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神父臉上露出幾分疑惑和好奇,隨後他召見了下一位,就像之前發生的一切不過只是一個夢而已。

誰也不會知道那位教廷的聖女會來過這光之教堂,但很快第二天,與光之教堂同名的另一處教堂,風之教堂中來了一個面容普通的女人,她在風之教堂附近辦了一個專門售賣教廷各類經義書籍的書店,沒有人知道這個女人來自哪裡,只知道這個女人每天最愛做的事情就是看各類來自星空的新聞,尤其是有關和「x」家族的消息新聞。

而除此之外,女人還有一個最大的興趣,就是修理保養一片她自己開墾的土地,在這片土地上,沒有種植昂貴的藍色妖姬,沒有種植貴族女士們都愛的鬱金香,也沒有種植浪漫漂亮的玫瑰,而是種了一種不知名的紫色小花。

花很弱小,似乎風一吹就會折斷莖幹,每當花落的時候,只會留下十分醜陋難看就像是荊棘的枝幹,毫無美感。

不少來書店買書的信徒都勸說女人改換一種好看的花卉,然而女人卻是置若罔聞,只是每天為這些紫色小花澆水,施肥,曬陽光。

直到這些弱小的花開遍這片土地,女人站在花圃邊上,想到一個男人和她描述自己家裡花海開遍時候的樣子,她笑了。

一如你那朵開在無邊荒野里的小白花,純潔無暇。(想知道《星際監獄長》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51read)(未完待續。。)

ps: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 離死靈衝破人類的防禦網,已經過去了幾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間內,幾乎等同於孤軍奮戰的人類沒有得到其他任何生命的幫助,只能陷入被死靈的包圍之中,而在此之後,戰爭情況似乎逐漸朝不利於人類的方向發展。

在帝國方面,不知道為什麼,有相當一部分的死靈莫名消失在黃昏星系,誰也不知道這部分死靈被吸引去了哪裡,但由此帝國面對死靈的壓力減小了幾分。

而神聖教廷方面,由於聖戰的開啟和來自【救贖】信仰之源的神之力,人們對死靈也造成了巨大的傷害,神聖騎士團的騎士們甚至一路高歌進入了深淵星系之中,正在嘗試著恢復原先的人類防禦網。

所以真正面臨困境的,是聯邦這個充滿民主和自由的國度。


曾經有著遼闊姆斯法林星系作為屏障的林卡星系北部正在遭受一片戰火,奧古斯丁陛下帶著他強大無匹的騎士團肆虐在這片星空中,並且不斷逼近聯邦研究院的心臟——黑白玫瑰星球,而在聯邦康德星系,死靈的衝擊也並沒有減弱,康德星系的人們被迫在承受痛苦的情況下,依舊拿起魔法武器前往前線抵禦死靈。

雙線作戰的情況讓聯邦苦不堪言,但也加速了聯邦研究院的武器研製,大量禁忌性的魔法武器被製造而出,然後送上戰場,而那位聯邦總統則開始用魔法憲章所賦予給他的強大權力,連續指揮著這兩場戰爭。

如今已經沒有人敢指責這位聯邦總統龐大至極的權力,也沒有在說他是一個獨裁者,因為所有人,包括那些昔日是柯林頓總統對頭的人們,都知道在如今的聯邦中。沒有一個人可以替代柯林頓的位置,他就像是唯一被選中來拯救聯邦的救世主,就連街頭都開始出現他的頭像,因為民眾看到他的頭像,竟然會有心安的情緒。

但不管怎樣,聯邦處於最艱難的地步。這一點是不會有錯的,尤其是那位奧古斯丁陛下帶來的威脅,甚至比死靈還要可怕。

在康德星系,這個昔日被稱為是魔法拯救之路和哲學發揚之地的星系因為戰爭已經徹底沉寂下去,唯有終日的炮火聲在這片星域傳遞。

聯邦研究院針對死靈研製而出的靈魂系魔法炮已經出現在這裡,幾乎可以一炮滅殺一頭死靈,但靈魂系的魔法炮造價過於巨大,尤其是核心魔法陣的刻畫,需要白銀紫曜花的魔法師才有資格刻畫。所以數量不多,但用來暫時抵禦死靈卻是足夠了。

雷林將軍坐鎮這片星域指揮,這位當初面對死靈浪潮果斷作出撤退命令的將軍在這場對死靈的持久戰中表現出強大的指揮水平,聯邦之所以能夠依靠較少的軍人和資源抵禦死靈,他在其中的功勞不可代替。

聯邦指揮星艦內,雷林將軍此刻正看著一副三維投影星圖,指揮著在魔法憲章幫助下針對死靈的攻擊,無論是哪裡出現了問題。他都能夠立即察覺到,並且做出近乎於直覺的判斷。

「坐標:xxx,xxx,xxx。出現了防禦漏洞,立即進行靈魂魔導炮的湮滅攻擊,務必要將這個缺口堵上!」

「聯邦十三艦隊出現緊急情況,軍人數量緊缺,立即增補,執行!」

「……」

對於死靈。人類沒有太多更好的戰術,甚至要想達到最後戰勝死靈的戰略目的,也沒有太多分支的戰略可以做,尤其是在防禦網被摧毀之後,人們似乎處於一種守勢當中。忙於抵抗那種更強大的母體死靈同時,也要兼顧不被普通的死靈擴大缺口。

下面的人也迅速將這些戰報一一發出去,每一個人臉上都綳得緊緊地,因為他們知道這場戰爭沒有後路可走,要麼勝利,要麼就和聯邦一起滅亡。

在經過比較激烈的幾次衝擊后,死靈的攻勢減緩,星艦周圍可以看到有黑色氣流滾動,但卻並沒有死靈的出現,戰士們抓緊時間休息,準備迎擊下一波死靈的到來。

雷林將軍也是微微鬆懈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閉目養神,等待著時間的流動,死靈也不是不需要生命力進食休息的,不然它們的力量會越來越虛弱,更容易被人滅殺。

主對萬物總算還是公平,雖然死靈和所有生命有仇,但似乎在力量這方面,它們和生命一樣遵循某些星空間的規則。

然而就在這休息的片刻,魔法憲章卻是驟然傳來一系列極為詭異的空間波動數據,同時發生變化的,還有游曳在聯邦星艦群遠處的死靈,它們齊齊發出尖利的嘶吼聲,朝向深淵星系的方向。

怎麼回事?那裡發生了什麼?

雷林將軍皺起了眉頭,隨後詭異的事情立即發生了,所有死靈似乎聽到了什麼號召一般,齊齊掉頭朝深淵星系瘋狂而去,巨大的黑色浪潮席捲起一股恐怖的力量,很快便撤離出了包圍聯邦軍隊的周圍。

所有的聯邦軍人臉上全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而雷林將軍則十分果斷地下了命令,要求星艦緊隨其後,他要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與此同時,在帝國方面也同樣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正在和帝**隊廝殺的死靈莫名朝後退去,而且從它們的尖嘯聲中可以聽出這群死靈的憤怒和不安。

只是思索了一會兒,聖安德里亞便做出了幾乎和雷林將軍相同的決定,只不過略微有些不同的是,他還留了相當一部分的帝國艦隊在原地等候,隨時防止死靈的反撲。

神聖星系,當神聖騎士團帶領聖戰兵團攻入深淵星系邊緣時,本以為會面臨龐大的死靈群,結果卻發現原先在神聖星系的死靈竟然開始逃跑,宛若退潮一般!

這一切到底發生了什麼!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心中都感到十分迷惑不解,同時齊齊跟隨著死靈進入了深淵星系之中,甚至來到了之前人類被破壞的防禦網之內!

深淵星系中,胖子萊因哈特正在靜靜等待死亡的降臨,正當他還思索要不要在死之前再發表一番屬於自己的演講的時候,他便看到龐大的死靈群蜂擁而來,萊因哈特看著早來的宿命,慢慢閉上眼睛,等待死神收割自己的生命。

然而等候了一會兒,一直到木恩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萊因哈特才睜開眼睛,看到讓他十分驚愕的一幕。

無數死靈瘋狂地涌過他們這艘防禦網已經極度暗淡的星艦,朝深淵星系繼續進發,但卻沒有停下來吞噬他們的生命力,一頭都沒有。

萊因哈特獃獃地看著這一幕,然後和木恩相視一眼,這個胖子咬咬牙朝整艘星艦怒吼道:「都他娘的給老子起來,把所有魔法晶石都集中一下,反正也沒用了,不如跟上去看看這群該死的死靈發什麼瘋吧!」

於是早就消失在帝國編製中的帝國第二十二艦隊再次動起來,並且迅速跟上了死靈,所有艦隊里的戰士都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眼眸中燃燒著一種叫做破罐子破摔的火焰。

而就在離第二十二艦隊不遠處的深淵星系中,一道巨大的空間波動突然爆裂開去,瞬間將湧來的死靈全部阻擋住,一股恐怖的銀色光芒開始閃爍,發出令人感到恐怖的聲音。

萊因哈特的星艦來到了這裡,徹底耗盡了星艦上最後一塊魔法晶石,然後他看到了此生再也不會忘記的畫面。

一顆巨大無比的半鏤空星球猛的穿過空間,帶著一股無與倫比不可阻擋的氣勢從耀眼的銀色光芒中衝出,並且余勢不減地沖入了想要阻擋它的死靈浪潮之中!(未完待續。。)

ps:寫完這一章,下個月的更新會十分不穩定,因為事情會比較多,而且這本書我抽空看了一下,有寫的很不錯的地方,也有相當不足的地方,特別是在劇情方面,後期崩了,我想了想,覺得在深淵中呼喊這一卷應該要細心寫,所以速度會降低許多,嗯,感謝支持我的書友們!這本書剩下來的內容,包括主角和奧古斯丁陛下、費列羅騎士的恩怨,還有歸宿到底是什麼,我都會說清楚的,只不過為了保證質量,所以會緩慢許多,嗯,就是這樣 震驚,或者還帶著一絲絲恐懼,跟隨退回去的死靈浪潮來到這裡的各個艦隊全都看到了這一幕,他們看到無數曾經殺死同伴的死靈被這顆包裹著白色光芒的星球直接撞成了飛灰,在行進中,黑色氣流也被直接壓制,似乎一切在這顆星球面前全部都只能被粉碎。

這是人力所無法達到的,但卻真真切切出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這一刻,他們只能獃獃地看著這一幕,不知道該用什麼言語來表達自己的內心所想。

星球依然還在前進當中,死靈組成的巨大黑色氣流瘋狂阻擋著,然而卻沒有絲毫用處。

「我的主,這到底是什麼?」

離得最近的帝國第二十二艦隊中,胖子萊因哈特死命地瞪著眼睛,似乎想要看清楚這顆星球的模樣,但由於正處於高速行進,整顆普瑞森星球都被強大的空間波動包裹著,只可以看到銀色的圓形光芒在劇烈閃爍,卻不能看到裡面的具體模樣。

同時跟上來卻離得更遠的帝國聯邦艦隊,也只能獃滯地看著這一幕,他們不知道這裡面隱藏著一顆巨大的星球,他們只知道這將是他們一生中無法忘懷的場面。

巨大的空間波動裹挾著普瑞森星球繼續前進,星球上,徐林面帶嚴肅地看著不斷變化的神佑魔法陣,包括周圍隨時可能吞沒整顆星球的空間波動,全都被他看在眼中,站在他身後的阿卡沙則是十分興奮,完全沒有受到影響的樣子。

「少爺,好帥啊,原來星球進入光速跳躍的時候,竟然會出現這麼瑰麗的場面!和星艦完全不同呢!」阿卡沙蹦蹦跳跳地拉著徐林的衣袖道。

徐林點了點頭。卻是絲毫沒有放鬆心中的緊張,因為他知道阿卡沙說得對,正因為星球比星艦不知道打上多少倍,質量也是如此,所以進入光速跳躍后,出現的情況也大大出乎了他的想象。

首先。質量龐大的東西往往會自身產生空間吞噬力,也就是徐林前一世中所說的引力,這種引力是互相之間的,但星球由於太過於龐大,所以往往渺小東西在它面前,引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但當星球進入光速的時候,星球成為了主體,這個時候它自身的空間吞噬力便無法被忽視,在之前普瑞森星球進入光速跳躍。離開博庫拉無人區的時候,徐林就發現周圍的空間已經被這種瞬間帶起來的空間吞噬力給撕扯斷裂,從而才會爆發出巨大的銀色光芒。

這種銀色光芒在劇烈消耗地核中力量因子的同時,也給神佑魔法陣造成了巨大壓力,要不是之前他們計算魔法晶石需求的時候就已經有大量的備份,不然只怕還無法供應上的。

其次,進入光速跳躍的本質其實就是利用巨大的力量打開四維空間的一個節點,從而通過四維空間的時間軸迅速超越普通星際旅行的速度。這是當初聖查爾斯留給人們的一個財富,但是他沒有告訴人們四維空間的存在。只是告訴他們只需要計算好打開節點的力量因子,就可以計算出可以通行的星際距離。

這是聖查爾斯當初的謹慎,也正是因為如此,四維空間被研究現代魔法的人們限制在一個相當狹小的範圍內,禁止太多的人知道關於這一點的信息內容。

所以人們一直以來無法真正地利用四維空間,然而徐林卻是極為熟知四維空間。他可以利用四維空間,甚至通過手指上的空間戒可以專門為自己想做的事情劃定時間軸,但這並不意味著在四維空間中就沒有危險。

比如一顆三維世界的星球通過四維空間節點進行空間跳躍的時候,本來可以忽略的危險也就瞬間放大。

一道巨大的銀色光芒驟然出現在普瑞森星球的前方,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轟然撞到了普瑞森星球上。頓時發出一聲巨響。

「轟!」

整個普瑞森星球神佑魔法陣表面都微微凹陷了下去,也就是在這一瞬間,周圍的空間風暴也變得更加劇烈,魔法晶石瞬間消耗了許多,這就是此刻普瑞森星球遇到的最大危險。


四維空間中其實存在著無數三維空間的碎片,就像三維空間中存在大量二維空間和一維空間的東西一樣,它們遊離在四維空間中,如果說三維空間像一顆顆泡泡依附在四維空間的波動平面上,每一顆泡泡之間都可以互相通行,那麼這些三維空間的碎片就像是泡泡破裂后的肥皂水,聚集了巨大的不規則力量,同時還可以自由在四維空間內穿梭,不受影響。

平日里徐林,甚至哪怕是變形后極為巨大的黑龍加特林在四維空間中的時候,因為他們相對於這些肥皂水還是很渺小,所以極少有機會能夠碰上,包括星艦也是,不會有危險,然而一顆星球就不一樣了,當它通過節點空間跳躍的時候,僅僅只是一會人,就面臨不下十次這樣的碎片轟擊。

而在這十次轟擊當中,每一次撞擊所耗費走的魔法礦石都是一個天文數字,比帝國紫曜星上那寥寥幾個古魔法陣每一次運轉所傳遞的實物加起來都要多! 名門掠婚之嬌妻養成

但這些還不是徐林最擔心的事情,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第三件,那就是此刻在普瑞森星球前方的黑色浪潮。

因為這是徐林所沒有預料到的,他沒有想到死靈竟然會瘋狂地從其他地方趕回來,聚集在深淵星系封印口之前,只為防止這顆普瑞森星球進入其中。

巨大的黑色浪潮曾經有能力三線甚至是四線作戰和整個人類抗衡,其中的死靈進化出的母體死靈更是能發出擊碎人類防禦網的波紋,此刻也給普瑞森星球造成了巨大的麻煩。

因為別忘了,死靈不是這個維度世界的生命,它們來自五維空間,就算自動消除了兩維來到這裡,但它們的力量依然可以影響到四維空間,這就是問題所在!

看著那些瘋狂擋在普瑞森星球前的死靈,徐林一眼就看穿了這群傢伙的想法,低聲喃喃道:「想要用影響四維空間來影響星球的前進么?那就來吧!」

「我倒要看看,五維空間的生命,到底有怎樣的本事!」

……

在星空中,有資格真正看到此刻普瑞森星球全貌以及所遇到危險的,或許也就那個最接近神的女人了。

聖米蘭德拉斯此刻正站在星空中,雙手捧在胸前,正在看著這一幕,她的嘴角勾起一絲微微的弧度,似乎發現了什麼好玩的東西。

「林,或許你能夠在那裡發現什麼呢!」

聖米蘭德拉斯輕聲喃喃道,看著一整顆星球幾乎瘋狂的樣子,她做了獨屬於自己的評價,「或許正是因為你不屬於這個世界,所以你才能如此瘋狂,或許正是因為你的特殊,所以你才能夠成為我的學生,並且最終發現我都不能發現的秘密。」

這段評價沒有人有資格可以聽到,或許連神也沒有資格,唯有這片永恆寂寥的星空。(未完待續。。)

ps:昨天發燒終於寫不動了,今天一更,吐血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星際監獄長》更多支持!

死靈屬於五維空間,降低兩個維度之後,它們的力量消除了許多,但並不代表其力量中就不含有五維空間了,那種高濃度的五維空間力量,比四維空間還多了一條時間軸,頓時給徐林帶來了第一個麻煩。

在閃爍著銀色光芒的神佑魔法陣外面,死靈呼嘯著,開始聚集黑色浪潮,並且改變時間軸的力量。

曾經徐林告訴老師自己關於更高維度空間預測的事情便出現在他面前。

多了一條時間軸,意味著事物的發展不再是單向,而是多方向發展,甚至是不可預測的,徐林緊緊地盯著死靈的變化,同時囑咐費恩準備開始記錄死靈在使用五維空間力量時候的畫面。

聖查爾斯為人類建造的現代魔法宮殿在更高維度的神之禁區下早已崩塌,甚至在五維空間中,就連老師教給徐林的第四公式都無法正確使用,徐林唯有依靠此刻死靈的攻擊,或許還有機會去了解五維空間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情況。

本來被神佑魔法陣以及空間風暴瘋狂粉碎與碾壓的死靈一族終於有了變化。

母體死靈散發出的神秘波紋在普瑞森面前形成了一層透明的牆壁,就像是某一頭巨大的凶獸出現在透明牆壁之後,慢慢將巨大無比的普瑞森星球吞噬了進去,身處於懸空浮島中的徐林看到這一幕,迅速感受到了幾分那透明牆壁的作用。

單向的時間拉伸。


「想要讓普瑞森星球永遠留在這時間隧道中?」徐林喃喃自語道,隨後毫不猶豫地從懸空浮島中飛出,來到釋放出銀色光芒最前方。透過這片銀色光芒,他看到了這片透明色光芒的力量,眼睛微微透露出幾分凌厲。

這一次他明白母體死靈到底是怎麼破壞人類防禦網的了,其實死靈並沒有完全恢復五維空間的力量,而只是利用了四維空間而已,在碰觸人類防禦的瞬間。四維空間的時間軸短時間內迅速耗盡了人類的防禦網力量,這就是為何防禦網會破碎的原因。

而此刻當時間逆轉的時候,本來需要繼續前進的普瑞森星球便停留在了原地,以至於無法前進。

徐林思考了一會兒,他一個人的力量不可能逆轉由那麼多死靈構成的時間隧道,但他有一枚世界上唯一獨立於這片星空空間之外的戒指。

這枚空間戒的奧秘極為神奇,因為有著一片完全獨立於這片星空之外的空間,所以徐林可以選擇由這枚空間戒出發去探索這片星空繁複的空間法則,所以對於徐林來說。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曾經或許是指那些將自己引上現代魔法之路的老師們,但現在,指的卻是這枚空間戒。

一道銀色的光芒驟然從徐林的空間戒中激射而出,形成和那透明牆壁差不多大小的薄膜,緩緩覆蓋了上去,在這薄膜中,同樣蘊含著時間軸。只不過相比於死靈建立的,它要顯得弱小得多。

但弱小並不是問題。徐林看著這層薄膜,深吸一口氣后,將空間戒緩緩打開。

這枚戒指中頓時出現了一片足夠清晰的銀色世界,層層疊疊,最開始的時候,也就是徐林剛拿到空間戒的時候。三維靜止,可以用來儲存,隨後深入一片延伸開去的空間,無數元空間就像是氣泡懸浮在其中,顯現出不一樣的世界。那是之後徐林發現的四維空間。

也就是在這裡,他明白了病原體魔法陣,創造出近乎於人類無法想象的空間穿越。

在這片四維空間之後,便是徐林希望可以幫助他突破銀色鑰匙魔法陣的五維空間,在這裡,他看到更加複雜的空間變化,而他所設立的時間軸也不再準確,因為時間軸也會發生變化,這是最為棘手的地方。

也是如今徐林需要攻克的難題,這個難題說上去很難,但就像是當初克萊因瓶的節點,沙堆上的帝國,或許只要找到契機,輕輕一碰觸,輕輕一捧水,就足夠解決。

那是魔法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