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得齊刷刷的瞪著小甜心,這究竟是哪裡長出的妖孽,一個個生的這麼厲害!

所以他們也不敢輕看南宮凌宇了,只得緊緊盯著,在等待著他究竟會給他們一個怎樣的奇迹!

————————————————————————————————————————

南宮凌宇和景桃之對坐著,兩人都很有大家風範。


「怎麼玩,你決定。」兩人同時說出這樣的話。

景桃之指了指原石堆,「就比誰開出的原石價值更高吧。」

此話一出,小甜心,歐陽紫玥還有田夢琪皆是鬆了一口氣,因為昨天南宮凌宇開石的功力可謂是有目共睹。

大家都發現他似乎能看到原石裡面去。

南宮凌宇點點頭,也表示同意。

田夢琪是一丁點都不擔心,因為她從來沒看到過自己娘親賭博,而這是第一次,難道她跟了鄭保良這麼一段時間,就可以賭藝大增,她可不相信!


「你先選。」這次南宮凌宇讓著景桃之,景桃之點點頭,然後走到那原石堆跟前。

這次的原石可全都是高等石,差也差不到哪裡去……

景桃之幾乎是毫無疑問的走到一塊石頭跟前停駐,那石頭的表象看上去很差,似乎有很厚的一層白灰,饒是正常人都不會選那塊!

周圍一片唏噓聲,這景桃之到底是個外行,不會選石。

只有南宮凌宇他攤開的手緩緩蓄緊,他到底是錯了,沒想到她居然……

景桃之拿起那塊原石,篤定的笑了笑,「就這塊。」

輪到南宮凌宇了,他走上前去,卻不如昨天那麼堅決,翻來覆去的找了好一會兒,幾乎把整座原石堆都看完了!

這一次,就連歐陽紫玥和小甜心都看出他不對勁了,一定是出了什麼狀況!

南宮凌宇最後萬般無奈,只能選擇了一塊,他拿好,站到歐陽紫玥旁邊,聲音細弱蚊蚋,「這次,我會輸。」 南宮凌宇最後萬般無奈,只能選擇了一塊,他拿好,站到歐陽紫玥旁邊,聲音細弱蚊蚋,「這次,我會輸。」

歐陽紫玥看他一眼,拍拍他的肩膀,「勝敗乃兵家常事嘛!」

——————————————————————————————————————————

開啟原石,先開的是南宮凌宇的一塊,只小心翼翼的切開,映入眼帘的是一道非常純粹非常柔和的紫色光芒,這紫色毫無雜質,沐浴在光芒之下讓人有種溫暖的感覺!

所有人獃獃的看著南宮凌宇,沒有想到這娃娃的眼光如此毒辣啊,相反,同情的目光看向景桃之,看來,這次她是輸定了……

只有鄭保良緊緊的抱著景桃之,雖然看上去他是個非常粗線條的大叔,但是從他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他對景桃之滿滿的愛意!

這次,或許是他們都錯了!

但是……田夢琪猶不自知,看到鄭保良對景桃之滿滿的寵愛,她就覺得扎眼,那可是她的娘親啊,無論鄭保良對她娘親對好,他怎麼能奪人所愛,拆散她的家庭,害死她爹爹!

「紫色寶石,一等。」隨著裁判的宣判,田夢琪看著鄭保良和景桃之,「哼,這次,你們輸定了!」

接下來是景桃之挑選的那塊寶石,她的笑容滿滿的全在臉上,就算看到南宮凌宇那麼驚天的表演,她的眼裡也沒有一絲驚艷。

並且對於田夢琪的挑釁,她憐憫的眼神,完全像在看一個孩子。

切了一刀,沒有寶石出來,切了兩刀,還是沒有寶石出來……

勝負已分了,因為南宮凌宇只切了那麼薄薄一層,就是純度滿滿的最高等紫色寶石,而眼下,這已經完全看得出來就算是紫色寶石,也不可能比南宮凌宇那塊塊頭更大,純度更高!

切了三刀……四刀,還是沒有光芒……

所有人都興緻缺缺,已經開始打哈欠了。

歐陽紫玥一直緊盯著,她也在期待著究竟是什麼寶石居然比南宮凌宇開出的紫色寶石還要厲害!

然後……又切了一刀,一道光芒突然直接投射在牆上,猶如彩虹的縮影!

剎那間,整個賭場似乎都變得煥然一新了,如同沐浴著一層神光!

有人張著嘴巴,下巴都合不攏的看著那寶石,有人驚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因為……因為這分明就是傳說中的寶石……

七彩之光啊……

南宮凌宇無奈苦笑,一開始他就認準了這一塊,但他沒想到景桃之居然也能透過原石看到裡面,所以這才輕敵了,讓她先選,現在想來,那是一個錯誤,一個大大的錯誤!

田夢琪手緊緊的揪著衣服,難以相信眼前看到的,也不願相信眼前看到的!

她瞪著景桃之,驟然衝上前,把那七彩之光砸在地上,可是這寶石几乎是無堅不摧,就在眾人端著一顆心的時候,它卻是一絲裂痕都沒有……

「不要,這不算數,我們再比一場!」她執著的聲音在大廳響起。 「不要,這不算數,我們再比一場!」她執著的聲音在大廳響起。

景桃之無奈的看著她,「你難道還不明白嗎?」

「之前你爹爹百戰百勝,得以成為賭王都是因為我……他一直用各種甜言蜜語,靠我發財,直到他真的忍心把我當成賭注,我才明白這男人根本就靠不住,我故意那一次說錯,將自己輸給了保良,保良待我一直很好,不像他,他一直把我看作真正的愛人……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真正的放手才是救贖!眼下我過得很好,我不想和你回去,我要和保良在一起。」

景桃之的一番話讓所有人都愕然。

真正的放手才是救贖,這句話也讓歐陽紫玥感慨萬千。

但是田夢琪卻是不甘心,她爹爹是那麼對待娘親,那他們愛情的結晶,也就是她,根本就是個錯誤,這樣的事實讓她如何能夠接受!

她奮力的將賭場內的東西都往地上砸,但鄭保良仍然沒有生氣,走過來,看著她,「琪琪,只要你願意,你可以跟我和你娘親一起生活……」

「琪琪?」田夢琪一聲冷笑,直接將一夜光杯砸在他臉上,磕破了他的額頭,「琪琪是你能叫的嗎?」

她聲音沙啞的大喊!

景桃之走上前,毫不留情打了她一巴掌,「你怎麼跟你爹一樣的德行!死不悔改!」

她眼裡蓄滿淚水,滿是凄楚,沒有想到一直在心中想象許久的相逢卻會變成這樣,被一個嚴苛的事實壓得透不過氣來……

「我恨你們……」她轉身就跑。

————————————————————————————————————————

一場鬧劇就這麼落幕,入夜,歐陽紫玥終於還是不放心,去了田夢琪房間里!

田夢琪果然沒有睡,躺在床上,淚水一直流。

歐陽紫玥抱著她,「夢琪,我知道有些觀點想要轉變是很難,但是我們必須黑白分明,若你娘親說得是真的,那麼你現在強硬的把她跟她的幸福拆開,她只會恨你一輩子,就跟你恨鄭保良一輩子一樣。」

「那不一樣,我敢斷定,娘親一定是被鄭保良灌了什麼迷魂湯,才導致她現在變成這樣……」

田夢琪的執迷不悟,讓歐陽紫玥很是痛心。

她深吸一口氣,「這只是你的臆測,你親眼看到你娘親被迷惑了嗎?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我可是看得很清楚,你娘親的眼神不是假的,她是心甘情願跟鄭保良走的。」

田夢琪沉默了,歐陽紫玥知道她把自己的話聽到心裡去了……

「不要相信自己的假想,不要用自己的意念去判斷,你試著去跟鄭保良相處一段時間,然後用你眼睛所看到的,你心裡所感受到的再去判斷。」

田夢琪點了點頭。

歐陽紫玥的話只是給出了一個退一步海闊天空的辦法,也並不是要她一時就接受鄭保良!

…………

第二天,田夢琪很早就醒了,顯得很精神,「今天我就要搬去和娘親一起住,玥兒姐姐,你不是要開一家店面嗎?城東有一家鋪面,是田家的,你先用著吧,等你找到你想找的那個人,我再收回來!」 第二天,田夢琪很早就醒了,顯得很精神,「今天我就要搬去和娘親一起住,玥兒姐姐,你不是要開一家店面嗎?城東有一家鋪面,是田家的,你先用著吧,等你找到你想找的那個人,我再收回來!」

歐陽紫玥自然歡喜,沒花錢就可以暫時租一家鋪面呢,這樣就可以將錢留著用作開下一家「百運氣發」了。

不過看南宮凌宇這賭運,應該到哪裡都不會缺錢吧。

————————————————————————————————————————

她去了城東的那家鋪面,裡面原來賣的正是原來最時興的姻緣繩,還有一些月老的雕塑。

她誠心誠意的跪著,口中念念有詞。

「原來我本不信佛,但是月老大人,為了找到君無邪,我願意相信一次,只要你能告訴我君無邪在何方……」

剛說完,突然感覺手中的紅線動了動,她一轉頭,有個人逆光走了進來,她看清了眸色漸漸黯淡下去。

因為居然是小甜心,不過她的身後正站著南宮凌宇,她跑到店面里也左瞧瞧,又右瞧瞧,不消一會兒,突然被門口的一個人吸引住了視線,那是一個老婆婆,面容枯槁,乾巴巴的,看上去有點像乾屍,披著寬大的斗篷,乍看之下又有點像吸血蝙蝠。

她一開始有點害怕,但轉念一想,烈焰爹爹說要她做最善良的孩子。

於是她大步走上前去,放了一點銀子,在那看上去很可怕的老婆婆的竹籃里。

老婆婆眼皮抬了抬,那眼珠子居然是昏黃的,小甜心嚇了一跳。

只聽見她沙啞的聲音響起,「我不要錢,我只賣東西,小姑娘,既然你給我錢,那麼我就要賣東西給你……」

小甜心看了看她的竹籃里,裡面的東西都看著好恐怖的樣子,一些類似於骷髏頭的東西。

只有一個小罐子看著還算正常,裡面似乎是一些五光十色的小蟲子,乍看之下,有些像螢火蟲!

她撿起罐子,「這是什麼?」

「這是噬心蠱,是一種蠱蟲,只要喂你愛的人吃下去,他就會死心塌地的愛著你……」老婆婆突然發出一陣聽著毛骨悚然的笑聲。

小甜心回頭,偷偷看了一眼南宮凌宇的側臉,連忙把罐子收緊了袖子里,「好了,我就要這個。」

…………

又雇了幾個人,一早上,總算是把衛生做好了,不過距離開張恐怕還要幾天。

皇甫桀飛鴿傳書說,琉璃已經在運的路上,還有幾天能到。

終於吃飯,小甜心居然自告奮勇的說要出去買飯吃,這讓歐陽紫玥覺得很反常,但是她沒多想什麼。

很快,小甜心就回來了,將飯放在桌上,「給,南宮凌宇,這是你最愛吃的燒鵝飯!」

南宮凌宇瞥了一眼,點點頭,然後繼續去忙,歐陽紫玥如此迫切,他也想快點把這百運氣發開起來!

「南宮凌宇,你不吃嗎?」小甜心頗有些心急。 「南宮凌宇,你不吃嗎?」小甜心頗有些心急。

「我現在不餓。」

「哦。」小甜心知道眼下不能操之過急,於是……

她也轉過身,去忙自己的事了。

門口開著,一個髒兮兮的乞丐看到桌上放著一碗燒鵝飯,饞的涎水直流……

眼瞅著四周沒人,他再也忍不住衝上前來,將那些燒鵝飯吃了個乾乾淨淨。

沒過一會兒,小甜心回來了,看著碗里乾乾淨淨的,於是仰著頭,看著南宮凌宇,「南宮凌宇,燒鵝飯是被你吃完了嗎?」

南宮凌宇沒吃,剛才也看到那個乞丐把那些飯都吃完了,但是想到小甜心是好心好意給她的,所以還是點了點頭。

小甜心這才心滿意足,想到剛才那個老婆婆的話,愈發覺得欣喜不已,接下來只要等著南宮凌宇來愛她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