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情況下最保險的方法是,先翻到周圍的民房上,觀察一下院子裏的情況,再決定接下來的動作。

不過此時很多民房上面都有人,他動作稍有不慎恐怕就會被發現。

心裏正拿不準主意呢,他前面抬着傷員的兩個人拐進了右側民房。

走在門口時,被一個瞅著年紀不大,也不知道是大夫還是護士的小子給攔住了。

那小子簡單查看了眼傷員的傷處,便擺手讓人進屋。然後,視線落在了後面正在走近的劉毅身上。

劉毅不知道,前面得那間民房,已經是右側這面最後一間臨時病房了。

所以,依然悶着頭往前走。

站在門口的小子,還以為劉毅是要把人往屋子裏送呢。結果見他經過門口時,一點兒進屋得意思都沒有。

便喊了一嗓子:「哪啊~包庇拉瓦。」

劉毅哪知道對方在嘚嘚什麼,只能停下了腳步,同時一雙眼睛悄悄的觀察四周的情況。

確認前後都沒人後,做好打算,一旦對方表現出異樣,便第一時間用匕首結果了他。

當然,周圍全是敵人,能不驚動對方的話,糊弄過去是最理想的結果。

「麻黑呀不?」小子走進劉毅后,嘴裏問話的同時,伸手查看「傷員」的情況。

劉毅記不住之前那個大夫模樣的傢伙,最後說的那一長串話,但記住了開頭的兩個發音。

便悶聲吐出一句:「梅姨~」

「梅姨?(死了)」小子皺着眉頭摸了下死倒兒的頸側。

抬手指著前方面說:「啊砸路外滲,啊砸路外滲~」

劉毅心裏鬆了口氣,點了下頭沒說話,背着死倒兒繼續往前走。

走了一小段兒,左轉后,從一個雇傭兵身後大大咧咧的經過。

又往前走了幾步,注意到右側的一間房子裏,有三個毫無聲息的人躺在地上。

活人不會沒有聲息,也不會就那麼隨意的躺在地上。

劉毅瞬間反應過來,這裏間房子是一間臨時停屍間,也是他理論上的目的地。

感覺到了房頂趴了個人,劉毅沒有亂來。按部就班的背着屍體進到屋裏,輕輕放下后又走了出去。

劉毅剛剛在外面經過了這片兒,知道除了過來時的轉角處和頭頂分別有一個雇傭兵外。

前面兩棟房子中間,和繼續往前走的轉角處,還有兩個。

在心裏權衡了一下,覺得還是從DY的武裝分子控制的方向尋求突破更穩妥一些。

打定主意后離開房子右轉,一直走到轉角處左轉……

圍着中間被完全封閉起來的院子繞了大半圈兒,再次接近了剛進來的路口。

觀察到這裏,劉毅已經可以確定。整片區域,除了中間的院子裏情況不明,外圍一半的防禦,已經被DY的人接手。

而且實情情況和他之前預料的一樣,DY那面雖然派過來的人不少,但防禦反倒相對要弱一些。

一幫傢伙表面看起來警惕十足,但注意力全都在外,對於身後並沒有投入太多注意力。

前面送傷員進來的武裝分子,正在陸續往外走。劉毅放慢了些腳步,大大方方的拎着AKM,轉身走進了兩棟房子的間隙。

陰暗處站着的武裝分子感覺到了有人靠近,但潛意識中認為,身後出現的人,肯定是自己人。

所以,兩隻眼睛始終盯着頭領分配給他的警戒方向,半點兒都不敢放鬆。

劉毅順利的走到了目標的身後,兩隻手閃電般探出……

「嘎巴」

一聲微不可聞得脆響過後,「愛崗敬業」的武裝分子,軟軟的靠到了劉毅的懷裏。

。「神啟第三戰開始了。」

。 只要金幣到位,傭兵公會的行動效率還是相當令人滿意的。

每人有二百枚金幣等著領取,而且還是他們最喜歡的外派作戰任務,消息一通過各個傳送站點和斥候隊伍擴散開去,那些在外打野的隊伍便爭先恐後地返回城中,僅半天就集結了三百多人。

雖然說是去叫剿殺巨型蜘蛛這種油水比較少變異生物,但他們還是很開心。因為這一看就是個長期任務,而且同行的人數這麼多,安全有保障。

沒有雇傭任務的時候,他們本就需要在外歷練,哪怕有時候消耗大於收穫,也不能疏於戰鬥廝殺。

這也是公會內部對各成員小隊的要求,相當與練兵。若是任由傭兵們躺平,不僅會影響傭兵公會可靠的形象,也會引起成員之間的矛盾。

比較勤奮的鹹魚們多半會不服氣,為什麼自己跟躺平的鹹魚一個價格。。。

對於大多數自由冒險者來說,長期泡在傭兵公會裡的就是鹹魚,因為只要敢拚命,還怕混不出個樣子來?

大不了翻車唄。。。。

回來複命的喬亞說他正好遇上弗吉爾家族的人,對方也向傭兵公會提出了雇傭申請,而且直接將剩餘的人手都包圓了。

莫北三人得知消息后紛紛表示:

敞亮!

在弗吉爾看來,自己的老對手不可能會無的放矢,所以這種情況就只有一個選擇:

跟!

這個陷阱最成功的一個環節,就是金燦燦的金幣!

弗吉爾不相信康拉德會消耗一百枚金幣為誘餌,來坑掉自己的五十枚金幣,這違背了他們的金幣信仰!

但事實就是這樣的!

「你們覺得,弗吉爾為什麼會提到平衡?」

莫北這段時間一直覺得有人在刻意維持人類和地獄之間的平衡,所以對這個詞格外敏感。

「長久的戰爭更利於他們攫取財富,或者達到其他目的。」內德說。

「什麼目的?除了財富之外。」莫北問。

「這。。我就不知道了。」內德聳了聳肩。

幾個人也是搖搖頭,一時都陷入沉默之中。

「你懷疑那些事情和他們有關?」阿卡莉開口問道。

「我不認為他們能夠製造那種規模的怪物突襲,而且那時候庫拉斯特海港情況本就很糟糕,那樣做很可能會讓最後的防線直接崩潰,哪還有什麼平衡可言。」莫北說。

「我覺得他們只要袖手旁觀,適當掣肘就好了。」內德說。

「嗯,我也這麼覺得。。但總覺得還忽略了什麼。。」

莫北習慣性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又聽到佩羅娜突然冒出來三個字:

「吉得賓。」

「不。。不會吧。。。」他身體一僵,突然有種脊背生寒的感覺。

這柄史卡辛米聖刀出現的時機確實有些耐人尋味,整個過程看起來就是被用來布置傳送通道,然後被他們三個搶到手中,及時補充了大陣塔的能量供給。

但這如果都是在某個人的算計之中呢!?

包括他們的能力在內?

是比列?

薩卡蘭姆教宗的隨身之物。。。

他看向內城中心,那森嚴壯觀的薩登科大教堂,目光漸漸泛冷。

「佩羅娜在突襲發生的前幾天才展現出飛行的能力,那個小湖的布置,不像是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米洛爾看出了莫北的疑慮,細心地找出了時間上的不合理性。

「嗯,有道理。」莫北點頭。

「就算這些真的都是在對方的計劃之中,那他實力應該也不咋樣,不然還費那勁幹啥。」艾爾文有些不甘寂寞地接了一句。

其餘五人再度陷入沉默之中。

恕不認同!

三百多傭兵和族中抽調出的上百名護衛匯合一處,乘船順流而下,大約十天後便能抵達庫拉斯特海港,併入艾席拉麾下。

莫北他們離開的時候並沒有把握能夠做到這一步,甚至都沒有向艾席拉透露他們的計劃,不知道這頭母狼突然看到這一股助力時會是什麼表情,而更大的驚喜還在後面!

族中護衛調離之時,讓喬亞覺得順利得有些不可思議。

不久之後,他又見到主母瓦倫娜帶著一隊扈從和僕人離開了親王宅邸,頓時心頭狂震,滿頭冷汗地開始了另一波腦補。。。

佩羅娜望著遠去的瓦倫娜一行人,明顯也是鬆了口氣的樣子。

這個在她身上顯得十分異常的反應引起了莫北的注意,也有些好奇瓦倫娜到底跟康拉德說了些什麼,便開口問了一句:

「怎麼了?那個瓦倫娜有問題?」

「。。。沒,沒什麼。」佩羅娜用雙手捂住眼睛揉了揉,覺得有些難以啟齒。

米洛爾和阿卡莉對望一眼,她們之前看到佩羅娜反應那麼大,不可能不問個清楚,所以是知道事情經過的。

他們覺得還是不能錯過任何一個細節,便由阿卡莉將將瓦倫娜的舉動說了一遍。

「我去。。」

莫北聽完也是一陣無語,倒是想不出這件事和他們的計劃有什麼關聯,只是覺得這不應該是貼在電線杆上的小廣告嗎。。

要不是喬亞回來得及時,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應付。

沒想到來到這裡之後,佩羅娜面臨的最大考驗居然會是這個。。。卡爾蒂姆城的水果然很深,也很養人。。。

所以還是先去阿爾卡納斯看看,從其他方面再搜集一些情報。

一行人在前往傳送站的路上,內德突然小聲低估了一句:

「還是多學點技能好啊。。」

「啊?什麼技能?」艾爾文問。

「比如。。控制傀儡什麼的。。」內德臉上浮現出看到美好景象的神情。

「是。。。是啊。。。其實應該和召喚狂狼差不多吧。。。」艾爾文扼腕地嘬了嘬牙花。

得虧沒交到你倆手裡。。

莫北聽了倆人的竊竊私語,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石遠臉色一變,正要出手,孫孝率先出手了。Next post: 可是飢餓感依舊沒能褪去,肚子還在鬧脾氣。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