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查明死者的身份!看看跟昨天的死者之間有沒有關聯!”葉局長沉着的命令着。

如果兩個死者之間有一定的關聯的話,那麼就可以通過一定的方式確定兇手的範圍,至少也可以稍微明確兇手的動機。

比起昨天那髒兮兮的連只鬼都沒有的小巷子,這裏還有幾隻靈在飄‘蕩’着。釋彌夜隨意的選了一個看上去比較順眼的,伸手指了指:“跟我來。”

那個靈倒是詫異了一下,然後無言的指了指自己。

“沒錯,就是你!”釋彌夜帶着它走到了一個角落了,才壓低了聲音:“昨天你們有誰看到那邊那個人是怎麼死的嗎?”

那隻靈顯然還在興奮中:“你能看得到我?你能看得到?”

“我能看得到!”釋彌夜黑着臉,“現在,你能回答我的問題了吧!”

“可以倒是可以啦!”那個靈有些‘激’動的搓搓手,“但是,你能幫我找到我的屍體嗎?”

“什麼?”釋彌夜眉頭一皺。

“我死的時候‘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麼死的,然後一直渾渾噩噩的飄着。”那隻靈微微嘆了口氣,“所以,我希望你幫我找到我的屍體,還有我到底是怎麼死的。”

釋彌夜又皺了皺眉:“那好,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死之前住在哪裏的。”

那隻靈有些尷尬了:“我都不記得了……”

釋彌夜忍不住翻了個白眼:“那你還記得什麼?”

“我就記得,我應該是木柱縣清水鄉的人……”

釋彌夜點了點頭:“好的,我會盡力傍你查一下的……那你到底有沒有看到那個人是怎麼死的?”

一說到這個,那個靈也有些興奮了:“我就看到那個男人跟一個‘女’人一起出來了……然後那個‘女’人拿出了一個避孕套套在男人的那個上面……”

靈停了下來,有些尷尬的看着釋彌夜:“你好像是個學生……還沒有成年吧!”

“不想找到你的屍體了?”

“然後那個‘女’人就用手幫他那個了!我看那個男人***的時候,那個‘女’人突然就貼到了男人的身上,然後沒一會,人‘女’就把避孕套取走了,然後把男人塞在了那裏!”這個靈雖然講了出來,但是表情別提有多尷尬了。

釋彌夜倒是眉頭緊鎖:“那你看清那個‘女’人長什麼樣子了嗎?”

“頭髮盤着的,穿着紅‘色’的衣服,那個‘乳’溝,嘖嘖!因爲是連衣裙,還特別短!那大白‘腿’!嘖嘖!”

釋彌夜咳了一聲:“她長什麼樣子?”

靈醒悟了過來,尷尬的笑了笑,才又仔細的給釋彌夜形容起了那個‘女’人的相貌。

聽着靈的形容,釋彌夜嘆了口氣——跟昨天那些服務員們形容的又不一樣。

“好了,我知道了,謝謝你。”釋彌夜點了點頭,“等我會桐明縣了,會去清水鄉看看的。”

“那謝謝你了啊!”那個靈一臉的感‘激’,“我會一直在這裏的,不會離開的!”

坐回警車上,釋彌夜把剛剛問到的東西全部都告訴了葉局長。

“不管怎麼說,至少可以確定,兇手就是那個‘女’人!”葉局長吁了口氣。

園香 其餘的人立刻也‘激’烈的討論了起來。

釋彌夜正在聽着偵查小隊的人的分析,電話卻噼裏啪啦的響了起來。

“錦繡,什麼事情?”這個鈴聲是潘錦繡自己設置的,是專屬她的來電鈴聲。

釋彌夜對着車上的人歉意的笑了笑,纔拿着電話走下了車:“小夜,你怎麼還沒回來啊!”

釋彌夜無奈的嘆了口氣:“事情很複雜……反正我在等着一件事情的完成的時候,卻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所以我暫時也就回不來了。”

“白原市又發生什麼事情了?”潘錦繡一聽,立刻就來了興趣,“說來聽聽!正好給我的小說增加點素材。”

“不是什麼詭異的事情。”釋彌夜苦笑了一聲,“就是死了兩個人,看起來應該是同一個兇手做的。”

“不是鬼做的?”潘錦繡有些失望。

“我問了在現場的鬼了,就是人做的,還是‘女’人做的。”釋彌夜聳了聳肩,靠在了一邊的牆壁上,“對了,你們在學校裏面沒別的事情吧!”

“非常平靜,除了趙老師偶爾遇到我們會跟我們抱怨你還不回校。”潘錦繡咯咯的笑了起來。

絕寵醫妃 釋彌夜嘆了口氣:“我倒是也想要早點回來呢!好了好了,不說了!”

重生之嫡女復仇實錄 “嗯,小夜拜拜!”

掛了電話,釋彌夜正要回警車,卻被一個輕柔的聲音叫住。

“那個,這位同學,你好,我想請問一下,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釋彌夜扭頭一看,微微怔了怔。 陸少蜜寵:前妻在上 這是一個穿着白‘色’高領‘毛’衣、米黃‘色’風衣,還戴着一副黑框眼鏡的‘女’人,長得也頗爲漂亮。釋彌夜聳了聳肩:“前面死了人,警察在辦案。”

“死人?”‘女’人瑟縮了一下。

釋彌夜轉身又要離開,卻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她總覺得這個‘女’人有些似曾相識。只是這一眼,釋彌夜就猛地想了起來,這個‘女’人,就是她上次回桐明縣的時候,在白原市汽車站撞到的那個‘女’人,只是那一次她沒有戴眼鏡,所以釋彌夜乍一看,還沒能認出來。

“是你啊!你住在這裏的?”

對於釋彌夜的問話,‘女’人顯然有些茫然:“你認識我?”

“也說不上是認識。”釋彌夜輕輕一笑,“上次我在白原市汽車站‘門’口撞到你了,你還記得嗎?”

‘女’人恍然大悟:“啊,那個時候就是你啊!我完全忘記你長什麼樣子了……你記‘性’可真好。”

“沒有啦,因爲你比較漂亮,所以我的印象很深刻!”

‘女’人的臉都有些紅了:“你太過獎了,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對了,我叫凌楠,是一個自由職業者,你呢?”

“我叫釋彌夜,還是一個學生!”

凌楠吐了吐舌頭:“你也到這裏來看熱鬧的嗎?”

“不是,我是跟着警察一起來的。”

凌楠怔了怔:“跟着警察一起來的?你是警校的實習大學生嗎?”

“不是啦!”釋彌夜聳了聳肩,“我是去警察局辦點事情,然後他們順路就把我捎到這裏來了……我還是高中生啦!待會還要等他們結束了之後送我回家呢!不過他們好像什麼頭緒都沒有,我還不知道要等多久呢!”

“哦,原來是這樣。”凌楠的臉上又‘露’出了笑容,“我就說,像釋彌夜你,一看就是一個好學生,有那麼有禮貌,應該不是犯了什麼事情纔跟警察在一起的。”

“不過,凌楠姐姐到這裏來幹什麼?”

凌楠把自己手裏的東西舉了舉:“祕製烤鴨!我在網上看到,說這裏有一家烤鴨的味道特別好,所以我就專‘門’做地鐵過來買的!”

釋彌夜也聞到了一股香味:“真的好香!”

“要嚐嚐嗎?”

“不用了不用了!”釋彌夜趕緊拒絕,“凌楠姐姐你告訴我那家店在那個方向,待會我就去買一隻回去,給我媽媽也嚐嚐鮮。”

“就在那邊!”凌楠伸手指了一個方向,才又扭頭看了案發場地一眼,又聳了聳肩,“那釋彌夜,我就先走了啊!”

“嗯,凌楠姐姐再見!”釋彌夜揮了揮手,一轉身,臉上堆起的笑容就消散了。

小王警官匆匆而來:“小夜,屍體已經裝好了,我們要回公安局,你呢?”

“先把我送到前面,我去買一隻烤鴨,然後送我回家唄!”釋彌夜無奈地嘆了口氣,“這次應該會有更多一點的線索吧!明天早上叫鄭警官過來接我,我再去市公安局!”

小王警官立刻笑容滿面:“有小夜這句話就夠了!”

“雖然我不知道我能幫上什麼忙,但是你們顯然是不會讓我就這麼回桐明縣的……對吧!”

小王警官的臉僵了僵:“小夜你在說什麼啊!”

“我什麼都沒說!”釋彌夜一撇嘴。

小王警官的嘴角‘抽’了‘抽’:“小夜,你要不要這麼聰明啊?”

“不是我聰明,是你們做得太反常了啊!”釋彌夜白了他一眼,“正常情況下,偵破這種案子會讓一個高中‘女’生參與嗎?尤其是兇手作案的時候的行爲……我可是未成年人啊!”

小王警官有些鬱悶的撓了撓自己的頭:“這個……這個你也別怪局長啦!這些都是上面的意思!”

“我知道。”釋彌夜的表情又淡然了下來,“是林正偉還沒有死心唄!”

小王又幹笑了兩聲:“那,那小夜你怎麼沒有拆穿我們啊!”

“我想,拆穿了你們的話,你們大概會難做吧!”釋彌夜聳聳肩,“走吧,我們去買烤鴨。”

在一開始的時候,釋彌夜就想到了。這次的案件雖然有些不同尋常,但是絕對是跟她沒有什麼關係,她也幫不上忙的。

是可是葉局長他們還是找藉口把她留了下來——整理王美娟的遺物是用不了那麼多時間的吧!

最主要的是,在等待王美娟的遺物被整理好的過程中,偏偏又要她也參與到這破案當中。 一開始釋彌夜還以爲他們只是想要單純的把她留在白原市,可是之後才覺得,他們應該是想培養她對破案的興趣。

特別重案行動組一直都沒有放棄!

拎了烤鴨回家,釋彌夜又去把那顆蛋捧了出來。

就有如一顆完美的藝術品,那顆蛋晶瑩透亮,裏面的那個嬰兒也越發的清晰。

“這裏面該不會養着一個哪吒吧!”釋彌夜自言自語,“據我所知,也只有哪吒是卵生的吧!人家哪吒懷了三年零六個月,這個蛋明明才懷六個月。”

釋彌夜還在撥‘弄’,卻隱隱感覺自己身上的靈氣正在被這個蛋吸收。她有些驚疑的收回手,那顆蛋卻骨碌碌的又往她的方向滾了過來。

釋彌夜更驚異了。她身上的靈氣全都來源自夜晝,不管是妖是鬼,對夜晝的靈氣都很渴求。

釋彌夜伸手又拿過那顆蛋,心裏越發的驚疑不定——這裏面,難道真的是妖物?

只是釋彌夜沒有想到的是,到第二天她再到警察局的時候,又得到了一個驚悚的消息。

昨晚又有一個男人遇害了。

情況和前兩起案件差不多,所以立刻就被判定成了連環殺人案。

“三名死者之間,有沒有什麼共同點。”釋彌夜皺着眉,“就比如說第一名死者是陳副書記的關係人……後面兩位呢?”

葉局長苦笑了一聲:“沒有,完全沒有關係!第二個人是一家公司的經理,跟第一個死者根本就不認識!而今天早上剛剛發生的第三個受害人,他是剛剛從國外回來不久的華僑,跟前面兩個受害人也沒有認識的可能‘性’。”

“這麼說,兇手是隨機做作案?”

“還是有一點共同點的。”小王警官攤了攤手,“至少,我覺得那個妖‘豔’的‘女’人殺的,應該都是一些老‘色’狼吧!”

“現在最主要的,是要避免出現下一個受害者!因爲兇手極有可能是隨機殺人!”葉局長一臉的嚴肅,“通知各個分局,對當地的各個酒吧進行規範化管理!讓那些去酒吧玩的人都提高警惕……”

釋彌夜坐在椅子上,腦子裏卻轉過了無數個念頭。

兇手殺人的時候,到底存的是什麼心思?她爲什麼要去酒吧殺那些完全都沒有‘交’集、說不定跟兇手根本都沒有關係的人?難道真的像小王警官說的,兇手就是專‘門’去選那些老‘色’狼來下手的?

釋彌夜是真的對這個案子不怎麼感興趣——反正那個妖‘豔’‘女’子殺的也是那些‘色’‘迷’心竅的人,跟釋彌夜又沒有關係。

“葉局長,我還是先回去了!”釋彌夜聳聳肩,“這個案子我實在是沒有什麼興趣!葉局長你讓那些男人管好自己的下半身的話,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

葉局長噎了噎。

“而且現在都知道兇手就是那個妖‘豔’的‘女’人了,葉局長你們只要把那個妖‘豔’的‘女’人找出來了……所以現在,根本就用不到我了吧!”

葉局長無奈了:“說起來容易……可是我們根本就找不到那個‘女’人!”

“這個就是你們的事情了啊!”釋彌夜一攤手,“不過你們放心,我暫時不會離開白原市,等你們什麼時候把遺物‘整理’好了,我什麼時候再離開。”

葉局長立刻乾笑了起來。

“我先去外面逛一圈,等你們討論出個具體的解決辦法了,再給我打電話吧!”釋彌夜站了起來。

“要小鄭送你嗎?”

“不用了,我去市裏隨便逛逛就好!”

走出了市公安局,釋彌夜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閒逛,偶爾見到感興趣的店就去溜一圈。

隨意的走進了一家書店,釋彌夜轉到了靈異懸疑部‘門’,隨意的拿了一本書,翻看了起來。

翻看了兩頁,釋彌夜覺得沒有什麼興趣,正要合上書,卻無意見到了最後一頁閃過了兩個字。

好像是凌楠。

不過釋彌夜並沒有在意。她把那本書丟到了一邊,又拿起了另外一本翻看了起來。

只是沒看幾頁,釋彌夜把書丟到了一邊,又拿起了剛剛的那本書。

翻到最後一頁,果然,釋彌夜看到了凌楠的名字。

而且還不是凌楠,是扈凌楠,是這本書的出版編輯。

釋彌夜的腦子裏猛地就閃過了昨天看到的那個叫凌楠的‘女’人的樣子。

溫柔而嫺雅,秀麗而端莊。

釋彌夜沒有記錯的話,她說她是自由職業者。

凌楠,扈凌楠,楠……釋彌夜猛地想到了潘錦繡說的那個跟她聯繫的‘女’編輯。

木南。

這三個人,是一個人嗎?

釋彌夜搖了搖頭,把那本書又放了回去。

走出了書店,釋彌夜有繼續在大街上逛着。

現在已經是‘春’天了,天氣漸漸的轉暖,大街上的人也多了起來,已經有不怕死的‘女’孩子就穿着裙子和單薄的絲襪出來了。

釋彌夜看着那一個個笑靨如‘花’的‘女’孩子,腦子裏又浮現出了凌楠的的穿着。

白‘色’的高領‘毛’衣和淡黃‘色’的長風衣。風衣的扣子是扣着的,所以看不清她下身到底穿的是什麼,在談話的時候盯着別人的下身看是不禮貌的行爲,所以釋彌夜也沒注意到她到底穿的是什麼,只是在凌楠離開的時候,她瞥過一眼,似乎……她也是穿的絲襪?

一個‘女’孩子,大清早的坐着地鐵到一個地方來買烤鴨……會穿着絲襪來嗎?

釋彌夜‘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還有,她怎麼那麼巧就到了案發現場呢?是買了烤鴨之後,順着這條路回地鐵站?

釋彌夜想了想,先給潘錦繡就打了一個電話。

“錦繡,把你那個木南姐姐的電話號碼給我一下。”

“我在上課!”潘錦繡的聲音壓得極低,“你要木南姐姐的電話幹什麼?”

“有點事情。”釋彌夜一看時間,現在是上午十點半,學校裏的確是在上課。

“那你等等啊……”

釋彌夜剛應下來,電話那頭就傳來了一聲暴喝。

“潘錦繡!”

隨後電話就被掛斷了。釋彌夜嘴角‘抽’了‘抽’,她是沒有想到,潘錦繡竟然敢在班主任的課上接電話……剛剛那聲音分明就是趙世川的。

收好電話,釋彌夜又折回了書店裏,買了一份本市最詳細的底圖。

坐在書店的椅子上,翻到了城南區,釋彌夜搜尋着昨天發現屍體的街道。找到了那條街道,再對應着昨天凌楠出現的位置,釋彌夜又開始搜尋附近的地鐵站。

河自漫漫景自端 在那條街附近,方圓一千五百米的地方有兩個地鐵站,但是其中一個地鐵站距那家烤鴨店並不遠,但是在凌楠行走的相反的方向。而且結合昨天的記憶,她也找到了凌楠最後走的那條路。

那條路是絕對不通往地鐵站的!不管是這兩個地鐵站的哪一個。

釋彌夜吁了口氣,自己腦子裏那一點莫名其妙的疑心總算是得到了一點證明。

合上地圖,釋彌夜又開始反覆的思考那個凌楠還有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她的臉非常的乾淨,也非常的清秀,未施粉黛,但是也比一般的‘女’孩子要漂亮很多,長髮飄飄的,看着就讓人覺得很舒服。

是了,既然她買一隻烤鴨都會穿得不合時節的時髦的絲襪短裙,又爲什麼不化妝呢?這也太奇怪了吧!

而且當時現場那麼多人,她爲什麼會選擇釋彌夜來問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