裏卻猛地一‘激’靈。

剛剛那灰影消失的地方,距她的‘牀’並不遠!

釋彌夜趕緊掏出手機一看,四點半。昨晚她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段醒過來的,可是昨天那灰影還在‘門’口不遠的地方……前天晚上那灰影分明就在‘門’口!

釋彌夜倒吸了一口涼氣——這灰影分明在一天一天的接近她們!這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

本來想到這灰影不會做什麼不利的事情而準備再睡一覺的釋彌夜也不敢睡了,裹着被子,又從夜晝裏拿出一把砍刀,這才死死的盯着剛剛灰影消失的地方。

這玩意是每天晚上她們睡着了纔出現的,可是也沒見他有什麼動作,好像就是站在那裏不動……可是它卻一晚比一晚更靠近了!白魅不會是上次被夜晝反噬得太厲害了,所以現在連清平中學真的有沒有鬼都不清楚了吧?

抱着疑問,等早自習的時候白魅一到教室,釋彌夜立刻就揪住了他:“白魅,你確定清平中學沒有鬼?”

白魅眉頭一皺:“我不是說了,叫你不要管閒事嗎?”

“這可不是我要管閒事!”釋彌夜苦笑了一聲,“我雖然的確是每天在找這清平中學可能存在的屍體,但是我絕對沒有去招惹那些東西。”

“清平中學沒有鬼。”白魅的語氣很篤定。

釋彌夜還是很不相信:“你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