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楚老也是夠盡責的,人都離開了濱海,竟然還讓人照料着小妖女。

感謝了一番楚老後,白小鳳就掛掉了電話,打算去醫院看看小妖女。

一旁的馬夏風見白小鳳要走,忙跟了上來:“師父,今晚一起嗨呀?”

“沒空,得去醫院看個朋友。”白小鳳道。

馬夏風皺了皺眉,忽然反應過來,脫口驚呼道:“看小辣椒?”

說完,馬夏風看白小鳳的眼神就鄙夷起來了。

呵!

男人!

有了師孃,還去勾搭小辣椒。

家裏紅旗不倒,外邊彩旗飄飄。

可想到白小鳳是自己的師父,他無奈地擡手捂着腦門,嘆息道:“唉……這種好事我怎麼遇不上呢?”

“禽獸!”白小鳳鄙夷了馬夏風一眼,揹着挎包就走。

“……”馬夏風。

講道理,大家都要講道理啊!

到底誰纔是禽獸?

想着,馬夏風忙跟上了白小鳳,反正晚上也沒啥事,又是去看和冰山校花齊名的小辣椒,他樂意的很。

這時,陳靈兒也站了起來,見白小鳳走來,她莞爾一笑,玉手輕捋着幾根青絲,嬌羞地看了一眼白小鳳。

或許,這個傢伙今晚邀請人家,本小姐就答應了呢?

然而。

等了幾秒鐘,陳靈兒就感覺面前一陣風吹過。

她愣了一下,擡頭一看,白小鳳和馬夏風已經走出了教室。

她登時就愣住了,絕美的臉蛋上一下子泛起了紅暈,視線中,白小鳳走的好快,背影越來越遠。

陳靈兒狠狠一跺腳,嗔怒道:“無恥混蛋,早上說的話,真的只是開玩笑嗎?”

……

趕到醫院。

白小鳳帶着馬夏風找到了小妖女的病房。

有楚老幫忙安排照料小妖女,小妖女也得到了最好的看護,病房都是單獨一個人的房間。

推門,進屋。

濃郁的消毒水味撲面而來,有些難聞。

白小鳳就看到小妖女穿着病號服坐在病牀上,旁邊有一箇中年醫生兩個護士在檢查着,還有兩個穿着黑西裝戴着墨鏡的保鏢站在一旁。

一見到白小鳳進來,正檢查的中年醫生皺了皺眉,仔細打量了一下白小鳳的穿着,眉頭皺的更深了。

然後,他便擠出一抹職業性的微笑:“抱歉先生,你應該是走錯房間了吧?”

說着,這中年醫生扭頭對兩個保鏢說:“麻煩二位請這位先生出去,我正在給秦小姐檢查呢。”

“靠!”話音剛落,馬夏風就低罵了一句。

白小鳳無奈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穿着,又是一身穿着惹了禍,本大爺還能怎麼辦啊?

穿着一身符籙寶衣,就是比不上那些名牌的妖豔jian貨呢。

他仔細打量了一下這中年醫生,不是上次送小妖女進醫院時接診的那位。

旋即,他摸着鼻子笑了笑:“你不認識我?”

這時,病牀上的小妖女也看到了白小鳳,蒼白的臉上一下子泛起了一抹笑意,張口正要招呼呢,卻聽到白小鳳的話,登時就閉上了嘴。

兩個保鏢也反應過來,同時看向中年醫生,一動不動。

中年醫生臉上露出毫不掩飾的鄙夷神情,嗤笑道:“抱歉了先生,我還真不認識你。”

“我很厲害的喲。”白小鳳笑的更燦爛了。

中年醫生皺了皺眉,有些怒意了,沉聲說道:“先生,我正在給這位小姐檢查,這裏是vip病房,是我們醫院的貴賓住院的地方,還請你出去,別打擾我爲小姐檢查。

另外如果你要看病人的話,他們應該在下邊的樓層裏。”

他這話說的已經極其明顯了,甚至,如果不是因爲自己的身份,他絕對能說的更難聽。

在醫院裏,vip病房和普通病房可是有嚴格的樓層區分的。

“呵呵!一個土裏土氣的鄉巴佬,跑到vip病房來幹嘛?劉姥姥進大觀園旅遊麼?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還有臉進vip病房?”

這是中年醫生心裏的想法。

然而。

白小鳳卻依舊滿臉笑容,他搖搖頭:“不出去,我就不出去,我憑自己的本事進來的,憑什麼要出去?”

“你……”中年醫生登時怒火洶涌,他扭頭對兩個保鏢說:“二位,我正在給秦小姐檢查,還請二位請他出去,要是耽擱了什麼,可不能怪我。”

“哦。”

兩個保鏢同時點點頭,然後昂首挺胸的朝白小鳳走來。

中年醫生嗤笑了一聲:“這位先生,不能怪我了,是你自己不懂禮貌,我只能讓人請你出去了。”

話音剛落。

兩個保鏢走到了白小鳳面前。

旋即,兩個保鏢同時一低頭,一鞠躬,異口同聲道:“白先生,對不起,是我們失禮了,還請多多見諒。”

轟隆!

正得意的中年醫生笑容一下僵在了臉上,他脫口對兩個保鏢喊道:“你倆幹嘛呢?我在給秦小姐做檢查,不能被打擾,不是讓你倆趕他出去嗎?”

其中一個保鏢回頭冷聲道:“他是白先生,是秦小姐的朋友,是我家老爺的救命恩人,你說,讓誰出去?”

還有一章 什麼?!

中年醫生當場就目瞪口呆起來,不敢置信地看着白小鳳,嘴巴更是毫不掩飾的張成了一個大大的“o”字形。

夭壽了啊!

這個鄉巴佬,是秦小姐的朋友?

是楚天南的救命恩人?

中年醫生感覺腦殼有些暈,身體彷彿一下子被掏空了似的,有種要癱在地上的衝動。

對楚天南,華夏人還真沒多少人是陌生的。

這位可是娛樂界的巨鱷大佬,成天在各種媒體頭條上亮相的大人物。

或許,底層的普通人會有不認識的,但,中年醫生這個層次的,還真就沒誰不認識楚天南。

更關鍵的是,這位秦小姐,是楚天南安排進醫院的啊!

醫院可是專門調集了所有力量來看護這位秦小姐呢。

可現在,一個高高在上的娛樂圈大佬居然和一個土裏土氣渾身衣服加起來都不到一百塊的鄉巴佬有了聯繫。

這鄉巴佬還是楚天南的救命恩人!

這感覺,就跟皇帝和乞丐有了聯繫,乞丐還是皇帝的救命恩人,皇帝還對乞丐恭敬有加甚至諂媚,讓人怎麼接受得了嘛?

“我告訴過你,我很厲害的喲。”白小鳳摸着鼻子戲謔的笑看着中年醫生。

要不是這中年醫生一開始就戴着有色眼鏡看他,他還不至於這樣。

可這傢伙既然用有色眼鏡看他了,難不成還忍了不成?

靜。

病房裏一片死靜。

兩個女護士此時也發矇地愣在原地。

中年醫生整個人都方的不要不要的。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嘛?”

心裏想着,中年醫生忽然想到剛纔對白小鳳說的話,登時後背一涼。

完了,真的要完了!

以楚天南的地位身份,即便剛纔的一幕沒有傳進楚天南的耳朵裏,但只要在醫院傳開了,那他的醫師資格,就得涼了啊!

想到這,中年醫生顧不得臉面,忙一彎腰:“白先生,對不起,是我的錯,求你原諒。”

認慫!

標準的認慫道歉!

不道歉還能怎麼辦?

不道歉就要涼啊!

白小鳳搓弄了一下右手拇指食指,道:“你是新來的吧?”

話音剛落,中年醫生就五官都扭曲了,一副吃了黃連似的表情。

他點點頭:“嗯,前幾天才進院的,今天因爲同事有事,所以我幫他來檢查。”

說着,他狠狠地把那位負責秦小姐的醫生同事咒罵了無數遍。

同時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兩耳光。

媽個雞,真的是倒黴催的啊!

原本以爲來幫秦小姐檢查是個美差,畢竟秦小姐和楚天南有關係,若是照顧的好,留下個好印象,指不定將來就從楚天南那漏下一塊餡餅呢?

以楚天南的身份地位,別說是餡餅了,就算是一點餡餅渣,也夠他吃一輩子了。

可誰特麼知道會一腳踢到鐵板上啊?

“怪不得這麼狗眼看人低呢。”白小鳳不屑地笑了笑。

那天送小妖女進醫院的時候,是他和楚老一起的,當時接診的人都是認識他的,所以也不存在剛纔發生的事情。

“……”中年醫生。

他好想哭哦。

白先生這口氣,分明是怒了,要找麻煩了!

這中年醫生渾身冰涼,一咬牙,猛地一彎腰,標準的九十度鞠躬:“白先生,剛纔是我的錯,對不起,對不起,求你原諒。”

如果不是看在這麼多人在場,他甚至有種直接跪下的衝動。

白小鳳不耐煩地擺擺手:“你還不夠資格讓本大爺原諒。”

“……”中年醫生。

好絕望。

好想哭。

“切……狗眼看人低,活該遭雷劈。”馬夏風毫不客氣地說道。

身爲濱海第一豪門馬家的大少爺,他這點傲嬌的資本是夠夠的!

白小鳳是他師父,師父受到鄙視了,他這當徒弟的肯定也沒面子。

如果不是現在白小鳳開口說話了,以他的性格,直接讓兩個保鏢把人扔出去了。

這時,白小鳳看了一眼病牀上的小妖女,問中年醫生:“她現在沒什麼事了吧?”

中年醫生愣怔了一下,忙說:“各種數據都已經正常,只是剛剛甦醒,身體稍微有些虛弱而已,休養一段時間就沒事了。”

“嗯,你們出去吧。”白小鳳鬆了一口氣,小妖女被欲鬼煉煞,陰力侵襲,還差點成自動擋上高速飆車。

那晚上他雖然把小妖女救了過來,可還是有些擔心小妖女的情況。

“什麼?出去?”中年醫生滿臉驚愕,“白先生,不,不罰我了?”

白小鳳嗤笑了一聲:“你沒資格讓本大爺原諒,也沒資格讓本大爺罰你。”

中年醫生身軀一顫,我這是被鄙視了麼?

不過,轉念一想,他登時露出了狂喜的笑容,被鄙視的好啊,好舒服的。

他忙對白小鳳一抱拳:“多謝白先生,我這就走。”

說着,他就叫着兩個護士離開了房間。

白小鳳又擺擺手:“你們都出去吧。”

“好的白先生。”兩個保鏢點點頭,轉身就走。

一旁的馬夏風有些不爽的說:“師父,那中年醫生都那麼鄙視你了,你還不發火?”

白小鳳看了一眼馬夏風:“你沒聽到我的話?”

“啥?”馬夏風滿臉疑惑。

白小鳳說:“我是說都出去,包括你。”

“我是你徒弟呢。”馬夏風登時急了。

白小鳳聳了聳肩:“這種場面,你說,徒弟這個身份還有沒有含金量?”

“……”馬夏風。

呵!

男人!

果然是見色忘徒弟的貨啊!

帶着滿肚子幽怨,馬夏風轉身走出了病房,到門口的時候,他重重地吐出了一口氣:“師父,這是在醫院,你倆動靜儘量小點,鬧大了整成啥‘醫震’就不好了。”

“娘希匹的,馬夏風你有種再說一遍?”白小鳳虎軀一震,那天晚上要不是馬瓜皮瞎扯皮,他還不至於被陳靈兒誤會呢。

砰!

馬夏風嚇得一哆嗦,忙躥了出去,關上了門。

病房裏,安靜下來。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下來,走到病牀邊坐了下來。

此時,小妖女秦司音坐在牀上,看着白小鳳嫣然一笑:“至於這麼大火氣?”

白小鳳無奈地看了她一眼,這事沒法解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