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爲武師初期的他劉森竟然被這紫色噬金鼠在頭一個照面就給斷去了一根手指頭,在劉森的心中難免猜測到紫色噬金鼠的境界最少應該在武師中期,要不然也不會上來就把他的手指給咬斷了,尤其是它的速度也是非常的令劉森感到驚懼的主要原因之一。

正是因爲有了這些顧忌,所以這劉森是在面對着紫色噬金鼠的餓時候,遲遲沒有動手,就這樣與紫色噬金鼠面對面的對峙着。

吱吱呀!吱吱呀!

紫色噬金鼠可不管這些,仍舊是一個勁兒的而對這劉森又是比劃又是挑釁地叫着,但是劉森雖然心中又起卻是在他心中沒有底的情況下,竟然也一時間雖然氣憤卻又不敢有什麼動作。

劉森之所以能在這三人當中當大哥,那也不得不說他自然有着比較過人的長處,在他愁眉苦臉的時候,正好眼角的餘光瞅見了,蹲在角落裏看護着司徒鐘的呂波,見到這一幕的劉森便在心中想道:

“這個紫色大老鼠既然是出來保護呂波的,那麼照這樣說、雖然我一時在對付它沒有心裏沒有底時,如果我把呂波擒住住了一次要挾它不就沒有什麼問題、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嗎!”

想到這裏後,原本愁苦着臉的劉森心中一喜,連帶着一張陰沉的臉上也有了一絲的笑意,就聽見他對身後的關裏張饒輕聲喝道:“二弟、三弟,也別都閒着了,來、幫哥哥我一把,給我把這個野小子呂波給抓過來!”

隨着劉森的這一句話音一落,一直就在後面清閒着沒有事情的關裏張饒兩人,應道一聲,噌噌幾步走上前去,就把蹲在角落裏看護着司徒鐘的呂波給擒了過來,雖然呂波心有不願、但卻那時關裏、張饒的對手?只能任由着這二人動作。

哐的一聲!劉森把被被關裏和張饒押到身旁的呂波一腳踹到了地上,同時衝着紫色噬金鼠陰聲笑道:“我知道你能聽得動我說的話!現在你給我聽清楚了、這小子西藏乃在我手上,你要是不想他死的話,就乖乖地站在那裏別動!等着老子我過去….”

吱吱呀!吱吱呀!紫色噬金鼠衝着劉森揮舞下小爪,偏就不信邪般的對着他就是一陣的亂跳亂扭,那動作竟然和剛纔劉森身中‘沖天指’後的動作表情是一摸一樣,這本以爲有呂波做人質的劉森是大爲的惱火。

這倒不是說,紫色噬金鼠就那麼聽話的任由劉森的威脅,而是在紫色噬金鼠的腦海中根本就沒有把什麼着三個人和呂波等人放在眼裏,死不死根本就不關它的事,紫色噬金鼠所做的一切也只是因爲蕭青山讓他這麼做而已。

“你這是再逼我啊!”被氣得臉色呈紫青色的劉森,伸手指着紫色噬金鼠,近似於發狂般的嘶叫道:“好、好,這可是你逼我的啊!你可不要後悔、我現在就殺了這個野小子,我還就不信了、既然你爲了他出手、卻不在乎他的性命?!”

就在劉森氣憤地如發了狂一般,想要動手除掉呂波、而呂波也覺得自己將要告別這個世界之時,只聽突然間傳來一道深深地嘆息聲,隨即一道冰冷且不帶絲毫感情般的話語,在這個小場院當中響了起來。

“天作孽猶可活、人作孽不可活!”

就在這一句話突然出現的時候,既給了一些人生存下去的希望,也給了某些人死亡的信號,而感受到當中所含帶的殺氣地劉森、關裏、張饒三人自是緊張的四處查看着,並且驚恐地呼喊道:“是誰?出來!縮首縮尾的算什麼英雄好漢!”

沒有人迴應劉、關、張三人的話語,只是在一陣的沉默過後,這道聲音再次響起。

“試想有紫色噬金鼠出面、原本就是想要你們知難而退,卻不想你等如此沒有見識、紫色噬金鼠都不知道,如此也就算了,可是你等不知遇險而退,並且自尋死路,此等作爲、不可恕也!” 凌浩在鍾家小坐一會,過了不久鍾家家主鍾漢江便氣沖沖的踢開府邸大門走了進來,

「奶奶的,這幫老傢伙都在諷刺我,那該死的白影懷要不是他傷了我兒子的腿,憑我兒子的天賦恐怕現在早已經到了聖王境的層次,」


鍾漢江罵罵咧咧的好一會才發現院子里坐著的凌浩和海藍兒,當即瞳孔一縮,

兩人的境界實力他都無法看透,尤其是凌浩擁有極邪玉牌為他隱匿境界是任何人都能無法看透的,至於海藍兒本身就可以匹敵武皇境,是可怕的海獸,自然不是武王境的鐘漢江可以看出來的,

鍾漢江不知凌浩二人來歷與目的,不過他倒是從不遠處兒子鍾離的眼神中看到這兩人應該是好人,至少不至於傷害他們,

「兩位到我鍾家不知有何貴幹,」鍾漢江雙手相抱恭敬道,

凌浩起身,笑道:「鍾家家主你看我年齡大概有多少,」

鍾漢江一愣,他沒料到凌浩會提出如此問題,不過既然凌浩提了,那麼他便要回答,畢竟兩人的實力鍾漢江現在都摸不到底,所以有些警惕,

仔細的打量了凌浩一番,發現凌浩氣宇軒昂,雙眼中透出一絲若有若無的極大壓迫感,似乎是一種極其可怕的邪氣,而鍾漢江則是感受到凌浩心臟的跳動有條不紊,極為平穩,

鍾漢江略微倒吸一口涼氣,眼前這人更具他的推斷應該比他兒子還要小上擊碎,但是已經有如此讓他都看不透的實力,實在驚人,

「閣下如果我沒猜錯應該二十左右,」鍾漢江終於說道,見凌浩點頭也是鬆了一口氣,

「鍾家家主眼力果然厲害,我確實是如此年齡,不過我此番來的目的卻不是這個,如今六大家族排位賽開始,你鍾家似乎不怎麼……有實力啊……」

凌浩說道,目光若有若無的看了看鐘離的腿,也是暗示鍾漢江現在鍾家的狀況,

「不知閣下何意,」鍾漢江咬牙道,鍾家現在的狀況確實很不好,而聽眼前這人的意思似乎要幫助他們,這讓鍾漢江微微激動,但是仍不敢確定,畢竟人家還沒說話,

「說到這份傷了還不明白,我的意思是做你鍾家的外援,至於你兒子的退我也有能力治好,就看你答不答應了,不過你可要想清楚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我只是想在鍾家暫住幾日,」凌浩說道,道出了他的真是目的,

鍾漢江動容,面色大變,並不是因為凌浩要做他們的外援,而是眼前此人說可以治好他兒子的腿,就是這句話讓他心中冒出了希望的火光,甚是感動,

在一旁,鍾離也清楚的聽到了這句話,他仔細的看了這比他還小的年輕人,這人真有這個能力,鍾離心中不禁疑問,但是也抱有一絲希望,畢竟他不想一輩子殘廢下去,

「你真的能治好我兒子的腿,你是煉丹師,」鍾漢江激動道,「如果你真的是煉丹師的話那就請救救我兒子,雖然不知道你是幾品但是相比你已經超過了六品,只要是超過六品的煉丹師都可能只好我兒子的腿,」

凌浩聞言,他自然知道自己沒有超過六品,但是他卻擁有七品煉丹師的本事,接骨續筋他還是做得到的,

「我乃六品煉丹師巔峰,但是這接骨續筋的小事我還是可以做到的,這點你放心吧,至於三日後的那排位賽你兒子也應該參加,畢竟這事你鍾家的大事,我一個外人終究不能完全代表鍾家,」凌浩想的極其周到,如果三日後鍾離也在場那麼剩下的五個家族則不會在說什麼鍾家將家族賣給外人的這類話,這樣一來也少了許多麻煩,

接下來的時間,凌浩就開始給鍾離治腿了,至於海藍兒則是在這大院子里轉來轉去,雖然這院子里景色、給人的感覺極為荒涼蕭條的樣子,但是海藍兒也不介意轉一圈,

而鍾漢江則焦急的在院子中的石凳子上坐著,他迫切的想看到自己兒子的腿被治好,

在之前鍾漢江不知找了多少煉丹師來治療鍾離但卻都無功而返,只有這今日才見到的年輕人讓他心中湧上了極大的希望,也不知道為什麼他能夠感覺到很快他兒子救活完好無損的站立在他面前,不需要支撐的站立,

靜室內,凌浩拿出各種靈草在葯鼎中煉製著,以他的煉丹水準很快便可以成丹的,

「凝,」

凌浩低喝,葯鼎中那些被煉製出來的靈草精華便緩緩的融合在了一起,緩慢的但卻是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漸漸的融合在加快片刻后一顆坑坑窪窪的藥丸便出現在葯鼎之中,

這葯鼎乃是從鍾家要來的,畢竟現在凌浩沒有葯鼎,在之前毀壞了,而這鐘家的葯鼎還算不錯,至少擁有可以支撐噬火力量的堅固性,

丹藥雛形已成,現在就剩下營造惡劣環境淬鍊丹藥了,

幽魂之風和陰陽玄冥陡然灌注在葯鼎之中,噬火也湧入進去形成紫火漩渦將丹藥包在裡面,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滋滋滋……滋滋滋……

刺耳的響聲在葯鼎中被穿出來,陰陽玄冥雷和幽魂之風的恐怖威力下丹藥逐漸變得晶瑩剔透,而噬火的紫火漩渦也在逐漸加大威力,持續的淬鍊著丹藥,讓丹藥的品質更高一等,

刺耳聲音依舊在不斷傳出,但是凌浩的精神力可以感知得到葯鼎中的丹藥在變化,晶瑩剔透的外表和凝練出的精純無比的藥力,在丹藥之上隱隱間出現一層薄薄的霧氣,

「這丹藥竟然產生靈性,看來這陰陽玄冥雷的功勞不小,」凌浩心中暗道,以前他煉丹所凝練的惡劣環境只有幽魂之風和噬火的紫火漩渦,但是這第一次加入陰陽玄冥雷,頓時讓丹藥產生了質的變化,這是值得高興的大事,

凌浩心中欣喜,因為這意味著自己的煉丹水平又提高了,自從陣元給他傳授煉丹之道到現在,凌浩終於覺得自己的臉蛋前途一片光明,沒有辜負陣元的期望,

過了一會後,丹藥終於煉製成功,帶有靈性的丹藥一出葯鼎就想逃跑,但是卻被凌浩捉了回來,

丹藥握在凌浩手中,這丹藥晶瑩剔透,通體血紅之色,有著陣陣濃郁的丹香往外瀰漫,充斥著整個靜室,向著院外滲透出去,

一旁的鐘離見凌浩真的煉製出了這丹藥,雙眼中震撼顯而易見,他這下才對凌浩從心底真正的服了,帶有靈性的丹藥可不是誰都能煉得出來的,況且凌浩才是個六品煉丹師,


「將這丹藥吃了,你的腿在三個時辰內可立竿見影,至於我看你現在已經是天聖境巔峰極限,想必這丹藥完全融入你體內後會讓你踏入聖王境的,」

凌浩說罷,便出去了,留下鍾離一人在靜室激動的,震撼的將這丹藥吞了下去,靜靜的等待了了三個師稱,

鍾離的腿被治好是鍾家的一大喜事,鍾家這次也沒有吝嗇好久好肉,好好的把凌浩招待了一頓,至於三天後的排位賽鍾漢江早就看淡了,看到兒子的腿被治好,心中說不出的高興,

夜晚,明月當空照,鍾家靜室中海藍兒早已睡著,而凌浩則是盤坐在地上,身體之上氣息紊亂,似乎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狀況,

在凌浩體內,此刻已經亂成一團,陰陽玄冥雷在凌浩體內肆虐著,而幽魂之風則是想把陰陽玄冥雷吃掉,一片混亂引得凌浩吐血不止,

「給我融,」凌浩內心大吼,此刻他正在利用噬火的力量在進行靈物之間的融合,因為他感覺時機到了,這次融合可能讓他的實力再度提升,

幽魂之風本來就是融合后產生的靈物,但是這融合卻是靈物和朱雀之火的融合要稍微簡單一些,可是這陰陽玄冥雷乃是真真實實的靈物,兩靈物之間的融合要艱難很多,

肆虐的陰陽玄冥雷散發著無盡雷光似是要將幽魂之風撕碎,而幽魂之風則如同跗骨之蛆在陰陽玄冥雷身上吞噬著,緩緩的進行這融合,

「小噬靠你了,」凌浩小聲道,因為此刻他精神力耗空,早已無力在應對這危險的局面,現在一切都只能依靠與他一命相連的噬火了,

—————————————————————————————————————————————————————————————————————————————— “紫色噬金鼠?!”劉森聽着突然傳來的這道不知爲何人所發出的話語,震驚地張口喊道:“這、這個紫色的大老鼠竟然是紫色噬金鼠!”說完之後,劉森額頭上的冷汗都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二哥、那誰說是這個紫色的大老鼠居然是什麼紫色噬金鼠?這個紫色噬金鼠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怎麼看大哥的臉色都變了啊。”張饒怔怔地伸頭看着在空地上,一直還上下亂蹦亂跳地紫色噬金鼠對關裏詢問道。

關裏有些不耐煩地看了一眼張饒,在在心中有些惱怒地想到:“這個老三怎麼就喝個好奇寶寶似的,見到什麼就問什麼,真他媽的快煩死我了,哎呀、我這當個二哥我容易嗎,尤其是給這個傻缺當二哥!”

“原來是紫色噬金鼠啊、我說呢,”關裏有些不自然地看了看劉森和張饒的斷指處,輕聲迴應張饒道:“三弟啊、咱們這次看來是真的碰上茬子啦!”

張饒一聽關裏臉色鄭重的說出這一句話來,心中的驚懼之情那是沒法形容的,只聽見他囁囁噓噓地小聲問道:“二哥、到底是怎麼回事啊,你這說的我心裏都有點大鼓啦,這可該怎麼辦啊?”

“這紫色噬金鼠是整個鼠族當中的王者、整個鼠族當中聽說也就是隻有那麼一隻,據說從來沒有多少人能見到它長什麼樣子。”關裏頓了一頓後,接着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輕聲無力的說道:“哎、沒有想到,今天居然會讓我們給碰上了!也不知道該說是怎麼幸運呢、還是倒黴!”

張饒忽然驚叫一聲,頓時把關裏給嚇了一跳,正當關裏還沒有發火詢問這個張饒是發什麼瘋時,就聽張饒呼喊道:“我滴個娘哩!咱們還真就是和剛纔那道聲音說的一樣,咱這是不知遇險而退,咱這是自尋死路啊!”

關裏苦笑着搖了搖頭,伸手對着張饒的肩頭拍了拍,輕聲安慰道:“好了三弟,既然事情都這樣了,那還能怎麼着啊、你忘了那道聲音最後還有一句話是說咱們的這等作爲罪不可恕!”

哎!張饒頓時感到渾身一陣無力,輕聲嘆道:“二哥啊、你既然知道這個大老鼠是什麼紫色噬金鼠,還是什麼鼠族的王者,那你爲什麼不早點說啊。”

呸!關裏輕碎一聲說道:“你別怨我,我哪裏只到這就是什麼紫色噬金鼠啊,等等、三弟你可別這麼看着我啊,我這也只是當初閒聊時聽大哥提起過得、哦對了、當時說這事兒的時候咱哥三個還在一起喝酒來着,大哥說是好像也是從什麼地方聽來的。”

劉森看着眼前的場景,在心中快速地思量一番之後,朝着一直在吵吵鬧鬧的關裏、張饒,輕喝一聲道:“好了、這都是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裏瞎吵瞎鬧的!”說這一句話的時候,劉森是背對着紫色噬金鼠,同時暗中對着關裏和張饒不着痕跡地使了一個眼色。

當劉森轉過身來的時候,只聽劉森怒喝一聲“扯呼!”瞬間、以劉森爲主的關裏、張饒二人來不及多想,便各自朝着三個方向飛奔而去,雖然三個方向處都有着場院的圍牆,但是這點小院落的圍牆又怎麼能阻擋得住,身爲修煉者的劉森、關裏、張饒三兄弟?!

只見隨着劉森的這一聲暴喝響起,僅僅是過了有片刻間的功夫,在呂波驚訝眼中便看到剛纔還站在場院當中的三人這時已經都翻身上了院牆上,正當呂波感嘆着修煉者就是不一樣的時候,卻聽到就是剛纔因爲一句話而救下自己生命的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哼!螳臂焉敢擋車、真是不自量力!給我下來吧!”

隨着這道聲音的響起,首當其衝的就是劉森、說起來這也是隻能怪劉森不好,原來劉森奔向的那個正是蕭青山所在的古樹下方的那堵院牆,當劉森驚喜地躍上面前這賭院牆時,暗中想到只要過了這堵牆就好了,迎面而來的卻是一道威猛無匹夾雜着凌冽風聲的一記劈空掌!

這劉森此時的全部精力全都放在了,怎麼逃脫上,豈能想到在這關鍵的時刻,會有人突然給他來了一掌!並且看着勢頭,多少頁算是見過一點世面的劉森頓時驚呼一聲:“元氣外放!這竟然是武師後期的修煉者!”

心中驚懼不已的劉森怎麼也沒有想道,阻止他的竟然是一個武師後期級別境界的修煉者,當他想要躲避之時,已經爲時已晚,就聽見劉森嗷嚎一聲,緊接着就是嘭!直接倒飛了回去,撲通一聲跌倒在了地上!

一口鮮血噴出的劉森,在地上翻滾了足足有兩圈纔算是把蕭青山這一掌劈來的力道給卸掉,但縱使是在這種情況下,劉森依舊是感覺到,自己胸口處,應該有兩根肋骨此時已經骨折,就是這樣,劉森還在心中暗歎怕是這人出手還留了心,要不受的傷還會重一些。

在劉森百思不得其解爲什麼這人會手下留情的時候,耳旁卻接二連三地響起幾道痛苦的嗷嚎慘叫聲,想了不用想的劉森就知道這肯定是關裏和張饒二人;話雖是這樣說,但是身爲大哥的劉森還是沒能忍住的強忍着身上的劇痛扭頭看去。

入目第一眼所看見的便是關裏,此時的關里正要翻身下去,按理來說在這時,只要他翻身下去便能逃脫了,誰知也就是在這時,彷彿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般強行硬生生地把即將要翻身下去的關裏給愣是抓了上來!

原來當蕭青山一掌震退劉森後,眼看着關裏就要翻身下去逃脫,心中一動的他忽然間響起,以前小武經常用的那招大控制術來,心中一動想到自己現在已經是武師後期、一隻腳探進了武宗的級別,元氣外放都是小事、也已經初步掌握了一點元氣凝物的原理了,便似模似樣的學了起來,沒成想結果還不錯。

被蕭青山用初次嘗試元氣凝物所抓回來的關裏,在剛剛到達場院時卻忽然啪嗒的一聲直接摔在了地上!雖然是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但也是摔了七暈八素! 凌浩體內一片狼藉,兩大靈物之間的鬥爭雖然沒有傷及凌浩身體內臟但卻也給凌浩帶來了極大的傷害,

噬火此刻也是湧入了凌浩體內,它的能出現讓這兩大靈物停了下來,噬火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無上祖火這等靈物榜排名第四的靈物都會被噬火一口吞了,可見這噬火有多麼厲害,

陰陽玄冥雷之上幽魂之風蠶食著逐漸的在與陰陽玄冥雷融合,不過這種融合卻是陰陽玄冥雷在反抗,靈物的本能便是如此,現在陰陽玄冥雷感受到了危險自然要極力反抗,

幽魂之風乃是朱雀之火和幽冥風源的融合體,完全可以和陰陽玄冥雷拼個不相上下,而且長時間的較量很有可能是幽魂之風取得上風,畢竟他是融合后的產物,

但是這種爭鬥凌浩卻等不得,體內的破壞很有可能讓這兩大靈物之間的廝殺從而傷及凌浩內臟,雖然凌浩身體已經達到體融之境,但是內臟還是脆弱的,體內的戰鬥危險極大,

噬火恐怖的中,

樓閣之中則有著三人,其中一人是一名黑衣人,此人身後背著一把寒光凜凜的大刀,霸氣無比,氣勢非比尋常,

在其身旁則是一白色衣裝的青年人,這人與黑衣人給人的感覺截然不同,看見這人如沐春風,給人的感覺是極為不錯的,

「兩位都是宗派中的弟子我也就不再多說了,只要你們在這次家族排位賽中給白家取得第一,我許諾給你們的好處那是定然雙倍奉上,決不食言,」

黑衣人黑色的面罩之下嘴唇蠕動,道:「白家主言過來,只要我絕影冷殺派出手就沒有辦不成的事,況且旁邊這位兄弟可是神空派的弟子,實力之強怕是不在我之下,這白家主準備如此齊全只能不取得這家族排位賽的冠軍,」

絕影冷殺派弟子黑衣人說道,他旁邊那神空派的白銀男子也是接下話茬,說道:「這位黑衣兄說的不錯,白家主準備如此齊全我們二人出手,這家族排位賽的冠軍定然手到擒來,」

「二位此言差矣,家族排位賽歷來都是強者輩出,三年前排位賽時那墨老婆子不知從哪裡請來通天塔的弟子,還不是照樣取得第二,所以這次不能掉以輕心,兩位雖然是宗派中人但是一切都應該小心為重,而這次排位賽則是二人制,所以兩位則要互相扶持為白家取得冠軍,」

白家家主白影懷緩緩說道,他看得清楚,他是活了幾十年老狐狸了自然要比這些宗派中的弟子沉穩得多,考慮大局也是要相對成熟一些,

而兩位宗派弟子也是不驕不躁,認同的點點頭,看來他們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心中恐怕早有打算,想得周到些在排位賽上則可以安全一些,

————————————————————————————————————————————————————– 蕭青山看着被自己初次嘗試着用自創的出雲破天手擒拿住的關裏,在抓回到場院時卻突然一下子啪嗒一聲掉在地上後,忍不住的苦笑一聲、伸手撓了撓頭,樂呵呵地想到:“哎呀、失誤失誤、初次使用、一時沒有掌握好,下次改進、下次改進,嘿嘿….”

不知道此時被摔倒在地上,摔得有些暈頭轉向的關裏在知道了蕭青山只是在拿他當做自創武技的試驗品會是個什麼樣的想法、表情?估計是就算沒有被摔死也的會被氣的吐血而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