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試一下吧。”胡亦凡想了一下:“最多以後對鄭影好一點就行。”

“哈哈。”陽頂天笑:“**,說句真的,你以前沒出事之前,鄭影之外,另外有過女人沒有?”

胡亦凡臉一紅,笑了一下:“逢場作戲是有的,就王律當時也給我找過幾個小姐啊,然後。”

“然後什麼?”陽頂天追問。

“現在說也無所謂了。”胡亦凡笑着搖頭:“我跟我們單位的一個同事,其實也算是情人關係,她老公是銀行的,我們還認識。”

“你們怎麼弄上的。”陽頂天好奇,他在開掛之前,真的從來沒有碰過女人,女人們就象天上飛的麻雀,一羣羣的飛過來,又一羣羣的飛過去,但就是不落到他的院子裏來。

胡亦凡張平凡他們弄女人,卻好象容易得很,這讓他非常好奇,八卦心大起。

“她比我大兩歲,先進的單位,職位也比我高。”胡亦凡帶着回憶的神色:“她不是特別漂亮,但身材比較好,就是比較豐滿,鄭影當時還沒生孩子,身體苗條,我其實喜歡豐滿一點的,她在辦公室倒水的時候,我經常會盯一眼她的臀部。”

“後來呢。”陽頂天追問:“她發現了。”

“我這人挺能裝的,她沒有發現,但她感覺到了。”胡亦凡笑了一下:“後來有一次單位組織集體出去旅遊,爬山的時候,她跟我都落在後面,突然下雨了,我們躲到一個廢棄的攬車裏,雨很大,周圍沒有人,她裙子打溼了,有些冷,抱着胳膊。”

“然後你就趁機抱住她了?”

“不是。” 陸壓道君異界遊 :“我膽子沒那麼大。”

“你都偷看人家屁股了,膽子還不大啊。”陽頂天笑。

“真不大。”胡亦凡笑着搖頭:“我發現,我這人雖然有賊心,但真的沒什麼賊膽。”

“不會是她抱着你了吧。”陽頂天笑。

“差不多。”胡亦凡笑道:“她當時靠着我,倏倏發抖,然後就跟我說,胡亦凡,借點溫暖給我可不可以啊,說着她居然就抱住了我,我也就反手抱着了她,這一抱,我就來感覺了。”

他看着車窗外面,帶着回憶的神色:“她好象也來了感覺,她比我矮,給我抱着,就看着我,眸子裏水汪汪的,我老婆很漂亮,眼晴也很美,但那一刻,我突然覺得,她的眼晴格外的漂亮,特別的吸引我。”

“然後呢。”

他說得很有詩意,可陽頂天對文青沒興趣,他只想知道結果。

“我們四目對視,我就吻住了。”

“然後你們就做了。”

“嗯。”胡亦凡點頭:“我膽子不大,但那兒環境特別好,雨特別大,又是一個廢棄的攬車裏面,四面都沒有人,天也快黑了,外面什麼都看不見,我們激動起來,就做了。”

“她後面就做了你的情人?”

“是。”胡亦凡點頭,想了一下,笑了起來:“那會兒好象瘋了,很奇怪,鄭影其實真的很漂亮,我也很愛她,可不知如何,在外面偷情,似乎更剌激。”

“哈哈。”陽頂天打着哈哈笑。

“胡話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還真是這樣啊。”胡亦凡感慨:“張平凡的記憶裏,摸了一下鄭影的屁股後,他居然一天沒洗手,到現在,他還記着鄭影呢,後來我出事,他是想打主意的,不過王律沒給他機會。”

說到這裏,他哼了一聲:“我先還覺得對不起他,這個樣子,那我就不客氣了。”

“那你就開始吧。”

“嗯,我試試,鄭影不好追,不過現在王律給關着,她比較慌,可能是個機會。”

“行。”陽頂天道:“有事你給我打電話。”

胡亦凡這邊搞定,陽頂天元神回殼,便給谷青青打電話:“谷姐,你在哪兒呢?”

谷青青聲音中帶着一點疲憊:“我剛纔銀行出來,要到紀委那邊去一趟。”

“還沒搞定嗎?”

這一類程序,陽頂天完全不懂:“銀行的資金追回來了,應該就沒什麼事了吧。”

“不僅僅是銀行方面。”谷青青道:“還牽涉到了另一樁案子,有個官員給雙規了,那官員交代,王律給他送過錢。”

這就蛋痛了,陽頂天道:“那怎麼辦?”

“我先去問一下,然後可能還要找找關係。”

谷青青有些無奈:“具體的情況,現在也說不太清楚。”

陽頂天道:“要不我來找你吧。”

“你不要過來了,呆會我找你吧。”

谷青青說完,掛斷了電話。

過了一個多小時,谷青青打電話來,讓陽頂天去一個地方,是一個別墅小區。

陽頂天過去,找到地頭,一幢獨幢別墅,按門鈴,谷青青來開門,她手中還拿着手機,好象剛剛在打電話。

“怎麼樣谷姐?”

進門,陽頂天就問。

“比較麻煩。”谷青青搖頭:“我問了一圈,那官員交代,王律確實送過錢,但具體數目,我現在問不到。”

陽頂天好奇道:“王律做進出口生意的,給官員送錢做什麼?”

“你不太懂。”谷青青搖頭:“國內但凡做生意,是一定要有關係的。”

“那怎麼辦?”

陽頂天問。

他其實並不關心王律,但胡亦凡的計劃是,要把王律弄出來,再親手把王律弄得家破人亡,如果王律關在牢裏,胡亦凡的復仇計劃就不完美。


“先要看看。”谷青青道:“我找找關係,那個官員倒臺是另外的原因,王律只是附帶的。”

“那他不是蠢。”陽頂天叫道:“屁沒相關的事情,他供出來幹嘛。”

“唉。”谷青青嘆了口氣:“有些人平時威風凜凜,真要進了紀委,立刻就跟一條軟骨蟲一樣,各種醜樣子都出來了,有的沒的,全給倒出來。”

她搖搖頭,問陽頂天:“快中午了,你吃飯了沒有,我弄點東西吃吧。”


“你現在沒心情弄吧。”陽頂天道:“我來好了。”

“你還會做飯菜。”谷青青有些驚訝。 “小瞧人不是。”陽頂天哼哼兩聲,擼袖子:“哥會的花樣多着呢,包管讓你叫親哥哥。”

他這話語帶雙關,谷青青嗔他一眼,俏臉可就紅了。

陽頂天一看就忍不住了,抱住谷青青:“谷姐,你這個樣子,太迷人了。”

抱着就親,手也沒客氣。

谷青青推拒:“不要,不。”

“怎麼了?”陽頂天問。

“這樣不好。”谷青青眼神中帶着糾結:“我們……還是不要了……”

“你覺得對不起王律,他出軌在先啊。”陽頂天覺得必須打破谷青青的這種糾結:“而且不止高威老婆一個呢,我在高威手機裏,還搜到了另外的視頻,好象是高威僱一個黑客,從王律的電腦裏蒐集下來的。”

“還有?”谷青青驚訝。

“對。”陽頂天點頭,道:“你認識胡亦凡不?”

“認識啊。”

谷青青點頭:“我們一個學校畢業的。”

這個事胡亦凡說過,陽頂天點頭,道:“胡亦凡妻子你認識不?”

“認識。” 去他的公主人設 :“胡亦凡妻子好象叫鄭影吧,我見過兩次,特別漂亮。”

說到這裏,她眼光一凝:“你是說……不會吧。”

“沒有什麼不會的。”陽頂天道:“你雖然跟王律結婚幾年了,只怕並不真正瞭解他,胡亦凡倒黴了,但卻是給王律害的,而王律之所以害胡亦凡,就是因爲鄭影。”

“什麼?”谷青青訝叫。

“胡亦凡給王律害得家破人亡,欠債幾千萬,躲在非洲不敢回來了,王律趁機下手,包養了鄭影,不但如此,他還拍下他玩弄**鄭影的視頻,給胡亦凡發過去。”

“怎麼可能這樣。”谷青青驚叫:“王律不是這樣的人啊。”

“你看到的,是他的表面,他還有另外一面,是你沒看到的。”

陽頂天冷笑。

說實話,王律那黑暗的另一面,哪怕就是陽頂天,都有些吃驚,人心之卑劣,真的不可思議。

“那些東西在哪裏?”谷青青還是不信。

“打開電腦吧。”陽頂天道:“我手機內存小,存在一個網盤裏,你電腦下載就行了。”

谷青青立刻上樓,到二樓臥室裏拿了一臺筆記本電腦下來,陽頂天告訴她網址。

谷青青下載下來,視頻比較大,坑爹的是,百度如果不成超級VIP,下載的速度就慢得要死。

谷青青極少在網盤下載東西,不瞭解,一看下載那麼慢,急得跳腳,陽頂天倒是瞭解一點,道:“你要先充值,成爲超級VIP,速度才能快。”

谷青青立刻又充值,速度果然就增加了幾十倍,哪怕是谷青青這種優雅斯文的人,也忍不住吐槽:“百度還真是窮瘋了。”

“充值才能變強啊。”陽頂天嘆氣:“這可是小馬的名言,可不止度娘這個樣子,資本啊,都一樣的。”

谷青青沒有應聲,而是死死的盯着電腦。

王律在外面有女人她早就知道,但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子,只要你有錢有權,就一定離不開美色的誘惑,甚至不要你去追求,別人就會送給你,女人也會主動貼上來。

就如臭雞蛋,一定會有蚊子蒼蠅圍上來。

谷青青以前雖然也惱火,但一直裝傻充愣,她相信王律是愛她的,即便在外面有女人,也無非是逢場作戲。

即便是她自己,生意場上應酬,有時也會給人佔便宜,摸一下碰一下的,何況王律還是男人。

她設身處地的爲王律想,對聽到的風言風語,也就一直不當真。

哪怕是親眼看到了王律與高威妻子的視頻,她還是選擇原諒王律,她也並不相信高威說的話。

但如果陽頂天所說是真的,王律真的因爲鄭影而坑害胡亦凡,把胡亦凡害得家破人亡後,佔有了鄭影,最後還拍了玩弄鄭影的視頻發給胡亦凡看,那就真的太過份了。

她不相信王律是這樣的人。

然而她瞭解陽頂天,陽頂天這人狂妄,他要做什麼,會直接說,而不會繞着彎子騙人。

如果陽頂天說的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她無法想信,她愛了這麼多年的男人,會是那樣的一個人。

這種恐懼的心理,如一隻無形的手,死死的抓着她的心,讓她沒有心緒再關心其它的事情。

充值後,速度飛快,二十分鐘左右,就全部下載好了,谷青青看一眼陽頂天,陽頂天點頭:“你看一下就知道了,前面是一些視頻,後面有一個獵影日記,是王律寫的,我也是看了那個才明白原委的。”

他說着,點開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