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這一刻,秦陽眼中精光一閃,總算是等到,要的就是這一刻。

陽拳,火焰燃燒,轟殺!

無比恐怖的拳頭將音障都打的破碎,巨大的音障破碎而呈現的白雲浪花,在原地瀰漫開來。

強烈的殺意涌現,超於音速,判決生死。

轟!

像是悶天的一道響雷,將一切都驅散開來。

秦陽的這隻拳頭,宛如催命的判官,收割生命的毛筆,在一頭犀牛驚駭欲絕的目光中,轟然而下。

撲哧!

下一刻,這只不可一世,囂張至極的犀牛,化作了四散的血雨。

一拳,打爆!

而秦陽的面色絲毫不改,眼中殺意濃烈,他等的就是這個機會,要的就是將所有人,都留在這裏。

當即另一隻拳頭揮起,再次轟殺而出。

“你!!”

另一隻犀牛驚恐的大叫,他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同族被打成血雨,那股強大的拳意,讓他腿軟。

只不過,他此刻已經衝到了秦陽身前,就算是腿軟,也不能讓他退走了。

撲哧!

腦袋消失術!

“怎麼可能?!”此刻,白不弱的聲音才從喉嚨中發出。

他覺得荒謬至極,這一切都超乎他的預料,本是針對秦陽的斬首計劃,怎麼忽然就成了針對他們的斬首計劃。

他大腦一片空白,這巨大的反轉,讓他接收不了。

這一刻,他感覺到,秦陽給他的壓力,不他於犀牛族內,那種真正恐怖的金丹強者!

砰!

他也步入了後塵。

本想用雙臂擋住攻擊,同時最大限度激發犀牛族的呼吸法,只不過這一切都是徒勞。

他倒飛出去,交織的雙臂瞬間蒸發,內臟在一瞬間就被傳遞過來的力量攪碎。

就算是犀牛族的呼吸法不斷涌現生機,依舊難以阻擋那打開的巨大的門。

他的生機大門,已經被打開,生命在快速的流失。 白不弱在地上撞出一個大坑,渾身骨骼粉碎,肌肉撕裂,生機源源不斷的流失,就算是犀牛族的呼吸法,都難以拯救他。

他此刻後悔了,第一次知道,囂張的後果。

但無濟於事……

“這簡直是個魔鬼!”衝到半路的狼三神態癲狂,張目結舌。

他實在想不到,他們斬首計劃針對的傢伙,居然會有這麼恐怖。

他是唯一的老人,見多識廣,自然知道,表面上看起來只有伐髓圓滿的秦陽,實際上已經可匹敵金丹。

只有金丹,才能一拳一隻伐髓圓滿的犀牛!

“好小子,你居然隱藏實力!”這一聲厲叫,是狼風發出來的。

他頭髮都豎起來了,秦陽的三拳,已經嚇傻了他,讓他打心底裏,感到深刻的恐懼。

此刻,狼族的三人,如何能夠意識不到,這根本就不是針對秦陽的斬首計劃,而是秦陽設計埋伏他們啊!

刷!

破空聲響起。

卻是距離秦陽最遠,也最早反應過來的狼痕,他看到秦陽解決第一隻犀牛的時候,心中就大呼,操 蛋哉。

他也是跑的最快的,形如影魅,此刻已接逃竄出數千米。

“來都來了,就別想走了!”秦陽冷笑。

刷的一聲,他追出去,腳步一塔,宛如在地面上滑行,一手陽拳,濃烈的拳意暴躁的散發。

“啊!!”

離着秦陽最近的是狼風,雖然他速度很快,但卻是最早被秦陽追上,一拳之下,胸口被打出一個大洞。

噗!

他噴血,使勁的捂着傷口,但無濟於事,那濃烈的拳意,在攪碎他的肉身,讓他的一切生機消逝。

“我的媽耶!”狼三回頭看了一眼,大驚失色。

他有些後悔了,他都這麼大歲數了,爲何偏偏要跑出來湊這麼個熱鬧,在狼族領地內呆着不香嗎!

吼!

他忽然躍起,竟然是化作一頭七八十米長的巨狼,身形跨出一大截,四條蹄子快速擺動。

宛如施展了輕功水上瓢,點地即走,爪子飄忽不定。

只不過,秦陽的速度更快,在狼三絕望的目光中,衝來他身後。

一拳!

毀天滅地的一拳,直接讓這隻巨狼倒地,被砸入地底。

狼三絕望不已,他雖未死,但已經感受到了,那判決生死的毛筆,就要劃掉他的名字。

“求你放了我,我願意一世爲奴,效忠於你。”狼三悽慘無比的開口。

他躺在大坑內,無法行動,喪失了動力。

他是一頭活了許久的老狼,不願意就此死去,而他更沒有所謂的責任感,歸屬感,能活下去,纔是他目前面對的唯一困難。

只不過,秦陽眼中殺意不變,這種居心鬼測的老狼,儘早殺了的好。

轟!

血液濺起,狼三連一聲慘叫都尚未能發出,便是已經步入了狼風的後塵。

此刻,來時的六個伐髓圓滿,剩下的唯一人,只有逃竄的狼痕。

狼痕的反應最爲機敏,在察覺到不對的時候,就開始逃跑。

哪怕秦陽實力很高,解決三頭犀牛兩頭狼,僅僅是花了很短的時間,但狼痕依舊是逃出去很遠了。

目光所及,秦陽只是能看到一個黑點,在極遠的地方。

那就是狼痕,他化作本體,一條巨大的狼,發瘋似的狂奔,此刻他距離秦陽,已經接近兩萬米。

他帶起了一絲笑容,這麼遠的距離,應該已經甩脫了秦陽。

秦陽踏地,身形躍起,一步跨出數百米,看起來,宛如在天上飛着一樣。

嗖嗖!

這速度太快了,以至於就算狼痕跑出了兩萬米,二人間的距離依舊是在快速縮小。

狼痕肝膽欲裂,眼珠子就要掉出來。

怎麼會這麼快?

他大吼,渾身毛髮炸起,他巨大的體型非常兇猛,此刻不顧一切的前進,一躍數百米,沿途的巨石大樹,都被他輕易的撞碎。

只不過,秦陽依舊是快速前進,一步就是幾百米,一瞬間就是好幾步,這種速度太過於恐怖,很快就追了上來,讓狼痕面色徹底大變,如喪考妣。

砰!


秦陽出拳,狼痕快速躲避,但還是被擦到了邊緣。

便是如此,那一拳的威力,也是讓他面色驚恐,身體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狼痕自感受了一下自己的狀態,有數根骨頭斷裂,肌肉也被撕裂了部分,鮮血泱泱流出,僅僅是擦中邊緣,就讓他傷勢不輕。

他躍起,落地,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這次,他面對着秦陽,漆黑的眼珠緊緊盯住秦陽,今日的事情,讓他太狼狽了。

原本是自信滿滿的異常斬首計劃,卻是死的死,傷的傷,現在都只有他一個人了。

悲乎操 蛋哉!

“秦陽,大不了魚死網破,我可不怕你!”狼痕張嘴,巨大的狼嘴內噴出灼熱的腥氣。

他現在的模樣悽慘極了,身上流淌着血液,毛髮灰暗,幾十米的身軀緊繃着,警惕着地上,那小小一個人類。

這一幕,若是被外人看到,絕對會驚訝,什麼時候,狼族的天才,面對一個小小人類,都得如此慎重了?

“來啊,讓我看看你魚死網破的底氣。”秦陽冷笑,說吧,直接躍起,一手握拳,陽拳的氣息再次涌現。

這一擊,向着那巨大的狼頭而去,讓狼痕目光一緊。

“吼!”

狼痕眼中閃過最後的瘋狂,大聲咆哮,他知道,此刻並非求饒的時候,狼三的下場,歷歷在目。

他不猶豫,動用了最強的底牌,巨大的狼嘴內,一道金光噴出。

這光線很細,宛如手電筒的光亮,只有那麼小小的一截,但它的氣勢不凡,一出現,便是令周圍一切,都承受了莫大的壓力。

那光線內,只有一口小小的鐘,看得出來,極具年代的氣氛。

但這小鐘,卻是精美異常,雕樑畫棟,金光璀璨,各種異象和浮雕遍佈,數不清的微小寶石鑲嵌。

“秦陽,是你逼我的,今日我就給你送鍾!”狼痕大吼一聲,他眼中有着濃濃的不捨。

這寶物祭出,會給他留下永久的創傷,而且這鐘,也僅僅是個仿製品,每用一次,就會損壞一分。

不到關鍵的時刻,保命之時,他是斷然不會使用的。 “鍾起,混蕩!”狼痕大吼。

隨即,那金光中小鐘輕輕一晃,一道無形波動隨之而發出。

沒有聲音,沒有任何動靜,但這一瞬間,秦陽的識海便是晃盪起來,宛如大海之中的小舟,要覆滅。

秦陽心中猛然震驚,這是何等攻擊,居然能晃盪他的識海。

要知道,他識海開闢的極早,且不斷壯大,一般的精神攻擊,是很難造成傷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