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以前她刻意的壓制,屬於高等級的威壓一寸寸展露,那般龐大猶如不可逾矩不可攀登的大山,沉重壓的他們無法喘息。

“不好,快逃!”隊伍中四級的強者發出恐懼的驚呼,反身運用自己的異能力快速離開。其他人也不是傻子,威壓下他們肺部擠壓的快要出血,再不逃跑就是送死。

“吼——”到口的糧食哪有那麼容易放走,陳君儀興奮地低吼着飛快追趕了出去。

雙方速度都快到了極致,只是一個呼吸就消失在視野中。青年又躲了一會兒,發現沒什麼動靜,這才趕快起身拽上李元紹離開。

他要回去找到不死鳥,要告訴他們這個驚天事情!

韓龍飛此時只想把蔣麗月罵個狗血淋頭,都是那個多事的女人,如果不是她基地長也不會派人殺掉陳君儀。誰能想到陳君儀的實力和他們預估的差距如此之大。

當初陳君儀在天龍基地看似囂張實則十分低調,一直都以二級異能示人,要不是蔣麗月後來提供信息還真的沒有人知道她的等級居然超出衆人那麼多!

在大家都是一二級的時候她已經是三級,本以爲現在大家都成了二三級她會變成四級,哪料到他媽的直接跨了一個等級!

五級!

這是要讓他們來抓人還是送死的!

最重要的是爲什麼她會變成喪屍,沒有聽說過異能者還能變成喪屍的?喪屍不喪屍的現在不重要,一羣三四級的頂尖高手跟龜兒子似的被滿地追殺,他腸子都悔青了。

“分開跑!”

不知道是誰大喊了一聲,他們這才一個個反應過來立即分散開來。

一時間但見空曠廣袤的土地上一道又一道人影以超自然的速度快速劃破空氣,穿梭間甚至都能聽見破空的風聲。而在他們身後,一個纖細的身體似乎疑惑地呆在原地,僵硬的大腦轉動了一下,本能地朝着等級最高的方向奔去了。

韓龍飛覺得自己是最倒黴的人沒有之一,那麼多的異能者爲啥只追他一個我去!

要說長得帥他可以承認,要說異能力等級和他不相上下的有好幾個呢,爲什麼就只順着他追過來了?

他只不過四級高級,對方是五級,中間隔着一個大大的溝壑,眼看就要追上來了,韓龍飛沒有辦法右臂凝聚雷系異能力釋放出一個個碩大的雷球,這些雷球的釋放都是有規律的,它們一個個按照先後順序不同正好環繞成圓圈,被困在其中的人不死也得脫層皮。

對付低等級甚至是同等級他都有信心勝利,問題是後面那傢伙是超等級!只有他被虐的份,輪不到他虐人!

他厲害的大招雷球暴擊術只輕輕鬆鬆被她百米的彈跳就躲開了,韓龍飛看的菊花一緊蛋疼無比,心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等級之間的差距太大,他一個人沒有辦法抵抗,必須找一些和他一起面對。

你不是就追着我不放嗎?那我就把別人也拉進來,就不信拖不住你!

韓龍飛陰險地想着直接跑到了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四級異能者身邊,那人本來還慶幸真該韓龍飛那小子倒黴,哪想到他轉眼就把禍害帶到這邊來了。

“你他奶奶的掃把星,滾!” 平平無奇大師兄 危機時刻臉面什麼的都顧不上,錢老大張口便破口大罵。不怪他這麼激動,那可是五級,對上就要死翹翹的,韓龍飛一個人死不行還非要拉上他一塊兒死,他沒有出手削他已經脾氣夠好。

“錢老大,接下任務是我們大家,不能有了困難只讓我一個人擔當是不是?”韓龍飛也不在意,笑嘻嘻想餿主意:“要不我們聯合再找別人去?你別想逃跑,反正我就追定你了。”

“臥槽你個混賬!”錢老大氣的吐血,只能按照他的方法找其他人。一邊兒和韓龍飛那孫子鬥氣一邊兒還得時不時給身後的喪屍製造一些異能力攻擊阻擋她的速度。

“這個陳君儀也太厲害了吧,吃什麼修煉整個一怪胎。”錢老大被她風一般的速度嚇到了,狠狠咬牙詛咒她祖宗十八代。

韓龍飛比他好不到哪裏去:“見鬼的女人,好好的一個異能者怎麼突然變成了喪屍,這不是坑爹嗎?”異能者好歹還是人類,喪屍可是吃人的!

“要不把她引導天龍基地?幾千異能者吐口水都能淹死她。”

錢老大搖搖頭,“絕對不行,一旦那樣會造成整個天龍基地的動盪。多少平民死於非難,而病毒也會在天龍基地內部蔓延開,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進入天龍基地。如果甩不掉她我們就得想辦法除掉。”

“開玩笑,就憑我們幾個?給人家塞牙縫都不夠。”韓龍飛引渡天空中的巨型雷電從萬丈高空霹靂砍下,猶如一柄滔天巨斧,劃開整片天地。爆裂的轟響在天地間沸騰開來,仿若遠古巨龍的嘶吼貫徹蒼穹,土地顫抖着臣服。

這般震天撼地的力量之下沒有任何生物能夠存活。

錢老大抱着希冀回頭,卻見那隻女喪屍生生捱了十幾下後速度慢是慢了點,依舊活蹦亂跳,不由得眼角抽了抽罵娘。

此時韓龍飛卻發現了一個問題,“你有沒有發現那隻女喪屍不用異能力?”

“嗯?”他提出來錢老大才意識到似乎是有這麼一點,頓時費解,“爲什麼?”

“我哪知道爲什麼!不管她因爲什麼,只要她不用異能就算身體再強悍也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這麼多人車輪戰都能轟炸死她,到時候也算是給天龍基地立了大功,五級的喪屍這得多恐怖。”

錢老大沉吟片刻,“好,我們立即告訴其他人。”他說着就要朝一個方向跑,被韓龍飛阻止了:“不用一個個的找,吆喝一嗓子不就成了。”說完扯着大嗓門到,“喪屍不會使用異能力,我們快聯手殺了她。”

倉皇逃脫的人們半信半疑,會不會是他爲了拉上大家夥兒一起對付喪屍的手段?

韓龍飛就知道他們不會相信,當場更大聲道:“我說的是實話,你們自己可以實驗。還有,你們要是不過來團結下場好不到哪裏去,五級的喪屍咱們一個都逃不了。”

他說的有道理。

韓龍飛見衆人心動,繼續添火加柴,“到東邊那塊兒大石頭那裏彙集,我們一起對付她!” 他們分工合理,上中下三段都有專門的人攻擊,何況一個個都是三四級的高等級異能者,威力無可比擬。

陳君儀想要躲開中間的植物系土刺等的攻擊,但是腳底下的冰層會把她的全身凍結,想要跳起來躲避,可是天空中的雷球和火球會傷到她,一時間上天無處入地無門,只能憤怒無助地吼叫。

“她真的沒有使用異能力!”衆人喜出望外,這一回膽子也跟着大了許多,既然沒有異能力他們就不需要害怕了,殺了她是吃早點的事情,說不定基地還會爲他們消滅了一個這麼厲害的高等級喪屍而有所獎賞呢。

“是不是因爲剛剛變異意識混沌還沒有辦法操控?”其中一個人到。

其他人也紛紛附和:“基本上就是這樣,你們想,我們進去的時候那兩個人還沒有死,如果她早早的就變異了憑藉她五級喪屍的能量,那兩個人怎麼着也不可能活下來。肯定是剛變異不久我們就去了。”

“擦,這麼說我們還救了他們一命?”

“可不是嘛,喪屍的大部分注意力都被我們吸引過來了,不是我們救了他們是誰。”

“好了好了,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韓龍飛打斷他們的話語,“我們得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她殺死,一旦等到她異能力融合完畢開始使用,到時候我們誰都逃不了。”陳君儀沒有變異之前的異能力是雙系,一個風系一個精神力,雙系異能力的五級喪屍想想都毛骨悚然。

至於陳君儀把異能力轉移給李元紹這件事情,蔣麗月沒有說出口,這樣逆天的祕密還是保存着好了,她可不想那個青年這麼快就死掉,說不定以後還有什麼用處,只能先便宜了陳君儀。

衆人也想起來陳君儀恐怖的異能力,特別是有“異能力之王”的精神系,一旦讓她熟悉就是他們的地獄。一個個更加賣力輸出異能力,片刻之間她所在的那塊地方已經被轟炸的不成樣子。

“吼吼——”雷擊、火球、毒刺、冰針……各種各樣的攻擊一開始還有得避開,到了後來他們配合越來越熟悉,她沒有一個角落可以逃脫,所以的異能力攻擊全部都落在身上。受了重創的身體體能開始降落,也不復方纔的精力十足,無論是閃躲還是跳躍的能力都下降了許多。

強大的異能力攻擊將她的四面八方退路全部堵住,她只能被動地圍困在那一方攻擊範圍之內,逃都逃不出去。

人們彷彿看到太陽升起的曙光般激動,“快快快!她快不行了!只要我們再堅持一會兒就可以了!”

“吼吼——”從她喉嚨中發出悲涼的嘶吼,暴戾空洞的雙眼中仇恨遍佈,滿滿的不甘心。

“我總覺得是不是太順利了?好歹對方也是一個五級喪屍?”人羣中有一個人警惕道,“就算她沒有人類的智慧,五級喪屍還是會有一定的智商,她不可能一直待在原地任由我們攻擊而不還手。”

“你想多了老弟。”另一人哈哈大笑,漫不經心地放出幾個火球,“就她這幅苟延殘喘的模樣,一看便是活不了多久的。五級喪屍又怎麼樣,我們五十多人中有好幾個也是接近五級的存在,而她才一個,你不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嘛。等着吧,很快就是她的死期。”

那人聽了看看女喪屍悲慘的現狀,頓時也覺得自己杞人憂天想太多。

“砰——”又一道冰刺砸了過來,五百多斤中的巨大冰刺凝聚了三級異能者全力的攻擊,這次就是對準了她的頭顱直接衝擊過來,旁邊的人們立即配合地釋放出異能力阻擋女喪屍閃躲的退路,讓她只能乖乖地受攻擊,如果這一下成功,他們也就成功了。

冰刺的速度很快,冷冽的尖端鑽破空氣劃開一條長長的、冰冷的弧度,帶着能夠冰凍萬物的寒冰撲面而來。

女喪屍四面受敵沒有辦法閃躲,本能上的生命威脅讓她焦急地吼叫起來,卻奈何一點辦法都沒有。

衆人興奮的血脈噴張,好久沒有這麼爽快地攻打過喪屍了,殺了她!殺了她!殺了她!

“轟——”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極,陡然從天外直直劈過來一道耀眼的閃電,紫色的電弧準確無誤地劈中冰刺,將那個寄予衆人厚望的冰刺消滅的一乾二淨。

衆人大驚失色!

“誰!是誰!快出來!”

“居然幫助喪屍,會不會也是喪屍?”

“她纔剛變成喪屍,哪能這麼快就結交朋友?”說到朋友這麼詞語的時候那個人舌頭彆扭了一番。喪屍會有朋友嗎?可笑。

遠處的大地傳來震動聲,以這些高等級異能者的感知能力,能夠非常清晰地感受到土地滾滾騰騰的震動。

人,很多人。

他們彼此驚訝地對視一眼,什麼人爲什麼要幫助一個喪屍?這不是公然背叛人類嗎?

陳君儀疼痛地吼叫了幾聲,窩在被炸出的大坑中不敢動彈。此時意識混沌的她壓根不知道自己還有異能力可以使用,也不知道她的異能力其實很牛逼。

天光從遠處照來,一輛輛悍馬氣勢兇悍猙獰,逼人的威壓沿着空氣的波動傳入他們的皮膚中。很強,很強的一大隊人。

在距離他們一百米的地方那些車輛紛紛停住了,車門打開,率先跳下來兩個人,緊跟着一個個全都從車上跳了下來。

打頭的男人面容冰冷如霜,刀削斧劈的臉俊美非凡,宛如降落凡世的天神般,高大的身材青松似的筆挺,脊樑骨擎天撼地。

那般孤傲、那般冷酷、那般強大氣勢如虹,整個天龍基地找不出第二個人。

“方嘯川!”

“野狼軍團?”

“怎麼回事?”

“爲什麼野狼軍團的人會幫助一個喪屍?”

這時候他們纔想起來天龍基地前幾天流行的一個傳言,傳言說陳君儀是方家的主母、方嘯川的老婆,看這模樣難不成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她現在都成了喪屍,已經不是人類了!

“方嘯川你什麼意思,你打算反人類?”韓龍飛眯起眼睛。他心中對方嘯川十分忌憚,從殺戮榜單人排行榜論,方嘯川是第一人,從軍團榜上排行論,他的野狼軍團是第一。這樣強強聯手的團隊,他沒有信心能夠戰勝,即便他們這樣精英也不少。

最重要的是背後方嘯川還有一個龐大的方家支持,方嘯川不是一個人,他是方家的下一任既定家主!

他們這些人不過是臨時組合起來的,要想對付一個屹立百年的龐大家族,實在有點癡人說夢的感覺。

孤傲的男人站在隊伍的前頭,像一頭狼王般凌厲。“反人類?”性感的嘴脣將這個詞語來回嚼了一番,冰冷的脣瓣陡然勾勒出一個狠辣的弧度:“我是你們能夠誣陷的嗎?”

囂張、輕蔑,絲毫不把他們這些天龍基地人人敬仰的高等級異能者放在眼裏!

縱然衆人一個個氣得要死卻也無可奈何,沒辦法,誰讓他有這個囂張的資本,他們就算是聽了也只能受着。

站在方嘯川身邊的另一個吊兒郎當的男人也跟着笑嘻嘻開口,“我們沒有別的意思,把那隻喪屍交給我們就行了,大家都是熟人何必要鬧得不愉快呢,對誰後果都不好你們說是不是?

你們想想,她現在不用異能力,說不定一會兒就用了。五級的喪屍你們誰有把握制服?還不如現在讓我們帶走,當然我們野狼軍團也不會虧待大家,畢竟打喪屍也有你們的功勞,大家的勞務費會很快送上家門。”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野狼軍團的副團長秦西,也是當初陳君儀在地下黑市見到的色老頭的兒子。

聽了秦西的話他們便明白了什麼意思。一些大家族爲了獲得喪屍進化速度快的原因抓*喪屍實驗,這些在天龍基地不是祕密。看來方嘯川也打算這麼做。嘖嘖,方纔還以爲他有多麼深情死也不離不棄,看來大家族的人果然都是沒有人性的冷血動物,前一刻還談婚論嫁後一刻就要抓去當成試驗品。

他們再次看向在坑中蜷縮的女喪屍,目光頓時同情起來。

識時務者爲俊傑,衆人也不是傻子,“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多謝方少主了。”

“這個喪屍厲害的很,雖說現在不會使用異能力,但是保不住她待會兒不使用,方少主最好小心一點。”

“請。”韓龍飛彬彬有禮地對着大坑做出個請的動作。

衆人一個個的看起了好戲。

方嘯川冷冷劃過他們,一聲不吭,秦西立即會意,笑嘻嘻道:“諸位沒什麼事兒就回去吧,既然陳君儀死了你們都任務也救能上交了,獎勵還在哪兒擺着呢。”

逐客令都下了,就算臉皮再厚也礙於方家權大勢大悻悻然離開。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告辭了,改天再拜會。”錢老大是生意人,方嘯川也是生意人,他不會傻到和方嘯川對着幹。

很快異能者走光了,偌大的荒地上只剩下野狼軍團的人。

方嘯川看看前面的大坑和中央蜷縮的影子,嘆了口氣,邁着大步子走過去。

“別怕,有我。”這是他走過去之後說的第一句話,儘管知道她聽不懂。怎麼把自己搞成這副樣子呢?方嘯川費解地看着她狼狽不堪的模樣,扭曲的臉龐上空洞的雙眼暴戾殘忍,頭髮被轟炸的黑漆漆亂的不成樣子,身上的衣服也破損不堪,衣不蔽體。

秦西看着他一點點毫無顧忌地靠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那可是喪屍,一不小心就會咬人吃人的!你倒是有點防範意識!

方嘯川解開身上的外衣披到她身上,伸手給她整了整凌亂的頭髮。

陳君儀瞪大了空洞的眼睛,貪婪地盯着他,礙於他強大的威壓而不敢動作,方纔被衆人圍攻的教訓她還牢牢記在心頭。

“吼——”低低地嘶吼幾聲,棕黑色的大眼睛直勾勾,脣角貪婪的口水橫流。

“我不能吃。”方嘯川嚴肅認真到,“回去給你找吃的。”他頓了頓,鄙夷,“你看看你,才幾天不見你就把自己搞成了這幅模樣,說我對你不是真心,現在見到我的真心了吧?”

迴應他的是喪屍野獸般的吼叫。

方嘯川也不在意,一聲聲教訓她,“早就讓你當主母,當了我的女人哪來的這麼多事。穿金戴銀那些女人哪個不夢想,白白送給你你還嫌棄,我好歹也是個黃金單身漢,都說找高富帥,高富帥就在你面前你怎麼不要?”

“吼吼——”

“以前你不跟我走,現在沒意見了吧。走吧,我帶你回家。”他說着站起來,牽住那隻死人青紫色的手,坦然自若地走出大坑,身邊喪屍詭異的眼珠子盯着他。

“看路。”方嘯川淡淡提醒。

秦西和身後的野狼軍團戰士對視一眼,從彼此眼中看到了驚悚。團長不是瘋了吧?這是要鬧哪樣?真的打算把喪屍帶回去養着?他承認之前的陳君儀非常優秀非常適合當主母,但是,她現在都不是人類!我勒個去,喪屍能當主母嗎?你不怕哪天你老婆反身把你給吃了?

團長就是團長,真爺們兒,真神經病。

秦西一臉的佩服,琢磨着他要是掛了自己是不是就能升官當上團長了?

“團長,要不要把她綁起來?”五級的喪屍誰都不敢大意,特別是他們還要把她帶回天龍基地方家去,中途一旦除了什麼差錯可就不美好了。

提議的隊員是好意,沒想到遭到自家團長鋒利的鄙視眼刀。他立馬小媳婦似的不敢吭聲了。 這一路上她很乖。高等級喪屍都有一定人類智慧,這一點同樣在陳君儀身上得以體現。方纔那些人給她造成的傷讓她這會兒安安生生老老實實,同樣的,方纔那些人給她造成的傷,會讓她這隻初變異的喪屍牢牢記住一點:人類是壞蛋。

眼前這個也是壞蛋。

她睜大了一雙空洞發白的眼珠子,青紫的面孔盯着他的臉——腦袋。從方嘯川身上傳來高等級晶核的味道饞的她直流口水,大大的眼珠子透露出毫不掩飾的*。

想吃。

被她盯的煩,方嘯川冷冷扭頭同樣盯着她。

大眼對小眼,小眼對大眼,眼對眼,眼對眼……陳君儀吞吞口水,還是想吃。

“你怎麼變成這幅模樣的?”他淡淡詢問。

“……”喪屍無辜地盯着他,想……吃……

“你想吃什麼?肉還是晶核?”

“……”聽不懂。

“吃哪一種類型的肉?人肉?我看你的同伴都吃人肉。”

“……”

“生的熟的?幾分熟?”

秦西嚇得心驚膽顫,第一次發現團長居然是個變態。他隨意的好像詢問牛排幾分熟似的,可那是牛排嗎?你們討論的話題正常嗎!不對,你和喪屍討論話題正常嗎!

“團長。”他小心翼翼:“你不會真的打算……”秦西臉都僵硬了,他沒辦法表示自己的驚悚。爸爸快來拯救你的兒子!

方嘯川轉頭看他,冷淡的俊美面孔天神般迷人:“你覺得呢?”

我覺的……十分有可能!因爲你是變態啊!因爲你是神經病啊!這種瘋狂的事情你完全乾的出來!最後再驚悚一個話題,“團長,活人還是死人?”

對面孤狼般冷傲的男人眼皮子劃過他的喉嚨,猶如刀口劃過肌膚般引得秦西一陣顫慄。他從團長那從來不會夸人的嘴巴里聽到了有史以來第一聲誇讚,驚喜的他差點兒尿出來。

團長說,“你不錯。”

你是我親爹!您老人家這是什麼意思?是我自己想多理解錯了吧?秦西諂媚地笑笑撩起衣袖用袖口給陳君儀扇扇涼風。

人肉靠近,陳君儀把方嘯川身上的視線收回,幽幽的目光對準他,定格在距離自己嘴巴3cm的那條胳膊上,肉乎乎、圓潤潤、肥美鮮嫩。

她的口水又流了下來,順着方嘯川給的那件外衣浸溼了胸口一大片。

方嘯川盯着秦西。

秦西盯着她已經張大的嘴,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殷勤笑容,“姑奶奶,這個不能咬。”說着小心地把胳膊轉移走,陳君儀的目光跟着他的胳膊轉移。

秦西真想說團長,這麼個高危人性殺傷武器放在身邊無異於玩火*,遲早會出事的,但是看方嘯川仔細拿手帕給她擦口水的模樣,他實在不好說出口。

不管什麼人,一旦陷入愛情的漩渦,都變成了不可理喻的瘋子。所以他一定不要愛上任何人,一定不要!

再說了他實在沒有看出陳君儀哪裏好,爲什麼值得團長爲她付出這麼多?她已經死了,現在活着的不是她,一個喪屍你還指望她什麼?

車子順順利利進入天龍基地方家。那些異能者比他們回來的早,說不定陳君儀變成喪屍這個消息已經傳到了軍部高層,至於他們爲什麼沒有動靜,這一點和他方嘯川無關。

他既然敢把人帶回來,就有能力保護她的安全。在他這裏,沒有任何人能動她。

方家坐落在天龍基地高等級區域的核心部位,連綿的豪華別墅羣全部都隸屬於方家所有。

高大的中世紀歐洲風格鐵門中駛進一輛輛車子,花園中澆花修剪的僕人們見到車隊恭敬地彎下腰。

車子一路行駛停在宮殿般豪華的門口,俊美非凡的男主人優雅從車上下來,伸手扶住一個纖細的身影將她從車上接了下來。從背影上能夠看出來是個女人,而且她外面穿着的似乎是少主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