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了,距離師尊毒發的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多月了,這下可好,我得趕緊回師門,希望師尊能撐到我回去,”張文通一臉焦急的說道。

衆人也不廢話,直接向着玄獸森林的外圍急奔而去,兩天之後終於出了這玄獸森林,因爲玄獸森林不知被下了什麼禁制,武者不能御器飛行,要不然他們可以直接飛出來的。

出了這玄獸森林之後,張小天等人直接運轉靈魂力量御器飛行,張小天和張文通都是第一次施展御器飛行,不過這御器飛行也很簡單,他們第一次施展雖然歪歪扭扭有些控制不好,但總算是飛了起來,就史中秋還沒到達玄武境飛不了,張小天就帶着這貨飛行,一行五人就向着洛水城飛去。

張小天是兩世以來第一次飛行,心中激動是不可避免的,要知道前世地球的人要是能飛行,那都是神話傳說,張小天感覺自己成仙人了,一路是興奮不已。

其他三人都是御劍飛行,站在劍上,那姿勢瀟灑飄逸,而張小天則是站在嗜血乾坤棒上,引起路上其他御器飛行武者的怪異眼神。

“看,前面那小子居然踩着個擀麪杖飛行,哈哈,笑死老子了”

“是啊,那小子一定是個賣麪條的,哈哈…”


“哈哈…,我看見什麼啦,踩着個擀麪杖飛行?”

“哈哈……”

張小天臉皮再厚也被嘲笑的小臉一紅,一旁的公孫欣兒和李倩也是掩口嬌笑,史中秋直接是大笑出口。

時間不大,衆人就來到了洛水城,張文通則是急忙向幾人告別,急匆匆的向着城內傳送大殿奔去,待張文通走後,幾人找了一家酒館坐了下來,點了一桌的好菜,和一壺酒,店小二本來是不讓張小天和史中秋二人進來的,因爲這二人跟乞丐沒什麼區別,一身衣服破爛不堪,所幸身邊還有公孫欣兒和李倩。

“那個,好久沒吃到這美味了,我就先開吃了哦,”史中秋說着就直接狼吞虎嚥了起來,直到把桌上的菜餚吃了大半,這纔打了一聲飽嗝,隨即擡頭看了一下衆人道:“這個,你們怎麼不吃啊,這味道可好了。”

張小天三人是看的目瞪口呆,“我說,老二,你這麼個吃法,還讓人怎麼吃啊?邊上還做着我兩位師姐呢。”張小天無語的道。

“呵呵,這個,不好意思,一時給忘了,你們吃,你們吃,我吃飽了,”史中秋有些不好意思的撈了撈頭,隨後就拿起了就壺,自斟自飲起來。


“師弟,你吃吧,我們不餓,”公孫欣兒笑着說道,一旁的李倩也是同樣的點了點頭,隨即心中想道:“天啦,張小天這什麼兄弟啊,這樣一陣吃,連骨頭都不吐,咱們還怎麼吃啊。”

“呵呵,你們真不餓?那我就吃了哦,”張小天笑着說道,隨後就和史中秋一個德行,大快朵頤,吃相比起史中秋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看的公孫欣兒兩女是直翻白眼心道:“這貨之前還好意思說人家,自己也是一個德行。”

時間不大,張小天就把桌上剩餘的菜給橫掃一空,隨後就爲兩位師姐各自斟滿了一杯酒,幾人是推杯換盞,喝了起來。

待衆人酒足飯飽之後,準確的說是張文通和史中秋酒足飯飽之後,一摸口袋,張小天頓時傻眼,口袋是一文錢都沒有,隨後對着史中秋說道“那個,二哥,我沒帶錢,你把這賬給結了吧。”

“哦,沒問題,”史中秋一摸口袋也頓時傻眼,哪裏還有口袋,與玄獸戰鬥的時候直接口袋給撕沒了,“這個,我也沒錢,這口袋都沒了,你看…”這貨也不好意思的說道。

隨後兩人同時看向了公孫欣兒二人,意思是說:“看見了吧,咱們沒錢,麻煩兩位了。”

“好啊,咱們一口都沒吃,你們兩個大男人還好意思讓我們結賬,”李倩則是翻着白眼說道。

“倩兒,他們只是一時沒帶嘛,”公孫欣兒笑着說道,隨後就把這賬給結了。

“呵呵,不好意思,謝謝師姐了,回頭等我將手中的玄核賣了,一定還你。”

“那個,謝謝公孫姑娘了”

衆人隨即就離開了就館,來到了洛水城的一處別院前,這是洛水城一處收購玄核的地方,張小天這次可謂是收穫頗豐,一清點之下,一級玄核五十八顆,二級玄核則更多有七十六顆,由於張小天有着意識空間,所以之前收穫到的玄核,統一都被他收在了意識空間。

隨後幾人就進了這別院一打聽價格,張小天直接是興奮之極,一級玄核五塊下品玄石一顆,二級玄核二十五塊下品玄石一顆,隨後就在掌櫃的目瞪口呆中,直接把一堆玄核放在了櫃檯上,一時間是光芒四射。

時間不大,幾人就出了這座別院,張小天現在可謂是有錢人了,除去十顆一級玄核要回門派交任務,其餘的玄核一共賣了兩千一百四十塊下品玄石,張小天隨後就拿出五百塊下品玄石給了史中秋,又拿出五百塊下品玄石給公孫欣兒和李倩,史中秋則是興奮的收了起來,自家兄弟也用不着客氣,而公孫欣兒二人則是婉言拒絕了。

“我們內門弟子,不缺這些,你還是自己收起來吧,”公孫欣兒笑着說道,她和李倩都是內門天才弟子,所以根本不缺這些,她說的都是實話。

至此,張小天身上還剩下一千六百四十塊下品玄石,除去五百塊下品玄石是留給張文通的,張小天能動用的下品玄石足足有一千一百四十塊,這也是一筆鉅款啊。

隨後張小天和史中秋二人就在城內各自買了一套新衣服,待到二人出現在公孫欣兒二人面前時,兩女是眼前一亮,當然這眼前一亮是指張小天,史中秋這貨胖胖呼呼,怎麼穿都不好看,而張小天則是完全不一樣了,如今張小天已經十三歲了,經過這段時間的磨鍊,身材也長高了不少,面容清秀,倒也算是一個翩翩公子。

由於幾人都不着急回門派,於是就在洛水城找了間客棧住了下來,張小天可謂是爆發戶,直接給四人一人一間高等上房,於是四人各自打了一聲招呼就回房休息了。 深夜,張小天躺在牀上是輾轉難眠,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半年多了,逐漸習慣了這個世界的生活,“以後得路還很長啊,自己還是太弱啊?不說薛仙者那種大能級別的人物,就連張波的老爹張玉我現在也遠遠不是對手,何況還得罪了四大家族的少主蕭飛,哎…”張小天苦笑着想到,他想到蕭飛就想到了公孫欣兒,那是多麼一位優秀的姑娘啊,就算爲她得罪四大家族之一的蕭家,他也無怨無悔,“那怕是爲她得罪整個大陸又如何,哎…可想在咱還是一廂情願啊。”

張小天正想着忽然聽到屋頂傳來竊竊私語的聲音,隨即豎起耳朵仔細一聽,“咦?這不正是咱心中女神的聲音嘛,”張小天心中嘀咕着,隨即躡手躡腳的走出了房間,在經過史中秋的房間時,裏面傳來震耳欲聾的打呼嚕聲,這貨還真是沒心沒肺啊。

隨後張小天施展身法一個飛身就輕飄飄的落在了屋頂的另一端,定睛一看還真是公孫欣兒和李倩,此時二人正坐在屋頂上低聲嬌笑着:“師姐,真沒想到,那張小天居然如此優秀,而且人長的也不賴,師姐你要是不承認喜歡他,我可就追求他了哦,”李倩正笑着說道。

“倩兒,你呀,哎,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喜歡他,自從那天他不顧生死的冒險救了我們,我就經常回想到他救我們的那一瞬間,腦子裏經常也會想到他的一言一行,你說我這是不是喜歡他?”公孫欣兒嘆着氣的說道。

“我說師姐,這不明擺着就是喜歡嗎,只不過那個木頭不曉得知不知道你喜歡他,要不找個機會我幫你去跟她說?”李倩嬌笑着說道。

“別,千萬別,羞死人啦,”公孫欣小臉一紅低聲說道。

此時的張小天聽到這頓時大腦一片空白,暗道:“天啦,我一定是在做夢,希望這個夢永遠不要醒來啊,蒼天保佑啊。”張小天這一激動不要緊,頓時腳一哆嗦,就把屋頂的瓦片給踩碎了一塊,引出一陣響聲。

“什麼人?”二女頓時一驚問道。

“那個,這麼巧啊,師姐你們也在啊,我是上來看月亮的,今晚的月亮好圓啊?”張小天隨即尷尬的瞎掰道,然後就走到了二女的身前。

“月亮好圓?我說張小天,你是白癡嗎?今天是初一哪來的圓月,你說這個你自己信嗎?”李倩則是沒好氣的道。

張小天頓時一臉的尷尬,他只顧瞎掰把這茬給忘了,一時間竟是無言以對。

“師弟,剛剛我和倩兒的對話你是不是都聽見了?”公孫欣兒這時紅着臉問道。

千億摯愛:豪門總裁的心尖寵兒 呵呵,那個,只聽到了一點點,”張小天胡謅道。

“是嘛…那你聽到了什麼?”

“這個…我聽到了……”

一時間屋頂上頓時冷場,這時只聽見李倩說道:“張小天,你是不是聽到了師姐說喜歡你?”

“這個,好像是聽到了一點點,一定是我聽錯了吧?”張小天也是罕見的紅了臉說道。

“對對,就是你聽錯了,我們剛剛根本沒有提到你,倩兒咱們回房吧,”公孫欣兒隨即氣呼呼的就拉着李倩往下飛去,臨走時就聽見李倩怒道:“死木頭,死木頭。”

“哎呀,我的嘴怎麼這麼賤啊,爲什麼說聽錯了,這多好的一件事,哎…”張小天隨即就自己幾個大嘴巴子。

第二天一早衆人集合,就見張小天頂着個熊貓眼出現在衆人面前,“我說小天,你昨晚沒睡好嗎?你看你兩隻眼睛黑的跟碳似的,”史中秋見張小天這幅模樣笑罵着道。

“有嗎?沒有吧?可能是吧,”張小天有氣無力的道,都不敢看公孫欣兒二女。

二女聽到此話頓時是掩口嬌笑,張小天擡頭喵了一眼,頓時是癡了,這二女還真是一笑傾城,二女見張小天這副模樣,隨即就是小臉一冷,也不搭理他。

“天啦,我說姑奶奶,救命啊,饒了我吧,這女人到底是什麼動物啊,翻臉比翻書還快”,張小天心中鬱悶的想道。

99次離婚:厲少,請低調 張小天,還不走?”公孫欣兒隨即徉裝怒氣衝衝的說道。

“啊?哦,來嘍”,張小天隨即心中想道:“呵呵,有門啊,能說話就好。”

張小天等人隨即來到了洛水城的傳送大殿,“小天,兩位姑娘,在下就此別過,我這麼久沒回師門覆命,回去免不了要被那幾個老傢伙胖揍一頓嘍,小天,有時間到我穹窿派去玩玩啊”史中秋隨即笑着說道。

“一定去的,二哥多保重,”張小天一臉慎重的說道。

“二位保重”

“保重”

史中秋隨後就交了玄石,進入了傳送陣消失不見。

“那個,我們也走吧,”張小天看着史中秋消失的身影,隨即對這二女說道。隨後三人也進入了傳送陣消失不見。

一陣光芒閃爍,三人就出現在了玄冥派的傳送大殿之中,隨後三人就出了這傳送大殿。

“那個,師姐,我先回去了,”張小天笑着說道。

“嗯,我們也該回去了,那個,師弟你現在已經玄武境了,可以直接成爲內門弟子,有時間過來找我們玩啊,”公孫欣兒小臉通紅的說道,隨後就拉着李倩向着內門走去。

“呵呵,一定一定,”張小天目送二女直到看不見人影了,他才往回走去。

張小天走到半路,突然想起了他的好友大黑,隨即心中想道:“好久沒見這貨了,不知道他這段日子過得怎麼樣了。”張小天隨後就向着大黑居住的山洞走去。

來到大黑的山洞前,見山洞石門緊閉,於是就叫了兩聲,也沒人迴應,隨後他想了想,“這貨一定在任務閣幹活呢。”

張小天想着就向任務閣走去,時間不大,就來到了任務閣,此時大黑正在裏面忙碌着,而趙長老也是一如既往的打着瞌睡。

“大黑,在忙着啊?想我了沒?”張小天笑着說道。

裏面的大黑正在忙碌,一聽這耳熟的話頓時一驚,隨即就快速的向着外面跑來,一來到張小天面前,就舉起他那肥肥的拳頭給張小天一拳,隨後就一把抱住了張小天。

“小天,怎麼這麼長時間纔回來啊?我以爲你被玄獸森林的玄獸給吃了呢,可擔心死我了,”大黑說着就大聲的哭了起來。

張小天一看這貨,這半年多沒見,大黑沒長胖反而瘦了點,還一臉的憔碎,張小天知道這是大黑擔心自己造成的,隨即心中一陣感動。

“好啦,好啦,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你看我比以前帥多了吧?”張小天拍着大黑的肩膀,強忍着眼淚笑道。

“就你貧嘴,呵呵,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大黑說着就傻乎乎的笑了起來,不過那眼淚還在臉上掛着呢,笑的比哭還難看。

“那個,咱們兄弟一會在敘舊,我先把這任務給結了,”張小天說着就來到了窗口前。

“臭小子,你還知道回來交任務啊,怎麼沒死來玄獸森林啊?”趙長老之前看到他們兄弟情深也是由衷的欣慰,此時是假裝怒道。

“呵呵,這個,弟子命硬的狠,死不了,呵呵,”說着就拿出十顆一級玄核和那個任務令牌遞給了趙長老。

“嗯,任務是完成了,但是你已經過了交任務的時限,這次的任務算是你白做了,一塊玄石也沒有,你可滿意?”趙長老甩着他那肥大的肚子道。

“哦,這個,弟子滿意得很,滿意的狠。”

“咦?你小子突破到了玄武境了?怎麼這麼快?”張小天這次把修爲隱藏在了玄武境一階,趙長老見他突破的如此之快,隨即驚訝道。

“呵呵,這個,弟子只是運氣比較好,僥倖突破了,”張小天胡謅的道。

“哼,鬼才信你胡說八道,既然你不說,我也不勉強了,這也是你的機緣,哦,那個既然你是從玄獸森林回來的,有沒有見到過欣兒啊?”趙長老隨即問道。

張小天知道趙長老口中的欣兒就是公孫欣兒於是開口答道:“哦,這個,弟子這次正是跟公孫師姐她們一起回來的。”

“這個死丫頭,回來也不知道看看我老人家,難道不知道爲師擔心她嗎?”趙長老隨即嘀咕道。

“那個,老胖子,我今天就請假了,小天好不容易回來了,我們兄弟得聚聚,”大黑這時笑着說道。

“嗯,去吧,咦?臭小子,你怎麼又叫我老胖子?”

“小天,咱們走吧,別搭理他”,大黑說着就一臉興奮的拉着張小天往回走去。 “大黑,想不到半年多沒見,你小子都已經玄者八階了,呵呵”’,二人回到了張小天的山洞,盤膝而坐,張小天發自肺腑的欣慰道。

“我靠,你還好意思說我,跟你這變態簡直沒發比,你都突破到玄武境了,”大黑有點無語的說道。

“呵呵,我有着一番際遇,倒是你怎麼也突破的這麼快?別跟我說你也有一番際遇哦,”張小天笑着說道。

“呵呵,這也沒什麼,只不過我被老胖子收了做徒弟了,”大黑撈了撈頭傻傻笑道。

“不是吧,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也是傻人有傻福,在老胖子那當了這麼多年的雜役,跟老胖子的關係自然不用說了,他老人家看我做人老實,就在你走後不久就讓我做他的徒弟,我也是一頭霧水啊,說不定我是看上了我的潛質呢?”大黑興奮的說道。

“潛質?呵呵,應該是吧。”

“然後,給了我足夠的玄石,再加上他老人家的指點,我自然就能夠順理成章的突破了,”大黑手舞足蹈的說道。

“哦,這的確是一件好事,你比我幸福多了,我可是與玄獸廝殺,在生死間不知徘徊了多少次,才得以突破的如此之快的,”張小天有些羨慕的說道。

“哦?那你快跟我說說這段時間的經歷吧。”

張小天隨後就和大黑一五一十的說了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大黑是聽的津津有味,說到驚險處,大黑是一臉的擔心,說到突破處,大黑也是由衷的欣喜,當聽到張小天說在外結交了兩個生死兄弟的時候,大黑是一臉的嚮往,說找機會一定要和這兩位兄弟好好相處相處。

當張小天把整個經歷說完以後,大黑驚訝道:“不是吧,這麼說那張波是你殺的?真是大快人心啊,你不知道張玉那老小子那段時間就像瘋了一樣,把整個門派搞的是雞飛狗跳,直到最近才安靜了一點,估計他做夢也沒想到,殺人的居然是你這個廢柴,哈哈…”大黑笑着說道。

“噓,你小聲點,誰讓他招惹我呢?死有餘辜啊,這段時間門派還有什麼事發生了嗎?”張小天笑着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