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澄黑幫’在附近打探消息的人紛紛像着遠方逃去,畢竟,之前的怪人襲擊事件在每一個人的心中都留下了一個烙印。此時見到這怪異的中年人,幾乎條件反射的想到了這個。

然而,不等衆人有所反應,站在街道中心的長髮男人動作卻是極快!眨眼間,便出現在一名逃避不及的青年身旁,出手如電,一把抓住青年的脖子,大口咬去!

剎那間,畫面極其的恐怖,血腥!

如果說之前的逃走,只是下意識的動作。那麼現在,就是絕對的屁滾尿流了。一個比一個逃的快!甚至有些兩腿發軟的在地上匍匐前行。

原本便無人的街道,更是在這一刻,變的空空蕩蕩起來。每一個人都拼命的逃跑着,奔向自己認爲安全的地方。

砰!

長髮中年男人將手中已經死去的青年仍在了地上,充滿暴虐的目光看向四周逃竄的人。就在他剛要追擊的時候,一道狂暴的旋風從天而降!

“哼!”

旋風中,一名身着白大褂的男子神色冰冷,似乎遇到了什麼非常不開心的事情一樣,低聲道:“速度、力量、防禦雖然都增強了不少,可還有嗜血這個極大的弊端。看來,還要繼續研究了。”

當看到白大褂男子出現的同時,長髮中年男人眼神中閃過一絲畏懼,慌忙的向着其他方向逃去。他這邊剛一動,一股小型的旋風便自白大褂男子手中飛馳而出,並且瞬間將其籠罩其中。

旋風所帶起的撕扯力直接將長髮中年男人捲起,然後不斷升空,再足有近一百米距離的時候——旋風陡然間消散!

“啊!”

保有神智的長髮中年男人大聲的哀嚎着,身軀卻完全不受控制,直線像着下方墜落。

砰!

巨大的衝擊力,濺起血花。長髮中年男人在這一摔之下,直接摔成了肉泥。百米高空,不管他肉體防禦能力有多強,也經不起這一摔。

“失敗品,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

白大褂男子聲音冰冷的在這個街道上響起,隨後,又是一團旋風飛出,席捲向男子摔落的地方。四周的雜物在旋風的撕扯力下,不斷的聚集,然而將那個地方埋了下去。隨後,這些雜物再次互相攪碎在一起,再然後,逐漸的散去。

做完這一切的白大褂男子,在旋風力量的下,浮空而去。

翌日,平靜了一陣子的杭州市,再次的動盪起來。人人都在傳着一個消息,那就是,襲擊杭州市的怪人,再次的復活了!

這個消息,絕對是可怕的,讓人震撼的。

當林慶還在睡夢中的時候,宋彪便打來了電話,並將昨天晚上查到的一切都告訴了他。並確定了詳細的位置!

得知這一消息的林慶,毫不遲疑的叫上孫傲雲、黑玫瑰還有樑餘飛等人。開始了進一步的尋找。

幾人都清楚,如果不及時去找,恐怕對方會換個地方。

仍然是那條街道,依稀可見四周的凌亂情況。甚至空氣中還瀰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氣息。而此時,還有一隊警員在那個被咬破脖頸大動脈,因失血過多而死的青年身旁拍照取證。

所有的,這一切的徵兆,都毫無疑問。

“怎麼找?白天的話,會掀起很大的風波。”

樑餘飛在一旁不解的問道。

林慶低聲道:“那也沒有辦法,想要找到他必須趁現在這個機會。如果再遲一點,恐怕他就會換地方了。就算是現在,我們也沒辦法擔保他不會換地方。”

孫傲雲點了點頭,然後在這一條街道上仔細的辨別着來自‘澄黑幫’的信息,並緩緩的道:“以他們在這裏能夠聽到聲音,並且說發現了一個怪人很快的出現,也就是說,真正的地方,距離我們現在的位置,最多不會超過五百米。”

黑玫瑰接口道:“可就算是五百米,卻也不好找。白天人多,聲音雜,到處都亂哄哄的一片,而且,一旦引起大的騷動,上邊肯定會追究責任。”

孫傲雲無奈的道:“那也沒有辦法,現在是一個機會。”

林慶點頭道:“沒錯,想是一個機會,如果我們不抓緊時間的話。很有可能會迎來下一次的危機。玫瑰小姐,我想,你應該清楚四玄巔峯異能者的實力。這絕對不是兒戲,否則的話,作爲一個局外人,我根本不會陪你們做這個任務。”

聞言,黑玫瑰神色一凝,這才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孫傲雲道:“好了,先說了,分開找吧。”

“嗯,沒問題。”

林慶點了點頭,話落,一股淡淡的精神能量自其眉心向四周散發開來,將身週四十米範圍內的一切人與物都籠罩在其中。 喧鬧的大街,人來人往。

縱然現在的林慶已經是‘四玄’層次的異能者,可是在這種地毯式的精神搜索下,也難以忍受。樑餘飛已經在悄然中隱匿在人羣中,若不是林慶精神力強大,又對他極其的熟悉,幾乎無法發現他的位置。

孫傲雲與林慶並肩走在一起,一雙美眸不斷的像四周觀看着。兩人此時已經尋找了近兩個多小時,早已疲憊。

“有什麼發現嗎?”

孫傲雲低聲像林慶詢問道。

林慶眉頭緊鎖,不斷的感受着周圍一切的變化,同時低聲道:“沒有,我的能量覆蓋對於地面上的人和物還好。可如果那個人藏於地下的話,就比較麻煩了。”

孫傲雲皺眉道:“我們都已經在這片地方找了幾個來回了。難不成,他已經換地方了?根據那些時間,當時出現那個怪人的時間是午夜十二點。難保不會……”

林慶搖頭道:“這個也不太好說,總之,我們現在盡力吧。”

話落,同時像周圍看了一眼,兩人現在所處的位置是一個小巷。兩人剛要離開這裏的時候,忽地林慶精神能量如潮水一般回收,同時目光緊盯着旁邊的牆壁上,粉刷成白色的牆壁上,竟然有着數道深深的痕跡,不由驚異出聲。

“怎麼了?”

孫傲雲不解的詢問道。同時目光也落在這數道痕跡之上,思索道:“這痕跡,好像有些……”

“是指痕!”

林慶肯定的道,同時伸出右手放在牆壁痕跡上邊,然後輕輕劃過,竟然很是吻合。興奮的道:“是由很長的指甲留下來的,看來,那個人肯定就在這個附近。”

上次林慶利用‘視覺錯覺’使唐奇攻擊立交橋石柱,指甲堅硬的程度早給兩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對於這堅實的牆壁,也唯有唐奇那種指甲和怪力才能夠留下這種痕跡。

“通知,黑玫瑰,樑餘飛!迅速集中在這裏,我懷疑昨天出現的那個怪人要麼就是唐奇,要麼就是其他的試驗體。而且,肯定是從這裏逃出去的。”

林慶當機立斷,連忙吩咐孫傲雲通知其他人。

孫傲雲不敢怠慢,連忙打電話通知了黑玫瑰、樑餘飛,並告知兩人的詳細位置。

做完了這一切,林慶精神能量再次將周圍完全覆蓋,他要探測到對方到底藏在什麼位置。還是一如既往的,毫無收穫。他甚至探測到旁邊一棟房子內,一對男女正在做着活塞運動。

“看來,他真的是在一個密閉的地下室中,我根本沒有辦法探測到。”

林慶搖了搖頭,很是無奈的道。同時也覺的有可能是和自己的能力有關係。畢竟現在的自己,只能夠探測到以自身爲中心四十米範圍內。如果距離再遠一些,則就不行了。

“算了,別浪費你的精神能量了。休息一下吧,一會靠人數找吧。”

孫傲雲關切的道。

林慶想了想,也覺的只有如此,精神能力再一次的回收,只是回收的同時,仍然關注着周圍一切的一絲一毫。

嗯?

陡然間,一股陰霾的氣息在林慶的感知中一閃而過。

這股氣息中,蘊含着嗜血、狂暴、兇厲,還有很強的怨氣!同時,還兼併着一股求死的意念。

這是純粹的精神感知!

“是唐奇!”

林慶眼中一亮,這種感覺和之前的鄭吉有着三分相似。

“有發現?”

孫傲雲也是一臉的喜意,玄異組就是要剷除這些超出常識的存在,而且,每個人完成的任務都會有詳細的記錄,這是功勞,對於她以後有很大的用處。

林慶點了點頭,同時再次詳細的感知,卻又什麼都感覺不到。仔細回想了一下剛纔的方位和距離,竟然是在自己左後方十五米左右!而那裏,剛好是一處毫不起眼的民宅。

恰在此時,黑玫瑰與樑餘飛匆匆趕到。到了近前,第一句話便是,“有眉目了?”

林慶將自己的發現告知兩人,四人便悄然將那處民宅圍繞其中。四人剛站定,就聽到一陣警笛聲響起。隨後就看到十來輛警車出現在這邊的街道上,並下來了幾十位警察。

“什麼情況?”

林慶不解的問道。

黑玫瑰道:“我叫來的,剛纔聽你們的意思就是已經找到目標了。這場戰鬥,絕對不能夠讓這些普通人看到,所以我就叫來了警察,封鎖住附近的街道,並且,很快就要切斷所有電源。”

“切斷電源?”

林慶越發的不解,“爲什麼?”

黑玫瑰道:“這裏的公司不再少數,監視器也到處都是,萬一被拍上了,你想怎麼解釋?而且,相比於暴露我們這些人,讓這些公司損失一點,並算不了什麼。”

說罷,黑玫瑰帶着幾人藏到了暗處。這些普通的警察可是不知道他們這種人的存在,說不定一會還把他們給驅逐了。

雖然辦案不怎麼樣,可是驅逐人的話,這些警察的效率還是挺高的。 請叫我金牌講師 ,街道上便空空如也。下一刻,電源切斷。

“好了,可以進去了。”

黑玫瑰低聲道,又看向林慶,“利用你的能力,把我們帶進去吧。”

獵愛遊戲:早安,金主大人 ,完全聽從黑玫瑰的安排,聞言一把抓住林慶的手。以動作來贊同黑玫瑰的做法,林慶無奈,只得伸手握住黑玫瑰的手。

樑餘飛有些發愣,看了看林慶,又看了看孫傲雲,再然後看了看黑玫瑰,沉默了一會,這才道:“那,你們誰的手我可以握?”

聞言,孫傲雲將頭扭到一邊去,故作沒有聽到。林慶無奈的道:“你也看到了,我的兩個手,都有人握了。”

如此一來,也獨留黑玫瑰了。

黑玫瑰撇了撇嘴,將手伸向樑餘飛,“我的借給你吧!”那模樣,頗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架勢。

待四人都有接觸的時候,林慶這纔將能量覆蓋自己全身,然後再傳遞到孫傲雲、黑玫瑰、樑餘飛的身上。霎時間,四人的身形憑空消失。四人不再遲疑,緩步進入到目標民宅中。

大廳內稍顯破舊,有些地方竟然還有一層薄薄的灰塵,倒好像是多天沒有人清潔了。並且,在進入大廳之後,幾人就清晰的聞到一股很重的藥味。而且很是刺鼻,難聞。

林慶也將‘隱身’狀態解除,之前爲了尋找目標就已經損耗了太多的精神能量。而‘隱身’狀態也是頗耗精神能量,現在已經是十不存一了。

樑餘飛鼻翼抽動了幾下,殺手的感知都非常敏銳,那是在生死中磨礪而出。進到大廳後,眼神就變的冷厲,氣息也變的很是凝練。若不是站在他的旁邊,林慶相信,自己可能都無法感覺到他的存在。

“小心,很強的氣息,就在……我們下邊。”

樑餘飛緩緩的道,“有一、二、三……六道氣息。”


聞言,林慶一陣佩服,作爲一個普通人,樑餘飛做到這個地步,的確已經是夠匪夷所思的了。孫傲雲與黑玫瑰點了點頭,表示已經準備好了。孫傲雲手中仍舊是拿着她的那把紫色的匕首,而黑玫瑰雙手卻戴着一副有着玫瑰花紋的指虎。

就在林慶查看兩人的時候,黑玫瑰戴着指虎的右手忽地一拳砸向林慶。

兩人距離極近,待林慶反應過來,黑玫瑰這一拳已經轟在了林慶的胸膛上。

“你幹什麼!”

林慶不解的怒道,這一變故頓時讓林慶與樑餘飛愕然,唯一神色不變的只有孫傲雲。樑餘飛身軀向後退了一部小步,右手微動,一道寒光閃現。

“沒幹什麼,給你點東西而已。”

黑玫瑰淡淡的道。“看你那表情,好像跟見到鬼似的。”

“你,簡直無理取鬧。”

林慶怒道,可卻又覺的奇怪,黑玫瑰那一拳看似兇猛,竟然絲毫不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