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啊,郭哥,我們該不會是撞鬼了吧?”

“撞你媽個頭,走!

郭勇佳惡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在旁邊人的攙扶下離開了。

他這一下摔的不輕,我暗暗的給蘇小魅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而我身邊的其他室友,則是直接笑翻了。

大家回寢室放了東西,就去食堂吃飯,剛坐下沒一會,蘇小魅就開始鬧騰起來。

“我也要吃飯,我也餓!”

臥槽,別鬧好麼?你是要吃飯還是吃鬼?

被她這麼一整,想到之前蘇小魅把鬼從我的肚子前面吃進去。

“怪啊,等我吃飯了給你找飯吃!”

我對着蘇小魅敷衍了一句。

本以爲她會繼續鬧騰來着,誰知道她居然就安靜了下來。

蘇小魅相當準時,剛吃完就開始糾纏我。

“你吃飽了,快幫我找吃的!”

我的這個草!

“大白天的,哪有鬼啊?”

我一陣無語的對着她問道。

“有啊,還是個鬼兵呢,勉強夠我塞牙縫了。”

鬼兵?我勒個擦,這不是坑人呢?弄個不入流鬼物,我都要死,還給我來鬼兵?

不過既然已經答應了蘇小魅了,我還是決定去試試。

“在哪呢?”

“在你們學校自律委員會的迎新晚會上!”

蘇小魅篤定的對着我說道。

“你怎麼知道?”

我奇了個怪。

“這還是你功勞啊,那鬼兵和郭勇佳說話,剛好被我放的小鬼聽到了。”

我擦,這不是作繭自縛麼?我恨不得狠狠的給自己一嘴巴。

剛得罪了自律委員會的會長,再想去參加他們的迎新晚會,這恐怕有點難。

蘇小魅倒是沒說什麼,就是一個勁把委屈的意願傳達給我。

走自律這邊肯定是不可能了,我只能另闢蹊徑,貌似今年的自律迎新晚會,是和生活部聯合舉辦的。

我又開始打聽關於生活部的消息,打聽來的消息,卻是讓我嚇了一跳。

生活部的部長就是沈夢瑤!

剛剛沈夢瑤呢,只是相互打了個招呼,小魅就給我肚子整的夠嗆。

蘇小魅似乎是知道了我的心思,信誓旦旦的擔保不會因爲這事跟我過不去。

不過她說完之後,又惡狠狠的看着我,那意思我明白,這件事不會跟我過不去,要是有別的事情,那就不好說了。

我壯着膽子去找了沈夢瑤,聽到了我的要求以後,她二話不說就給了我生活部的牌子。

她還暗示我,沒有吃晚飯,肚子餓了。

要是沒有小魅,我一準高興的請她吃飯看電影,然後最後上酒店,說不定還能…….

可現在,我只能機智的給她點

了一份美團外賣。

自律委員會拉贊助真的是非常有一手,迎新晚會在學校的體育館,他們別出心裁的搬來了許多的桌子,然後借了音響設備,整個就跟電視上的晚會沒有一點的關係。

一進來就開始東張西望,但看了半天什麼收穫都沒有。

“你這個樣子要是能看出來,那才真是出鬼了!”

蘇小魅對着我嘲諷道。

“那你倒是說說,鬼兵是哪個?”

我有些不服。

“站在郭勇佳身邊穿紅衣服的!”

站在場地中間被圍着的郭勇佳意氣風發,而他旁邊穿紅衣服的居然是我們計算機系教師中的第一美女,學工辦的李老師。

學工辦是自律委員會的上級單位,二者一脈相承李老師出現在這裏也就不奇怪了,不過要說鬼兵是她,我不帶相信。

“沒搞錯吧?”

我對着蘇小魅問道。

“你以爲只有男的才能被鬼附體啊!女的比男的陰氣更重,更容易被附體。”

這抓鬼,你說要是對方是男的還好,是女的我還真下不去手。

“男鬼女鬼不是一樣的抓?在說了,只有到鬼將的程度,才能凝聚人形,鬼兵這種程度,很有可能不是人!”

也是,那些鬼物的本體,也不就只是鬼臉什麼的麼?

“不過人多的地方,確實不好下手,等人少的時候吧?”

我們默默的等待着機會,時不時的,我也在朝着李老師的方向接近,以便於蘇小魅更近距離的觀察。

經過一番研究我們確定,這個鬼兵並不是強佔李老師的身體,更多的是潛伏。

有點類似於我和蘇小魅這種關係。

等了半天終於給我等到了一個機會,李老師朝着廁所過去了,我也趕緊跟了上去。

“李老師!”

在她進廁所之前,我叫住了她。

“你有什麼事情?”

她有些謹慎的看着我,廁所這邊比較偏遠,而且周圍又沒有別人。

“李老師,你最近身上有沒有發生過什麼奇怪的事情?比如說,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或者經常有一些匪夷所思的行爲?”

李老師聽到我這話,臉色突然就是一變,但在一瞬間之後恢復了正常。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要上廁所,你自便!”

她一點沒有給我好臉色的就進廁所去了。

鬼兵不可能沒有發作過,肯定是李老師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們,本來是想在她的配合之下施法做掉鬼兵的,但是現在看來得另想辦法了。

我在廁所外面等着,準備找機會再跟她交流,可是五分鐘過去了,李老師還是沒有出來。

而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本章完) 從女廁所裏面升起了一陣黑霧,正在一陣一陣的往外冒,像我這樣水平奇差的人,都能夠看出來到了。

“什麼情況?”

我趕緊對着蘇小魅問道。

“鬼兵反噬了,她一個凡人,肯定抵擋不住鬼兵的反噬,快進去救她。”

我是很想衝進去的,但是看到女廁所的牌子,卻是猶豫了。

“這可是女廁所啊!”

“那你就看着她死在裏面唄,我還不想讓我老公去救別的女人呢!”

蘇小魅當了甩手掌櫃,我這邊卻是糾結慘了。

“李老師!”

“李老師,你怎麼樣了?”

我在外面叫了半天,可是沒有人答應我。

媽的拼了!

我朝着裏面衝了進去。

女廁所裏面沒有別人,李老師正撐在一個門上,渾身上下開始冒黑煙。

我一進來,她就是猛地一擡頭,兩隻血紅色的眼睛,惡狠狠的盯着我。

李老師的嘴裏吞吞吐吐的蹦出幾個字。

“你…..發現….死!”

雖然我知道鬼兵有智慧,但是沒想到過它居然會說話!着實讓我有些震驚。

“按照計劃行事!”

蘇小魅顯得有些從容不迫。

有了上一次操蛋經歷,這一次我們可是準備的充足的,之前我們就已經設計過了詳細的作戰計劃。

這鬼兵又和魘不一樣了,因爲鬼兵有一定的智慧,所以對付起來要更加困哪一些,首先要用鎮魂符把他給震住,然後才能進行引魂的步驟,最後才能擊殺或者擒拿。

這個過程中,還要防止被引出來的鬼兵,再一次回到被附身者的身體裏面去。

我按計劃丟出了鎮魂符,咱還真的是有大師的潛質啊,我發現這些東西我用的是越發的溜了。

鎮魂符一下子就砸中了李老師,她身上的黑霧直接就被壓制住了一半。

“趕快,引魂!”

蘇小魅着急的對着我叫到。

鎮魂符丟到鬼身上之後,會開始燃燒,符咒燃燒完成之後,效果就會消失了,所以引魂的步驟,必須在這個時間段內完成。

我趕緊開始念起了引魂咒。

這次的引魂不同於上次對付魘,魘相對來說攻擊性並不是那麼強,所以可以用念正氣歌的形式來緩慢的逼迫他出來。

可鬼兵可就不一樣了,有智慧的傢伙都不傻,可是會主動攻擊的。

果然,對面的鬼兵開始劇烈的掙扎,眼看着符咒已經開始燃燒了十分之一,我開始着急了,這和我們設計的不一樣啊,原本計劃的是這個鎮魂符最少可以困住他三分鐘,而我們則可以從容的進行鎮魂的步驟。

可現在

還沒到五秒鐘,也就是說,這個符咒最多還能維持四十五秒。

“你又坑我!”

我對着蘇小魅吼道。

“你趕緊引魂,這是一隻三階的鬼兵!鎮魂符支持不了多久!”

鬼兵分五階,三階已經是很厲害的存在了。

我的引魂咒可沒有練到家,成功率只有半分之五十左右,現在的時間,我做多把它念兩遍!還不一定都能成功!

拼了!我打出個陰陽印,開始念引魂咒。

看着燃的越來越快的鎮魂符,我的手心全都是汗,可越是緊張,就越是容易出錯。

本來背的好好的引魂咒,居然被我給唸錯了兩個字,玉佩上出來的暖流,都已經到手指尖上了,可最終還是退了回去!

臥槽!

鎮魂符只剩下三分之一了,拼了!

現在的我別無他法,只有再次念起了引魂咒,壓力讓我爆發出最大的實力,終於在鎮魂符燃燒殆盡的最後一秒,我念完了整個引魂咒的內容,暖流也成功的從我的手指尖激發出去。

一道光芒沒入了李老師的身體,黑霧全部都消散了,李老師也逐漸恢復了正常。

成功了?

“李老師?”

看着她眼睛上的血紅色漸漸的降低下來,我緩緩的朝着她走過去。

引魂之後的第二步,就是要確保被鬼魂附身的人的安全,防止二次附身。

我朝着李老師走過去,她的臉上也開始露出魏笑。

成功了!

我的心裏略微鬆了一口氣,可就在這個時候我的心底突然響起了一陣大叫。

“小心!”

是蘇小魅!

我還沒反應過來要小心什麼,對面李老師的微笑,就突然變得邪惡起來。

她朝着我猛抓過來,我由於事先得到了提示,從容不迫的閃開了 。

而對面的李老師,則是又開始了異變,不光是整個眼睛,甚至連帶皮膚,都開始變得血紅血紅的,黑霧以前所未有的趨勢爆發,整個房間裏面的溫度瞬間就降了下來。

“引魂失敗了!”

NO!這是我最不願意聽到的話,估計也是所有的抓鬼人最不願意看到的!

經過我們蘇小魅同學的一段系統的教學,我對鎮魂收鬼之術已經有了一定的認識和常識,雖然也很菜,但畢竟不是之前初出茅廬的小生了。

鎮魂階段一般都是出其不意的,甚至可以說是偷襲,一個正常狀態的鬼,是絕對不可能讓你把鎮魂符給輕輕鬆鬆的就貼到他的身上去的,同理,成功挺過了鎮魂階段的鬼,也會很容易出現暴怒等情況,甚至有可能傷害附體。

怎麼辦?無可奈何的我,一邊後退,一邊開始向蘇小魅求助。

蘇小魅開始嘆了一口氣。

“現在只有兩種辦法,一種就是再次鎮魂,另外一種,就只能帶着宿主一起擊殺了!”

第二種肯定不行,就算是把鬼給幹掉,我也成了殺人犯了,我只好開始嘗試再一次鎮魂。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對面的那隻小鬼,已經開啓了血祭,這是一種燃燒宿主鮮血,獲得戰鬥力提升的方法,你必須得在十分鐘之內鎮魂並且引魂成功,不然的話,宿主也會因爲鮮血燃燒殆盡而死亡。”

鎮魂符我倒是還準備了一枚,但是怎麼才能成功的帖到對方的身上去呢?

對方顯然沒有給我思考的時間,她一爪子就朝着我抓過來,這滿帶黑霧的一爪子要是抓到我,後果肯定不會比被魘噴一口好到哪裏去。

“大帝賜我劍,七星指天罡,指人長生,指鬼滅亡!”

我果斷的用出了七星勒劍咒。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熟悉,我的七星勒劍咒的情況,已經提升了很多了,可以維持劍罡兩分鐘不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