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她跟着葉曉來國外不過是刷刷知名度和逼格而已,完事了還得回國內混。

本來唐韻是想一步到位直接讓葉曉取代呂夫蒙,成為她的畫家經紀人。

可是唐韻擔心呂夫蒙那邊可能會有意見,所以她想慢慢來。

先讓葉曉當她的海外畫家經紀人,讓葉曉在山姆畫展上大放光彩。

只要葉曉表現出碾壓呂夫蒙的業務能力,她就可以直接把呂夫蒙給炒了,讓呂夫蒙待在家裏。

但是想法總是跟不上變化的,和葉曉來歐洲這邊待了一段時間,唐韻慢慢就改變了起初的想法。

起初她想讓葉曉取代呂夫蒙,讓呂夫蒙回家裏。

可是接觸了葉曉,看到葉曉專業的業務能力,紳士、儒雅、斯文的品質,以及豐富的知識面。

不知不覺中,她就開始對呂夫蒙產生各種各樣的意見了。

她突然覺得呂夫蒙壓根就配不上她。

呂夫蒙無非就是嘴上說話好聽,肯到處跑腿,當她的經紀人賣力而已。

在和葉曉的對比中,呂夫蒙那麼一點兒優點就跟沙石一樣,已經越來越難以看清,倒是葉曉在她心目中的形象越發偉岸。

山姆畫展沒有開始前,葉曉帶着她周遊歐洲列國。

每一個國家的風土人情葉曉都很了解,絕對是一個最佳的私家導遊,幫她了解了不少歐洲這邊的獨特文化和一些冷門知識。

除了遊玩深得唐韻的心外,葉曉在業務方面的能力極為優秀。

畫展開始時候,葉曉之前打通的關係,請了一位歐洲這邊著名的畫家在畫展開始的當天對唐韻的那幅畫發出了很高的評價。

在事後的拍賣環節中,葉曉又雇傭了幾個水軍,讓他們一起競價購買唐韻的畫,把唐韻的那副畫抄到了百萬的價格。

接着,葉曉聯繫了國內的多家自媒體公司,讓他們炒作國內天才畫家的作品在歐洲那邊賣出了百萬高價。

一時間,唐韻的名氣水漲船高,她的作品價格跟着上漲了。

才幾天時間,國內就已經有人想出比之前更高的價格買唐韻以前的作品。

唐韻對葉曉的能力很滿意:「你實在是太厲害了,我之前在國內開畫展那幾幅畫四十萬沒人買,現在五十萬都有人搶著要。」

作為一個兩世都在商業上取得一定成就的人,這點兒業務能力葉曉還是有的。

葉曉幫唐韻炒作的套路是商業和娛樂圈的結合。

一個完全沒有演技,只是臉好看的小鮮肉,都能通過炒作達成日薪一爽的成就。

唐韻有顏值又有實力,葉曉幫她炒作一下,讓她的優秀作品賣到六七十萬的價格過分嗎?一點都不過分。

「這是必須的,在這方面我是專業的。我在業務方面的能力就和昨天晚上一樣厲害。」

葉曉對唐韻眨眨眼。

唐韻的臉唰一下就紅了。

葉曉和唐韻在歐洲這邊待了已經有快二十天了。

通過這麼多天的努力,葉曉已經成功攻略了唐韻,把唐韻拿下了。

就在這時,唐韻的電話鈴聲響起了,是呂夫蒙打來的電話。

自從來到歐洲這邊發現了葉曉的種種優點,唐韻是怎麼看呂夫蒙都覺得不順眼,她覺得呂夫蒙和葉曉都沒法比。

她準備回國之後就把呂夫蒙炒了。

這次,她炒了呂夫蒙不是讓他回家,而是直接分手,讓呂夫蒙走人。

「又怎麼了?你一天給我打好幾個電話,你煩不煩啊你。

不是說了嗎?等我處理完這邊的事情我就回國,我明天就能回到國內了。」

唐韻和呂夫蒙說話的語氣都變得不耐煩了。

一個女人一旦不喜歡你了,怎麼看你都不順眼。

唐韻和呂夫蒙就屬於這種狀態。

電話另一頭的呂夫蒙都懵了,他覺得最近唐韻變了。

以前唐韻去外地,他一天打幾個電話,唐韻只會覺得甜。

怎麼現在他一天打幾個電話,唐韻會覺得煩呢?

呂夫蒙心裏面有些不舒服,但是他不敢發火。

他和唐韻的關係屬於女強男弱,唐韻的賺錢能力比他強多了。

說的好聽點他叫畫家經紀人,輔佐女朋友的事業,其實他就是一個吃軟飯的傢伙。

沒了唐韻,他的日子會過得很痛苦。

唐韻沒了他,只會過得更好。

沒有葉曉的炒作,唐韻的畫在國內就能賣幾十萬,這本身就是實力的證明。

唐韻只要把呂夫蒙甩了,找一個專業靠譜的經紀人,她的事業就會更上一層樓。

呂夫蒙那個半吊子根本就不專業,他當畫家經紀人可以說是在拖唐韻的後腿。這一點,唐韻認識葉曉后已經意識到了。

「好好好,我不說了,等你明天回來了,我再和你說,行不行?」

呂夫蒙認慫。

唐韻直接掛掉了呂夫蒙的電話。

「怎麼了?是你在國內那個男朋友的電話嗎?」

葉曉明知故問道。

「不是男朋友了,明天回國了,你和我一起見他,我要跟他攤牌,我也跟他分手。

我和他分手了,你以後就當我的畫家經紀人,你做所男朋友。」

唐韻說道。

葉曉對此笑了笑。

呵呵!呂夫蒙不是不想還錢嗎?他不是想當老賴,不是想看着葉曉為了那十三萬在他面前放下所有尊嚴求他嗎?

他不會想到葉曉會通過這樣的形式直接把他家給偷了吧?

葉曉已經開始期待了,明天呂夫蒙看到他和唐韻的時候,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呢?

晚上,葉曉抽時間給呂夫蒙打了一個電話。

這次呂夫蒙接了。

呂夫蒙一接電話,葉曉就續上上次的話題,用有點不爽的語氣說道:「老呂,你怎麼回事?上次我給你打電話你怎麼不接呢?

你知道我當時在4s店裏丟了多大的人嗎?車我已經選好了,人家連刷卡機都拿出來了,就等着我刷卡付錢。

到了最後,我來一句今天可能買不了了,要改天。

你知道當時那些銷售是怎麼看我的嗎?」

身處國內的呂夫蒙翹著二郎腿,聽見葉曉說的這些話,他的心裏極為滿意。

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就是想把葉曉當成猴子一樣耍,把葉曉耍得團團轉。

聽到葉曉在4s店裏丟了人,呂夫蒙的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但他的嘴上依舊像以前一樣,開始抱歉,說自己不是有意的。

「兄弟啊!我可真是對不住你。當時我和唐韻去國外旅遊,已經上了飛機,飛機上打不了電話,用不了網絡,沒法給你轉賬。

本來我是想飛到目的地下飛機了再給你轉的,可是睡了一覺睡人迷糊了,就給忘記了。

兄弟你也真是的,你幾個小時后怎麼不給我多打幾個電話提醒我一下呢?」

呂夫蒙一副對不起葉曉的口吻道歉,就是不肯立馬給葉曉打十三萬。

「呂夫蒙啊!你可真是把我害慘了。」

葉曉配合呂夫蒙一下,極為不滿地說道。

呂夫蒙現在越是得意,明天就會越崩潰。

一個人爬的越高,摔得就會越痛。

葉曉現在把呂夫蒙捧上去,讓呂夫蒙覺得自己聰明絕頂。

等到了明天,呂夫蒙發現他才是那個傻子,他會有多痛呢?

呂夫蒙繼續說道:「上回的事情是我的錯,我沒來得及給你轉賬,讓你丟臉了。

我現在已經旅遊回來了,我人就在國內,你這幾天抽個時間去一趟4店吧。

到了4s店你給我打個電話,我陪你一起看車,我順便幫你把錢付了。

還是那句話,車你挑喜歡的買就行,差價我來補。」

「好,那我就再信你一回,這幾天我會再聯繫你一次。」

葉曉佯裝信了呂夫蒙的話。

通話結束后,國內那邊的呂夫蒙暗罵一句傻子。

想要錢?想要那十三萬?這輩子都別想了。

他是絕對不會還錢的,這幾天如果葉曉給他打電話了,他接了就算他輸。

他想要看到葉曉為了追回那十三萬,卑微入骨的模樣。

葉曉跪在地上放下了一切的尊嚴求他還錢,他再說一句就是不還。

總之,他就是耍葉曉,當猴子一樣玩,當猴子一樣耍。

通話結束了,唐韻穿着睡袍從浴室出來,問葉曉:「你剛才跟誰打電話?誰欠你錢了?」

「一個老朋友,這人是個老賴。他沒錢的時候想追一個姑娘,借了我的十三萬去裝大款。

後來他把那個姑娘追到手了,有錢了,就是不肯把錢還我。

你要不要配合我一下,幫我把錢要回來?」

葉曉要把唐韻拉進來,事情會變得更有意思。

「這錢必須得要回來,欠債不還,這不是人渣嗎?

明明有錢都不還,更是人渣中的人渣。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駱援朝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以前的都是先進入設計階段,施工圖做好之後,他們再按圖施工。Next post: 畢竟原主的記憶里這王婆子可不是省油的燈,傻子阿來腦子雖然不靈,但是卻有一股子蠻力,這王婆子一家之所以能混出個樣子來,也多虧了傻子阿來幫他們把那些壞人給嚇跑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