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有什麼事跟你媽說就行。」他就是個廚子,只在廚藝上有發言權。

張無為借著站起來的動作不著痕迹地瞄了王翠郁一眼,看著趙青山笑道:「趙先生,打擾了,我有件十萬火急的事必須得請您幫忙。」

「你坐,別客氣,我能幫上什麼忙啊?我的所有工作都歸老闆娘安排,幫不幫得上忙,那得老闆娘拍板!」趙青山進屋就察覺到老婆大人的面色不對:「我洗洗手就過來。小翠,你的葯我給買回來了,先給你敷一張不?」

他想把老婆大人喊到屋裡去,問問是什麼個情況。

誰知平時低調的女兒今天特別主動:「爸,我來幫我媽貼膏藥。」

王翠郁一反常態的抬手制止,嗓音有點抖:「青山,你過來,他們畫了縉村的圖,想問你。」

趙寶萱是真的驚訝:「媽,你知道這是畫的縉村?」

王翠郁冷著臉:「嗯。」

圖紙上畫的那些像迷宮一樣的巷子,還有孟婆塑像的簡筆畫,縉村風格的屋頂,這些辨識度極高的建築,經常在她的夢裡出現。

趙青山擔心的看著老婆大人蒼白髮青的臉色,又問了一聲:「小翠?」


王翠郁指指腳邊:「你搬個凳子過來坐。」

趙青山立即照辦。

張無為道:「趙先生……」

趙青山笑笑:「叫我老趙!」

外國友人可以稱呼他先生,自己人還是叫老趙或者趙師傅,聽著才不彆扭。

張無為輕咳了一聲,刻意忽略了這聲稱呼,直奔主題:「您看,這些圖這麼拼起來,位置都對嗎?我和寶萱這次來去匆匆,憑著記憶畫了這些圖。」 從手上傳來的觸感,根本就不是擊中身體應該有的感覺,這令原本有些得意的蕭河,不禁為之一愣。

怎麼回事?

不是已經擊中了,為什麼會有這種不真實的觸感?

就在蕭河的大腦,有些轉不過來的時候,眼前發生的一幕,更是讓他的雙眼為之一滯。

「噗」的一聲,原本應該被擊中的少女,竟然猶如四濺的水花,一下子散落一地。

原來剛剛那一掌擊中的,竟然只是一個水分身,難怪會有那種不真實的觸感!

「妹妹小心,他的鬥技可以隱藏身體!」

就在這個時候,半空之中傳來了辰月的提醒。

蕭河抬頭看去,一身白衣的少女,猶如披上了月亮的光華,正在飄然而去。

少女舞動的雙手,好似在拔弄著琴音,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得靈動。

「她什麼時候跑到天上的?」

就在蕭河準備追上去的時候,辰月在先前站立位置留下的陷阱發動了。

「呼!」

隨著一聲怪響,蕭河腳下的地面驟然一陣起伏,緊接著,從地面之下,伸出一隻只灰色的手掌,強有力地攥住他的雙腿。

「好狡猾的小丫頭,在離開的時候,竟然還可以瞬發這種魔法,不過這種程度的魔法,對於我是沒有任何作用的!」

蕭河有些不屑地冷哼一聲,就見他身體一震,束縛他雙腿的這些土壤手臂,盡數化成了塵埃。

然而,人在半空中的辰月,卻是露出一個計謀得逞的笑容來,雙手再次結印。

「找到你了!」

辰星大喝一聲,已經向著蕭河所在的位置沖了過來。

蕭河仗著自己的「無相真隱」鬥技,向著一側滑動數米。準備對著衝過來的辰星進行偷襲。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沖向自己的少女,竟好似識破了他的鬥技破綻,無論他如何變幻方位,都會第一時間衝過來。

「怎麼回事,她沒有施展『領域圈』的實力。應該不可能識破我的『無相真隱』才對!」

蕭河吃驚不小,要知道,這可是他的第二次隱身失效了。

不過這一次,他很快便發現了原因,原來問題出在分佈於周身的這些灰塵。

由於他的「無相真隱」只能隱藏被鬥氣覆蓋的部分,使得他在這些灰塵包裹中顯得猶如突出。

「哼。不過是耍些小聰明,也想破解我的『無相真隱』!」

蕭河冷哼一聲,既然找到了原因,那麼剩下的事情就簡單多了。

「給我散!」

隨著一聲大吼,由蕭河的體內,爆發出一股強勁無比的力道,產生出來的勁風。頓時將這些灰塵吹得無影無蹤。

「這回我看你們還怎麼找到我!」

蕭河的身影再次消失,辰星的攻擊不禁停頓下來。

「嗖嗖嗖!」

辰星身形接連變換方位,就是怕對方會突然偷襲自己。

「姐姐,現在怎麼辦,他又消失了!」

辰星險險地躲過了蕭河隔空打來的掌風,雖然未受傷,但卻讓她的能量消耗很大。

「我來讓他再次現身!」辰月回應道。

「同樣的伎倆,對我是沒有用的。看我怎麼收拾你倆!」


空氣之中傳來了蕭河的笑聲,他也在快速地移動著,為的就是不給兩姐妹捕捉到自己的機會。

百米外觀看的菲米莎,神情不由得緊張起來:「怎麼辦?辰月與辰星此時被動了,要不我去支援她倆!」

「放心好了,我是不會讓她倆有危險的,我相信她倆一定會有辦法解決這個難題!」東方修哲的嘴角掛著高深莫測的笑。讓人猜不透他在想什麼。

就好像是印證他的話一般,辰月也不知道發動了什麼發術,只見萬道光芒驟然間從她的雙手中綻放,在這種光芒的照射下。蕭河原本隱匿的身形,竟然漸漸顯露出來。

「哈哈,這回我看你還往哪裡躲!」

辰星大笑一聲,對著正準備出手偷襲自己的老者,發動了一陣猛烈的攻擊。


「這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蕭河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自己引以為傲的「無相真隱」,竟然就這樣被人給簡簡單單地破解了,實在讓他深受打擊。

要知道,他的很多絕殺招式,都是以「無相真隱」為基礎的,如果「無相真隱」都失效了,難以想象他的那些絕殺招式,還能否能一擊斃敵?

不管這兩個女娃娃用得是什麼方法,總之絕不能讓這兩人活著離開這裡!

此時的蕭河,流露出來的殺氣更濃,融合於使出的招式之中,使得每一招每一式,更加狠厲起來。

原本辰月與辰星兩人的戰鬥方式是:辰月輔助,辰星主攻!

可是,隨著蕭河的真正實力逐漸發揮出來,這種戰鬥方式已經讓兩人險象環生,如果再不想辦法,落敗只會是遲早的事。

半空中的辰月深吸一口氣,一雙美眸,突然綻放出懾人的寒芒來。

「辰月的氣勢變了,難道她現在才開始正式認真么?」

菲米莎被嚇了一跳,她還是第一次見辰月流露出如此神情,簡直與她印象中的辰月判若兩人。

「辰月的才能,現在才剛剛開始,你就看著好了。」東方修哲淡淡一笑,旋即又道,「說句老實話,很多次,辰月展露出來的天分,連我都被嚇了一跳,我也很期待她認真后的表現!」

「連你都能被嚇一跑?」菲米莎瞪直了一雙眼睛,她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視線轉移到辰月身上,菲米莎的眼神變得無比專註起來,她倒要仔細瞧瞧,到底是什麼,能夠讓東方修哲這個小怪物都被嚇一跳。

正在與辰星拚鬥的蕭河,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悸動,神情一凜,忙與辰星拉開距離。向著半空中的辰月望去。

辰星喘著粗氣,她能量消耗得十分嚴重,正是因為如此,在蕭河拉開距離時,她並沒有追上去,而是進行短暫的休息。

與聖級強者的差距,開始逐漸顯露出來。

戰鬥拉得越長。對於辰月與辰星兩人來說,越是不利!

兩姐妹的能量,遠遠無法與鬥氣精純的聖級強者相比,如果再不能戰勝對方,那麼後面的勝算將會更加渺茫。

「這個女娃娃,她又要做什麼。果然她才是最危險的!」

蕭河眯縫著一雙眼睛,一邊盯著正在從半空中飄身落地的辰月,一邊還要提防著辰星的攻擊。

「不管你倆耍什麼花招,二十招之內,老夫必定要了你倆的小命!」

蕭河不是自負,而是通過剛剛的戰鬥,他已經發現了這兩姐妹的弱點。

「什麼。她……她拿出的東西難道……」

就在這時,蕭河看見辰月的手上突然出現了厚厚一疊咒符來。

「果然是你倆搞得鬼,如此就更加留不得你倆了!」

想到戲耍自己的這些煩人鬼臉,蕭河就恨得牙痒痒的,一向都是他暗算別人,今天竟然陰溝裡翻船,被兩個小丫頭給暗算了。

這如果傳揚出去,他「玄霆七老」的身份。豈不要被人恥笑?

「看來,只要殺了這兩個丫頭片子,這些煩人的鬼臉就會消失了!」

蕭河向著辰月直衝而去。

辰月手中的咒符突然飛了起來,有規律地數張一組,飛向四周的各個方位。

「老傢伙,你的對手是我!」

辰星大吼一聲,當下就要衝過去阻止蕭河。

可是。一個聲音突然從她的身後響起,嚇了她一跳。

「妹妹,你的氣息有些紊亂,下去休息一下。由我來對付他!」

聲音輕柔,充滿了關切。

辰星猛回頭,有些吃驚地瞧見自己的姐姐赫然正站在她的身後。

眨了眨眼睛,辰星一時之間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自己的姐姐,什麼時候跑到自己身後的,到底用的是什麼方法?

不但她吃驚,就連一直觀看辰月一舉一動的菲米莎,都不禁張大了嘴巴。

「怎……怎麼一回事?辰月難道會瞬移不成?」

菲米莎腦中還在回想著剛剛那個瞬間,就在那位老者快要衝到辰月近前時,辰月的身體驟然間消失,好像憑空蒸發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