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她看著秦凡腳下的水之力相伴,還有那劍周圍的雲霧,目光之中不禁的露出了一絲驚異之色,

隨之,紫衣長發女子王夢嫻喃喃自語道:「嗯,他修鍊的功法明明是煉體功法,怎麼會控制水之力,這種控制水之力的手法,竟然與那千丈蛟龍的手法很相似,這是怎麼一回事,」

「嗖,」

隨著,嗖的一聲,秦凡瞬間跨越了數十丈的距離,斬龍劍閃爍著強烈的紫色光芒朝著那東方無冢斬去,

而秦凡這一劍之中,旋轉之力,靜演之力交錯而出,就像是一條紫色神龍擇人而噬一般,

此時,那東方無冢的臉色微微一孌,他的身形一動,想往後方退去,

然而,秦凡的劍法之中,那股腐蝕之力強大到了極點,竟然牢牢的定住了那東方無冢的身形,

話說,如果在陸地之上,那東方無冢只需輕輕的震,就能夠將秦凡這一股腐蝕之力化解掉,

可是,現在在水之力充足的地方,那東方無冢無法藉助太多的土之力,

此時,東方無冢一愣之下,秦凡的斬龍劍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前,逼得那東方無冢不得不出手應對,

秦凡此時施展出來的劍法武技,那東方無冢看的很透徹,

儘管,那東方無冢看的很透徹,但是那打大開大合的劍勢,根本沒有辦法躲避,那就只有硬碰了,

隨之,東方無冢手裡的長劍瞬間化成了幾十道劍光,與秦凡的斬龍劍撞到了一起,

「鋥,」

「鋥,」

……

此時,一連串的金鐵之音之下,秦凡與那東方無冢雙雙分開,

「噗嗤,」

……

悠地,秦凡二人不約而同的口吐鮮血,

然而,有所不同的是,秦凡吐出了幾口鮮血之後,依然是戰意昂揚,而那東部無冢吐出了一口鮮血之後,傷上加傷之下,神情霎時間萎頓了不少,

唉,那東方無冢三成實力的他根本無法給秦凡造成太大的傷害,除非動用煉尊之力,

頓了頓,緊接著那東方無冢吼道:「好,很好,看來你剛才是主動的引我過來了,」

唉,這孩子好杯具(悲劇),

這個時候,才已經明白了秦凡的的意圖,臉色變得難看之極,


儘管,剛才秦凡吐出的鮮血比那東方無冢多了幾口,但是秦凡的身體,從皮到肉,再到骨骼筋絡,都是被反覆淬鍊過,身體比一般煉尊九重巔峰之境的強者都要強悍的多,

可是,那狂暴的源氣還是將秦凡震的氣血翻騰,

畢竟,秦凡的攻擊力還不能與煉尊九重巔峰之境是強者相提並論,

「嘿嘿,」秦凡在吐出了幾口鮮血之後,憑著強悍的肉身,很快就將傷勢壓了下來,嘿嘿一笑,

頓了頓,緊接著秦凡冷哼道:「哼,你現在才知道,遲了,」

說著,秦凡身形突然間暴掠而出,閃電一般見到秦凡再次的擊來,

此時,那東方無冢臉上突然出現了一絲猙獰之色,他的臉色突然間變得潮紅, 隨著,那東方無冢的臉色變紅,他身上的氣勢卻是突然間的強大起來,

緊接著,那東方無冢冷哼道:「哼,這樣我就怕你了麽,今天你們都別想走了,」

說著,那東方無冢臉色更加潮紅了,此時眼神中充滿了殺氣,

「嗯,小心,那東方無冢在使用秘法激發了體內的潛能,快阻止他,否則,他將會恢復到平時的實力,」遠處的紫衣長發女子王夢嫻感覺到那東方無冢的變化,揚聲對秦凡說道,

然而,東方無冢見到秦凡實力強悍之極,防禦也強的驚人,

於是,就生出了速戰速決的念頭,迅速的施展出秘術,激發了體內的潛力,


話說,這種發潛力的手段的秘法是有時間限制的,一旦施展出來之後,至少也得『大病』一場,甚至修為都有可能倒退一個大境界,

可是,這時候的東方無冢卻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他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先將秦凡擊殺,然後將王夢嫻擒住,到時后非但不會倒退,反而會突破,

秦凡聽到了紫衣長發女子王夢嫻的叫喊,心裡不由的一驚,

剎那間,秦凡手中的斬龍劍爆發出更加璀璨的紫色光芒,精神力也緊緊的鎖定了那東方無冢,

隨之,秦凡的身子微微一抖,整個人化作一條紫色巨龍,瞬間越過了數丈的距離,直斬那東方無冢,

「轟,」

秦凡知道已經到了拚命的時候了,體內的靜演之力像是悶雷一陣轟響,龍族能量也瘋狂的運轉起來,手上的斬龍劍在諸多力量的摧動之下,吐出了幾丈的紫色劍芒,這種劍芒,比任何劍氣都的可怕,不僅包涵著靜演之力,還蘊含了秦凡恐怖的力量與微弱的龍族能量,即使是九重煉帝境界的武者,沾上了也得分屍兩段,

「轟,」

隨之,一聲轟響,面對秦凡凌厲之極的一擊,那東方無冢冷冷一笑,他的長劍橫掃而出,與秦凡硬拼了一記,

悠地,雙劍相撞,秦凡感覺到對方的力量像是山一般涌過來,似乎要將他整個人壓碎,

秦凡在心頭駭然之下,施展出了借力還力與控制水之力,卸去了一部分力道進腳下的水裡,

然而,饒是如此,秦凡仍然被那股可怕的大力震得虎口裂開,口中鮮血直噴,

此時,秦凡心中喃語道:「嗯,好強悍,他的秘術還是剛剛施展,如果他將秘術施展到極致,恢復平時的實力,那我可就死定了,」

秦凡心中想到了這一點,霎時間生出了拚命之心,精神力也在虛空之中快速的凝結著,

「咻,咻,咻,」

秦凡手裡的斬龍劍,化成了一道紫色劍龍,緊緊的纏著那東方無冢,做出一次又一次的攻擊,

此時,秦凡的劍法讓那東方無冢無法躲避,無奈之下他只好一次次的與秦凡硬碰,他的剛剛施展的秘術,竟然硬生生的有被秦凡打散的跡象了,

「噗嗤,」

「噗嗤,」

「噗嗤,」

秦凡此時連續的吐著鮮血,全身上下都在顫抖,

而那東方無冢此時心驚道:「嗯,這小子,不但能夠控制水之力,而且肉身也是異常的強悍,碰撞了這麼久,就算是一個九重煉帝境界的武者,都被我打死了,他居然一點事也沒有,」

話說,秦凡此時的表現,讓那東方無冢越來越感覺到驚駭,

然而,施展出這與激發生命潛能的秘術之後,那東方無冢本以為能夠快速解決戰鬥,

可是,東方無冢沒想到秦凡的攻勢如此的可怕,逼得他的秘術都無法完全施展,

「噗嗤,」

此時,在秦凡的一次次攻擊之下,那東方無冢終於壓制不住體內的傷勢了,他也開始吐鮮血了,

秦凡此時見到東方無冢也口吐鮮血,秦凡不顧自己身受重傷,大喝了一聲:「TMD,給老子去死吧,」

而在聽到了秦凡的叫吼之聲,那東部無冢真是又急又怒又恥辱,

唉,話說那東方無冢堂堂一個半步煉尊巔峰境界的武者,今天居然一再被秦凡壓制,使出了渾身解數,居然都無法將秦凡擊殺了,

不但如此,此時那東方無冢還被秦凡逼得口吐鮮血,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恥辱,

然而,秦凡此時可不管對方想什麼,大喝聲之中,他依然不屈不撓的發動著攻擊著,

儘管,秦凡全身是血,但是在控制水之力的控制下,血液很快就止住了,

而此時,那東方無冢體內的血液卻在他的影響之下不斷的波動著,四處的衝撞,讓那東方無冢苦惱異常,他再傻也知道他體內的血液是受到了秦凡的影響,

常言道:所謂對手難求,像東方無冢這種境界的武者,在天靈池之中想來已經不多,

此時,再加上東方無冢身受重傷,又不能全力攻擊,

秦凡此時碰到了此人,連番激戰之下突然間戰意大起,他現在理也不理會體內的傷勢,只顧著出劍,出劍,再出劍,而且,在連番的硬碰讓他體內的血液有種沸騰的感覺,一種好戰的氣息從血液中不斷的散發出來,

秦凡此時感覺到這樣的生活才是他需要的,戰不停,越戰越興奮,

「轟,」

「轟,」

「轟,」

此時,又是幾十招的對轟,而打到了這個時候,秦凡的劍法漸漸變得更加直接起來,

秦凡此時的劍法招式,每一招一式都渾然天成,力量也越來越大,一種淋漓精緻的感覺從劍身上不斷傳來,

秦凡的戰鬥力越戰越強,

然而,在這種可怕的劍法招式之下,那東方無冢再也無法將秦凡震得吐血了,

「噗嗤,」

緊接著,那東方無冢又吐出一口鮮血之後,

而東方無冢此時感覺到一陣的虛弱,他心裡一驚,知道自己的傷勢過重,已經開始發作了,

「呼,」

此時,那東方無冢深吸一口氣,身子一沉,身形再次後退幾十丈,臉色變得十分難看,血液不斷的從他的嘴邊留下,

這時候,秦凡有二個選擇:


第一個選擇就是立馬帶著紫衣長發女子王夢嫻遠遠離開這裡,

第二個選擇就是對東方無冢進行追擊,直到斬殺為止,

秦凡此時已經隱隱的佔據了上風,

儘管,秦凡已經滿身是傷了,但是在體內的神秘能量運轉之下,快速的恢復著,又看出了東方無冢有傷勢,

此時,秦凡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毫不猶豫的作出了選擇,他決定一口氣將那東方無冢擊殺,

緊接著,秦凡地身形也暴掠而出,但是半步煉尊巔峰之境的武者真的就這點實力麽,

見狀,那東方無冢心中怒吼道:「啊,好,很好,小子,我認栽了,今天就算死也要將你們擊殺,」

此時,看見秦凡不趁此機會離開,反而有種擊殺他的意思,

那東方無冢的面容立刻已經扭曲起來了,心中的怒火更是爆發而出,一種瘋狂的神色從他的眼中爆發出來,

隨即,只見得那東方無冢一臉扭曲,猛然從手中的空間戒指中掏出一顆紫金色的丹藥,毫不猶豫的吞入嘴中,凄厲的眼神狠狠的盯著秦凡,

「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