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砸砸砸,蘇木的拳頭無休止般地砸下,護體玄寶不是萬能,要知道,剛剛他們戰鬥的時候,溫勾毅的護體玄寶到後面也變成開啟的狀態,但還是被打的鼻青臉腫,拳勁也是有穿透力的,只是因為有護體玄寶而被削弱了很多,現在溫勾毅更是失去了戰力。、

不管是體內還是體外都被震出傷來,這還是因為他的玄寶屬於不錯的範疇,像當初在古荒古殿的時候,那些被蘇木滅掉的人,他們的玄寶根本就形同虛設……


當然,也不是人人都有護體玄寶,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自如地使用護體玄寶,有些人在戰鬥的時候難以分心二用,護體玄寶沒有第一時間被激發出來,或激發的不夠,很容易就釀成悲劇,再說,普通的護體玄寶也會有延遲的,如果激發的速度不夠快,也會被殺。

像天門群發的那些,雖然很不咋滴,但會自動激發,只要不是超出他們自身的力量太多都可以護得性命,但那種是以犧牲防禦力為代價的東西,用處真心不太大。

也只有王級以下的人才能用,恆月谷的預備學員,是不會用那種護體玄寶的。

像溫勾毅,就擁有六級的護體玄寶,可以抵禦皇級的致命攻擊,唔,護體玄寶的等級就是以能抵禦什麼樣的力量來劃分的,六級就是可以抵禦皇級的致命攻擊,但是,能抵禦幾下就另說了,比如說溫勾毅如果遇到皇級高手,第一下頂住,但很可能第二下就被殺。

但至少頂住了一下,那就算是六級的。

正因為他有六級的護體玄寶,因此,蘇木想要殺他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斷地砸,但就是破不開這護體玄寶的防禦,可以把他砸成重傷,但就他媽的死不了。

「啊啊啊……」

既然砸不死,那就用撕的,溫勾毅瘋狂地慘叫,可還是撕不開,總有一股力量在保護著他,用兵器吧,好吧,除非是超越六級的,不然還是切不開。

「真他媽的!」

蘇木忍不住罵娘,玄寶還真他媽的像開了外掛一樣,當然,這也提醒了他,往後他的對手都可能擁有各種各樣的玄寶,他必須要將之考慮進去,當然,溫勾毅開始的時候輕敵,並沒有開啟護體玄寶,那時候要是能殺他,很容易,但那時候他沒有失去戰力……

「太兇殘了,這個人不止手段兇殘,身上的氣息也兇殘,指不定溫勾毅會被他殺掉,我還是趕緊離開的好。」鍾麗麗終於能動了,而在她眼中,蘇木就是兇殘的化身,此時她彷彿看到了一隻凶獸,而不是一個人,特別是看到廖化的屍體……

想到這裡,鍾麗麗更不敢再呆,拖著重傷的身體緩緩地離開。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我們刀門不會放過你的,啊啊啊!」

溫勾毅開始還淡定,但慢慢地,他怕了,即便蘇木最終還是破不開他的護體玄寶,卻還是能將他生生震死,他必須反抗,但是,護體玄寶這時候又有一個不太好的地方,因為被砸久了就需要真力來補充的,雖然需要的真力極少極少,但還是需要……

而之前的神門異象已經將他體內的真力抽了個一乾二淨,恢復的那點也都被玄寶給抽了去,又沒有時間服藥,真力的恢復太緩慢了,結果,他才會如此被動。

「轟……」

但不得不說,人的求生**是強大的,溫勾毅終於覓得機會,借著蘇木的攻擊,他開始逃跑了,只要跑出百川亂地,他就能反過來置蘇木於死地。

追……

蘇木沒有猶豫地追上,必須儘快將他滅掉。

借著護體玄寶的力量,溫勾毅磕磕碰碰地跑著,心中憋屈無比,他從來都沒有這麼狼狽過,恰在這時,他突然發現他的手被後面的蘇木握住……

「啊……」

一聲慘叫,溫勾毅的護體玄寶終於變弱了,因為逃跑他也沒有注意護體玄寶的激發,結果他的手就被後面的兇殘無比的蘇木生生地撕了下來。

瘋狂的慘叫聲在百川亂地中響起,他斷手了,他竟然失去了一條手臂……

失去了一條手臂的他離死也就不遠了。(小說《戰神天賦》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住手……」

恰在這時,幾股力量突然出現,瞬間,幾道人影也跟著落地,赫然正是之前對話的那四個人,其中一人喝道,讓本來準備下手的蘇木停了下來,疑惑地盯著這四個人。£∝

「是鄭師兄,鄭師兄救我。」溫勾毅就彷彿看到了救命稻草,瘋狂地叫了起來。

這四人看著眼前的戰鬥皺了皺眉,溫勾毅竟然敗的這麼慘,對方很明顯地要下死手,不過這個要下死手的人怎麼沒有見過?不應該啊,恆月谷也只有幾百名預備學員,不可能連點印象都沒有,能把溫勾毅打成這樣的,應該也不是默默無聞才對。

因為蘇木的真力已經耗光,他的境界也很難再被看出來。

「幾位要插手我們之間的事?」

蘇木暗叫了一聲麻煩,同時心念狂轉,表面卻不動聲色地問道。

「不知道這位師弟與溫師弟有什麼仇,如果是生死大仇,我們自然不會插手,如果是小恩怨,我們倒不介意調解一下。」那鄭師兄沉默了下道,他們跟溫勾毅也沒什麼大交情,但畢竟已經出現,並有一個小弟下意識地叫了住手,如果什麼都不說也落了面子。

溫勾毅怎麼說也是刀門的人,至少讓刀門某個集體欠他人情。

「仇?我跟他根本沒有仇,他是月恆谷那邊來的,他仗著自己的實力,來挑戰我們恆月谷的,他更是要搶我們恆月谷的女人,薛璇和鍾麗麗出來行動,他就要強暴兩女,我剛好遇到自然要出手,他害怕事情暴露才出手要殺我。廖歸已經被他殺了!」溫勾毅飛快地道。

「什麼?月恆谷來的?」四人同時驚呼,對於廖歸的死倒是無視了。

「該死……」

蘇木知道溫勾毅這話出來,他今天是麻煩了,月恆谷來的,不管是什麼理由只要是恆月谷的人都不可能讓他活著回去,這是面子上的問題。月恆谷是王級以下組,竟然敢來恆月谷囂張,那就是在與整個王級以上組作對,整個恆月谷都會追殺他到天崖海角……


「羽化……」

當機立斷,蘇木開啟「羽化玄寶」,瞬間,他的背後就生出了兩翼,連解釋都沒有解釋便轉身就跑,以他現在的狀態。面對眼前的這四個人絕對有死無生,即便全盛狀態,除非戰三附體,不然同樣只有死路一條,如果沒看錯的話,那鄭師兄已達到皇級。

「想走……」

不管什麼理由,既然是月恆谷來的,他們就不能放任蘇木離開。

四人同時爆發。各種刀芒、劍芒和術法朝蘇木招呼了過去,很遺憾。蘇木飛了起來,才不管你是什麼「芒」,什麼「術」都沒有擊中蘇木。

「真可惜……」

在空中的蘇木看著下面幾乎快死了的溫勾毅,心下暗叫了一聲可惜,但現在真不是可惜的時候,趕緊溜才是。不過在此之前先去那邊帶走薛璇。

既然沒殺掉溫勾毅,那麼薛璇留下來太危險,誰知道溫勾毅還有什麼陰招?

「留下一個給溫師弟治傷,其他人隨我追!」

鄭師兄隨口吩咐了句,就率先追了上去。同時,他心中也有些疑惑,月恆谷怎麼會出現這種變態,能擊敗溫勾毅,這才兩個多月,不應該爆發的這麼快才對的啊。

疑惑只是一閃而逝,先追上他再說。

不過,鄭師兄雖然實力強悍,卻也沒有能飛的玄寶,更沒有將飛行魔獸帶在身邊,想要追上可不是容易的事,還好,他們之中卻有一個術者,而且還是風系的,雖然也不能長時間飛行,卻可以保證不被蘇木輕易甩掉,無論如何,這個人既然被他們遇上了,那怎樣都必須將他留下,要不然,他們會很沒面子,月恆谷來的,王級以下,留不下此人就是丟臉。

「薛璇,走……」

薛璇和小金之前看到蘇木追向溫勾毅,自然也跟著追上去,可還沒有等他們追上,就看到彷彿化身血天使的蘇木飛了回來,並聽到蘇木的話,而後,也還沒等薛璇反應地來,她整個人就被蘇木抱了起來,隨後向百川亂地之外飛馳而去。


「啊……」因為太突然,薛璇也忍不住尖叫了一聲。

「放下薛璇,不然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鄭師兄等人還在後面狂追,看到這個月恆谷來的竟然這個時候還有空在此搶女人,瞬間就燃起了濃濃烈火,薛璇的尖叫更讓他們以為薛璇是被迫的,其中一人狂吼,自然,薛璇也發現後面追來的三人,只是她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說什麼,她現在只知道只有跟在蘇木身邊才是安全的,溫勾毅和鍾麗麗的舉動也讓她很難再相信恆月谷的其他人。

「薛璇,捂住耳朵。」

「嗯?」

恰在這時,蘇木突然對她說道,很是疑惑,但還是選擇了信任,輕輕地捂住耳朵,而後她又瞪大了眼睛,只見一隻只飛行魔獸從山間沖了上來,目標正是她和蘇木,尖叫出聲……

飛在空中真的比在陸地上危險的多,在天行大陸的每個魔獸密集處都一樣。

「吼……」

就在薛璇嚇的臉色蒼白的時候,猛然間一聲怒吼出現在她耳邊,即便她捂住了耳朵還能聽的清清楚楚,正是屬於蘇木的聲音,而後,驚奇的一幕又出現了,只見那成群結隊的飛行魔獸被蘇木這一吼給吼出了一條空中大道,所有的飛行魔獸發出驚懼的尖嗷聲……

五級魔獸啊,這些飛行魔獸可有不少都達到了五級,就這麼簡單地散掉了。

而後,她便隨著蘇木划入了空中大道間,兩邊的飛行魔獸彷彿成了他們的衛兵,給他們行注目禮,沒有一隻敢撲上來的,就這樣。順利地通過,並繼續往前飛行。

「這他娘的是怎麼回事?」後面鄭師兄的其中一個小弟忍不住罵娘道。

三人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幕,他們也自知很難追上有羽化玄寶的蘇木,同樣清楚在這裡飛行的兇險,他們知道蘇木的羽發玄寶肯定飛不久,但眼前的事情卻完全顛覆了他們的想法。一個人能夠吼散一群飛行魔獸,這是什麼神門天賦?

不管多神奇,追……

「嗷……」

那個帶著神獸氣息的人類沖了過去,飛行魔獸們也立刻來了精神,死死地盯著眼前的三個人,怒氣爆發,我們是怕神獸,但我們不怕你們幾個人類,我們要發泄心中的驚懼。

鄭師兄三人悲劇了。飛行魔獸圍攻,任由鄭師兄再強大,現在也只能先保住自己不被飛行魔獸轟成渣,對於搶女人的月恆谷成員也只能望而興嘆,而這麼多的飛行魔獸,他們也只能落地,不能再靠風系術法飛行,只能在陸地才能逼退這些空中霸主。

「該死!」


終於。他們花了足足二十分鐘才將飛行魔獸打退,三人臉色都異常鐵青。過去了足足二十分鐘,還追什麼追?鄭師兄一聲令下,回到原來溫勾毅的地方,而在路間,他們也遇到了狼狽無比的鐘麗麗,這個時候。鄭師兄旁邊有個腦子有點一根筋的傢伙,直接就問:「鍾麗麗,你沒事吧?那個月恆谷的小子沒對你怎樣吧?該死,你該不會已經被他強暴了吧?」

很顯然,有這樣的問話。以鍾麗麗的聰明自然就可以與溫勾毅的借口對證起來,可憐的蘇木瞬間就變成了一個囂張無比月恆谷成員,不止殺了人,還搶女人。

「囂張,太囂張了,如果不能將他滅殺,我們恐怕會成為舉辦天門演武以來最恥辱的存在,是天門演武有史以來最大的笑柄。」一根筋的傢伙火氣衝天,咬牙切齒……

「嗚嗚嗚,薛璇,薛璇恐怕已經被他,被他那個了。」鍾麗麗嗚嗚地哭了起來。

「放心,那傢伙肯定會先找個地方躲起來,要對薛璇做該死的事情還需要時間,只要我們現在找到他,還來的及……」一根筋的傢伙回道。

「不錯,嗯,你先跟溫勾毅回去,薛璇的事情交給我們。」

鄭師兄點了點頭,他並沒有說要將薛璇被搶的事情告訴給恆月谷的所有人,畢竟是他們追丟的,為了面子,也要將之揪出來正法,他也沒有說,不能告訴恆月谷的其他人,鄭師兄更清楚,恆月谷這麼大,他們要找到人雖然不能說大海撈針,但也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

說白了,就是默認可以將事情通知出去,只是為了面子沒有明說而已。

接下來自然就是分頭行動了,鄭師兄等人開始尋找,而鍾麗麗則扶著斷臂的溫勾毅回到恆月谷的中心,期間自然是各種交流,把兩人的口供給對證下,同時,也想到了如果薛璇回來推翻他們的證詞的時候該怎麼說,很快,他們便回到了恆月谷中心……

事情也由他們的口傳出去,現在溫勾毅也顧不得輸給一個武帥七階沒有面子,將想好的事故說的很詳細,恆月谷群雄激憤,包括恆月谷的導師在內,誓殺武帥七階……

「現在,你們的任務就是殺掉那個武帥七階,誰能殺他,獎勵兩千積分!」

恆月谷的最高導師,也就是如魯老那般的存在下令,其他的任務一律取消,他當然也認為這個武帥七階是超級妖孽的存在,簡直就是怪物,但又不是他恆月谷培養出來的,這樣的人只會讓他很沒面子,甚至可能成為他後半輩子的污點,必須殺!

當然,也是因為天門的規定,王級以下組的預備學員到他恆月谷來,是可以殺的,如果此人回到了月恆谷,自然就不能再隨便出手了……

導師也不能出手,必須由預備學員們自己完成。

「還有,你們幾個去堵住通往月恆谷的通道,絕不會讓他回去。」最高導師再下令,旋即又道:「去吧,我先去見見一個老朋友……」

說完,最高導師就要閃了,但又停住道:「如果最終讓他回到了月恆谷,哼。除了溫勾毅、鍾麗麗和薛璇三人之外,所有預備學員扣除500積分……」

這次真的閃了,而恆月谷所有的預備學員也行動起來,追殺武帥七階。

「魯老貨,真有你的,竟然培養出這樣的怪物。」

當恆月谷最高導師再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魯老的面前。魯老早在鄭師兄等三人被飛行魔獸圍攻的時候,就已經到了百川亂地,事情的經過他也已經清楚明白,即便如此,即便過去了兩三個小時,他心中還是各種驚濤駭浪,蘇木這是在逆天嗎?

本來還擔心蘇木已經死在恆月谷,可他聽到了什麼,滅殺了一個武王。好吧,這對於蘇木來說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但差點殺了有六級護體玄寶的武王巔峰,在皇級的追殺之下逃的無影無蹤,讓整個恆月谷聞風而動,舉谷皆兵,這簡直就是開創了天門演武的歷史。

還有,三四天前才說蘇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潛力的原因而沒有突破。現在竟然就已經是武帥七階了,比坐超神級天鵬雕還要快。一時間他都難以壓制心中的震撼。

「嘿嘿,僥倖僥倖……」

魯老心情大好,一幅我就是這麼牛逼,我就是可以培養出怪物的樣子,讓對面恆月谷的最高導師恨的牙痒痒的,皮笑肉不笑地回道:「魯老貨。我承認你確實培養了一個不錯的怪物,但是,規矩你也別想破,如果你敢出手救人,就算是告到門主那去。我也在所不惜。」

「破壞規矩,呵,用的著嗎?到時候你只要別自個破壞規矩,別心疼你的學員被我的這個小怪物滅掉太多就行。」魯老以斜視的眼神看著恆月谷的最高導師,又道:「看你的樣子是以為我來將我的小怪物帶回去的?笑話,規矩我懂,我只是來看你那青黑色的臉的。」

「你……到時候你的小怪物死了可千萬別哭。」

「焦老鬼,你以為我是你啊?鼻涕蟲這個名字似乎是你專有的吧?」魯老反擊,而這話讓恆月谷最高導師漲紅了臉,他們是同時加入天門的,年輕時的焦老鬼確實經常哭,直到實力強大之後才停止的,但這也變成了他被笑話的糗事……

「走著瞧……」焦老鬼怒道。

「嘿嘿,唔,恆月谷的環境還真不錯,我突然喜歡上這裡了,嗯,你在這裡慢慢哭,我先到處看看。」魯老嘿嘿地笑了起來,而後又漫不經心地說道,再之後,他身影一閃就消失了,只是再出現的時候,焦老鬼又跟著出現,忍不住皺了皺眉道:「我說焦老鬼,你難道最近喜歡上了『搞基』?我可沒有那個傾向,即便有也不會找你這個老鬼。」