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只能是孤獨的,是安靜的,它不能發出任何的聲音,哪怕是很小很小的聲音,都不能,不然的話,總感覺會有什麼奇怪、恐怖的事情發生,就好像,就好像是,你聽,這是什麼聲音,噓,不要說話,安靜的聽。

可能在這個時候,大家會說,這麼大的聲音,還需要安靜的聽嗎,就算是不想聽,都能聽見,怎麼回事,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原來,是李肅他一坐上那張椅子之後,就馬上發出了不小的聲音,是那張椅子它發出來的聲音。

“擱幾、擱幾、擱幾、擱幾~”,對,沒錯,就是這個聲音,李肅他一坐上去之後,那張椅子就是發出了這種聲音。 元龍拳呼嘯而至,一條元龍咆哮著朝著天空中狂奔的莽牛沖了過去。

元龍擺尾,一道道龍威從天而降。向著李浩然的莽牛衝擊而去。

「嘭!」

天空傳來一聲爆響,就好似空氣都承受不住拳勁一般,一股肉眼看不見的波形朝著四周散了過去。

四周綻放出刺目的光芒,將秦穆然和李浩然兩個人統統覆蓋住,看不真切。

突然的安靜讓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想要看事情的發展。

「嘭!」

又是一道跌倒在地上的聲音傳來,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擊,勝負已分。

光芒散盡,一道魁梧的身影逐漸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老大!贏了!」

韋武看到秦穆然的身體站在原地,而在他的面前,李浩然則是趴在地上,嘴角大口嘔著鮮血,立刻激動地喊道。

這一喊,頓時將眾人的目光拉了過來,紛紛看向秦穆然!

「蚩尤,我說了,即便你有古武心法也沒有用,你一直以來都是個失敗者!」

秦穆然冷聲看著地上的李浩然,說道。

「咳咳!東皇,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你怎麼會比我強!」

李浩然感覺自己的胸口劇烈的疼痛,體內的勁氣無論怎麼調動都壓制不住秦穆然剛才那一拳留在自己體內的拳勁。

他知道,秦穆然這一拳還是收了手的,要不然,以那種霸道的拳法,足夠將自己的五臟六腑全部震碎!

「呵呵,蚩尤,到現在你還覺得自己是天才嗎?」

秦穆然看著地上的李浩然,不屑地說道。

「東皇,這麼多年來,你可真能忍啊!」

李浩然這一刻才發現,秦穆然還是一如既往的恐怖,以前他頂多是戰力恐怖,但是現在,他的這份心計讓李浩然知道,他從前真的太小看秦穆然了。

以為滅了他一個孤狼傭兵團,就以為秦穆然受了打擊,一蹶不振了,只是沒有想到,秦穆然那是隱忍,五年了,秦穆然足足忍了五年,五年來實力竟然增長到了這樣的地步!

「呵呵!蚩尤,五年來,我一直想要回來殺了你,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回來,因為我被夏國驅逐出去五年,若是我回來了,你豈不是又有借口針對我!我不能讓你有借口對付我!所以,我等了五年!這五年來,我忘不了我死去的兄弟,我忘不了你出賣我們的時候!我怎麼都沒有想到你會這樣!」

秦穆然看著李浩然,滿是憤怒地說道。

「呵呵!要不是我這樣,東皇,我能成為五年的代理隊長嗎?你實在是太妖孽了!不弄掉了,我就沒有上升的空間!不過,今天,即便是我敗了,莫文強也活不過來!你也沒有辦法幫他報仇!哈哈哈!」

李浩然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癲狂,他的牙齒上已經被鮮血染紅,這時候看起來就好像剛剛飲完血一般的猙獰。

「你真的以為我不敢殺你?」

秦穆然看到李浩然這樣子,冷哼一句道。

「不是你敢不敢殺我,而是你根本就殺不了我!你知道我背後是誰嗎?我背後可是龍之守護!龍之守護,你作為曾經炎黃的隊長不可能不知道吧!」

李浩然冷笑一聲,不屑地說道。

「龍之守護,很厲害嗎?你以為龍之守護能夠護的住你嗎?」

秦穆然絲毫不顧李浩然的威脅。

「是嗎?老夫倒要看看誰的口氣這麼大,連龍之守護都不放在眼裡了!」

就在秦穆然說出這話的時候,突然遠方傳來了一聲輕狂的冷哼聲。

秦穆然抬頭看去,只見一個身著唐裝的老者走了過來。

這個老者目光凌厲,身體有些消瘦,但是他身上散發出的氣勢來看,秦穆然知道,這個人是個高手!而且還是化勁的高手!

「爺爺!他要殺我!」

李浩然原本心裡還有些擔心,擔心李金海不會來,但是終究,他還是來了。

「哼!浩然,有我在,誰也不能動你!我倒要看看誰能夠殺我李金海的孫子!」

李金海看了眼秦穆然,身上的氣場爆發而出,向著秦穆然碾壓而去。

顯然,剛才秦穆然的囂張,讓李金海極其的不爽,他想要給秦穆然一個下馬威。

「嗯?」

秦穆然突然感覺自己的行動有些遲緩,四周的空間似乎都開始朝著自己碾壓而來,呼吸都有些困難。

若不是這幾天他剛好突破到了暗勁中期,恐怕現在就會丟人地承受不住李金海爆發出的化勁高手的氣場,而下跪。

「嗯?」

李金海看到秦穆然只是行動遲緩,臉上有著一絲的痛苦,咬著牙在堅持,有些意外。

以他化勁高手的眼界,怎麼看不出秦穆然只不過剛剛進入暗勁中期,但是暗勁中期能夠承受住一個化勁高手的氣場,這要是傳出去,秦穆然足夠自傲了!

「李老,沒有想到今天你竟然來了!」

龍天正沒有想到李金海會來,作為朝廷里的大佬,龍天正怎麼會不認識李金海了,這可是在龍之守護地位僅次於龍天賜的李金海長老,而之所以龍天正一直容忍李浩然為所欲為,很大程度上都是受了這個李金海的牽制。

「呵呵,我看看我孫兒今天的比賽,只是沒有想到,炎黃都已經成為什麼人都能來的地方了!怎麼,打不過我孫兒,就派個古武者過來,真的以為我們李家沒有古武界的人罩著呢嗎?」

李金海老氣橫秋地盯著龍天正,完全就是將他當作下屬在訓斥,真的不知道他哪裡來的高傲感。

「李老,你看你這話說的,東皇他是曾經炎黃的隊長,所以他參加隊長的選拔理所當然。」龍天正不得不說養氣功夫很好,面對李金海這樣的刁難,他的臉上依舊還是一副很隨和的樣子。

「哼!一個被驅逐出去的隊長而已,有什麼資格跟我孫兒爭!」

李金海冷哼一聲,一股氣場再次勢如破竹地朝著秦穆然攻擊而去。

財閥真千金下山了 「噗!」

化勁高手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哪怕秦穆然足夠的妖孽,也不能橫跨兩個大境界去跟化勁之境的李金海對抗。

李金海不過冷哼一聲,一步跨出,便是直接將秦穆然給擊得倒退了幾步,一口逆血噴吐而出。

誰都沒有想到李金海會突然出手,他這一出手,無痕無跡的,令人防不勝防。

關鍵是尼瑪憋屈啊!只能被動挨打,這個老傢伙的實力實在是太過強大了!

化勁之境,到現在,秦穆然都沒有真正見到修為達到化勁之境的老怪物,當然,老道士除外,因為秦穆然一度懷疑,老道士的實力,已經到達了傳說之中的沖氣境。

畢竟秦穆然可是見過老道士真的馮虛御風過的,那裝逼的姿態,終身難忘! 秦穆然突然吐血,嚇壞了圍觀的眾人,誰都不知道為什麼秦穆然剛才還好端端的,可是轉眼就吐血了,這個也太迷糊了吧!

「呵呵!化勁的高手對我一個暗勁的人出手,是不是有失身份?難道龍之守護都已經是以大欺小了?」秦穆然擦拭掉了嘴角的鮮血,紅著眼,看著面前的李金海,問道。

「以大欺小?呵呵,你這個小輩,好是牙尖嘴利啊!年輕人,我看你實在是太張狂了,教育下你,做人還是要低調點!鋒芒畢露,過剛易折!」

李金海冷哼一聲,全然不在乎秦穆然的話。

「原本我以為龍之守護最為夏國的守護之門,會是公正無私的,沒有想到,竟然也會出現你這樣的敗類!真的羞恥!」秦穆然看到李金海這樣,毫不客氣地回道。

「小子!你找死!」

李金海沒有想到秦穆然會膽子大到這樣跟自己說話。

成為龍之守護的長老,李金海已經有很多年沒有人這麼跟他說話了。

現在看到秦穆然這麼蔑視自己,當即大怒,一步踏出,周身的氣勢陡然一變。

「轟!」

李金海僅僅是一步踏出,前方校場的地面,便是承受不住他這一腳的力量,竟然是龜裂開來。

「嘭!」

又是一步緊隨其後,只見李金海整個人的氣勢都在這兩步裡面變換了樣子!

「今天,我就要好好教育你一下,讓你知道什麼叫做尊敬前輩!」

李金海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看著秦穆然。

「轟!」

一拳呼嘯而出,秦穆然只感覺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凝固了一般,速度慢到了極致,而李金海的拳頭,看似出拳很慢,實際上速度很快。

若不是秦穆然修鍊了《元龍訣》這種頂級的古武心法,整個人的能力都很強大,恐怕他還就真的躲不過去。

「轟!」

秦穆然運轉古武心法,全身一震,掙脫出李金海對自己的控制,隨即他沒有任何的猶豫,只是在原地留下一道虛影后,便是再次向著外面躍了過去。

「嘭!」

秦穆然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了李金海的這一拳,一拳打空,轟擊在了地上,地上頓時塵土飛揚,泥土四射,剛剛秦穆然站立的地方則是驚人地出現了一個直徑有五六米的大坑!

這是人一拳打下去爆炸開來的坑啊!這尼瑪,拍電影呢啊!

在場的炎黃特種部隊的兵王們都驚呆了。

秦穆然穩住身形,看了看剛才自己站立的地方,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皺了皺眉頭。

化境之境的高手,果然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可怕!

對於力道的掌控,對於武道的理解,都遠遠超過他們,他們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哪怕是隨隨便便的一招都是最強的殺招!

哪怕是秦穆然,以他如今的實力,也頂多就是打出一個洞來,而李金海那可是活生生的坑啊!

大坑!

這一刻,秦穆然是看清楚了自己與化勁高手之間的差距。

這還就真的是難以彌補的鴻溝啊!

一時間,秦穆然的眉頭微微蹙起,臉上露出少有的鄭重之色。

「竟然還能躲的了我一招?不錯嘛!」

李金海也有些意外,沒有想到秦穆然會躲得過去,原本在他的觀念之中,秦穆然此時已經倒在地上吐血了,可是現在竟然讓他躲過去了,李金海覺得自己還真的是太大意了!

「欺人太甚了!」

秦穆然也是被李金海逼得沒有辦法,踏入暗勁之境這麼久了,秦穆然還是第一次感覺到了壓力。

畢竟自己面對的可不是暗勁之境的人,而是已經踏入化勁的老怪物!

「欺人太甚?這僅僅是開始!小子,你太狂妄了!不過,不得不說,你小子天賦是很妖孽,如此年紀就有這個身手!現在若是不除掉你的話,未來將是大患!」

原本李金海只是想要將秦穆然給廢了,可是他也沒有想到秦穆然會有這麼高的天賦,當即便是起了殺意。

「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今天,你就為傷了我孫兒付出代價吧!」

這個時候,李金海已經顧不得身份了,對著秦穆然便是殺了過去,此時的他真的動了殺心了!

「莽牛勁!」

李金海同樣使出來的是剛才李浩然使用的莽牛勁,只是這一次的莽牛勁,與剛剛李浩然的一比,頗有些小巫見大巫了!

陸夫人:別來無恙 一頭洪荒莽牛的虛影出現在了李金海的頭頂之上,這頭洪荒莽牛更加的兇殘,四蹄翻騰著火焰,一對牛角,直衝雲霄,散發著微弱的光暈。

四周的溫度陡然間上升,有些炎熱。

洪荒莽牛!

秦穆然看著李金海凝聚出的虛影,整個人都忌憚了起來。

「元龍拳!」

秦穆然咬了咬牙,體內《元龍訣》的心法在瘋狂的運轉著,他知道,李金海是想要斬草除根,殺自己而後快!

生死存亡之際,秦穆然必須放手一搏,在這裡的沒有一個人會是李金海的對手!

一個化境高手的恐怖,沒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和了解。

哪怕這裡是整個夏國實力最強的特種兵聚集地,可是這也是相比於平凡人,平凡人在古武者的眼中根本就不夠看的!

哪怕用以一敵百來形容都不為過!

「吼!」

秦穆然整個人勁氣都調動了起來,周身的氣場全面爆發,第一次,秦穆然如此不顧一切地去戰鬥!

因為他面前的是一個化勁之境的老怪物!

元龍拳爆發而出,秦穆然整個人速度都快到了極致,一條元龍的虛影出現在了他的手臂上面,微微的黃光照射,彷彿要將四周吞噬一般。

秦穆然的力量聚集爆發到了極致!

「破!」

秦穆然怒吼一聲,整個人都彷彿成為了一條元龍,朝著狂奔而來的莽牛揮舞襲殺而去。

「嘭!」

一聲巨響傳來,四周響起震耳欲聾的聲響,眼前爆發出刺目的光芒,眾人忍不住閉起了眼睛,可是下一刻,李金海卻是已經出現在了秦穆然的背後。

「死吧!」

李金海一掌沒有任何留情地拍在了秦穆然的背後。

「噗!」

哪怕秦穆然反應及時,可是李金海的實力真的是太高了,而且速度,秦穆然也琢磨不到軌跡,當他發現的時候,後者已經出手了!

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從後背傳來,秦穆然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飛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遠處的校場之上,濺起塵土飛揚!

秦穆然倒在地上,感覺全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一般,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完全不亞於一顆手榴彈在身邊爆炸被波及的疼痛。

已經多久沒有受過這麼重的傷了!秦穆然自己都記不清上一次遭受這樣的傷勢是什麼時候。

若不是剛才反應及時,及時調動丹田之中的勁氣護住自己的五臟六腑,在加上修鍊《元龍訣》的緣故,他的體質異於常人,恐怕此時已經死了! 要如果是一般人的話,一個人在這個木屋裏,坐在那張椅子上面,然後椅子又發出這樣的聲音來,那估計確實是有點嚇人啊,如果大家不怕的話,可以盡情的去想象一下,當然,知道這又是說了一句廢話,看這本小說的人。

豈是膽小之人,所以,知道大家一定會多多少少的去想象一下,但是,話還是說到前頭啊,出了什麼事,後果自負,當然啦,基本上來說,還是不會出什麼事情的,好了,廢話不多說了,接下來,還是好好看文吧。

如果是一般人,也許會被這個聲音所嚇到,但李肅,李肅他是誰,李肅一出手,鬼怪馬上走,要是走得慢,抓住不會放,妖魔鬼怪如果是看到李肅了,走都還不及,還敢來嚇李肅嗎,還敢來威脅李肅嗎,很明顯,是絕對不敢的。

“擱幾、擱幾、擱幾”,這個聲音還在,但李肅根本就不管它,因爲,李肅他知道這裏沒有鬼魂,也沒有妖怪之類的存在,而這個聲音,無非就是那張椅子,它自己發出來的而已,平時,人坐上去的時候,它也還是一樣。

一樣會發出聲音的,李肅他就是把這個聲音當作是很平常的事情來對待,所以,他倒還有點享受,隨着椅子的搖晃,身體也跟着搖晃,最主要的是,在任務世界裏,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可以放鬆放鬆,不要。

不要像平時那樣,擔驚受怕,提心吊膽,因爲,李肅他知道,在所有的任務參與者還沒有完全到齊之前,是不會有任何危險的,這就是完成八次任務的任務參與者所瞭解的,對這個任務世界的瞭解,完成這麼多次任務了。

那還是多多少少會有一些肯定的瞭解,知道什麼時候是有危險的,什麼時候是沒有危險的,但生路這個東西,那還是要靠自身的觀察力和想象力以及一定的智慧和運氣,如果每次任務都有這幾樣東西在的話,那麼,生路應該。

生路應該不難找,還有就是,一旦想到生路了,確定好生路了,那麼,就應該馬上按想到的生路去做了,千萬不能拖,因爲,越是拖到最後,那麼,死的人也就會越來越多,不過,這個東西還是自己看着辦吧,也不是很好說。

經歷了上一次任務,李肅知道,大家也都看到,有時候知道生路,也不一定就敢馬上去做,萬一,萬一呢,生路要是不對怎麼辦,當然,任務參與者們的心裏,還是希望生路,希望自己想到的生路,是對的,但也還是需要有。

需要有一定的把握,或者是,最後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任務參與者劉堅,身份待定,現在立刻前往前方五百米處的小木屋”,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劉堅立刻說道:“你到底是人是鬼,這裏又是什麼地方。”

寵妻成癮,總裁你夠了 劉堅他這麼問了之後,它肯定是不會回答劉堅的,因爲,第一:劉堅他還只是個新人,第二:劉堅也只需要按它說的去做就行了,暫時,還是沒有什麼危險的,畢竟遊戲還沒有正式開始嘛,等到遊戲正式開始以後,那麼。

那麼,恐怖會伴隨着危險一起來,或者說,危險會伴隨着恐怖一起來,基本上意思還是差不多的,劉堅見它一直沒有回答自己,於是,劉堅也不打算聽它的話,劉堅在心裏是這麼想的,“你丫的到底是誰,老子爲什麼要聽你的話。”

它肯定是不會回答劉堅的,那麼只要它一直不回答劉堅的話,劉堅他也不會這麼輕易的就聽它的話,並不會照它說的去做,哎,沒辦法,龍套太任性了,不知道它會不會生氣,然後直接就將龍套抹殺掉,這裏指的是任務參與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