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獨眼龍突然打斷了瘸子的話:「不,有一種生物,三妹說的應該是女媧的後人。」

瘸子一聽,突然愣住了,女媧的後人?好像還真是。

可……跟蛇仙廟裏的這些蛇精扯上關係,是不是有點離譜了?不過看見人身蛇尾就是女媧後人吧?

「老大,三妹,你們醒醒,咱們還是趕緊找點寶貝扯吧,什麼女媧後人,凈扯淡。」瘸子還是不信,繼續搜刮著寶貝,蛇仙廟雖然大,但沒幾個值錢的東西。

在最中間,有一尊巨大的金像,也是雕刻着人身蛇尾的玩意,但它有兩個頭,一個人頭,一個蛇頭,顯得有些怪異,而這個,應該就是蛇仙本尊了。

人頭上的人臉還行,面目清秀,另外的蛇頭則猙獰兇猛,露出恐怖的蛇信子和毒牙,蛇頭非常大,是人頭的兩倍。

這個雕像很大,而且很氣派,雕像的周圍還纏繞着一條巨大的白蛇,氣勢如虹,屹立在整座廟的最中間,白蛇是銀鍍的,沒有蛇仙值錢。

「還真有金像,老大,咱們要割點東西走嗎?」瘸子樂壞了。

獨眼龍和斷臂的女人只好放棄繼續研究那五個銅像,轉身來到了真正的蛇仙面前。

「這就是蛇仙嗎?好氣派。」斷臂的女人讚賞道,這麼大一個廟,也沒有別的好東西了,就這一尊金像,感覺有點寒酸,不過蛇仙的雕像確實氣派。

「老大,咱們割一個蛇頭走行不行?」瘸子樂壞了,縱身一躍,單腳跳了上去。

可他掂量了一下蛇頭,感覺有點不對勁,這蛇頭也太重了,不但分割有難度,而且這麼沉,怎麼帶走?

「老大,不行啊,這太沉了,而且我們沒有傢伙事,也分割不開,這蛇仙的蛇頭是純金的。」瘸子低聲說道,生怕被別人發現,好不容易找到點值錢東西了,給人發現不白費功夫了嗎?

「廢話,那蛇頭是人頭的兩倍,能帶走嗎?不要太貪心,把人頭上的兩隻耳朵割下來吧,隨便將兩顆眼珠子也挖出來帶走,有一點是一點,不能白跑一趟。」獨眼龍吩咐道,這瘸子真是少根筋,跟個馬大哈一樣。

「行,我這就試試。」瘸子拿出了一把小刀,如果是普通的刀,自然無法分割黃金,可這把小刀是精鋼打造,慢慢割,應該可以將蛇仙兩隻耳朵給割下來,只是時間問題,而且刀刃用咒術打磨過,有出其不意的特殊效果,面積小的話,分割不在話下,蛇頭太大就不行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斷臂的女人突然喊了一聲:「小心!」

瘸子嚇了一激靈,但反應很快,盜墓的不機靈,估計也早交代了。

他想都不想,一個翻斗下來了,什麼寶貝都無所謂,命最重要,他半點留戀都沒有。

可下來后,什麼事都沒有,也沒有任何異樣。

「怎……怎麼了?三妹?有……有啥事啊?」瘸子給她整懵逼了,正幹活呢,搗啥亂啊?

「對啊,幹嘛了三妹?」獨眼龍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連忙問道,他跟瘸子面面相覷,兩臉懵逼。

斷臂的女人咽了咽口水,神色緊張,說了聲不可能,這讓其他兩人更懵了,這是中邪了嗎?大驚小怪的,況且也沒有發生什麼事啊?

「到底怎麼了,說啊!」瘸子急了。

斷臂的女人這才指了指盤在蛇仙身上的白蛇說道:「我剛才,看見它動了。」

「啊?這蛇,是刻上去的吧?怎麼可能會動?」瘸子不可思議的看着白蛇,可根本就不是斷臂女人說的那樣,壓根沒動!啥事也沒有啊!

「三妹,是不是你有點疑神疑鬼了?」獨眼龍也說道。

斷臂的女人沒有說話,因為她無法證明剛才是不是看走眼了,也就只有一剎那的時間,確實也有可能是錯覺。

「算了,這廟不是墓,為了夜長夢多,我們還是不能久留。」瘸子說完后,又跳了上去,他放棄了金色的耳朵,而是只選擇眼睛。

眼睛是兩顆金球,比割耳朵方便,只要用刀子挖出來就行,只要夠精準和夠硬,速度會很快,比割耳朵省功夫。

瘸子小心翼翼的,然後刀子精準的插了進去,最後猛的一用力,將整顆金色的眼球挖了出來,不過此時咔嚓一聲,刀子也斷了,金球和刀子的斷片一起掉落供台上。

「靠,刀子斷了,另外一顆怎麼辦?」瘸子一邊埋怨著,一邊弓下身子去撿,因為只挖了一顆,還有一顆呢!

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獨眼龍和斷臂的女人都發出了一聲驚呼,聲音已經不再壓低,而且尖叫起來。

「小心!」

。 韓代表的笑容徹底的消失不見。

「鄭總,我們是帶著誠意來的。」

「謝謝韓代表以及JS集團的誠意。」

鄭樂樂不卑不亢從頭到尾臉色都沒有一丁點的變化。

韓代表看著眼前這個明顯還不到二十歲的小女孩,突然明白怎麼一個小小的廠子能做到現在這一步了。

知道即使再糾纏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的結果,韓代表便乾脆站了起來,朝著鄭樂樂伸出手。

「那我就回去如實轉告了。」

鄭樂樂也伸出手,兩人交握。

「嘖,拒絕我們,看來,我們只能使用第二種方案了。」

韓代表冷哼一聲,既然不能正大光明的得到新型電阻的消息,就別怪他們了。

等韓代表離開,鄭樂樂才揉了揉有些僵硬的笑臉,拿出手機給蕭言打電話。

「喂,蕭言。」鄭樂樂聲音瞬間變得軟乎乎,嬌滴滴的。

蕭言見鄭樂樂的時候,見她還揉著自己的臉頰,臉上的僵硬感消下去之後,她才舒口氣。

將和韓代表見面的過程說了一遍,最後,鄭樂樂忍不住感嘆出聲。

「現在都在盯著新型電阻的市場。」鄭樂樂說著,眉頭微微蹙起,被盯上,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不用擔心,有我在呢。」

鄭樂樂輕舒一口氣,兩人齊齊回了林家。

在林家的這段時間,林外婆幾乎上是每天都會做一桌子的好菜,等著他們倆回來吃飯,鄭樂樂剛開始兩天還因為各種原因錯過了這晚上的一餐,但每次回到家都能看到餐廳亮著燈,外婆在外面的沙發上打盹,堅持等到他們回來。

那之後,鄭樂樂即使中間有事,也會在傍晚趕回家和兩老吃一頓飯。

今天也不例外。

看到鄭樂樂回來,田蓉真眯眼笑了起來,手裡還有剛燉好的鴿子湯。

「樂樂蕭言回來了啊,來,快吃飯。」

林老爺子也適時的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蕭言帶來的養生酒。

「來,都陪爺爺喝兩杯。」

蕭言笑著接過林老爺子手裡的酒,而鄭樂樂跑到田蓉真身邊撒嬌。

「外婆,你不能再喂我了,再喂下去我都要成大胖子了。」

「胖了好,胖了有福氣,而且,這也小兩個星期了,也沒有見你胖起來,看來是喂的不夠。」

舅媽秦可剛下了班進門,就聽到鄭樂樂的聲音,笑著開口。

「媽,你再喂下去,樂樂都嚇的不敢回家吃飯了。」

田蓉真看向鄭樂樂,「不行,外面的東西不幹凈,還是得回來吃。」

鄭樂樂哭笑不得,「外婆,你別聽舅媽的話,她欺負人。」

歡聲笑語之間,晚餐結束。

鄭樂樂和蕭言卻又換上衣服,朝著廠子出發。

林清澤蹙眉,一臉不悅的對著鄭樂樂抱怨。

「年紀輕輕何必讓自己這麼辛苦呢,咱們林家又不是養不起你。」

鄭樂樂卻是笑著,伸手將胳膊套進蕭言舉著的外套里,時間已經步入了五月份,魔都的天氣已經開始悶熱了起來,但是晚上卻還是有一些涼風。

「對的對的,外公肯定養得起我,但我也想要孝順外公啊,用我自己的錢,對了外公,我給您和外婆定了老年團的國際游,為期兩個月,環遊全球,坐的輪船,你們現在可以準備了,馬上就要開團了。」

林清澤先是一驚,然後嗔怪的看著鄭樂樂。

「花那個錢幹什麼,咱們華國又不是不能看。」

「咱們國內外公已經都走遍了,也該去外面看看了,對了,我還定了一個隨團的醫生和兩個保姆去照顧你們,明天我讓人到家,你們來見見啊。」

田蓉真也是一樣的反應,「請什麼醫生保姆,我們知道怎麼照顧自己,也知道路線,不花這錢。」

但是眼裡卻有著嚮往,已經幾十年了,他們沒有走出國門,而林清澤和田蓉真年輕的時候那可也是在國外遊學過的。

「反對無效,就這麼定了。」

雖然知道兩位老人身體健碩,而且年輕的時候有出國遊歷的經歷,外公外婆的英語都十分的標準,也不怕交流上有障礙,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多兩個人陪著他們照顧,而且還是在千里之外的地方,他們這些小輩也能放下心啊。

林清澤和田蓉真拗不過鄭樂樂,只能答應下來。

他們年紀大了,也不知道還能陪伴對方多久,也想用現在所有的時間來陪伴對方,以免留下遺憾。

——

等趕到工廠,第一批新型電阻已經被放在了檢測樁上。

鄭樂樂和蕭言換上工服走進實驗艙。

「現在怎麼樣?」

「現在已經超出了國際標準最大的電壓,距離我們的目標也不遠了,電阻表現穩定,沒有任何異常出現。」

雖然在實驗室里這款電阻的實驗數據都不錯,但是生產出來到底怎麼樣,能不能投入使用,這也是他們需要恆定的一個標準。

「已經達到我們電阻數據的頂點,現在就看時間了。」

十二個小時后,天色已經放亮,工人也陸陸續續的開始來上班,鄭樂樂揉了揉困頓的額頭,和蕭言以及工程師一起走出實驗艙。

第一個數據達到,下面就要交給時間了,要是超過七天沒有故障,那麼,他們的電阻便是徹底成功了。

「等確定沒有問題,就可以交貨了。」

鄭樂樂和蕭言走在一起,就見來上班的工人時不時有人停下來看兩人,等兩人走過去了,才開始竊竊私語。

「蕭總,真的看得上安欣,她雖然也長得還行,但是和鄭總比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嘖嘖,看看人家鄭總這氣質這氣勢,而且,兩人看上去挺好的啊。」

「這家花哪有野花香呢。」

後面過來的幾個工程師聽到這些話,都緊蹙著眉,對外界的污言穢語就是沒有聽前面也知道個大概的,突然間有關於蕭總和那個女工安欣的事情傳的是沸沸揚揚,他們就算是把自己的耳朵捂住也沒有辦法抵禦這些流言蜚語。

實驗的事情解決的差不多,鄭樂樂也已經困頓到了極點,打了個哈欠,就準備回家去補眠。。 姜塵笑了笑,跟着走出了蒼天殿。

來到孫悟空面前,姜塵說道:「猴子,你說你最近進步很大,我卻是不信的。若要我信,你得先打敗我再說。」

孫悟空聽了這話,也不生氣,反而笑嘻嘻的說道:「我倆打架可以,但你不能動用那些稀奇古怪的法寶,不然的話,你一下子就把俺老孫拿住了,那還怎麼打?」

聞言,姜塵不由一怔,倒是沒想到孫悟空能說出這番話來。不過,這正合他意。

就見姜塵大袖一揮,從山下的竹林里,截取一截新鮮的竹竿,約有五尺來長,大拇指粗細,拿在手裏當做武器,朝孫悟空說道:

「好,今日你我二人,只比神通法力,不比其它。」

見姜塵取了竹子做武器,孫悟空也棄了金箍棒,學着姜塵,也取了一截竹子做武器,並說道:「大家都用竹子,這才公平,輸了也找不到理由。」

說罷,孫悟空以竹為棍,舉起竹竿,施展大衍棍法,就朝着姜塵轟了過去。

在孫悟空手中,那竹竿驟然發生變化,以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轉瞬之間,便生出無盡變化,填滿了整個虛空。

「哈哈,來的好!」

姜塵見此,大笑一聲,以竹竿為劍,不閃不避,一劍刺出,位置恰到好處,剛好截盡大衍棍法的所有變化,迫使孫悟空收棍而回。

截,這就是上清聖人傳給姜塵的劍法,截盡一切變化,一切生機。

接着,無論孫悟空如何施展神通,姜塵總能恰到好處的將其破解,使得孫悟空一身力量無處發泄,真是越打越憋屈。

又打了一會兒,孫悟空手中的竹竿突然解體,卻是無法承受猴子越來越強的力量,被法力碾壓成了齏粉。

這時,姜塵突然喝道:「猴子,用金箍棒!」

說話的同時,他的身邊,玄妙的力量涌動,凝聚成一枚枚神秘的符文,烙印在他手中的竹竿上,組成一個個玄妙的陣法,悄然運轉起來。

頓時,周圍的天地之力,受到陣法之力的牽引,開始不斷的融入竹杖體內,試圖改變它的材質。

而另一邊,心中憋屈正無處發泄的孫悟空,聽了姜塵的話后,想也沒想就取出了金箍棒,一棍砸了下去。

姜塵手中的竹杖到底是凡品,哪怕有陣法保護,也不可能與金箍棒硬碰硬。

就見他心念一動,竹杖身上的陣紋突然一變,重新排列組合,化作陰陽兩儀大陣,那陰陽之氣一攪,直接就化消了金箍棒身上的力道。

接着,竹杖身上的陣紋再變,凝聚成五行大陣,攜帶天地五行之力,狠狠的轟在金箍棒的身上,將它擊飛出去。

就這樣,姜塵手持竹杖,不斷的變化著陣法,與孫悟空你來我往的大戰起來。

可惜,竹杖到底是凡物,有着極限,交手數十招過後,便到了崩潰的邊緣。

感覺手中竹杖已到極限,姜塵不欲與孫悟空糾纏,手上猛然使勁,打出億萬均力道,生生將金箍棒從孫悟空的手裏鎮飛了出去。

這是姜塵頓悟之後領悟的發力技巧,舉重若輕與舉輕若重,異常的玄妙,輕重只在一念之間。

看着呆如木雞的孫悟空,姜塵說道:「猴子,這叫舉輕若重,唯有將力量掌握至入微的地步方能領悟。等你什麼時候領悟了這個境界,什麼時候才算是有了進步。」

「若連自己的力量都無法全部掌握,算什麼強大?」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嗯?」Next post: 畢竟食味鮮可是人家祖傳的酒樓,喬音要是冒冒然地拿錢去砸,他怕被人給趕出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