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果然是鬼村啊,一個活人都沒有。

而且這座庭院,似乎很多年都沒人居住過了。

不得不說,這裏真的有些恐怖,哪怕是大白天,都鬼氣森森的。

「宗主說,這裏是十八路散手傳人的居住地,可是這裏,根本沒人居住啊……」

那道身影的主人,咽了口唾沫。

這裏太陰森了,他一個大男人,都不敢在這裏多待。

不過目前看來,真的是嚴過雲想多了。

嚴過雲交給他的任務,就是到這裏來查看,而且當時的語氣十分凝重,讓他一定要查探仔細。

現在看來,嚴過雲是想多了。

哪個活人會在這種鬼地方居住?

神經病都不敢來這兒住吧。

身影的主人,也不敢在這裏多待,立刻準備起身回龍山。

可就在這時,在他身後,一道黑影突然出現,就好像鬼影一般,已經鎖定了他!

「誰!」

嚴氏的人,立刻就感應到了危險,轉身就朝那道黑影衝去。

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

可很快,他還沒衝到那黑影面前,黑影后發先至,抬手就是一掌。

「噗——」

這一掌,彷彿女人揮出的一掌,卻瞬間打得嚴氏的人吐血,而後猛地射了出去。

一棵大樹,直接就被攔腰撞斷,那力道大得恐怖至極!

嚴氏的人癱倒在地上,渾身的骨頭,起碼斷了一半。

他滿臉驚恐地望着那道黑影:「你……你是什麼人!」

迷霧裏,那道黑影,就好像鬼影一般,他甚至看到那張臉,好像死人一樣慘白。

直到那人緩緩朝這邊走近,嚴氏的人才終於看清,原來是那道黑影的主人,戴着一張白色的面具。

雖然確認那是個人,但仍然讓人感覺到頭皮發麻。

一處沒有活人的鬼村,卻突然出現一個打扮怪異的人,這怎麼能不詭異?

「竟然還有人能找到這裏來。」

白色面具之下,傳來沙啞的聲音:「你的功夫,跟嚴過雲很像,你是龍山嚴氏的人吧?」

他說着話,已經走到了跟前來。

「你……」

「咔——」

不等嚴氏的人再說一句話,白面具一腳就踩了下去,當場踩斷了他的脖子。

嚴氏的人,猛地瞪大眼睛,死不瞑目。

「嚴過雲,你太多管閑事了。」

白色面具下,那雙眼睛充滿陰毒:「你知道了我的秘密,就不能活着。」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而彼時。

龍山上。

嚴過雲心急如焚。

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了,他派去的人,為什麼還沒回來?

之前林壞跟他說了十八路散手的事,他就一直在懷疑什麼,所以就立刻派人去那個地方調查了。

可是現在,已經超過約定的時間整整一天,人還沒回來!

「糟了,他恐怕……回不來了。」

嚴過雲有些心痛:「如果他沒回來,那就說明……」

要出大事了!

嚴過雲沒有絲毫猶豫,立刻撥通林壞的號碼。

事情已經超出他的想像了,他在江湖上混了這麼久,對於危險的預判,比任何人都要精準。

他總覺得,真的要出大事了。

那個聖主的預謀,大到讓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明明已經過世的人,卻還活着。

這太瘋狂了。

嚴過雲現在才明白,為什麼像林壞這樣的人,明明可以過人上人的生活,卻偏偏要行走在黑暗裏。

因為那些黑暗裏,潛藏着更加黑暗而可怕的東西,一定要有人把那些東西挖出來,直至消滅!

「林壞,馬上來龍山一趟,我有重大發現!」

「那個十八路散手的傳人,很可能根本沒死!」

嚴過雲語氣着急,甚至有些發抖。

那個傳人,曾經跟他還是至交好友。

更重要的是,那是一名大宗師!

掛了電話,嚴過雲站在祠堂里,神色複雜地望着先人的牌位。

那雙老眼,竟有了一絲擔憂和恐懼。

「請嚴家先人,一定要保佑我嚴氏。」

紫筆文學 []

馬爾代夫。

溫栩栩火急火燎趕到這裏的時候,大概是早晨的八九點。

但是,因為有時差,國內已經是早晨,可到了這裏,天還沒有亮,溫栩栩擔心吵醒兩個孩子,於是到了后,先休息了一會。

「太太,你要不先去洗個澡吧,還有你的臉,要不要處理一下?不然待會小少爺他們看到……」

後面的話,帶着這裏的龍吟閣保鏢就沒有再繼續往下說了,意思很明白。

溫栩栩嘆了一聲,只能去了浴室。

她的臉,現在確實很猙獰。

有時候剝開了這張臉皮,她連自己都不想看,傷痕纍纍,就像是一塊上好的羊脂玉,忽然被人用刀劍狠狠的割了許多傷痕一樣。

溫栩栩對着鏡子收拾了很久,這才從卧室里出來了。

「媽咪——」

沒想到,剛一出來,竟然就看到了兩個小傢伙飛奔過來。

他們開心的叫着,就像是終於歸巢的小燕子,撒著小腳丫朝她歡快的撲來,看到她眼眶都是狠狠一酸。

「媽咪在呢,寶貝們。」她馬上蹲了下來,張開雙臂將兩個孩子抱了一個滿懷。

真好!

她沒有想到,時隔大半年,她還能再次擁抱他們。

溫栩栩用力摟着,好長時間,她才從他們小小的身子裏抬起頭來。

「對不起,墨墨,胤胤,是媽咪讓你們擔心了,媽咪這麼長時間都沒有來見你們,可以原諒媽咪嗎?」

她含着淚,望着兩個孩子。

墨寶是比較感性的,看到媽咪這樣,立刻彎彎的眼睛裏也是一紅,馬上,他就又撲進媽咪懷裏了。

只有霍胤,他在聽到媽咪說這些后,酷酷的小臉吸了吸小鼻子,他伸出小手,摸了摸媽咪這張完全不一樣的臉。

「從來沒有怪過媽咪,媽咪,疼嗎?」

「啊?」

溫栩栩頓時如被電觸了一般,許久,情緒平復下來,這才握著兒子的小手搖了搖頭。

「不疼,就是……太丑了,所以,媽咪暫時把它躲起來,等媽咪讓它恢復了,媽咪再給兩個小寶貝看,好不好?」

「好的。」

霍胤非常大度的點了點頭。

但實際,在他的心裏,無論媽咪變成什麼樣子,都是他們的媽咪。

母子三人抱着宣洩了一番情緒,平復下來,溫栩栩便起身帶着他們去廚房了,準備給他們好好做一頓早點。

這兩天,她好不容易才回來,她當然要好好陪陪他們了。

「胤胤,吃餃子嗎?」

「嗯。」

「墨墨呢?想吃什麼?媽咪給你做。」溫栩栩又看向了小兒子。

卻發現,就這麼一會的時間,兩個小傢伙已經在外客廳兩顆小腦袋湊在一起,商討着什麼了。 為了顧小雨,他拋妻棄子,如今連阿瑩都不再理會他了。

他付出了這麼多,決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如今就死!

大夫垂下了眸子。

這一刻的夜霖正處於悲痛之中,絲毫沒有看到他眼裏一閃而逝的陰險。

「尊主,這天下,也許只有一個人能救治夫人。」

「誰?」夜霖的心狠狠的一顫,急聲問道。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齊跡強忍著那一份痛苦,這份痛苦遠遠比齊跡曾經所承受過的任何一種痛苦還要痛苦一百倍,此時的他是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摺磨,這應該就是死亡說的身體承受不住力量時候的反應吧。Next post: 忽然,又有禁軍衝進來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