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不辛苦,我們都聽你的。”李不二帶頭說道。

“哎,你們得有你們自己的主見,我們不是黑社會得說明這一點,不是隨時就打打殺殺的,那東西有危險,我們用的是這。”張不凡指着腦袋說道。

“有時候智謀可以解決大問題,而打架只不過是一種手段,這種手段還有可能會讓自己收到傷害,你看我,這不還有兩顆子彈啊,這期間我要將兩顆子彈拿出來,在身體裏總感覺不舒服,你們多用點心就行,如果不出我所料,你們的場子很快就有動靜了。”張不凡笑道。

“是啊,老大的教誨我們記上了。”花有文覺得張不凡說的很是有道理,這沒讀高中不知道是好是壞啊,不過既然選擇了這條道路,那就得堅持到底,再說現在已經很有成就了不是。 經過幾天的觀察,確實,劉德凱有所動作,不過進酒吧等場所的人都要有身份證,沒有就不準進,這就減少了劉大炮的人混進來搗亂,不至於生意做不下去的。

酒吧的正規化正在張不凡的領導下完成。

雖然說酒吧是一個交流的場所,但是卻不會在酒吧裏販賣毒品等等違法的事情。

當然所有人都以爲張不凡的其它兄弟都在掙這個老大哥的位置,不過卻不知道這是張不凡設的一個局,任何人都很容易就掉了進來,以爲這樣能撈到好處的,不料卻不然。

張不凡卻是在暗地操作,而張不凡的目的好尋找禿鷹口中的那個高手,這個高手肯定在q城,這是張不凡的直覺,從禿鷹那也可以推算出一些。

這個人居然殺了自己的爺爺,這可不能放過,張不凡這些年都是在暗訪,可是三年來毫沒有半點消息,當初禿鷹還沒說完。

張不凡一般只有晚上纔出來,這幾天來很是鬱悶,一般都是白天在睡覺,晚上出來活動都成了夜貓子了。


這日,張不凡有閒逛,在一家茶館喝茶,這家茶館有些特別,那就是很像古代一樣的茶館,就連店小二也都是古裝衣服打扮,要是不是在晚上還真以爲是拍電視劇的,就是因爲這點讓張不凡好奇。

這家店小二一副南方口音,要是說得太快根本就聽不懂,很是無奈,這說了半天才聽懂是要龍井還是普洱。

張不凡鬱悶了,心想:“你們店難道就沒有別的茶嗎?”。

“來白開水。”張不凡不喜歡喝茶,只是好奇來這裏坐坐。

“對不起,這裏沒有白開水,只有茶水,茶只要兩種,一是龍井二是普洱,你看着辦吧。”那小兒還不耐煩了。

張不凡冷冷的看了一眼店小二然後說道:“你給我來白開水我照樣付錢行了吧。”。

那店小二眼睛一亮,然後似乎很高興的去拿白開水,不過他卻是走進了房間,這個怎麼說也不太對勁啊,另外那個店小二盯住張不凡似乎是怕張不凡跑了一般。

張不凡也沒管,嗑着桌子上的瓜子,表現得很是隨意。

不過等了半天白開水還沒來,這下有些不爽了。

“我說店小二,你們還做不做生意的,不做那就別開這店,我的白開水不上了是吧。”張不凡眉頭一皺,用手抓了抓後腦勺然後又補充了一句:“那我可將這瓜子吃完就走了啊。”。

說完張不凡的速度加快了一些,準備吃完走人,那也不虧,這店裏的態度也太差了,光這樣做生意還做得下去,那真的是牛逼啊。

做生意要給顧客優惠,那樣在小利中謀求暴利,人多了還怕賺不到前嗎?

正當張不凡準備走時,那個店小二走了出來,手裏還拿着一壺茶。

“哎,客官你怎麼走了啊。”那店小二說道。

“留着你自己吃吧,我等了半天還不見白開水,我這隻好走人,去別處啊,光這樣既浪費了時間又還上火,果斷不是生財之道和茶道不是。”張不凡揮了揮手準備離開這個有些不想賺錢的茶館。

“哎,客官這茶你可點了,你不喝就走那錢你得付啊。”那店小二這下說起了重點。

“呵呵,我又沒喝你的茶爲什麼要給錢啊,這不是笑話?”張不凡這下打算不理,然後徑直離開。

這時有好幾個茶客投來眼光,嘴裏還嘀咕着什麼。

“我說年輕人,就你這上火的脾氣還是喝點在走吧,就這點時間都等不了,還談修生養性,還談茶道說給鬼聽的吧。”這時那個櫃檯後的那個看上去年紀蠻大的老頭說道。

“哈哈,我就是說給鬼鬼還聽進去了。”張不凡這時倒是覺得這個老頭有那麼點意思啊,這說話還有幾分道理。

“額,年輕人就是年少氣盛,這是規矩,你點了茶就得付錢。”那老頭說道。

“額,我點茶了嗎?你問這位小二哥,我可沒點啊。”張不凡這下想笑,這自己點白開水這下還真的是爲自己有用。

“這,他點的白開水。”那小二哥似乎有些爲難。

其實那白開水被投了藥,準備將張不凡給毒暈,然後拿身上的錢財,這下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看吧,不是茶。”張不凡笑道:“不是說茶館嘛,既然不是茶,那還管我要錢,我是想着你們這店是不是黑店啊,居然拿壺白開水都要那麼久真的是讓人懷疑啊。”。

這話一說完,張不凡打量着店小二和那老頭的神情,店小二慌張錯亂,老頭卻是很鎮定,不得不佩服這老頭修養還不錯。

“我說小二哥你抖什麼啊,是不是做了虧心事情了啊,那你將這茶水喝掉吧,那我就給錢。”張不凡冷冷的衝店小二說道。

“退下,沒用的東西,老夫平時怎麼教你們的,讓你們不露痕跡,現在居然給我露出馬腳,該打。”那老頭突然一怒,一煙槍就衝那店小二腿下打去。

有些神奇的是,那煙槍居然能伸縮。

見這架勢,張不凡心想,那自己要走怕是沒那麼容易了,而且要說明的是,剛纔那幾個喝茶的也特麼是跟這幾個人一夥的。

“呵呵,老頭你好功夫啊,不過這打在自己人身上是不是有點變態啊。”張不凡看了看那店小二腿上基本上都是燙傷,顯然就是被這煙槍所傷。

“呵呵,還湊合,你覺得你今天還走得了嗎?張不凡。”那拿煙槍的老頭問道。

“額,好說,看來你們是早只有準備啊,不然也不會知道我的名字是吧,我說煙槍大叔,好歹你也報報家門,好讓我給你們立碑啊。”張不凡冷冷道,一驚,心想:“這老頭居然認識我,想不到我的名氣那麼大啊。”。

“呵呵,那是,沒有準備,怎麼殺你啊,剛纔只要你喝下這茶,那就是任我們宰割了。”那老頭呵呵一笑,冷冷的道。

“哈哈,既然你們知道我還活着,那就不應該在這個世界上。”張不凡哈哈直笑。

“好大的口氣,你可知道我爲什麼要殺你?”那老頭似乎是想告訴張不凡。

“額,不用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知道了麻煩,你硬是要說,那我就聽聽,不過估計你們是不想說的。”張不凡其實是想聽的,但是這幾個傢伙似乎很拽,很牛逼一樣,站得很高一般的和自己講話。

又不是什麼大領導,講話這般,真的是很不爽,就算是仇人,說話也沒必要展示你很牛逼吧。

“好,那我就告訴你,你殺我的大徒弟禿鷹,我這是要爲他報仇來了。”那老頭說道。

“什麼,你是他師傅,那你就應該死。”張不凡這下變得很冷,聽禿鷹說這老不死的已經掌握了御龍九重天的破綻,已經破擊了,說得很邪乎。

“聽說你會御龍九重天,真是不錯,不過那對我而言已經沒有用了,想必你也想找我吧,哈哈,想爲你爺爺報仇,真的是天方夜譚,你能有你爺爺的功力嗎?你能有估計還不好說,若是沒有,那就等着謝世吧。”那老頭邊說邊笑。

“呵呵,很好笑是吧,等下有你哭的時候,我找了你三年了,沒想到你倒是送上門來了,那仇恨忘不了,我爺爺是怎麼被你殺害的,你速速說來。”張不凡呵呵一道。

心想:“看來眼前這個人的實力很強悍,不過不管怎麼樣,自己都是要報仇的,這仇恨怎麼都忘不了。”。

“哈哈,我怕你接受不了。”那老頭說着又笑了笑。 “是嗎?你個賊人,我找了你好久,你竟然敢現身,我以爲你早死了。”張不凡這下怒焰在慢慢的漲,想突然爆發。

“好吧,看在你如此想知道的情況下,那我就告訴你吧,你爺爺是先被我吸乾內力,然後千刀萬剮而死,誰讓他逞能的,不過還是中了我的毒。”老頭的話這一下變得滄桑,這說起來,張不凡一聽就感覺到了那時爺爺所受的痛苦。

“你不是人,你不是人,你是魔鬼。”張不凡這下怒氣已然滔天,身體內有一股力量在號召着自己,似乎是要衝破身體,直奔着老頭而去。

“哈哈,你現在是不是很怒啊,很好,不然等下我動起手來沒有半點激情。”那老頭哈哈直笑,顯然有些過於的自信和狂妄。

“狂什麼,你有什麼本事那就儘管使出來吧。”張不凡這下怒意已經到達巔峯,頭有些眩暈的感覺。

“師傅,這樣的老蘿莉那輪得到你上,我們幾個就輕鬆的解決了。”那個剛纔被打的傢伙雖然眼神的裸露出一股子的恨意,但是還是低着頭不敢看那老頭,見這下可以有巴結的機會,立即請命。

“不錯,你們先對付他,也好磨練磨練你們,不然你們覺得老夫的武功很差。”那老頭這下一個二郎腿翹起,似乎是要看好戲一般。

“哎,你們幾個這是要做什麼啊,我怕掌握不好啊。”張不凡表現出狠無奈的樣子。

心想:“看來老頭是不敢貿然進攻,這只是讓這幾個當炮灰,來食堂自己的。”。

張不凡冷冷一笑,不過瞬間即逝。

“是,師傅。”那三個人這下形成三角陣勢向着張不凡圍去。

張不凡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心想:“哎,這些個傢伙這不是在浪費老子時間嘛。”。


別說張不凡還真小看了這三人之力,三個人同時出力,那不一樣,比一個人增加了三倍可以說實力很強悍了。

何況三人還用上了陣法,這實力就更上一層樓了。

三人靠近,張不凡還是沒有動,那老頭這下有些不解,這不動怎麼破嗎?“真是奇怪啊,難道這傢伙不是學的御龍九重天不成。”。

三個人見張不凡居然不動,也不敢貿然進攻,就在那轉起了圈。

“我鬱悶了,你們還打不打啊。”張不凡看得想睡瞌睡。

這時,那三人趁張不凡說話的空檔,居然三隻手將張不凡給鎖了起來。

“我去,這是什麼東西啊。”張不凡沒見過這樣的鎖,不過卻知道這算一陣法,不過張不凡還是沒有動,儘管給對方鎖住,但是那三個還是沒有動手。

“我說你們不暈嗎?”張不凡這下都幾乎要睡着了。

“去死吧。”這下那三人同時出手,一人抽出刀,準備將張不凡給搓個洞。

不料張不凡突然身體一漲就將那束縛,那三隻手所變成的網給弄破。

然後迅速的下登,暗叫好險。不過那三人收刀及時,沒有傷了對方,不然肯定損失兩人。

張不凡在地上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然後站起來,說道:“哎呀,太沒勁了。”。

剛纔那一幕,老頭是看在眼裏,還以爲張不凡的性命就這樣結束了,那也太沒勁了。

不過最後居然差點自己殺了自己人,暗暗覺得張不凡武功不弱。

“上,北斗七星。”這時,三個人輪流在地上打滾,然後攻擊張不凡的下盤,不過張不凡很輕鬆的就跳過,不過這招還吧至於這樣,雖然只有三個人,威力顯然比剛纔的強悍,張不凡很是無語,這北斗七星,這怎麼就三個人啊,不過行不同角度攻擊張不凡,倒也還形成了北斗七星了。

即便如此,張不凡也依然打着瞌睡和三個人打鬥。

不過這三個傢伙越來越精明,進攻換着招式,總的來說都是在地上打滾,張不凡很是鬱悶,覺得無聊,要教訓教訓這三個傢伙,不過故意使出御龍九重天,因爲那老頭不是就是爲了要看自己的御龍九重天啊。

索性就讓你認爲我不行,這是張不凡的想法,一般與強者鬥或者和自己斗的人,顯示弱,讓對方看不起你,然後對方就不會用盡全力,你在用盡全力,一擊就中。

這時三人這下一起衝了過來,一前一後,還有就是一個在上邊,不得不說這招基本就沒有什麼撇漏了,不過要說的是,一錢一後,那不是還有別的方位啊,不過只有三個人也只能如此。

張不凡就在兩人要刺中的瞬間移動腳步,這是無影腿,加上用御龍九重天驅動,很是迅速,基本上用不了一秒。

這下很成功,前後的兩人一刀對穿彼此的身體,從上邊來的那人無奈舍掉了一條胳膊。

“哈哈,居然這樣就殺了我兩個弟子,不過這仗可就算你身上了。”那老頭哈哈直笑,心想:“這張不凡哪有他夜夜的功夫,這還不是自己輕鬆搞定的事情啊。”。

“我殺了你的徒弟你還笑,真是有你這樣的師傅,我真該替他們心寒。”張不凡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老頭。

“我樂意,他們不是早就想要我的命,可是他們不敢啊,這還不是活該。”老老頭說的話一點感情都沒有。

“你也看見我的功夫了吧,接下來就是我和你一見高低的時候了。”張不凡說道。

“哈,哈哈,就你那點本事,我看還是沒有資格的。”老頭笑道:“你再回去練習個十年八年的或許還能吃我一掌。”。

“哎呀,是嗎?那我要告訴你,現在你的末日到了。”張不凡這下卻是主動出招,從剛纔和那三個人搏鬥中,這三個人都在古板只會按套路來,這就是找死的節奏啊。

張不凡腳下突然變得輕盈起來,一腳將那老頭的煙槍給提斷。

那老頭以爲是要進攻自己,正欲防,不過張不凡卻是目標是他的煙槍。

張不凡觀察好久了,這煙槍大有名頭估計就是這老頭的兵器,正所謂有的人用兵器的話武功翻上好幾百,見老頭使用煙槍那麼熟練,肯定是他的武器,這纔會選擇踢斷老頭的煙槍。

這下老頭冷冷的看了看張不凡,心想:“這張不凡好有心計,居然知道這是自己的兵器。”。

“去死吧。”那老頭突然發怒。

這時一陣陰風吹來,頭髮浮動,頓時覺得老頭已經使用了不少的內力,似乎是要一擊幹掉張不凡,無限的殺意,在張不凡的拳上,準備迎接這猛烈的一招。

只見老頭頭上發出紅色的光芒,很是耀眼,臉色變得陰暗,然後那紅光跑到老頭的拳上,然後就是老頭出拳的拳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