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的?”葉繁星立馬變出嚴肅的樣子,道:“還生氣呢!”

蔣森好奇地問道:“傅先生又怎麼惹你生氣了?”

“他可壞了。”葉繁星看着傅景遇,也沒替他瞞着,“他幫着別人欺負我!有個女的喜歡他,他還對別人很好。”

“……”???

傅景遇一臉蒙,所以,他什麼時候對別人好了?

尤其是聽了葉繁星的話之後,蔣森也是一臉深信不疑的樣子,“傅先生,您這也太過分了吧!”

傅景遇說不清楚,懶得再說了。

算了算了,誰讓他老婆這麼可愛,她說什麼都是對的。

傅景遇望着葉繁星,說:“霍振東其實……”

他覺得他有必要替霍振東解釋一下。

“我現在不想聽到他的名字。”葉繁星一臉冷漠,“你以後別提他了。”

“……”

傅景遇揉了揉她的腦袋,算了,她不想聽,他也就不提了吧!

回到家,傭人在整理他們房間的東西,傅景遇站在一旁,望着一回來就躺在沙發上懶洋洋的葉繁星,“你在飛機上才睡過,現在又想睡了?”

“嗯。”葉繁星覺得自己最近懶得要命,可以一整天都睡。

“豬。”傅景遇看着她,說:“去牀上睡吧。”

葉繁星看了一眼還在整理東西的傭人,傅景遇心有靈犀地吩咐:“你先下去吧。”

傭人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葉繁星站了起來,傅景遇幫她把身上厚重的衣服脫了下來,放到一旁,看到她穿着毛衣,就躺到了牀上,抱住了枕頭,“回家了真開心。” 江柔身子抖如篩糠,隨時隨地能摔到地上,香玉心疼她,哽咽:“小姐,你這是何苦呢,你要是喜歡寒王殿下,你就和他明說,小姐你明豔端莊,絕色難求,寒王殿下至今沒有心儀的女人,依你和寒王殿下的關係,他定不忍心拒絕你。”

“可…可你聽到了嗎…他…他只拿我當妹妹…他只拿我當妹妹…”江柔明亮的眸子逐漸變的渙散,悽然淚下。

“寒王殿下也就這麼說說,小姐你現在可是皇上的後宮妃子,寒王是個正人君子,就算是對自己喜歡的女人,他也不會逾越了這一道坎,做出對皇上不仁不義的事情。”

“小姐,寒王殿下是真心對你,寒王殿下對你若不是真心,怎麼還會大費周章的跑進宮來給你送藥,這說明寒王殿下一直惦記着小姐你啊。”

“寒王外表溫爾儒雅,善與人交談,實際上,寒王的爲人小姐你還不瞭解嗎,若非是自己在意的人,他不會看上一眼,如今他能找神醫給小姐你求來藥,就說明寒王殿下的心裏,是真的有小姐你。”

“真…真的嗎?”江柔擡頭,淚眼楚楚的看她,慢慢的,她將頭垂下,盯着手中的白色瓷瓶,緩緩的握緊:“我要是不是皇上的妃子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名正言順的跟在他的身邊,陪伴他左右。”就算不能長相廝守,每日看着他,對她也是一種滿足。

這話她從未向大哥說過,唯一知道她心事的,只有香玉一人,她怕自己說了,會讓大哥爲難,又怕自己說了,他知道了自己的心思,會故意疏遠自己。

她現在竟有些後悔,後悔自己應該說出自己的心思的,要不然,大哥也不會亂點鴛鴦譜,把她許配給皇上。

說什麼榮華富貴,他明知道,這些她從來都是不稀罕的。

“小姐,就算你現在是皇上的妃子又能如何,皇上的心裏從裏到外,自始至終,只有公主一人,攝政王殿下和皇上的關係那麼好,若是寒王殿下心裏有小姐,真心仰慕小姐,託殿下去說,相信皇上一定會爲小姐和寒王殿下賜婚。”

“可,寒王殿下,心裏若是沒我。”想起他剛纔的那句妹妹,他只拿她當妹妹看待,江柔說不清楚自己心裏究竟是什麼滋味,酸楚多,痛楚也多,五味雜陳。

聽到他說那句話的時候,她真的快要絕望了。

一個你一心一意,悄悄喜歡了這麼久的男人,最後他卻和你說,只拿你當親妹妹看待。

“不會的,小姐這麼可人,只要寒王殿下多來宮中,小姐多講些心事給他聽,相處久了,寒王殿下一定會看到小姐的好。”

香玉清眸流盼,安慰她:“小姐的美貌與才情,能比上小姐的,也就那麼幾人,世上女人千千萬,寒王殿下那麼出衆的一個男人,普通的女人怎麼能看得上,當今能配寒王殿下的,也僅小姐一人。”

“你別胡說。”

“小姐,奴婢說的都是實話,奴婢可沒有胡說,小姐就是一個大美人,一個才情知書達理於一身的女人,像小姐這麼出衆的才女,世上可不多見了,寒王殿下去哪也尋覓不來小姐這朵花來。”

心裏的霧霾,因爲她的打趣,消失大半,平復過來的江柔,留戀的盯着手中的藥,有些後悔這麼快把他趕走。

他的心裏,應該是有自己的吧,要不然,又怎麼會親自跑進宮來,給自己送藥。 哪怕是心裏驚慌得要命,雲熙也故作鎮定,畢竟是她自己走開的,麻煩也是她惹回來的,怪不得厲爵。

四下張望尋找幫助中,雲熙看到了厲爵正着急地往她這邊走過來。

頓時,她心裏稍稍定了一下,不再亂跳如麻。

“小姐,請你馬上出示邀請涵,否則我們真的報警了。”在主人面前,也礙於賓客們的注目禮,安保人員嚴肅了起來,他們瞪着雲熙咄咄逼人。

甚至,已經有兩個安保人員上去要鉗制住雲熙,像是要隨時帶她去警察局似的。

“我沒有邀請涵,我是……”雲熙辯駁,可是,她還沒解釋完徐總就讓安保人員把她帶下去。

他給雲熙冠了一個莫須有的罪名,他認爲她是混進來的小偷。

爲了確保在場各位賓客的安全,他意思是讓安保人員帶她離開審問清楚。

她不能跟安保離開,誰料想得到他們會怎樣對付她,她不卑不亢抗辯,“我不是小偷,明明就是你非禮我。”

雲熙的抗辯立即惹得徐總黑臉,惱怒成羞的他出手教訓她。

冷不防的,徐總的手沒有打到雲熙的臉上,卻被一道蠻力牢牢抓住手腕。

剎那間,雲熙也被一道霸道的力量帶進溫暖的懷裏,一股熟悉的氣息也在她鼻端飄蕩。

下意識的,她擡眸了,看到了風御野。

她清楚地看到他眼中兩簇溫怒的火焰躍動着,莫名的,她沒有膽顫,一顆緊繃的心也鬆了一口氣。

“老公……”

“別怕,有我在。”說着,風御野親了親雲熙的額頭。

遠遠地,他就看到徐總在非禮雲熙,倘若不是雲熙打了他一巴掌,揍死他的人就是他了。

風御野無視徐總的黑臉,更將他眼裏的怒火視而不見。

風御野冷峻的眼神死死瞪着徐總,他很大聲道:“徐總,這個女人是我老婆,請問你有什麼問題嗎?我是御品飲食集團執行總裁,御品軒你聽說過吧,在香港頗有名氣的中餐館,湘菜、川菜、粵菜……國內赫赫有名的菜式御品軒幾乎都有。

除此以外,御品飲食集團旗下不少餐飲品牌在香港也有分店,城中央西餐連鎖品牌,你應該有去過吧,我們的服務水準是一流的。

雖然我太太冒昧打擾了,但是,我最見不得別人欺負我老婆。別當我不存在,尤其是在我眼皮子底下,你說,這筆帳該怎麼算?

這是你的壽宴,你該給我一個公道的。我風御野的身家應該不比你少吧,我太太會稀罕做一個小偷偷你的東西?笑話,你有什麼東西值得我太太唯利是圖的?

報警是吧,好啊,我讓警察把整場宴會的監控都調出來,看看剛纔在這個角落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口說無憑,證據最重要,我很不想看到我太太被人冤枉。”

冷凜的眼眸瞥了徐總一眼,風御野非常不屑地甩開了他的鹹豬手。

隨即,他緊緊地抱着雲熙,把她護在他懷裏。

雖然跟風御野沒有什麼交情,御品飲食集團徐總有聽說過的,他也去過御品軒用餐,對裏頭的飲食相當滿意。

可是,這也不代表他充許他欺負到他頭上來。

緊蹙眉鋒,他眼部四周的肌肉劇烈地抖動着,這口氣他咽不下。

“風總是吧,我記得我並沒有給你發邀請涵,那麼說,你是混進來的?這樣子的話,我可以報警你擅闖私人地方,我有權向法庭提出申訴。這裏是香港,不是你的京都,由不得你說了算。”

被風御野搶了英雄救美的大好機會,厲爵大爲不滿,他幽怨的眼神冷冷瞪着他,不帶一絲溫度。

他更討厭他在那麼多人面前說雲熙是他老婆。

即便是心裏波濤洶涌,厲爵不想雲熙有事,他出面了。

“徐總,抱歉,那位小姐是我帶她來的,她是我今晚的女伴。給你添麻煩了,這個帳記在小弟身上,我一定登門道歉。”

“厲小弟,我是看在你面子上才不想鬧大的,可是,我的壽宴豈能讓一些無謂的人砸了場子。要是傳了出去,我以後面子往哪擱?女人你可以帶走,他就不行。”

教訓不了女人,徐總也沒準備放過風御野。

既然是厲爵護着的女人,多少他要給他幾分薄面。

畢竟剛纔是他非禮在先,他也怕媒體亂寫,這個面子他也是要遮掩的。

“厲總,所有事是因我而起,跟我老公沒關係,你們要怪就怪我吧,我願意負責。”

見雲熙如此的維護風御野,厲爵的俊臉瞬間佈滿了黑線。

“老婆,這不是你的錯,你不該負責。你不用擔心我,你老公會沒事的,大不了上警察局唄。要打官司的話,我也有錢打,誰贏誰輸未必。徐總是什麼人品,圈中豈會沒有人知道,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心知肚明。”

見形勢不妙,雲熙扯了扯風御野的衣服,小聲勸:“風御野,你別再逞強了,這裏是香港,不是你的地盤京都。你惹火了徐總,你討不到好的。”

“老婆,你在擔心我了嗎? 我的1982 師道成聖 你是在乎我的?”風御野親了親雲熙的嘴,他安慰道,“相信你老公,我不會有事,也不會讓你有事的。”

本來想賣厲爵一個人情的,聽見風御野如此囂張的話,徐總很不高興了。

“安保,把這兩個人帶下去,他們沒有邀請涵,應該怎樣招待,你們懂的哈!”

“徐總,不關我女伴的事,不該牽扯到她。我有邀請涵帶她進來的,發生了什麼,該由我負責。哪怕多多得罪了,要教訓也是厲某教訓。”

“厲爵,鑑於咱們的合作關係,我今天真的給足你面子了,這個女人可以還給你,但也請你教導好,這素質沒辦法讓人舒心。來人,把風御野帶下去。”

咻地,厲爵把雲熙扯了過來,他緊緊護在懷裏。

哪怕是她要去拉風御野,他也把她的手掰開了。

“雲熙,這個時候冷靜點,徐總不是一般人敢得罪的。這裏是香港,不是京都,風御野那麼囂張,是他活該的。”

“厲爵,我求求你,救救我老公吧,錯的人是我。”

“雲熙,抱歉,我爲了保你已經把徐總得罪了,他不可能再賣我面子的。”

雲熙掙扎,卻被厲爵抱得死死的,他不許她去找風御野。

徐總向安保使了個眼神,幾名安保把風御野鉗制住,他們準備要把人帶走。

所有人都以爲就這樣結束了,也準備散開了,萬萬沒想到賓客中竟然有人站了出來,那個人竟然是唐亦森,他鷹隼的眸光定定望着徐總。

“徐總,你很不給我面子。風總是我的朋友,我帶他進來的,你把人抓走了,豈不是打我臉。”

唐亦森開口了,事情似乎又有了轉機,賓客的目光不約而同望向了他。

不一樣的系統大明星 聞言,徐總也立即向安保人員使了個眼神,讓他們等等。

別人的面他可以不給,但是,他懼唐亦森幾分。

有誰不知道唐家的勢力,他大舅哥是水暮寒,他妹夫是宇文拓,他繼父是倚智勳,個個都是不能輕易得罪的大腕。

“唐總,風總是你朋友嗎?失敬失敬!你不說,我還真不知道有此事,不存在打臉。”

“徐總,風總遠道而來,你這麼做讓我很沒面子,我這臉都不知道往哪擱了。今晚的事傳出去,整個香港,甚至整個京都都會說唐亦森沒有待客之道,你說我該怎麼辦?萬一風總真的生氣了,很傷我們的友情,一個飯局都挽不回來。”

“唐總,你言重了,這只是個誤會而已,大家說開了不就沒事了,我相信風總不是小氣之人。”

徐總拿了兩杯香檳,他朝風御野走過去,把其中一杯給了他。

“風總,失敬!剛纔是一場誤會,徐某糊塗,這杯我敬你。”

得了便宜,風御野也沒有繼續囂張,他接過了徐總的酒杯,他跟他幹了。

他不是賣他面子,而是給唐亦森面子,這個人情,他記下了,日後肯定還。

清杯之後,風御野又從待應那拿了酒,他敬唐亦森。

竟然不了了之了,風御野解除了危機,竟然還勾搭上了香港大享唐亦森,厲爵的眉宇不悅地皺起。 就在司徒昊炎想要發怒的時候,酒店裏迅速的出來了一大幫子的人,爲首的幾個衣裝筆挺的人,一路慌慌張張的王司徒昊炎這裏跑來,原本臉色不好的司徒昊炎這下子臉色就更不好了,在場的所有人,包括聞訊趕來的這家酒店的負責人都可以感覺的到,司徒昊炎現在很生氣,是非常之生氣,也在警告着所有的人,現在最好是閉嘴,要不然……下場會……

可是呢,偏偏的就是有那麼幾個不知死活的人想要挑戰看看司徒昊炎的脾氣到底是有【多好】?

民國穿越來的愛豆 “喂,你倒是說話啊,剛纔還那麼兇的,現在是不是怕了啊?”剛纔跟司徒昊炎頂嘴的那個傢伙一看到跑出來的人都是自己公司的,這下子倒是給了他膽子啊,剛纔還以爲是什麼到人物要來了,嚇得他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上了,可是現在看來,自己公司的人還是來幫自己的啊!

司徒昊炎沒有說話,只是用一記陰冷的目光看向了那人,呵,還真的是有那種不知死活的傢伙的啊,難不成就是想靠着眼前的這麼幾個人當後臺嗎?

雖然被眼前的男人的目光給嚇到了,但是這裏畢竟是自己的地盤,就算是他想橫,也沒那個資格吧,那男的看起來倒蠻像是個有錢人的,但是那又如何,他能有他家總裁的錢多嗎?

小喬真真的沒有力氣了

親們都不心疼

小喬好傷心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薦、求點擊、求評論、求紅包、求禮物,各種求,有什麼要什麼,都砸過來吧! 李老板瞥了一眼那年輕男子,眼中的意思很明顯,我老婆給我做的豆沙包,想吃讓自己老婆做去!

那男子無奈的聳聳肩,別說老婆了,他連一個女朋友都沒有好吧!

李老板輕蔑的翻了一個白眼,朝蘇芮努努嘴,這不是現成的嘛?還等什麼,上啊!

金老闆實在是看不下去這對叔侄明目張膽的眉目傳情了,咳嗽了一聲打斷了他們。

“我說老李你們夠了啊,小心慕寒去嫂子那裏告你一狀!”

“他敢!”李老板瞪了慕寒一眼,不過卻沒有一點威力。

“好了好了,老李,這是……”金老闆剛想將蘇芮介紹給李老板,卻愣住了,因爲他現在才想起自己還不知道這少女的名字呢。

金老闆看向方蘇芮,剛想開口詢問,就見蘇芮突然伸出手,“你好,金老闆,我是蘇芮。”

蘇芮幹淨利落的坐了自我介紹,金老闆笑了笑,也伸出自己的右手,與蘇芮白嫩的玉手相握,“你好,我是金時文,今天老金我就託大,你叫我一聲金叔叔就行!”

周圍原本想要各自去挑選毛料的人都驚了一把,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金老闆對一個後輩如此的和顏悅色。

察覺到周圍人的驚訝,蘇芮的笑容深了一些,也沒有扭捏,脆生生的叫了一聲,“金叔叔。”因爲她知道,這金時文是在幫她鋪路呢。

雖然不知道金時文爲什麼幫她,但是蘇芮也不是那種有了好處非要往外推的人,所以才順其自然的叫了一聲叔叔。

在不久的將來,金時文知道了蘇芮的身份之後,只得無奈的搖頭笑笑,以少女的身份與能力,就算沒有他鋪路,也能達到最後的目的!

不過此時的金時文還沒有這個覺悟,所以,他看着自己面前的手心朝上的小手的時候,有些莫名所以。

蘇芮翻了一個白眼,提醒道,“金叔叔,您是不是忘了點什麼?比如說……”

蘇芮動了動手指頭,金時文這才恍然大悟的拍拍腦門,頓時有些哭笑不得,這是在跟他要見面禮呢!

被別人伸手主動要見面禮,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動作如果放在別人的面前,金時文一定會覺得十分反感,但是放在眼前的少女身上,他竟然不僅不覺得反感,竟然還覺得有一絲絲的可愛?

金時文將手放在口袋中,摸到了一個東西,他先是一頓,然後搖頭笑笑,從口袋裏掏出來一個玉石把件。

那玉石擺件通體爲漂亮的綠色,約莫又十釐米長,三釐米寬,是一個玻璃種陽綠雕刻而成的玉如意。

“老金!”

李老板的瞳孔一陣緊縮,這翡翠,他可是經常見到,因爲金時文一直將這陽綠的玉如意,帶在身邊,時常還拿出來賞玩一番。而他也對着翡翠如意心動不已,跟金時文討要了幾次,甚至拿出了比這如意的價值還要高東西,想要與他交換,都沒有成功。而金時文今天居然將這翡翠如意送給了一個剛認識的小輩。

金時文自然知道老友爲什麼叫住他,不過他並沒有停頓,直接將玉如意放在了蘇芮平伸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