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看你這次怎麼破敵,如果不能攻佔巨靈城,你的死期也就到了,不止是你,你的家人都要跟着你受死!”

“嚴老,不必你操心,我自有分寸。”大元帥肖青天眼芒閃過一絲怒色,嚴老此話徹底激怒了他。

隨後肖大元帥便下令進攻,沒有花哨的戰術,那些精兵們依然戰力斐然,看起來依然比華夏帝國的百萬雄獅強得多,畢竟舒雲帝國還有兩百萬精兵。

鄧楓見此,馬上傳達了瘋魔軍團進攻的軍令,雙方將士們奔騰着衝殺過來,白世勳帶着舒雲帝國的閃電軍團以最快的速度殺到瘋魔軍團面前,他的將士們各個都身經百戰,涅槃境以上的實力,且有足足五十萬之多,氣勢上絲毫不輸瘋魔軍團。

而瘋魔鐵騎帶着山呼海嘯般的怒吼聲,地動山搖般的奔跑聲,加之地龍獸絲毫不弱於千里馬的速度快速接近閃電軍團,還未靠近閃電軍團,一萬五千只地龍獸皆是釋放出了閃電,一道道藍色閃電快速襲擊向舒雲帝國的騎兵團,頓時便有數萬士兵倒下身亡,那些實力較弱的士兵們哪裏承受得了狂躁的雷電一擊。

而這纔是真正的閃電軍團… “轟!”

驚天動地的巨響聲響徹天地,雙方將士們終於碰撞在了一起,頓時廝殺聲,馬鳴聲,龍嘯聲皆是響起,一萬五千只地龍獸帶着一萬五千尊者境高手猶如虎入羊羣般,一路勢如破竹,銳不可當,所過之處,到處都是斷臂殘肢,慘不忍睹!

藍色閃電軍團在瘋魔鐵騎面前不堪一擊,沒過多久便有數十萬將士被瘋魔軍團將士們所斬殺,那血腥的一幕看的雙方高層皆是心裏發怵,太殘暴了,幾乎呈現一邊倒的境況,閃電軍團經此一戰,只剩十萬兵馬不到,那些將士們恐懼的看着瘋魔鐵騎,再也沒有之前的飛揚跋扈。

後方那迅速奔襲而來的步兵們皆停止了衝鋒的腳步,己方這邊最厲害的騎兵都敗得如此慘烈,這些步兵衝上去只是些炮灰,這是毫無疑問的,望着那龐大身形的地龍獸,他們只有被踐踏的命。

然而肖大元帥並沒有退兵,反而下令這邊騎兵們繼續衝鋒,這讓雙方高層皆有些看不懂,鄧楓也是面色冷峻,眉頭緊皺,猜不透肖元帥此時的心思。

不過既然舒雲帝國不肯退兵,那麼鄧楓也只能下令瘋魔鐵騎繼續衝殺敵人。

“給我殺!”

白世勳怒氣沖天,這閃電軍團乃是他無數的心血,這個時候他早已失去了理智,一道身穿白色鎧甲的英武身影沖天而起,手握銀色巨劍施展強大武技欲要將瘋魔鐵騎一舉摧毀。

“休要張狂!”

趙庫此刻也騰空而起,雙方都是至尊,一對一交手趙庫也不會輸給他,電光火石般雙方已大戰了十個回合,兩位至尊將領的全力拼殺,引得下方大地溝壑叢生,地面裂縫猶如蜘蛛網般擴散開來,若是再任由他們繼續戰鬥下去,地面很快就會出現深淵,到那時候可不利於瘋魔鐵騎的耀武揚威。

正當鄧楓即將出手收起瘋魔鐵騎時,肖大元帥這個時候卻下令撤軍,白世勳這才停住了攻擊,熾紅眼眸逐漸恢復了一絲冷靜,他怎麼也想不到由自己率領的閃電軍團居然敗得如此慘烈!要知道他自己本身的至尊實力都可以滅殺一個軍團了。

如果讓他得知東尼的存在,那白世勳估計想死的心都有,東尼可是至尊巔峯魔獸,是地龍獸的領袖,不然這一萬五千只地龍獸哪肯乖乖的聽話,不過這張底牌現在還不是打出去的時候。

鄧楓看着那些嚇破了膽的舒雲帝國大軍,也不打算乘勝追擊,因爲這場戰爭本就不應該發生,一切都是不得已而爲之,等自己力量強大,或許就能減少這神坤大陸一些不必要的戰爭吧。

那華服老者見將士們大敗而歸,頓時臉色鐵青,久久不能自語,這支藍色閃電軍團乃是他們舒雲帝國最厲害的鐵騎了,在這之前,幾乎未嘗敗績,今日卻敗得如此之慘,而且對方的鐵騎似乎並沒有什麼損傷。這種落差讓嚴老面龐羞愧之極、憤怒難當。

“嚴老不必傷心,待我重整旗鼓,再來決一死戰。”肖大元帥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寬慰臉色不太好看的華服老者道。

“哼,輸了你責任最大,我看你怎麼向鳳簫陛下和嫺雅公主交代。”嚴老吹鬍子瞪眼,表情十分怪異。

肖大元帥卻不惱,忙解釋說道:“這可怪不得我,就算是我衝出去,也討不到半點好處。實在是對方鐵騎太過強大,相信你也能感受得到。”

嚴老聞言,白眉皺得像蠶絲似地,神情頗爲不屑道:“哼,這次我會上報鳳簫陛下,請陛下裁奪,單論將士們之間的交戰,恐怕贏不了他們一個小小的軍團,你我等待鳳簫陛下的決定,如果是巔峯力量交鋒,相信我們很快便可拿下華夏帝國。”

“爲什麼要將無辜的將士們牽扯進來?我不明白,憑藉你們數百位至尊的力量,便可取勝。”肖青天此刻也疑惑重重,他似乎覺得這裏面一定有什麼驚天密謀。

“你無需知道的太多,只管調兵遣將即可,哪怕犧牲所有將士,也要攻破巨靈城。”嚴老眼神閃過一絲狠色,冷酷道。

隨着舒雲帝國的撤軍,這邊巨靈城將士們皆歡呼雷動,他們幾乎不用出戰便取得了第一次交鋒的勝利,並且這一次還是舒雲帝國將士齊出,來勢洶洶的模樣震驚不少己方的將士,他們來時可是一副誓死攻破巨靈城的氣勢的。

各大勢力的人看向鄧楓的眼神皆有些驚懼,總覺得這個少年能創造更多的奇蹟,他的瘋魔鐵騎竟然如此的強大,將敵方的鐵騎衝擊的七零八落,如碾壓般。若是這樣一支隊伍攻擊向自己這方,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慄,太可怕了。

鄧楓長舒了一口氣,憑藉瘋魔鐵騎這一次的威懾,恐怕舒雲帝國不會再輕易來犯,定會想到萬全之策,或者直接巔峯強者對決,不過,有肖大元帥在,他可不相信舒雲帝國明知送死的情況下依然率領將士們來強攻。

於是鄧楓收起了瘋魔軍團,這支鐵騎以後是要跟着他闖蕩天下的,隨時都可以拿出來對敵。

待鄧楓飛向巨靈城後,各大勢力的人眼神中充滿了忌憚,如果以前鄧楓是殺服他們的話,那麼現在他們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欽佩以及心悸,而瘋魔殿的人皆心情舒暢,擁有這麼一位年輕領袖,他們臉上頓時豪光顯現,得意無比。

“還請各大勢力的領袖、劭樺陛下來商議大事!”鄧楓故意將劭樺陛下說在最後,平淡的聲音響徹整個巨靈城,幾乎所有來此地的華夏帝國高手們都聽到了此話,所有人皆面面相覷,暗自佩服鄧楓的膽量,不過他們心裏都清楚的很,鄧楓確實有這個本事。

聽到鄧楓的召集,各大勢力首領皆不敢怠慢,他們可是見識過鄧楓的手段的,那是一位真正的殺神,如果膽敢觸怒他的話,恐怕自己的勢力立刻將從華夏帝國除名..

而最憤怒的人無疑是劭樺陛下,他本就被鄧楓挑釁了一番,鄧楓也展露了他強大的震懾力,現在被他這麼無視,作爲三大皇族之一的疾風麒麟一族,哪裏還能保持鎮靜!不過礙於鄧楓目前的實力,以及華夏帝國內部的整個局勢,他也只能強忍着內心的無盡怒火。

“哼,等舒雲帝國嫺雅公主出手,我看你還能不能如此囂張

!”劭樺陛下心裏無比憤怒,同時期盼着嫺雅公主出手滅殺瘋魔殿以及各大勢力的高手。

待各大勢力首領及劭樺陛下到來後,鄧楓扯了扯嗓子,平靜說道:“現在的局勢很明朗,舒雲帝國見識過我的瘋魔鐵騎後,相信短時間內他們不會強行來攻,那隻會被認爲帝國高層不顧將士們的生死,諒他們也不會做此等蠢事!”

“我相信他們還會再來,他們依然有數百萬精兵,這些將士我感覺訓練有素,個個都是身經百戰的極爲驍勇善戰之輩,接下來殿主打算怎麼做?”出言之人乃是劉家家主劉震天,有紫萱這一層關係在,他巴不得能多跟鄧楓打交道,畢竟今時不同往日,鄧楓的強大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我召集大家前來就是爲了商議對策,或許他們不再派將士們前來攻城,而是直接巔峯強者對戰,藉此轟平巨靈城。若能夠斬殺我們這邊的巔峯強者,那他們也達到了目的,所以接下來的戰鬥會更加慘烈..”鄧楓滿臉肅容,眼神冷酷,此事確實非同小可,馬虎不得。

“這..”各大勢力的人皆是露出惶恐之色,如果真是這樣,那華夏帝國危亡矣!

在場的只有一人絲毫不擔心這重大之事,若不仔細觀察他那威嚴面龐的話,都覺察不出來他此刻內心的狂喜,這個人就是劭樺陛下,也只有鄧楓注意到了他冷漠中夾雜着一絲興奮的表情。

“劭樺真是三大皇族之人,這一次更加確信無疑!”鄧楓暗自點頭,要想辦法除掉劭樺陛下,對於挑起人族戰爭的罪魁禍首,哪怕他背後是三大皇族,鄧楓也要將他斬殺!

鄧楓對三大皇族早就恨之入骨,只怕這世間的一切紛亂、爭鬥皆是由他們挑起,而鄧楓的信仰便是看到世間的太平,這種矛盾無疑使他站在了三大皇族的對立面。

“殿主,可有良策?”趙家家主趙乾坤輕聲詢問道,聲音中略帶些許懼怕。

衆頭領皆看向鄧楓,這次兩大帝國的戰爭完全掌控在鄧楓手裏,如果沒有他,恐怕巨靈城早就被攻破了,這第一次交鋒,舒雲帝國便在鄧楓手裏吃了一次巨大的敗仗,兵力損失過半,還壯大了華夏帝國這邊的士氣。

“我暫時還沒有想到,你們也出出主意,這次的戰爭也需要衆高手們的共同努力,光靠我們瘋魔殿那是絕對抵擋不住舒雲帝國那麼多巔峯高手的,更何況舒雲帝國還有一位真王境超級高手坐鎮。”鄧楓眉頭緊凝,鄭重說道。

衆首領聞言,皆滿臉黑線,額頭上、臉上流出了驚慌的冷汗,想起舒雲帝國的巔峯實力,他們也沒有把握能夠戰而勝之,而這次的兩大帝國之戰偏偏就取決於高層次的戰鬥。

勝了,這次戰爭纔是真正意義上的取勝,若敗了,舒雲帝國的虎狼之師將長驅直入,國破城亡,百姓生靈塗炭,血流成河!

這種沉重的壓力皆是壓在這些家族家主,勢力首領的肩上,剛剛鄧楓說的沒錯,這不只是他一個人的事,這關係到所有勢力,帝國子民的生死存亡! “要不我們偷偷地殺過去,斬殺那些精兵,就算他們巔峯力量能夠戰勝我們,他們的大軍也將不復存在了吧,這樣也不失爲一個好的辦法。”寰宇至尊陰沉着臉,眼神頗爲冷厲,他在華夏帝國的實力本來是跟劭樺陛下齊名的,這次早就憋着一肚子的怒火。

就在衆首領們皆點頭表示贊成時,鄧楓臉上閃過一絲怒氣,喝道:“萬萬不可,舒雲帝國的將士們也是有血有肉之人,他們也有自己的家庭,我們如此作爲跟萬惡之人,惡貫滿盈之輩有什麼不同?”

聞言,衆首領臉色頓時無比的尷尬,羞愧難當,“那殿主既要保敵方將士的生命,又要保護華夏帝國的子民,這可是死局,沒有任何辦法能夠做到,除非他們自動退兵。”周家老祖老臉一橫,忍不住提醒鄧楓道。

“是啊,殿主,對敵人仁慈,那可是對己方將士們的殘忍,自古以來,只要是戰爭,從來沒有不流血犧牲,傷亡慘重的一方。有時候雙方同歸於盡都是正常之事。”天鷹宗宗主鷹正此時也好言相勸道。

“我知道,但我絕對不允許你們這樣做,何況他們有超級高手坐鎮,你們以爲能夠輕易混入進去?別去送死!”鄧楓嚴厲斥責道,儘管這些人都是各方大勢力的領袖,他也毫不客氣訓斥。

“那殿主你覺得該怎麼辦?”風清拂輕聲詢問,幾乎所有人皆看着鄧楓,都想知道鄧楓此刻內心的想法。

“哈哈,我猜他們不敢輕易來犯,應該會請示舒雲帝國統治者鳳簫陛下,說不定此時鳳簫陛下已經知曉,他會決定下一步的動向。如果換做是我,我會這樣,繼續派遣精兵來攻,同時巔峯強者一齊開戰,直到轟平巨靈城爲止!”鄧楓突然大笑道,同時眼眸中閃過一絲憤怒,他早就知道鳳簫陛下乃是怒火鳳凰一族,所以他纔敢如此大膽猜測。

衆首領們嘴角抽搐了一下,面色無比的難看,皆是陰沉着臉,他們自然知道鄧楓說的不無道理,只是真是如此的話,巨靈城的毀滅只是時間問題,而且雙方將士的性命皆可能被波及,到時候兩大帝國都將萬劫不復。

就算舒雲帝國勝了,順利攻佔了華夏帝國,那也只能便宜了其他帝國,這鳳簫陛下如果真敢這樣做,那他肯定是個瘋子,連自己的子民和將士們的性命都不顧了。

劭樺陛下眼神冷漠,心中一怔,暗道:“這鄧楓居然能夠猜出鳳簫陛下的下一步計劃,這份才智實在讓人佩服,不過他越是聰明絕頂,越是死得快!我到時候聯手鳳簫陛下,合我們兩大神獸的力量定能將他斬殺,以絕後患!”

鄧楓忍不住看了眼劭樺陛下,從他的眼中能看出些許微妙的東西,不過鄧楓自然不懼他陰冷的眼神,鄧楓早就知道了這一切,戰爭乃是他和鳳簫陛下共同挑起。

爾後鄧楓微微一笑,繼續道:“你們不必擔心,等到他們大軍到來,各位全力牽制他們的巔峯強者,我方纔突生一妙計!”

這裏劭樺陛下在場,鄧楓自然不會說出他的想法,他只想在雙方交戰時,給他們來個痛擊,既能保全將士們的性命,又能拆穿三大皇族的陰謀。

既然鄧楓這麼說了,衆位首領只好盡皆退去,雖然疑惑,但他們也沒有繼續詢問,這場戰爭本來就全繫於鄧楓之手,爲了能擊退敵軍,他們只好全力配合鄧楓的話語,心中期待鄧楓真的能夠大破敵軍。

五日後,舒雲帝國的大軍果然大舉來犯,一百多萬精兵的氣勢猶如氣吞山河般,那最前方依然是藍色閃電軍團,不過大部分人都是新加入的騎兵,後方步兵們的奔跑聲一點都不輸前面萬馬奔騰的馬蹄聲,那些將士們的喊殺聲驚天震地。

然而最令鄧楓驚奇的是,那最後方除了熟悉的巔峯高手外,多了幾位巔峯至尊強者,最中央處乃是一位看起來身居高位多年的華服中年男子,跟劭樺陛下一樣充滿無盡的威嚴,想必此人就是鳳簫陛下無疑。

肖大元帥和嚴老分居兩側,就連嫺雅公主都來了,這一次,情況比上一次糟糕數倍,華夏帝國這邊鮮有人知道嫺雅公主的實力,鄧楓可是十分清楚明白的,傳說中舒雲帝國真王境高手就是嫺雅公主。

看着舒雲帝國的大軍帶着滔天的氣勢急速奔襲而來,巨靈城所有華夏帝國的人眼神皆是微縮,瞳孔急速放大,面色恐懼萬分,就連巔峯高手都不免浮現擔憂色,之前鄧楓可是提醒過他們,這次,舒雲帝國要真正決一死戰了。

只有劭樺陛下等少數一部分人虛眯着雙眼,面露喜色,他們期盼着這一天終於到來了..

鄧楓見此情景,毫不猶豫往城下飛奔而去,因爲他不想看到自己這方的將士們與舒雲帝國的將士們自相殘殺,這都是三大皇族的陰謀,這個死局只能依靠他自己去解開。

鄧楓立即召喚出了瘋魔鐵騎,以及瘋魔殿一百多位至尊,連悟道中的歐陽靜,燕星語,炎魔至尊,蕭志,蕭雲,蘇雷,向坤院長等至尊巔峯強者都從論道殿中出來,面對舒雲帝國的瘋狂出擊,他也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各大勢力的首領們還不趕快帶領手下高手們過來!”鄧楓偏頭向後方怒吼道,此時此刻他們居然無動於衷,難道要看他一個人表演麼,鄧楓還沒自大到以瘋魔殿的實力獨抗整個舒雲帝國。

聽到鄧楓的怒喝,各大勢力首領才急忙帶着手下至尊們趕了過來,此刻也怪不得他們,實在是舒雲帝國的大軍太過駭人,連這些大勢力的領袖們都生不出戰鬥的勇氣,要不是鄧楓的怒吼,他們還處於震驚中。

見差不多了,鄧楓扯開嗓音大喊道:“各位將士們,大家都聽我說,這場戰爭乃是由鳳簫陛下和劭樺陛下聯合挑起,鳳簫陛下乃是三大皇族怒火鳳凰一族,而劭樺陛下乃是疾風麒麟一族,他們的目的乃是消滅我們人族,我們的勇猛應該對準他們這些妖獸,我們不應該自相殘殺!”

所有人都聽到鄧楓的怒吼,他們皆是震撼異常,這是真的麼?舒雲帝國那邊的將士們有些疑惑的看向鳳簫陛下那邊,不僅是將士們,那些至尊高手也盡皆看着鳳簫陛下,期待他不一樣的回答..

而華夏帝國這邊的高手們皆看向劭樺陛下,對於三大皇族他們也是聽聞過的,他們面色皆驚懼無比,原來這場戰爭不只是由舒雲帝國挑起,他劭樺陛下同樣有份。

劭樺陛下對鄧楓的拆穿毫無準備,滿臉驚愕,不知道怎麼回答,一時顯得非常的尷尬,衆人見到他的這般反應,心裏頓時便相信了幾分,不過依然震驚的看着他。

就在雙方所有人處於震撼中時,一道紅色倩影沖天而起,那是舒雲帝國的方向,她立刻釋放出震懾這方蒼穹的氣勢,那股滔天的氣勢一出現,華夏帝國衆多高手都感覺到了強烈的壓迫感,很明顯那是一位真王境超級高手。

此女子正是嫺雅公主,就在衆高手疑惑以及恐懼時,嫺雅公主大聲喝道:“不錯,我屬於怒火鳳凰一族,而你們的劭樺陛下屬於疾風麒麟一族,各位將士們,放下你們的武器,趕緊回家去吧,這場戰爭你們不應該參與進來。”

“嫺雅,你…”鳳簫陛下沒想到嫺雅公主竟然在這個時候說破了真相,他想不明白一向怪異且不關心人族生死的她怎麼會這樣做?

聽聞嫺雅公主的此番話語,雙方將士皆心寒至極,想不到我們拼死奮戰,可結局卻是註定一死。這之中的悲哀想必無人能夠體會。

他們紛紛放下了手中的武器,欲要逃離此地,畢竟,這麼多高手之間的戰爭,不是他們能夠抵擋的,光是餘威就足以震死他們,之前只是憑藉一股報國熱血支撐着他們強大的意志。

“逃兵,死!”鳳簫陛下,劭樺陛下皆是發出了這道命令,他們的陰謀被人拆穿,臉上憤怒無比,那種蘊含熊熊怒火的眼神欲要噴出火來。

隨着鳳簫陛下與劭樺陛下的下令,鄧楓此刻也怒了,他急忙拿出煉獄塔,好在煉獄塔內空間足夠,只要將士們不反抗,煉獄塔能夠輕易吸進這些將士們。畢竟這些將士們中還是有好多尊者境,涅槃境高手的,若是集體反抗,煉獄塔也不能強行吸扯進他們。

之前的新兵們都是在不抵抗的情況下被吸進了煉獄塔內,現在雙方的將士們都已經放下了武器,面對煉獄塔的吸扯,他們皆不反抗,因爲鄧楓的所作所爲乃是保護他們,況且也只有鄧楓能夠保全他們的性命。

於是,在雙方高手即將出手斬殺這些將士們的時候,鄧楓早就搶先一步把這些將士們收了起來,鄧楓的舉動無疑徹底激起了兩位皇族的滔天怒火。

“鄧楓,今日我三大皇族饒你不得,受死吧!”

鳳簫陛下和劭樺陛下一齊帶着手下巔峯強者們圍殺向鄧楓,那股氣勢,讓衆多高手們都感到無比的恐懼,這是他們之前都沒有在兩位陛下身上感受到的驚懼。

兩位陛下乃是神獸一族,高貴血脈中的威壓此刻徹底爆發出來,豈是這些至尊境強者能夠抵擋的,之前爲了隱藏氣息,他們刻意壓制罷了… 鄧楓見目的已經達成,收起了心裏的一絲緊張,現在徹底放鬆下來,面對鳳簫陛下和劭樺陛下的聯手圍攻,他毫無懼色,早知道會有這麼一戰,此刻就讓自己痛痛快快戰上一場。

他朝遠處望了一眼嫺雅公主,眼神中流露出感激之色,他也沒有想到嫺雅會站出來幫助自己,看嫺雅公主的樣子,應該不會出手傷害自己,不然她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幫助自己,只要嫺雅公主不出手,這些巔峯至尊強者,他還真不怕。

“心巖,趕快鎮壓他們!”鄧楓立即怒吼道,煉獄塔瞬間釋放出七階法寶的強大威壓,周圍這片空間都被其壓制,那些圍殺過來的舒雲帝國三十多位巔峯至尊強者,還有些實力弱些的上百位至尊,加上劭樺陛下帶領的十位巔峯至尊,和數十位至尊強者,皆是被煉獄塔壓制而下,實力頓時減少了四成。

看樣子,舒雲帝國的人絕大多數被三大皇族收買了,像肖大元帥這些沒被收買的至尊,只有百位不到。

一共四十多位巔峯至尊強者,接近兩百位至尊強者,一起圍困住瘋魔殿這邊的高手們,這股勢力加起來絕對超過上次鄧楓與七大勢力交戰。

上次七大勢力圍攻鄧楓時,勉強二十位巔峯至尊,現在足足多出了一倍,這還不包括實力強橫的兩位陛下。

華夏帝國各大勢力首領們驚駭萬分,他們不知道該怎麼辦,若此時插手幫助鄧楓這邊那是找死,如果幫助劭樺陛下他們的話,說不定這次鄧楓逃走,日後就要面對更加強大的鄧楓瘋狂報復。

“怎麼辦?我們要不要幫助鄧楓?”周家老祖和劉家家主劉震天站在一起,商量着對策。

“再等等看吧,鄧楓雖然處於絕對的弱勢,但你別忘了,越是看輕他,他越是會狠狠地抽打你的嘴臉。”劉震天顫抖着聲音迴應道。

華夏帝國各大勢力的首領沒有立刻做出選擇,而是站在遠處觀看鄧楓率領的瘋魔殿獨自迎戰兩大陛下帶領的數百位至尊境高手。

鄧楓見鳳簫陛下和劭樺陛下飛速圍殺過來,除了煉獄塔外,他急忙拿出了藍靈子,沒有藍靈子的幫忙,他並沒有把握戰勝兩大陛下,他們可是神獸一族。

一道幽藍色的光芒迅速閃現天空,猶如蔚藍色的海水般,籠罩着這方天地,光芒散去,一巨大磨盤出現,磨盤旋轉着強大的威能,藍靈子似乎也感受到了鄧楓內心的狂怒,一出手便是施展威能到極致。

兩大陛下帶領的數百位至尊頓時頭痛欲裂,靈魂欲要脫體而出,鄧楓乃是至尊境實力,七階巔峯法寶藍靈子的威能自然可以讓至尊都吃一番苦頭,實力弱些的至尊靈魂直接出竅,快速被藍靈子席捲而進,那裏面立即傳遞出淒厲異常的慘叫聲。

兩百位至尊立刻減少了五十位實力弱些的至尊,不過剩下的約一百五十位都是些至尊好手,包括四十位巔峯至尊,不過他們的實力立刻減弱了四成,他們的八成實力都是用來抵擋煉獄塔心巖的鎮壓以及藍靈子的靈魂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